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當年直接聆聽師尊傳功講法的情景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五日】我曾經有幸三次聆聽過師尊講法、五次見到師尊。二十七年來,一直難以忘懷,現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一、在貴州傳法班上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一九九三年八月十五日,貴州省第三期傳法班在貴陽市開班。第一天,師父在省政府禮堂講法,由於來參加的人很多,而禮堂的座位又極其有限,在禮堂的兩邊、後面的過道上、進門處,都擠滿了人,所以第二天就搬到了省青少年宮。

這是我第一次有幸聆聽師父講法,見到師父。當師父高大的身影、慈祥的面容出現在講台上時,我感覺好像曾經見過師父,感覺很親切。

我坐在會場中間靠前一些的位置上。師父每天講法兩個小時,面前只有一張小紙條。師父講的法通俗易懂,每天只要師父一開始講法,全場就一片寂靜,學員們都被師父的講法所吸引、折服。

可我卻是在深度的熟睡中聽到、感受到師父講法的。在貴陽第三期講法班的九天裏,每天師父開始講法幾分鐘後,我就入睡,睡的很香,丈夫推我,我也醒不過來。師父講完法後,我就醒過來了,而且精神特別的好。等到第二天師父再講法時,不一會兒我就又入睡了。等到師父法講完後,我就又醒過來了;一直到九天班結束,天天如此。

原來是我腦袋有病,師父在給我調理,讓我進入麻醉狀態。我的大腦被傷的很重:在女兒五歲、兒子兩歲時,前夫在一次車禍中離世,丟下我們母子三人。才二十幾歲的我,悲痛欲絕,頭直往牆上撞,旁邊有人時會上前阻攔、勸阻;沒人時,我自己就直接往牆上撞,直到頭被撞木了,沒有了知覺。那個時候我的頭被傷的很厲害。

師父為了我能夠得法,又要給我清理大腦中的病、又要我能聽到法,就讓我深度入睡。就像師父說的:「但有的人聽覺部份沒問題,他睡的很香,可是卻一個字沒落,都聽進去了」[1]。所以師父講的法,我全聽進去了。僅舉兩例:

那年的中秋節與陽曆的八月十五日靠的很近,丈夫提出過節要買活雞、活魚。我說:「師父講了不能殺生。」丈夫說:「我怎麼沒聽見?你睡覺了,你還聽見了?真奇怪!」還說:「就買最後一次,以後就不殺生了,行不?」我說:「師父說了要嚴格要求自己,從現在做起,不行嗎?」丈夫不說話了。

有一天,丈夫又突然發火,同時舉起手又要往我身上落,我說「打不還手、罵不還口」[2]是師父講的法,你沒聽見嗎?丈夫的手一下就沒勁兒了,緩緩的放了下來,說:「怪了!我怎麼沒聽到呢?」從此,我和丈夫一起修煉法輪功,再也不吵嘴、不打架了,也成了鄰居、單位、同事的美談。

修煉前,我患有乙性肝炎、偏頭痛、血小板減少、美尼爾氏綜合症、風濕關節炎、腎炎、貧血、神經性肩周炎等十多種疾病。多少年都是四處求醫,三天兩頭的上醫院打針,每天大把大把的吞著西藥顆粒、大碗大碗的喝中藥湯,但卻毫無效果。

在貴州班上,一天在講法前,師父叫大家站起來,讓每個學員都想一下自己有病的地方。師父喊一、二、三,先跺左腳,把自己的病排出去。可我卻呆呆的站在那裏,腦子一片空白,一個病也想不起來。我覺的自己在入睡中聽法時,師父在給我調整大腦的病狀時,其它的病就已經被清理了,所以在整體調病時,我沒有病了,當然大腦就一片空白,沒有反應。

從那以後,渾身是病、心力交瘁的我,二十七年來再沒進過醫院,沒吃過藥。遇到煩心的事,就按師父的教導,把「向內找」落到實處,我就會一身的輕鬆、美好、很幸福。

我和丈夫參加傳法班初期,是抱著治病的心來的。可是九天班結束時,我發現來治病的心沒有了,我自己都不知道。現在想起來,也感覺很神奇!貴州班結束時,我有幸請到了《法輪功》。我如飢似渴的讀這本寶書,兩天一遍、兩天一遍,在反覆的學法過程中,明白了許多法理。

二、在峨眉山有幸奇遇師父

一九九四年五月二十九日,師父在成都講法,我有幸第二次聆聽師父講法,見到師父。地點是在一個招待所禮堂,有來自全國各地的新老學員。我們貴州的學員在前往成都的火車上相遇,我們知道了師父正在重慶講法。後來我們了解到,成都第二天開班,師父前一天很晚才趕到,師父為了救度我們,非常辛苦。

師父講法時,場內非常的靜,師父每天講法近兩小時,從未看見師父講法時喝過一口水。每天講法結束後,由學員在台上領教動作,師父在場上、學員間來回的走動,給學員手把手的糾正著動作,每一個學員都感到無比的幸福。

傳法班的樓下就是餐廳,各種飲食齊全。一天,我們幾個學員正在挑選著想吃甚麼的時候,轉眼看見師父一人獨自坐著,面前是一小碟鹹菜,手裏拿著兩個饅頭。師父生活上的簡樸,對當時正在挑選食物的我觸動很大,我立即就很隨便的買了很便利的食物用餐。

在成都班結束的第二天,我們貴陽的部份學員相約去了峨嵋山。在途中,我們有幸兩次奇遇師父。

我們去樂山時,在岷江的汽艇上,我們十幾個學員見到了師父。汽艇上有三、四十人,絕大多數是成都班的學員。師父由貴州、湖北等地幾個站長陪同前往。我坐在快艇的後面,看見師父站在快艇的最前頭,一直在凝視著前方的樂山大佛,我們也遠遠的看見了樂山大佛。

下山時,我在大夥兒的後面,有十幾分鐘的距離。在一段平整的石板路上,我遇到了師父!師父在前面一米半處,稍停了腳步,那一瞬間,我又驚又喜!不知道說甚麼才好。師父微笑著說:「快下山吧,一路上很複雜!」(大意)我這才猛然驚醒,趕緊給師父讓路,雙手合十鞠躬。當我向前邁出兩步,再回頭時,師父已經不見了,太神奇了!

三、廣州班及晨煉中看見滿天的法輪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廣州傳法班在天河體育館舉行。來參加班的有五、六千人,還有好幾百沒買上門票的學員,在體育館外面等待。學員有來自香港的、台灣的、全國各個省市的。最遠的是佳木斯、齊齊哈爾的,他們千里迢迢趕來廣州,聆聽師父講法。

廣州班是我第三次有幸聆聽師父講法,第四次見到師父。

我是邊上的第二個位置,第一個位置是個北方男子,四十來歲,看樣子是第一次進班。在師父講法的前幾天裏,師父只要講到社會上其它氣功、講到附體、宇宙語等法理時,就能聽到從他嘴裏不停的發出「嘰嘰咕咕、嘰嘰咕咕」的聲音。師父好幾次向這邊看,眼睛裏發著閃光。我意識到師父在一邊講法,一邊在清除干擾。直到最後兩三天,那北方男子才沒有了怪聲,他聽的很入神。

我們住宿的青雲旅社,幾十人都是法輪功學員,雖素不相識,卻非常親切,互相關心。第三天,得知去越秀公園集體煉功的消息,次日我們幾十個學員早早趕到那裏,哇!偌大的一個公園裏,空地上坐滿了法輪功學員,都在煉著五套功法。在大家去越秀公園晨煉的第二天,在煉功時出現了神奇的一幕:在公園的上空、在我們的頭頂上、天空中,出現了漫天的法輪,還有朵朵彩色的祥雲。大大小小的法輪底色都是五顏六色的、金光閃閃的;有的法輪很大,很壯觀;有的法輪在自轉著,有的法輪一邊自轉、一邊穿梭,在上空旋轉,在公園的每個角落都能看到,真是壯觀極了,很多學員都在拍手歡呼!

四、在貴陽第五次見到師父

一九九七年九月二十三日,我有幸最後一次見到師父。

從聽到師父來貴陽的那一刻起,直到見到師父,直至師父離開,我心裏一直都很激動。師父講法一個多小時,學員們都在一直不停的流淚,我們都有一種能夠榮幸的見到師父的幸福感。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一》〈新加坡佛學會成立典禮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