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救人 幾天闖過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六日】二十餘年來,我們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一直沐浴在師尊洪恩浩蕩之中,我們在法上時,在慈悲救人時,出現的奇蹟是層出不窮。在此寫出兩例,與同修共勉。

一、手傷四天痊癒

前不久,同修B右手食指被門掩下了一塊肉,僅僅連著一點皮,傷的很重,骨頭裸露。她信師信法,自己把肉按回原位,作了簡單的包紮後,忍著疼痛,該幹活幹活,過程中沒有怨言,沒有抱怨家裏的常人。

同修B很能忍受痛苦,周圍的同修們都知道。我特別了解她,出於關心她,在沒有和她本人商量的情況下,就擅自為她做主,做資料時,沒給她備一份,想等她的手痊癒再做。現在正是三九天,中國北方天氣又異常寒冷,好手都凍的夠嗆,何況傷手呢?

出乎意外的是,同修B來要資料,我問:「你的手能行嘛?」她說:「能行。常人的活都能幹,救人的事情更能做。」於是我給她做出了資料。

一天同修B來取資料,直接騎著電動車和同修A一起去外村發送。她剛走,協調同修來了,聽說同修B去發資料,很擔心她的傷手凍著,我對同修說:「她非要出去發,我不能不支持。」

下午同修A來了,她告訴我說,她的電動車讓給家人用了,是同修B用電動車帶她出去發的資料。聽後,我真佩服同修B能吃苦的精神,手帶著傷痛,不但自己騎車,還帶著同修,真了不起。

第二天,同修B來了,她高興的對我說:「真神奇,救人回來,我的手就不疼了。我還給一個人理了髮。」

「你帶著傷去救人,師父幫了你。」我深有感觸的說。

「這是師父在保護我。」同修B說完笑了,笑得很燦爛。

同修B的手傷短短四天時間,不但不痛,而且幾乎被掩掉的那塊肉平平整整的長好了,痊癒了。

二、三天闖過病業關

一天,小姑妹打來電話說她的公公去世,叫我們去幫忙。我老伴打工脫不開身,只能我去。

時值大寒,天氣特殊冷,我冒著嚴寒參加了小姑妹家的喪事。回來後,我開始劇烈咳嗽、一口接一口的吐痰,還伴有發燒;第二天開始呼吸困難,上氣不接下氣,一咳嗽,身體就縮成一個團,也沒有了食慾,躺不下,坐不安,那樣子簡直活不起了。

我開始向內找,知道自己有遲遲沒有修掉的爭鬥心,在去小姑妹家的路上,我坐在一家親戚的車裏,車主夫婦對我指桑罵槐,因為過去的一件雞毛蒜皮的小事,他們對我耿耿於懷,罵了一路,我沒有還口,但是心裏很不悅,因為車裏還有其他親戚,我覺的很沒面子。我嘴裏雖然對他倆勸善,但心裏生氣。

到了小姑妹家,車主人當著許多親戚的面還是罵我,我忍不住了,回擊了他幾句。下午,他找小姑妹夫搞我,整事,妹夫聽信了他的話,對我不太滿意。這個時候,我的心被帶動了,覺的自己委屈,產生了怨恨。

按法悟,天再冷,能凍壞大法修煉人嗎?不就是自己掉在常人中了嗎?這就是自己給自己造成的魔難。

我找到了自己被舊勢力迫害的根源,向師父懺悔,在極度的痛苦中,念九字真言,緩解一些,效果不大。不管多難受,我就不臥床,就該幹啥幹啥,能幹多少就幹多少。家人看我這個樣子,也為我分擔家務,我照樣做飯,做菜。手裏有一篇沒有寫完整的交流稿,我坐著吃力,就傾斜著身軀改寫。本來半小時就能完成的,卻花費了幾小時。同時我堅持學法、煉功,按時發正念。

第三天,我堅持做資料,每週同修們的救人資料不能耽擱。在同修A的協助下,我倆忙了一小天,做出了九十份資料。同修A見我直不起腰,挺著幹活,給我背法:

「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
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
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
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1]

我很受鼓舞。

晚上,我神奇的好了,不咳嗽了,不發燒了,晚飯吃了許多,吃得很飽。

謝謝慈悲的師父為弟子承擔了那一切痛苦!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