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被定住不動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四日】

橫幅飛上了樹梢

有一次我與六位同修相約到黃鶴樓去掛橫幅「法輪大法好」。到達目地地時,已經有許多遊人在那裏了。我建議我們先在附近專心發正念。我留在原地,先定定神,然後在心裏發出強大的一念:「讓這些遊客都進屋裏去。」不多時這些人就真的一個個進樓裏去了。事不宜遲,我立即將兩條三米多長的條幅使勁兒朝樹上拋去,條幅都穩穩當當的飛上了樹梢。

過了一會,陸續有人從樓裏出來走動,當金燦燦的「法輪大法好」五個大字出現在眾人面前時,我聽到有人不禁嘖嘖稱嘆:「好漂亮啊!」

身正念正不懼邪

一天,我趁天還沒亮,將四、五個寫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的條幅掛到了本地社區門前的樹上和電線上,之後便到附近公園裏遛彎兒去了。等我拎著一袋青菜回到家時,看見一大群人,有社區的,有街道辦事處的,還有轄區警察正堵在我家門口。他們一見我便問:「社區門前的那些東西是誰掛的?」我很鎮定,笑著說:「喲,那個掛東西的人還真是不錯呢,居然掛的那麼好,那麼整齊!」他們朝我看了幾眼,見我面不改色、氣定神閒的樣子,啥也沒說就都走了。

警察被定住不動了

一天早晨,我帶著寫有「法輪大法好」的小粘貼,一邊走一邊將它們貼在沿途的電線桿、宣傳欄上。貼到最後一張時,不小心貼歪了,我便撕下來重新貼好。沒想到此時正好有輛警車開過來停在我身邊。我只聽到一個聲音說:「你的膽子還不小咧!」我抬頭一看,車裏坐著四個警察,正惡狠狠的瞪著我呢,其中一個說:「老子看你今天往哪兒跑!」我嚇了一跳,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這時腦子裏突然閃出一念:「我是神,不怕你們!」再看那四個警察,被定在車裏一動不動,我趕緊回家了。

資料瞬間變了

迫害初期因資料緊缺,我便主動承擔起資料傳送、分配等事項。記得有一次我從外地拿回了兩大包真相資料,快到家時,迎面碰上了本地的社區書記、主任等人。他們見我兩手提著兩大包東西,便大聲叫著我的名字,問我:「拿的甚麼東西?打開給我們看看。」我沉著的答道:「買了些吃的東西。」他們堅持要我打開,我就不慌不忙的打開其中一個袋子。他們看後甚麼話也沒說就走了。

就這樣我光明正大的安全回家了。

水塘變馬路

二零零一年,本地有一對夫妻同修到北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到洗腦班迫害。同修的女兒小紅央求我帶她到洗腦班見她爸爸、媽媽一面。我稍作安排後,就帶著師父近期發表的經文和一些生活用品,領著小紅去了洗腦班。

到洗腦班後,看門的不讓我們進去,更不讓我們與同修見面。一直等到中午十二點過了,趁裏面的工作人員休息時,我和小紅便繞到洗腦班的後窗戶,把小紅扛在肩上,隔著窗戶欄杆,將經文和生活用品遞了進去。由於裏面的同修看到新經文情緒激動、聲音過大,驚動了洗腦班的警察等人員,幾個警察馬上從洗腦班裏面跑出來堵在大門口。我一看,窗戶下面是一條泥埂和一片水塘,根本就沒有路。他們大叫著:「今天你們跑不了了!」小紅嚇的邊哭邊問我怎麼辦?我安慰她:「別哭,別怕。」其實我看著面前的水塘也不知道該怎麼走。就在這時,眼前突然出現一個三、四歲的小男孩,我忙問他怎麼樣能從這裏走出去?他沒搭理我,只顧自己往前走,我和小紅便跟在他後面走,走著走著,水塘變成了一條寬寬的馬路。這時馬路上又過來一位中年婦女,我上前問路,她也不答話,我們只好跟著她,直到走到馬路盡頭。這時迎面開來一輛公交車,我和小紅上車回家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