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同修促我精進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六日】我的外孫女今年九歲,是一名大法小弟子,是我把她從小帶大的。在她很小的時候,我就和她一起聽師父的講法,聽大法真相歌曲,給她唱大法真相歌曲。後來我教她背《洪吟》。從去年開始,學煉五套功法。

因外孫女的父母未修煉大法,所以平時她學法、煉功很少。今年來我家,學法煉功就多了一些。師父給她打開了天目,讓她看到了另外空間的一些神奇美好的景象,還幾次看到了師父的法身。我雖然另外空間甚麼也看不見,但是為小弟子感到無比的幸福,也感恩師父讓我身邊有這麼個小同修,促使我精進修煉。

一、煉功時看到來了很多神佛,還看到了師父

今年以來學校不開學,外孫女就住在我家多一些。我們有時間就煉功,有時下午煉,作業多了,就晚上煉。我跟她商量早晨六點半起來煉半個小時功,她同意了。煉了兩天後,她說:「姥姥,我們早上煉功時,來了很多神佛,有坐在蓮花座上的,有盤腿飄著的,一天比一天來的多,房間裏擠滿了,還有在窗戶外面看著我們的。」

她說後來師父也來了,還誇獎她「煉的真棒」。師父身體巨大無比,比整棟樓還要大,看不到頭頂。她說自己瞬間就飛上去見師父了。向上飛的時候,看到自己的身體是透明的,是大人的樣子,不是小孩子。說我們樓房的房頂、牆壁、窗戶全變成了透明的,看到鄰居家的人們在那走動的、做早餐的,幹甚麼的都有。可是她從他們的房間裏、身體內一穿而過,毫無阻擋。向上飛了很高又飛回來了。她還看到一些大法弟子圍著師父說話,話題都是修煉上的事,在問師父。說聊了一會後,又學了一會法,好像都沒拿書,但都背的很熟,好像都能倒背如流似的。

二、她看到了天上美好的家和將要被銷毀的世界

一天晚上,她告訴我說,她早上給師父敬香時,看見師父從法像裏出來了,後邊跟著很多神佛,還有飛天馬車,師父帶她上了馬車,就飛到天上去了。師父帶她上天,看了天上的家,爸爸媽媽都是神,長得特別漂亮(不是現在人間的爸爸媽媽)。師父還給她安排了一個自己的家,裏面有很多眾生。師父還帶她看了現在的爸爸、媽媽的家,在法輪世界裏,也很漂亮。

師父還帶她去看了將要被銷毀的一個世界,到處是黑乎乎的,人也黑乎乎的,很骯髒。說回到這個空間後,感覺剛才好像只是出去了一會兒,可是在那個空間卻跟師父去了那麼多地方。

三、師父點悟她幫助姥姥修主元神

隔了一天早上,外孫女說師父讓她天目看到了很多人的一生(都是別人的,沒有她家人的)。從出生到慢慢長大、變老,最後有的就被銷毀了,有的就上天了。一些修的好的大法弟子,身體是透明的,帶著亮光,他們都飛上天去了;修的差點的大法弟子,身體是白色的,但不大透明,亮光少;有些人是信師父的,師父就把他們送到一個新的宇宙中當眾生;有些不信師父的,就被銷毀了。

後來,師父就不讓她看了,師父盤坐在巨大的蓮花座上,說了一些話,但她說當時一點也沒聽懂,好像不是我們空間的語言。正茫然間,她覺的頭腦裏出來一句話,好像是師父的話:你身邊的一個學員有一個錯誤得糾正,副元神快修好了,主元神不可耽誤。然後師父就飄走了。

當小弟子把這些話告訴我時,我心裏有點吃驚,馬上悟到這是師父在借小弟子點悟我。頭腦裏急速的查找自己修煉上存在甚麼誤區,想到了可能是自己修煉上的一個不正確狀態:發正念彎腰、低頭、迷糊、倒掌;白天學法犯睏,幾次大法書掉到地上;煉第五套功法有時感覺自己對煉功中某一個動作沒有記憶,或感覺煉了一小會兒就到時間了,猜想可能是迷糊過去了。開始時不嚴重,沒引起重視。在這之前的幾個月裏,我煉功、發正念時,小同修就經常喊我:「姥姥,抬起頭來!姥姥,你又趴到腿上去啦!」我老是不以為然,認為那是偶然的,可能是因為沒休息好或者是太累了。前不久,外孫女把我煉靜功時睡過去了的樣子拍了視頻給我看,我才知道情況有多麼糟糕。

這一個時期被干擾的更厲害了,有幾次夜裏十二點一發正念,沒有任何感覺的就睡過去了一、兩個小時,早上六點發正念也迷糊。我時常提醒自己主意識精神點,有時就好點,也一直沒有大的突破。我雖然也找了心性上的原因,但主要的還是認為照顧孩子太累了、學法少造成的狀態不好,等孩子開學了就好了。沒認為這是修煉上的大問題而去下決心突破。

我知道,這個不正確的狀態拖的時間太長了,小同修有幫助我的誠心,慈悲的師父就點悟她來幫助我。我真的是無比慚愧自己的不精進,讓師父操心了,瞬間,我流出了痛悔的淚水。

我清醒的認識了自己這個不正確狀態的嚴重性。我虔誠的向師父認錯,下決心歸正自己。

我找出師父的有關講法:《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轉法輪》中 「主意識要強」[1]、「誰煉功誰得功」[1]的有關章節反覆讀、背、體悟。決定先從強化主意識上開始,我想能清醒的發正念是關鍵。小同修主動的監督、提醒我。十幾天的時間裏,發正念、煉靜功都睜著眼睛,只要一閉眼,感覺馬上就要迷糊。同時端正姿勢,腰挺直,頭端正,立掌用上勁,意念盡力高度集中。開始發正念不閉眼干擾很大,邪惡往頭腦裏打進一些亂七八糟的信息,我就先滅這個不讓我發正念的邪惡因素與邪惡生命,堅持了幾天,它才敗下去。後來大多數時候能自己控制自己了。

我自己也不停的查找,學法小組的同修也提醒我:「你得向內找,邪惡為甚麼能干擾到你?」通過認真的一遍遍的向內找,我發現了自己表面上忙忙活活挺精進似的,可是精進的外表下掩蓋著許多常人的執著心,並沒有重視修去,有的還滋長了。比如:怨恨心、妒嫉心、看不慣別人的心、對別人不滿的心、顯示心、證實自我的心、求名的心、願聽好話的心、在同修之上的心、自以為不錯的心,怕被迫害的心、求安逸心、色慾心等等。學法、背法而不得法,不能真正從根本上改變自己人的狀態。有些執著心平時雖然也有覺察,但總是忙於做事,浮皮潦草的沒有紮實的去修,所以並沒有根除,有的甚至是一邊說著要修去,還一邊犯著。

最近還找到了一個更加嚴重的問題,就是不敬師、不敬法的問題。在對魔難中同修的所謂幫助中,沒有把法擺在第一位,而是用自己這個層次悟到的法理去給同修「開藥方」,熱情的幫同修想這個辦法、那個辦法,千方百計的想讓同修怎麼好起來,成了「指導」別人修煉,不是以法為師,與魔難中的同修學法修心,共同提高,而是專門去修別人了,不但是走了魔道,還無形中把自己擺在了法之上,這是對師父、對法的大不敬!

師父說:「你在那個層次上看到的那點事可差遠去了,和我們講的法的真正涵義相差甚遠。」[1]師父還講:「你按照你的想法,按照你的思想去講,那不是法,不能夠度人,也不能夠起到任何作用」[1]。天天學法,可是遇到具體問題的時候,就忘了師父的教誨。

還有一個不敬師、不敬法的表現是,一旦聽到幾句感謝、讚揚的話了,嘴上說都是師父的安排和加持,但內心還是有點高興,認為是自己起了甚麼作用,認為自己行,比別人強。完全落入一種常人思維,貪天之功為己有,更是對師父的大不敬啊!

師父告誡我們:「在這個班上現在就有人感覺自己不錯呢,那個說話態度都不一樣。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就是在佛教中也很忌諱這個東西。」[1]平時學到這段講法,一讀而過,不對照自己,都以為是說別人的。現在才認識到,這個「感覺自己不錯」[1]的心,可是修煉人的大忌,自己還不自覺的、內心「很舒服」的滋養著它。

還存在承認舊勢力迫害的變異思維。前幾日去看一位剛被邪惡迫害過的同修回來,心裏一直在想,同修平時很精進,救人抓得也很緊,還給別的同修提供資料,是哪裏存在問題被邪惡鑽了空子?想著想著,碰到一位同修還說了幾句。轉身猛然間驚醒,這不是承認舊勢力迫害的變異思維了嗎?舊勢力的壞神黑手就是以大法弟子有漏、以考驗大法弟子為藉口迫害大法弟子的!

師父講了全盤否定舊勢力的法理,正法修煉是絕不承認邪惡任何形式的迫害的。同修向內找是她自己的修煉,而作為我,只有正念加持同修的份、正念幫助同修除惡的份,決不能背後講究、議論同修的不足,那不成了和舊勢力是一夥的了嗎?(當然,如果看到了同修有甚麼問題,是可以當面交流,善意的提醒)自己頭腦中存在的怕迫害的心理,也是這種變異思維的表現。

這一階段我從法理上提高了一些認識,同時重視發正念,清理那些骯髒的人心、觀念、執著敗物,正念清除鑽空子干擾我正常做三件事的邪惡生命與因素。現在已基本上能正常清醒的學法、煉功、發正念了(有時思想一放鬆,還有點反覆,還得繼續修)。

以後我會事事謙卑自省,與同修互相提醒、相互促進,共同精進,完成好使命,一定跟師父圓滿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