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參加師父在哈爾濱的講法傳功班

——得法修煉中的神奇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十三日】辛丑牛年到了,在此恭祝慈悲偉大的師尊過年好!師尊辛苦了!

我有幸於一九九四年八月五日參加了師父在哈爾濱八區體育館的講法學習班。二十七年過去了,參加講法班的珍貴時刻和得法初期親身體驗的神奇超常的經歷一直歷歷在目,今日與同修交流。

傳法班上師尊讓我體驗到「眾生都苦」[1]

我在參加師尊的傳法班之前就已經開始修煉大法了。我是在理髮店工作的,那時理髮店來了一個有特異功能的女士要燙髮,正好排到我為她服務。因為大家都知道她有特異功能,都願意問她一些東西。她對我說:「我要去參加一個學習班,學一個神功,你去不去?」她指的是師父在濟南將要舉辦的法輪功講法傳功班。我當時很想去,但是工作太忙了請不了假就沒能參加。

這位女士參加班後又來理髮店找我,她給我帶了一本《法輪功》,我當時很開心。她教我雙盤,我當時就雙盤了半個小時。

回家後我一口氣就把書看完,之後我就每天早上騎車一個小時左右到一個公園煉功。那時很年輕也不懂甚麼修煉,就知道法輪功就是我要找的,師父非常了不起,這功是神功。

之後不久,當年的八月五日,當地邀請到師父來哈爾濱辦傳功班了,真是夢寐以求啊。我當時坐在會場的第八排,離師父比較近。八月份哈爾濱比較熱,師父穿著白襯衫,很高大。師父開始講課,我的眼淚忍不住的流,那時不知道為甚麼就是不停的流淚。我記的師父講過:「我們法輪功善心出的很早,好多人煉功往那兒一坐,無名的流淚,想甚麼都心酸,看誰都苦,就是生出慈悲心來了」[2]。我當時聽到這一節課時,一直在流淚,其實我平時是個不會輕易流淚的人,後來知道是師父把我帶到了那一層,是從功中反映出來的狀態。

我還記的師父給大家淨化身體時,師父說,大意是,現在給我們淨化身體,讓我們全身放鬆,想一下自己的病,如果沒有病想一下自己親人的病,師父會瞬間幫我們拿掉。因為會場有五千人左右,師父叫大家一部份一部份站起來。師父從講台上下來,走到我們前面,就這樣師父讓我們把眼睛閉上、喊一、二、三,我們就跺右腳,跺完右腳,又跺左腳,用力一跺,我看見眼前黑黑的一團東西一瞬間就沒了。從那天開始我就感覺我整個人走路就像飄著走,身體就像沒有了似的,整個人都輕飄飄的。

每天師父講完課,師父的助手在會場中間教功,師父都會圍著會場在學員中走動,觀看。

學習班結束後的那一天,當我在外面等同修的時候,有很多人向我走來,我回頭一看師父在我後面,師父向學員單手立掌示意,隨後上車離開。

……那些場面至今仍歷歷在目。

師父在講法中說:「我覺的能夠直接聽到我傳功講法的人,我說真是……將來你會知道,你會覺的這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當然我們講緣份,大家坐在這裏都是緣份。」[1]

每次讀到這段法我都深有感觸。 都立即會想起當年參加講法班的場景。

得法後發生的很多神奇事

得法後,有很多神奇的事發生在我身上,交流其中的幾個。

記的得法不久,我在公園裏煉功,煉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 時,一抱輪我就入定了,那種感覺真的很美妙,全身動不了,但思維很清晰,公園裏的聲音聽的清清楚楚,但是就進入不了我的思維中來,干擾不了我,我只是甚麼都知道但是不在其中,沒有任何累的感覺,很舒服,最後結束了同修叫我,我才出定。

從我家到公園總站早上沒有那麼早的公交車,我只能騎自行車,要騎車一個小時左右才能到,但我一點不覺的累,騎車就像有人推我似的。那種得法後的喜悅真的很快樂。雖然那時還是從感性上認識法,但是心很純,就是篤信師父講的話。

記的開始在公園裏煉功後有一天,一位同修拿來師父的講法錄像帶說不能看、不清楚。我當時就想不可能,師父的錄像帶怎麼可能不清楚呢?我非常堅定的說:不可能,給我吧。於是我拿回家一看,清清楚楚,甚麼問題都沒有。當時也不會悟法理,就是對師父的堅信,那種深入骨子裏的信,結果就像師父開示的:「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

記的還有一次,我用新買的電熱杯在客廳的茶几上煮麵,當我從廚房回到客廳時,驚訝的發現插座被從插排上拔下來了,我又插上繼續煮,再次回來時,插座又被拔下來了。這是新買的杯子,插座特別緊,沒人拔是出不來的,我覺的很奇怪,這時我突然悟到是師父幫了我。我趕快把電熱杯從茶几上拿起來一看,電熱杯下面都化了,黑黑的烤化的黑液體要流下來了,我知道是師父幫我把插座拔下了,避免了一場會很嚴重的觸電危險。

一次,我早上送三歲的女兒去幼兒園,當我騎車回家過馬路時,一輛出租車就直奔我開過來,把我連人帶車一起撞倒。我當時就覺的有人推了我一下,我一下就站起來了。司機一看我站起來了,倒車就跑了。我當時腦袋一片空白,也沒害怕,我和自行車都沒事,完好無損,可那出租車的前保險槓撞碎了一地。

一位年歲大的圍觀者還幫我記下了車牌號。當我回到家時,坐下來後整個人都軟了,腿軟的站不起來了,感覺心臟也加速跳動,就像師父說的:「凡是遇到這種情況都不害怕,可能以後會後怕。」[1]

我先生問我怎麼了?我簡單的說一下當時的情形。他說你沒事吧。我說沒事。他就去了現場。回來後他感歎說:「你比車還硬,這個法輪功真厲害。」我知道是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我還了一命。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日,我去北京上訪後在北京被抓不能回家。我先生的姐姐來我家住了幾天。一天早晨出門時,她把兩個房間的窗戶都打開了。那天突然下大雨,她急忙忙跑到我家樓上一看,窗戶全部關上而且還上了鎖。我從北京回來後她馬上告訴我這件事情,她感到很神奇。

印象很深的還有一件事。哈爾濱的冬天很冷,真相不乾膠冬天的時候在室外粘不住,我就進到樓道裏。一次,我看到一個單元門的防盜門是鎖著的,我當時就對防盜門說:「我是來救人的,請你打開。」我也沒再多想甚麼,突然聽到響聲,一拽門開了,當時那種開心的感覺真的是無以言表。

這樣的事情很多很多,師父時時在身邊保護著每一位弟子。在正法的最後階段,希望自己能做的更好。

最後,在此恭祝師尊過年好 !感恩師尊的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三章 修煉心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