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的恩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一、緣到

一九九六年的一天,我去男朋友家,他從櫃子裏拿出一本書遞給我,說:「這本書講的很玄妙,送給你吧!」我連忙接過來,並迅速的裝入包中。我感覺這本書我似乎等待了千萬年了,現在終於等來了。直到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後,我才明白為甚麼我當時那麼迫不及待的接過書。從那時開始,二十四年了,我再也沒有離開過這本書──《轉法輪》

我找到煉功點後,第一天去煉功時,正好煉抱輪。我剛頭前抱輪,就看見眼前出現一尊穿著袈裟的佛從我的身體裏拽出一條大蛇,大佛掐著蛇的七寸。我心裏說:「真厲害,一下子就拿住蛇的七寸了。」後來我看到師父穿袈裟的照片,才知道那尊大佛就是師父。

煉抱輪結束後,接著煉第三套和第四套功法,我看別人怎麼做,我就跟著怎麼做。第一天煉功,我就能感覺到師父說過的飄手勁。

二、放下生死的一念

二零零零年,我與同修去北京上訪,證實法。被綁架後,我們倆在派出所煉功,她煉動功,我煉靜功。去北京的時候,我就想要放下生死。煉靜功的時候,我就思索著這個問題。我覺的這一切剛剛開始,我還不能死。於是,我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要一直跟您把這件事做完,做到底。」

立刻,我的身子就沒了,只有一個意念知道自己在煉功。就像師父說的:「人在這樣一個狀態裏煉功身體達到了最充份的演變狀態,是最佳狀態」[1]。

這種狀態持續了一宿。直到第二天警察拍桌子跟我喊,我還不想出定。在那個非法關押的地方,我盤了十幾個小時,腿卻一點都不痛。以後每次想起那次的美妙,都有說不出的幸福感。

三、牙齒恢復如初

二零零一年,我正在銀行工作的時候,單位將我綁架到洗腦班,關押在省戒毒中心。所有的國企都在這裏辦洗腦班,非常的邪惡。如果不「轉化」,直接就被送去非法勞教。

我一方面向省行負責此項迫害的人員講真相,一方面絕食反迫害。幾天後,四、五個警察按著我,拿鐵勺子撬我的牙,上面的四顆牙、下面的四顆牙都被撬鬆動了,上面的牙一扒拉,似乎就能掉下來。

正邪較量二個月之後,省行的人不再管了,單位把我送回了家。

回來後,煉功僅一個星期,我的牙齒就恢復如初。周圍的同事知道後,都高興的說:「真是神功啊!」

四、一念定好壞

二零零六年冬天,我送姪女上學的時候,踩在了冰上,摔了一跤。之後,右側大腿根劇痛。我忍痛坐公交車照常上班,下車,順路把兜裏的真相小冊子發出去了。

那時候,每走一步都痛的撕心裂肺。第二天,母親說:「休息兩天吧。」我說:「沒事。」就這樣,我忍著劇痛,一天都沒休息,一個星期就好了。

師父說:「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2]

二零一五年,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睡覺的大鋪就像農村的大炕一樣,離地較高。每次從鋪上下來,我都像年輕人一樣,一腳邁下來。

有一次,地上有水,我沒站穩,「撲通」坐在了地上,我馬上就站了起來。當時就有人問我:「你沒事嗎?我怎麼聽是骨折聲呢?」我笑著說:「沒事。」

第二天早晨,尾骨也是撕心裂肺的痛,起床得跪著起來,一個多星期後,也就好了。

五、大法的恩賜

二零零七年,我應聘南方一家民營企業做高管。二零零二年,我從銀行出來後,在經濟上我是不承認迫害的,我想在社會上掙的錢就應該跟在銀行時一樣。這樣,一個從來沒當過官的我直接應聘高管。

在一次主持企業中層管理人員的會上,我的講話令他們心悅誠服。其中一個業務主管,他的薪金是全廠最高的,比我多一倍,非常佩服我。他到我的辦公室與我交流,我趁熱打鐵,給他看大紀元網站,並順利的給他做了「三退」。

其實,我在會上講的話事先根本就沒有準備,完全是就事論事,現場發揮。我張口即來,出口成章,條理清晰,層次分明,似乎是一個經驗豐富的資深管理人員。

我知道,我所有非凡的能力都來自於師父的加持,法輪大法的恩賜。

以上是修煉中的片斷,如有不妥之處,恭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三、動作機理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