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被定住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七日】我於一九九四年走入法輪大法修煉。我有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我用一間屋供了師父的法像。這些年,我家成了固定的學法小組,同修們來來往往,傳遞資料,交流心得。我感覺師父時時看護著我們,能量場很強。

一、小偷被定住了

二零一五年六月九日凌晨,我正在臥室煉功,突然聽到有鑰匙開防盜門的聲音,我沒有管它,繼續煉功。

過了一會兒,我尿急去上廁所,路過外屋時,發現防盜門開著,我就用腳踢了一下門,繼續去上廁所。上完廁所回來,我發現防盜門半開半掩。

我拉開門一看:一個男子站在門口,長著圓盤子的臉。我對他說:「你想偷我東西嗎?快走!」他卻像傻了一樣,一動不動。

我又聲音很平和的對他說:「你快走,再不走我打110了。」我連續說了四、五遍,他還是一動不動。

我突然明白過來:師父的法身把他定住了。我於是請求師父:給他解開(定),讓他走。我念頭一出,那男子馬上像如夢初醒般,惶惶的走了。

二、失落的內存卡回來了

前年十二月,在北京居住的兒子打電話來,叫我去團聚。我用幾張內存卡錄了《九評共產黨》及一些真相錄音,裝在一個淡紅色的小網兜裏,還帶了一些護身符,準備給兒子一家人。

在火車站驗票時,我被警察攔住了。可能因為我實名訴江,身份證被做了手腳。警察搜出了護身符和小網兜,把它們裝在一個盤子裏,然後,警察雙手端著盤子,帶著我往派出所走。

我一邊走,一邊發正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誰也不配來考驗我。」結果走到拐角處,迎面來一個人撞在盤子上,小網兜就掉落在地上,警察沒有發現。當時我也沒有撿。那次,我被非法押送回家,沒有去成北京。

過了一年多,一天,我想起內存卡的事,於是動了一念:請求師父把內存卡給我「搬運」回來。

今年二月七日,我穿著前年去火車站時穿的那件羽絨服,手捏裙邊,感覺有東西。我把手伸到衣服裏一摸,正是那個失落的小網兜,內存卡在小網兜裏,整齊的擺著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