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大法神跡與師父的慈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十六日】以前我的身體很不好,為了健康曾進過寺廟求神拜佛,也曾練過許多氣功。一九九六年的一天早上,我到公園練功,看見一群人在那打坐,我好奇的走了過去,學著他們的樣子坐著,不大一會兒就覺的有一個罩把我罩起來,感覺非常舒服。等他們煉完後我一問,才知道這是法輪功。於是我就決定煉這法輪功。

很快我請到了《轉法輪》這本寶書。神奇的是,書中的字在不停的旋轉而且放著金光。我還經常能看到天上有許多神,這更讓我驚訝大法的神奇。

我按照《轉法輪》中所說的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改掉了一直以來罵人、打人的壞習性,不斷的學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在這過程中出現了很多神跡,我寫出來與大家交流。

一、見證大法神跡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邪惡集團發動了一場針對法輪功的瘋狂打壓迫害,以前大家一起在戶外集體學法、煉功的場所也就失去了。但是同修們仍習慣性的在每天早上去公園轉一轉,見見面,交流交流。那時每天去公園的同修大概在兩百人左右。

警察的密謀未得逞

一天我又像往常一樣很早來到公園,發現情況不大對勁,人變多了,而且很多都是一對一對的。我本能的意識到當中有很多便衣混入其中,便讓熟識的一位同修趕緊到公園側門去通知即將到來的同修馬上返回,我則到公園正門去攔截。事後得知當天早上本地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和派出所的一幫警察召開了秘密會議,準備對在公園聚會的同修實施大抓捕。他們本以為萬無一失的事,結果沒抓到人。

負責抓捕的派出所所長回去後氣急敗壞的一邊罵一邊大喊:「這麼秘密的會,是誰洩露的?」有個警察說:「會一開完就直接行動了,不可能有人洩露消息。」所長又說:我早晨看見某某(指我)與另一個人交頭接耳的說著甚麼,一定是她!並叫戶籍警察去把我抓來。這是後來得知的。

說到這位戶籍警察,其實在此之前我與他也有過一些交往。有幾次同修在發放真相資料被抓後,有個學員就說資料是我給的,因此本地派出所、六一零、社區等人經常將我從家裏綁架到洗腦班迫害,並將家裏抄得亂七八糟,結果甚麼都沒抄到。因每到此時我就發出一念:「師父,大法的資料不讓他們看見,不准他們毀壞。」每次他們見我一點也不害怕,家人也沒有因此而反對我修煉法輪功。警察對此感到很納悶。也因為如此,派出所的警察和戶籍警都知道我。

如此一位戶籍警

一天這位戶籍警來我家。家裏沒人,他便問我為甚麼要煉法輪功,為甚麼這樣抓我都不放棄。我告訴他:煉法輪功前我整天抽煙、喝酒、打麻將,在家不是罵就是打,甚至連我的公公婆婆都挨過我的打罵,家裏人誰都不敢碰我,我們家被我鬧的雞犬不寧。自從修煉法輪功以後,我不抽煙、不喝酒,連麻將也不打了,還知道關心、孝敬公公婆婆了,家庭自然也就和睦了。你不信的話可以去問問我的街坊鄰居。

他還問了我一些其它問題,我說:我講不出甚麼大道理來,我拿起《轉法輪》對他說:「這本書你拿回家看看,書裏面都有答案。不過看完後一定要還給我呀!」可至今他也沒還給我。

有一次,街坊鄰居鬥毆,正碰到他領著警察出警,街坊鄰居誤以為是來抓我的,他厲聲喝道:「別瞎說,她(指我)是好人!」

這次派出所所長讓他抓我。他事先悄悄給我的街坊打電話,叫她通知我暫時出去避一避。我聽後也沒當回事,第二天照樣去了公園,結果真有輛警車跟蹤我。我也不害怕,還淡定的唱著歌:「飛啊飛,旋啊旋,從天上到人間……」邊唱邊做出飛旋的動作進了公園。我旋轉時看見幾個警察在後面緊緊的追著。恰好有一大群人在跳舞,我順勢就鑽進那群人中,從公園的側門跑回家。回家後簡單的拿了點東西到一個親戚家呆了一個多月。後來那位戶警又叫我的街坊給我打電話,通知我可以回家了。

後來他經常暗中保護我,直到他調到其它部門。

資料瞬間變了

迫害初期因資料緊缺,我便主動承擔起資料傳送、分配和發放等事項。記的有一次我從外地拿回了兩大包真相資料,快到家時,迎面碰上了社區書記、主任等人。他們見我兩手提著兩大包東西,便大聲叫著我的名字,問我拿的是甚麼東西,還讓我打開包給他們看。我在心裏求師父讓他們看不見,並沉著的答道:「沒啥,買了一些吃的東西。」他們堅持要我打開。我不慌不忙的打開其中一個袋子,他們看後甚麼話也沒說就走了。

水塘變馬路

二零零一年,本地有一對夫妻同修因到北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到洗腦班迫害。同修的女兒小虹央求我帶她到洗腦班見她的爸爸媽媽一面。我在心裏求師父幫助弟子,稍作安排後,就帶著師父近期發表的經文和一些生活用品,領著小虹來到洗腦班。門衛不讓我們進去,更不讓見面。一直等到中午十二點,裏面的工作人員吃午飯休息時,我便繞到洗腦班的後邊窗戶處,用肩頭頂著小虹,隔著窗戶欄杆,將經文和生活用品遞了進去。

看到師父的新經文,同修情緒異常激動,聲音過大,驚動了管教人員,結果幾個警察馬上從洗腦班裏面跑出來堵在門口。我一看,面前只是一條田泥埂和一片水塘,根本就沒有路。他們大叫著:「今天你們跑不了了。」小虹一聽嚇的邊哭邊問我怎麼辦。我趕緊安慰她:「別哭,別怕。」其實我看著面前的水塘也不知道該怎麼走。就在這時,眼前突然出現一個三、四歲大的小男孩,我忙問他怎麼能從這裏走出去。他沒搭理我,只顧往前走,我們便跟在他後面,走著走著,水塘變成了一條寬寬的馬路。這時馬路上又出現了一個中年婦女,我上前問路,她也不答話,我們只好跟著她,直到走出馬路。這時迎面開來一輛公交車停在了我倆面前,好像就是特地來接我們的呢!我倆趕緊坐上車回家了。

到家後,想起這件事情,我由衷的感恩師尊對弟子的慈悲保護!

警察被定住

一天早晨,我帶著寫有「法輪大法好」的小粘貼,一邊走一邊將它們貼在沿途的電線桿、宣傳欄等地。等貼到最後一張時,發現不小心貼歪了,便撕下來再重新貼好。沒想到一輛警車開過來停在我身邊。只聽到一聲:「你的膽子還不小咧。」我抬頭一看,車裏坐著四個警察,他們正惡狠狠的瞪著我,其中一個說:「老子看你今天往哪兒跑!」

我嚇了一大跳,感覺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這時腦子裏突然閃出一念:我是神不怕你們!再看那四個警察,被定在車裏一動不動,我便趕緊回家了。

師父加持清除了邪惡展板

二零一五年的某一天,我到醫院探望一個病人,路過某社區時看見宣傳櫥窗裏貼有誣蔑、誹謗大法的展示圖片,心裏想著這麼邪惡的東西要毒害多少世人啊!於是來到附近一同修家,跟她講了此事,並約定甚麼時候與她一起去清理。

可約定的時間到了,換好衣服去約同修時,沒想到同修說不去了,她的怕心阻擋著她。我只好說:那你就在家裏發正念吧,我自己去。

我邊向社區宣傳櫥窗走去,邊求師父加持弟子一定要讓我清除掉那些邪惡圖片,決不允許它繼續毒害世人!

來到宣傳櫥窗前一看,櫥窗很大,櫥窗前面是玻璃,後面是厚鐵片,用螺絲固定著。要想把裏面污衊大法的圖片取出來,難度非常大。我又沒有帶工具,一時感覺無法下手,於是在心裏對師父說:「弟子只有麻煩師父幫忙了。」此念一出只聽見「啪」的一聲,螺絲釘都鬆了,我趕緊把一個個螺絲釘卸下,把鐵片掀開,伸手將櫥窗裏的邪惡圖片用力一扯,拽出來捲成一團扔到垃圾箱裏。

接著去了發正念的同修家,告訴她在師父的加持下大功告成。

我倆一起雙手合十,感謝師尊對弟子的加持,讓弟子在助師正法的路上更加無畏。

二、師父的慈悲召喚

由於我對大法的認識還停留在感性上,從而在修煉過程中遇到挫折與魔難時,不會向內找、向內修,對部份同修的不理性做法產生了怨恨等人心,自己漸漸處於似修非修的狀態中。可是慈悲的師父不忍放下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慈悲喚我走回到大法中來。

下面我就說說我的這些經歷,一是回報師恩,二是給還在彷徨甚至迷失的同修提個醒:大法機緣難得,得到了一定要珍惜,切莫錯過,否則等到真相大顯的時候,再怎麼遺憾痛悔都無法彌補。

洗腦班裏正念正行

不論我是在承擔本地這一片的傳送、分配真相資料的事項中,還是在獨自發真相冊子、貼真相不乾膠、掛大法真相條幅的過程中,都是在師尊的保護下安全出去安全回來。但有的同修被抓後在審問資料來源時都供出了我,因此我多次被本地公安分局、國保大隊、派出所、「六一零」等警察綁架到洗腦班。

一次我剛被抓進洗腦班時,我就在心裏發出一念:「一切負的因素都對我不起作用!」結果在洗腦班裏喝的水、吃的飯菜中即使下了藥(有時看見碗裏有一些明亮的白色粉末)真的就傷害不到我的肉身。一次有個警察一邊對我罵罵咧咧,一邊抬腿要踢我,我大聲說道:「看你敢踢!」那警察就抬著腿一動不動了。幾個邪悟的包夾及警察一起追問我資料來源時,我指著其中一個邪悟的包夾說:「是她給的,她用電動車將兩包資料拖到我家。」警察看了看她。奇怪的是那個包夾想也沒想就點了點頭,從此他們再也不問資料來源的事了。

在洗腦班裏,有一次組織所謂的「學習心得」交流會,聽著那幾個邪悟者在那裏胡言亂語,我心裏很難受,就說:「大家聽我說一說吧。」我就講我煉法輪功後身體的變化、性格的改變……說完後,我指著其中一個邪悟者(此人當時是個幫兇頭)說:「我之所以煉法輪功,是緣於一九九六年開的一次大法弟子交流會。當時你說你原本是一個蠻橫不講理的人,經常跟婆婆鬧,跟丈夫、叔子、妯娌、姑子打。由於矛盾太深,就在院子裏砌了一堵牆變成了兩家人。修煉大法後你將砌的牆拆了,與婆婆家人和睦相處了。我是聽了你的故事深受感動而走入修煉的。大法曾經將你由惡人變成了好人,你今天怎麼說大法不好呢?」聽完我這番話,她的臉通紅通紅的,小聲的說:「你的記性可真好啊!」邊說邊低下了頭。(此人後來徹底清醒過來了)

我又指著另一個邪悟者說:「你記不記得有一年夏天,你來我家約我有事外出。當時我在家煨了一铞(瓦罐)子骨頭湯,等我準備拿铞子時沒想到铞子底掉了,一铞子滾燙的骨頭湯全潑洒在我身上、兩腿上。我趕緊沖洗沖洗換了衣服便與你去辦事了。等辦完事回來一看,身上被燙的地方既沒紅也沒起泡。只有一塊被鄰居擦了點燙傷藥的地方卻起了水泡。」旁邊的人聽了都覺的很神奇,問那個邪悟的是不是真有這回事?她點了點頭,又把頭低下。

我後來也經常跟她們講在我修煉中發生的很多神奇故事。通過這種形式,有幾個邪悟者終於清醒了,從洗腦班放回家後,又從新開始修煉。那時我是個堅定的大法弟子。

人心的膨脹與師父的慈悲點化

因為同修的不理性,導致我一次次被邪黨人員綁架到洗腦班,使我產生了很重的怨恨心。加上每次我被迫害丈夫受到牽連,人變的消瘦呆滯,而且聽鄰居說我被關進洗腦班後,他天天在馬路上來回的走,邊走邊喃喃自語:「不愁吃、不愁喝的,偏偏要去受那個罪……」聽到這些,我人的情出來了,各種不好的思想念頭不斷的往出返。自此慢慢不與同修接觸了,法不怎麼學了,功也不怎麼煉了,任由那些不好的東西來消磨我的修煉意志。

儘管這樣,慈悲的師父仍然沒有放棄我,經常在夢中給我顯現一些情景點化我,其中有美好的,也有恐怖的。一次夢中我走到一個地方,突然出現地震,房屋瞬間倒塌,很恐怖。我站在那裏正發呆的時候,師父一隻大手將我提起,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我從夢中醒來,意識到還是得修煉啊,這樣懈怠,對不起師父啊!於是我又從新學法、煉功,但還是不願與同修們接觸。

不多久師父又在夢中給我顯現一個情景:不知道那是甚麼地方,只看見面前全是死人,好大一片望不到邊,有白帶子纏繞著的、有流著血漿的,人摞人,使我無法邁步。這時又出現一個地獄,有種力量讓我下去看:第一層看到的是被鞭子抽,老的、年輕的、年少的都在那排隊挨鞭子抽。我問怎麼回事,一個聲音告訴我:他們都是以前做了不好的事情導致的。第二層看到的是很多男女老少都在那被抽筋扒皮,受刑人的表情非常非常痛苦,場景實在太恐怖太恐怖了!

我被夢境嚇醒後意識到,若不在大法中修,我將來的結局是很可怕的。這樣我就又返回大法堅定的修煉。感恩師尊的慈悲救度!

在剩下不多的時間裏,我一定抓緊學法、煉功、實修,做師父的真修弟子,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