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親身見證大法神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三日】自大法傳世以來,大法所展現出的神奇層出不窮,在我自己的修煉中也親身體驗過這種神奇,每當想起這些,內心就是對師尊的無限感恩!

那是我剛剛接觸大法不久的事。一天早飯過後,我突然感覺腰部腎區和肚子劇烈的疼痛,猶如刀絞一般,同時伴有噁心,剛剛吃的飯都吐了出去。我就躺在炕上閉著眼睛,痛苦的呻吟,真是痛苦不堪啊!家裏的人也都急得團團轉。

我和丈夫都是醫生,知道是「腎結石」的現象。這種病的主要特點就是刀絞一樣的陣痛,即使剛強的男子漢也會痛的坐臥不安,痛不欲生。由於當時我懷有身孕,許多治療方案都在禁忌之列 。這時修煉大法的丈夫帶著焦急、關切的神情告訴我:「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師父一定會管你的。」

我應付著點點頭,因為思想中認為這腎結石實實在在的在那裏,念幾個字怎麼會好呢。就這樣一直持續一整天也不見好。晚上丈夫處理完所有的患者回到家,急忙來到我身邊,見我病情仍未緩解,便給我讀了一篇世人在危難之中念大法好、求大法師父救命後轉危為安的故事。

故事情節深深的打動了我,也讓我看到了希望。我睜開了眼睛,狀態穩定了許多,心中生起了對大法對師父強大的正信,想:「我也求師父救我!」於是我開始誠心誠意的在心中求師父,並誠心誠意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也就幾分鐘的時間,我真真切切的感覺到有一隻大手在我腰部疼痛的部位輕輕的拍了幾下,頓時腰和肚子都不疼了。

我震驚的立即坐了起來,帶著驚訝與欣喜告訴丈夫剛剛發生的事。丈夫感慨的說:「修煉大法這麼多年,我見證了許多這樣的奇蹟。在危難關頭,只要人對大法和師父持有堅定虔誠的信念,就會得到大法師父的幫助,就可以轉危為安,表現出來的就是奇蹟。大法洪傳,僅幾年就有上億的人修煉,有許多人就是因此而走入大法修煉的行列的,每個修大法的人都有不同的見證。」

就這樣在大法師父的呵護下,籠罩在全家的陰雲散開了。

丈夫因堅持修煉大法,被惡黨打手關進監獄。一天,我和大姑姐一起到監獄去會見丈夫。到了監獄申請了接見,卻左等右等也等不到人來。快到獄警下班時間了,負責人才來告知說:某某表現不好,所以不能會見。我知道丈夫是不會配合監獄的迫害手段放棄修煉的,但他們絕對不能阻止我們家人見面。

面對突如其來的情況,大姑姐馬上拿出手機開始打電話,找常人幫忙讓獄方允許我們見我丈夫。而我心裏很平靜,五年多的修煉基礎,讓我能識破舊勢力的邪惡伎倆,心想:「這事你們獄警說了不算,師父說了算,一切都聽師父的安排。」於是我邊求師父,邊集中精力發出強大而純淨的正念:「舊勢力安排的一切我都不承認,只有師父說了算!」此時思想中只有信師信法,沒有一絲雜念。

片刻間隱約聽見接見大廳傳來丈夫的名字,我下意識地朝大廳走去。走進大廳,一個獄警便問我:「你是某某家屬吧,一會接見。」我急忙招呼大姑姐,高興的對她說;「可以見了!」便把我求師父和發正念的過程講給大姐聽。大姐感歎的說:「還是你們大法來的快呀!我這電話還沒打通呢,你那就辦妥了,也太神了! 」

就這樣我們在師父的加持下破除了舊勢力的安排,順利的見到了丈夫。這件事使我更加的信師信法,也讓不修煉的大姑姐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一次我去給患者打針,這個患者感冒了。前一天患者家屬要求打一種針劑,說每次感冒打這種藥效果好,我答應了。可一找這種藥用完了,心想打另一種藥一樣對感冒有特效。就這樣來到患者家給患者兌藥。但沒說用的不是他們要的那種藥。正在兌藥時患者家屬就問兌的藥是否是她說的那種藥,我心想,患者也不懂,便想瞞天過海。我一邊掰藥瓶一邊應付著說:「是的。」話音剛落,一塊玻璃碴子就迸進了我的眼睛裏。我條件反射的快速瞇起了眼睛,同時頭也跟著一動。醫學常識告訴我此時不能用手揉眼睛,否則會劃傷眼球。心想:等一會兒把手裏藥瓶裏的藥兌完再照著鏡子取這個玻璃碴。

玻璃碴迸進了眼睛,猶如給了我當頭一棒!馬上意識到自己的做法不符合修煉人的標準,不應該瞞著患者,心裏馬上跟師父認錯:「師父我錯了,我不符合真善忍了……」

正在我真心懺悔時,患者突然對我說:「你腿上有個玻璃碴子!」我順著他說的往腿上一看,果然是個小玻璃碴,同時就感到眼睛裏沒有了異物,很正常了。

我恍然大悟,原來是師父看到我做錯了事,在用這辦法點悟我,同時也讓我認識到了修煉的嚴肅。師父時刻都在我們身邊,當我們做不好時,師父隨時會巧妙的安排來點醒我們、修正我們。

每當回憶起這些神奇的經歷,淚水總會順流而下:

感恩師尊為弟子的巨大付出,感恩師尊對弟子的慈悲救度,感恩師尊對不精進弟子的不離不棄,感謝師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