對於「天目所見」的一點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五日】最近有一些討論,關於有個小學員天目看到甚麼未來的,我也參與說幾句。交流一下我怎樣看待天目所見。

對於天目,修煉的人很容易感興趣、想聽。我們在人中修煉,單純靠悟確實需要達到一定的境界,沒到之前,想來點「實證」,可以理解。但是過多的或過重的看待,我感覺就可能造成危害了。如果要根據自己或者別人的天目所見去做,我認為那就是錯了。

我在學大法之前練氣功,打坐很容易入定;入定後有時天目就能看到,一直以為是幻覺,只是在那種狀態下感覺自由自在,很舒服,也沒有追求想看甚麼,沒當回事,那時沒跟人說過。

學大法之後煉靜功很難入定,偶爾在某種狀態下(多數是在入定時)天目看到一點,看到的是彩色的,而且更清晰。我每次看到甚麼基本上是突然之間看到(有一次例外),沒有預兆的突然就看到,我感覺那是師父讓我看的。每次看到甚麼都是要告訴我點甚麼,或讓我明白點甚麼,總之我的情況是,不是天目開了我想看甚麼就看甚麼,想甚麼時候看就能看,是師父讓看才看到的。

例如第一次在煉大法靜功入定時,看到雙手結印的上方的東西。因為第一次看到可能是自己最初的原形,我就不說是甚麼了,但是那讓我大大的開闊了心胸,不是一說到佛、道、神,就想到坐在蓮花上的形像,也破除了我現在的我就是我的觀念,等等。

天目看的小範圍非常清楚的,因為那個物質更細膩。大範圍看只有一次,就很不清楚,像隔著毛玻璃看。就是在聽神韻交響樂時一下子入定了,看到師父,上下左右無限大的空間中只看到師父的上半身,那個場景就像師父說的:「橫空立巨佛」[1],整個空間中橫向無限延,而縱向還容不下師父的整個上半身。我在師父的右後面側方,師父在和一些生命說甚麼。這一次徹底破除了我一直想或希望自己最好是第三批,沒有簽過約的、舊勢力沒有擋住而進來學大法的這種思想(人是甚麼奇怪的心都可能有啊)。也知道了一點點,用人的話來講,原來神離開「家鄉」,進入三界那個地方,也是要「鼓一點勇氣」才下決心的。

對於這些我只是在家裏跟我太太和孩子說過,他們都修大法;我連自己的父母都不說,因為他們沒有修大法,如果他們將來有機緣學大法,那有可能說。其它場合我不說不是憋著不說,是根本沒有那個想法要去說。

我之前有關天目看到甚麼與同修交流只有一次,在明慧交流文章「學法和背法的一點修煉體會」中,說到定中看到背法記憶的法都是一個個古代鑰匙形狀的實體的字。也讓我明白了一點點學法的意義的其中的一種。

說到這,就說說我怎麼看待別人天目所見。

那個說看到誰誰當總統誰誰不當總統,其實我有我的理解。有的事情不需要天目看,因為大法的法理也能讓我明白一些事情,《轉法輪》中有多少次講到「這個宇宙中有個理」[2]?萬事萬物的存在和發展都在這個理中,都是有規律的。

我個人理解,誰當誰不當有天定,但是有幾點,我們思考一下:一、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現在所做的將來會成為未來人的參照,我們有那麼多的學員曾經指望過朱鎔基、指望過胡溫、指望過習,現在指望過川普,可是留給未來的歷史就這樣寫:大法弟子支持的某某打倒了邪黨,正法結束了。能留下這樣的歷史嗎?眾生在指望著他們所在的世界相關聯的大法弟子修上去,他們才有地方,才有他們的生存環境等等,眾生指望大法弟子啊,指望大法弟子在師父的帶領下修上去,他們能得救(我心中理解的眾生,遠不止是地球上的這些生命,他們只是我們人體所在層次的一個而已),大法弟子怎麼能指望常人?!當然有人又指望「人不治天治」[2]了,我理解就是要好好做好三件事的過程中修好自己,這個才是我們應該做的。二、我們是來打倒邪黨的嗎?它不就是煉鋼的煤渣嗎?鋼煉好了煤渣就沒用了,不就是這個關係嗎?

還有一些說起來更加尖銳,比如有人動不動就「用慧眼通看」甚麼甚麼天象,你用天目看到甚麼之前還要選擇用哪一層天目?看到了就看到了,你怎麼能知道你用的是哪一層的天目?

還有甚麼「天國家書」,學員討論時有人看了流淚,我當時說了兩句:那個所謂「天國家書」充滿了情。我的意思就是那個家書不是真的,三界外沒有情,慈悲心出來時,流淚的時候同時有一個人的意識在那裏,那個意識能感受到那個慈悲的狀態,但是如果是整個人被感動了,那可能就是人被感動流淚而已。為甚麼我要拿這個出來說呢,我理解裏面有一個很關鍵的東西,你把那些生命當作家人。可是我知道,舊勢力也在其中,你認那些「家人」時,那家人管家人是不是有理啊?佔著理啊?那麼舊勢力是不是也可以管你?所以我就認師父,全交給師父。

還有甚麼副元神的文章,我看了幾篇就不看了,因為文章裏根本就沒有講到師父,其實副元神的事情我遇到過,我遇到的副元神情況是用一句話形容比較準,就是有的副元神跟我不是一條心。但是師父會管的,會處理的;師父當時處理副元神的時候,問我的選擇,因為副元神也有執著心,也可能會反映到我這個大腦中,我要負責的,我如果選擇不要那個副元神,師父就處理的。看到那個副元神文章就擔心的學員對於師父的信就不夠,我們知道,師父在時刻看護著弟子,是時刻看護,真正的信的弟子不會擔心副元神的麻煩。我有一次夢中有一個念頭,一產生還沒做的時候,師父的聲音就告訴我,我就知道了一點點那個「時刻看護」的「時刻」是多麼的重!

個人修煉體會,只是一孔之見,甚至一孔之見都不算,一切以法為標準,修煉人自己對照法衡量。當我有甚麼想法、自己認為很對的時候,就會想起師父講的法:「或者開了悟的人認為你自己的這個認識那個認識是對的,甚至於把你自己認為了不起了,超過大法了,我說你已經就開始往下掉了,就危險了,就越來越不行了。」[2]開了悟的人都不能認為自己的認識是對的,何況修煉中的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大覺〉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個人當前的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