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貴的回憶:六次參加師父講法傳功班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三日】一九九三年十二月,我遇到一位法輪功學員,她說:我學法輪功明白了,人要修煉就要修煉正法。我以前練了很多功,因為練的不是正法,所以,越練病越多,最後肌肉萎縮,癱瘓在床幾年。我遭了無數的罪,天天病痛和藥伴隨我,活的生不如死。

我聽說法輪功師父給真心想按真、善、忍修煉的人清理身體,不要錢。我就參加了法輪功在合肥的第一期講法傳功班,前面幾天我沒想修煉,我就想癱瘓好,可我還是癱瘓。

最後一堂課,師父說(不是原話):真、善、忍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正法修煉,你真想按真、善、忍法輪大法專一修煉,我給你清理身體,淨化身體,你想治病,你可到醫院去治病,你可以退錢,你們報名的錢,是主辦單位收的場地費,我不要你一分錢,法輪功義務免費教功!

我聽明白了,師父是往高層次帶人,給真正想專一修煉法輪功的學員清理身體,達到無病狀態,才能煉功。按「真、善、忍」去做,才能祛病,才能長功。於是我真心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專一修煉法輪功的人,我真心動了這一念之後,我的全身動了一下,我感激的眼淚嘩嘩流下來了,控制不住,我明白的一面知道,師父的法身給我清理了身體。我記得這時,師父說(不是原話):剛才有人真心想專一修煉法輪功,想按真、善、忍大法修煉,返本歸真。我給你們清理了身體,我幫你們把病清理了,現在大家站起來,我幫你們把體內的業力從身體裏打出體外,你才能夠修煉,我叫你跺左腳,你就跺左腳,叫你跺右腳你就跺右腳……

我不知怎的就站了起來,抬起腳跟師父口令跺下去。左腳抬起跺下,右腳抬起跺下,我當時就是感激的哭。就這樣,癱瘓的我,瞬間好了,我站起來了,我能動了,我能抬腿跺腳了,我沒病了。我身邊的其他學員也感激的說著他們也沒病了。有的人看到師父的法身;有的人看到師父打出的法輪給學員調整身體;有的看不到、卻感到法輪在轉;有的感到很強的能量……我感激的只知道哭。學習班結束,師父沒要大家一分錢就走了,我連聲「謝謝」都沒來得及說。

人都走光了,天天背癱瘓的我來參加學習班的人沒來接我。我想起師父教我們修心性,重德,工作人員要下班,我別影響人家,我得離開。我想我是學法輪功的,我沒事。我剛才站起來了,還抬腿跺腳了,該來接我的人沒來接我,這正是我修煉提高心性的機會。我要自己走出去,如果我跌倒了,我謝謝師父把要我命的難分成小塊讓我還,那樣我的難就小了。我越想越開心,我就這樣回想著師父講的法理,走出了會場,打了出租車。

我家在四樓,我就這樣自己走回家。我敲開家門,全家人,包括請來伺候我的人,都驚訝極了,激動的哭了,都給法輪功師父法像磕頭。

後來,鄰里、單位同事、朋友都知道了,都為我高興。你看原來癱瘓的我現在行動自如,是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聽了她的神奇故事,我告訴她,我也想學法輪功,她說:「我知道師父明年四月會再來合肥辦班,師父讓準備四、五千人的會場,我參加的第一個班才一百多人,法輪功好,傳的很快,會有很多人來學,你要早報名,不然報不上。」

就這樣,我從一九九四年四月到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參加了合肥、鄭州、濟南、哈爾濱、延吉、廣州六個法輪功講法傳功班和鄭州報告會。

1、合肥班

一九九四年四月,我交了二十元報名費,參加合肥法輪功學習班。當時給了我一張有我的照片,蓋有法輪圖形及「李洪志」大印的法輪功學員證。當時接待報名的人說:報名費是舉辦單位要的場地費,法輪功師父還希望舉辦單位收費再低些。我知道其它甚麼功,一場近兩個小時的報告會,最低票二百元。法輪功師父堅持義務講法傳功,九天班,加一天解答問題,每天講兩個多小時。

一九九四年四月十五日,我帶著學員證,以無比尊敬的心情第一次聆聽了師父講法。我感到了法輪大法無比的慈悲、莊嚴、神聖!

在學習班上,大家都靜靜的聽法,沒有人說話。大家的心靈被真、善、忍淨化,道德在提升。很多人坐地上,把座位讓給別人,人們臉上露出了祥和,眼裏流露著善良。在學習班上,師父鼓勵大家精進實修。師父給來修煉法輪功的人清理身體,開天目。我的天目開了,經常看到透明和彩色旋轉的法輪。我身邊的人,有的說看見飛轉的法輪了;有的說看見師父莊嚴慈悲的金光燦燦的法身;有的說看見師父身後的山水,樓台亭閣……我感受到一種無比慈悲、純正、祥和的很強的能量場。

師父不僅給來修煉法輪功的人祛病,還讓大家站起來,讓大家跺左腳、跺右腳,給大家清理身體,把人體內的業力打出去,達到奶白體狀態後能夠修煉。體弱多病的我和大家一樣,真真切切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師父還讓大家伸出手,感受一下法輪的旋轉。我真真切切的感到法輪時時在轉,我走路總是輕飄飄的。我學法輪功沒兩天,一天煉完功回家躺在床上,連人帶被子都飄了起來……

在學習班上,我親眼看到一個用擔架抬來的癱瘓病人,對師父訴說想要專一修煉法輪功,請求師父救她。師父慈悲的對她說:你站起來呀!她一開始沒悟過來,還躺在擔架上,旁邊的學員說;師父叫你站起來,還不快站起來。她一下反應過來了,「騰」的站起來了,在講台上跑,給大家看。她感激的哭著對在場的四、五千人說:大家看啊,我站起來了,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謝謝師父!在場的四、五千人無不被師父的慈悲感動的流淚,不息的掌聲久久迴盪著……

學習班結束時,我望著偉大慈悲的師父想:我一定真修大法,修得正果。我從人群中走近師父,問師父怎麼攥拳是「空拳」,師父攥空拳給我看,耐心的教我。大家和師父在一起,感到無比的幸福,問這、問那,師父一一給解答。我問師父,我能否和師父握手?師父伸出有力溫暖的大手與我握手,一點架子也沒有。有學員請師父簽字,我也尊敬的請師父給我的《法輪功》經書簽字,師父給我們一一簽了字。之後,我們分組與師父合影。

我想起師父說(不是原話):你得法了,還有人沒得法呢,你宣傳不宣傳這個法,你維護不維護這個法,你洪揚不洪揚這個法,將來同化不同化這個法,都是你們自己的事。我認識到,這些是真修大法人應該做的。學法輪大法後,我告訴很多親友,法輪大法師父好,師父正。師父傳的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

2、鄭州班

我想繼續聆聽師父講法。一九九四年六月十一日,我帶著女兒、丈夫和婆婆參加了鄭州風雨體育館法輪功報告會和傳授班。

師父來了,給在場的人講法。過了一會兒,忽聽窗外狂風大作,窗戶被刮的乒乓作響。師父看了一下四週,讓人把窗戶關上,繼續講法。不一會兒,場內停電了,師父看了一下四週,電來了,師父繼續講法。沒過一會兒,只見外面非常昏暗,場內燈滅了,場內暗的很難看清身邊人的臉。體育場房頂撲撲咚咚的響,使人很難聽清師父講法。窗外下起了大冰雹,狂風帶著冰雹砸的體育場房頂撲咚咚像打鼓,房頂像要塌了一樣。狂風夾帶著一些冰雹從窗外飛射進來,有幾顆雞蛋大的冰雹砸在孩子奶奶身上。很多人知道魔在搗亂,擔心體育館塌了,不安的動起來。

這時師父講了一段法(不是原話),大意是說釋迦牟尼佛當年傳法的時候,魔來搗亂,刮起一股邪風吹滅了油燈,真修聽法的人沒有一個受干擾的,靜靜的聽法,直到另一個弟子把油燈點亮。

我和很多老學員一起靜靜的打坐不動,我們身邊的人也漸漸靜了下來。不一會兒,聽到一片掌聲,我睜開雙眼,冰雹已化為烏有,只見絢麗的陽光照亮了窗外的牆,亮麗的牆把體育場內也映的光亮起來。只見師父往空中一抓,轉身手一擰,往礦泉水瓶裏一打,蓋上了蓋子……電通了,燈亮了,人們在陸續坐下。師父坐在桌子上打手印,打完手印,師父繼續講法。後來師父講法改在不遠處的新體育場。

一天上課前,體育場工作人員對我們說:「法輪功真好,教你們按『真、善、忍』修煉,做講道德的好人。你們師父真好,馬上就上課了,還沒吃午飯呢。你們師父一直義務幫我們修理、調理場內設施。我們這兒的工作人員,因不是上班時間,都走了,就你們師父一直在默默義務幫我們幹到現在。我們這兒的工作人員還沒來呢,這麼熱,你們師父連午飯都沒吃上,這就要上課了……你們師父不圖名、不記報,你們師父真好,法輪功真好。聽說你們師父叫你們義務傳功,不收費,這麼好,真的?我們也想學法輪功……」

學習班結束時,大家給師父獻錦旗和鮮花。師父慈悲的告訴大家真修、精進(不是原話)。之後,師父慈悲的與各地學員合影。

3、濟南班

鄭州班結束後,因為我知道法輪大法是往高層次上帶人的正法,是真正的佛法、真經,所以我就繼續參加了六月二十一至二十八日濟南皇亭體育館法輪功學習班。

一九九四年六月,師父在濟南第二期傳授班上講法傳功,整個濟南體育館座無虛席,有四千多人參加。

我遇到了幾位鄭州來的學員,他們說鄭州十幾天前下冰雹那天,魔鬼刮起狂風,掀翻屋頂,拔起大樹,連帶冰雹打死打傷人畜,毀壞稻穀莊稼,造成很大的災難。他們村河裏的魚都漫到路上,他們撿起的魚吃一個星期都沒吃完。他們都聽說了,魔頭跟城裏辦班傳正法度人的氣功大師鬥法。那個傳正法的氣功大師把魔頭給滅了,為咱老百姓除了大禍害。他們打聽到這位氣功大師傳的是功德無量的正法、高德大法,還義務教功,他們也想學後義務教給他們親友。後來打聽到傳正法的是法輪功師父,他們找到濟南,來學法輪功。

參加濟南法輪功學習班的人也是四千多人。大部份學員都很快的提高了心性,出現了很多拾金不昧的好人好事。一天,我躺在床上,像做夢一樣看著空中很多旋轉的法輪,忽然一個法輪飛向我,打的我牙齒「噹」的一聲,從此我的牙齒平平整整。

濟南學習班結束後,師父再一次與安徽學員合影。

我從濟南回到家,我二姐一口氣聽完了師父的講法錄音,學會了打坐。一天,她興奮的對我說:她有一天打坐入靜,師父把她的天目打開了。她看見從宇宙中由遠而近的飛旋著的很多金光燦燦的法輪,一個法輪飛向她,越來越大,從法輪裏飛出金光閃閃的真、善、忍三個字。她看的非常清楚、真切。她說看見了另外空間真的存在天國,百姓說的陰間也存在,那是不同的空間。

我和老學員自發自願的建立義務教功點,告訴更多的人師父的法輪功傳授班的時間地點,告訴他們不要錯過聆聽師父講法傳功的好機會。

4、哈爾濱班

一九九四年八月五日,我來到哈爾濱飛馳冰球館聆聽師父講法傳功。我在哈爾濱參加班時,因為我一直把自己當作真正修煉的人,不斷的提高心性,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我身體的感受也越來越強,我時時刻刻的都感到我在法輪裏,法輪不停的旋轉。學習班結束時,慈悲的師父不辭勞苦的與學員合影。

5、延吉班

我從哈爾濱接著到延吉參加了八月二十日至八月二十七日延吉延邊體育館法輪功學習班。當時我出現消業症狀,我高興又堅定的認為: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我有師父保護,我又在消業和長功呢,這是我提高心性機會。我想著師父講的法(不是原話)「好壞出自一念」[1]我想我沒事!

6、廣州

延吉學習班結束回家後,我就告訴更多的人參加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法輪功在廣州體育館舉辦的傳授班。雖然我每月工資收入十五元至三十元,但這阻擋不了我去廣州聽最後一次師父在國內講法。我買來三十個饅頭,打算一天吃不超過三個饅頭,喝公用免費自來水。我又借來夠住宿的錢,來到廣州。

參加班的人很多,一個會場裝不下,很多人沒有入場券。我把我的入場券捐給了法輪功研究會在場的工作人員同修,由他們統一安排,我打算在門外聽師父講法。後來我們場外沒有進到場內的學員被安排在另一個廳,休息時,師父專門來這個廳看望大家。

學習班結束後,我聽同修給我講了一個感人的故事:一位身無分文農村學員來參加法輪功學習班。因為沒錢,他每天喝自來水充飢,睡車站、馬路。同修找到他,告訴他是師父讓他們幫助他,並轉告他,他癱瘓在床的妻子沒事了。他明白了,我們想甚麼,師父都知道。

學習班結束後回到家,他看到妻子皮膚白裏透紅,正在幹活呢。妻子見他回來了,激動的告訴他,她也一直想著法輪功教人學真、善、忍做好人,也想學法輪功,可自己動不了。他去學法輪功走後沒兩天,他妻子像做夢一樣看見自家屋裏屋外到處都是金光閃閃、五彩繽紛旋轉的法輪,有的法輪在他妻子身上轉來轉去,他妻子熱的不行,掀開被子,想起身下床,就下床了,而且行動自如。醫院都治不好的病就這樣好了!

他村子附近的很多人都知道了法輪功的神奇和美好,很多人都找來學煉法輪功。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