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師父在貴州傳法時的神奇美好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五日】我是退休醫生,一九九三年很幸運得法修煉,曾參加過師父的四次傳法班,一次師父給輔導員講法,共五次見到師父,聆聽師父講法,沐浴佛恩。親身感受師尊的偉大慈悲,見證大法的神奇殊聖和美好。

一、五次親見師面,沐浴師恩

一九九三年五月,法輪大法在貴州洪傳的第一期傳法班的第三天,偶遇念小學時的一位老師,在他的引導下,我很榮幸的參加了師尊的講法班。

初見師父,好面熟啊!似曾相識,但又想不起在哪見過……我輕輕的在後排空地坐下,聽到的第一句法(憑記憶恭錄大意)是:有練過其他氣功的人進到我這個班,只要你真心修煉法輪功,我都會管你,會給你清理身體,調整身體,好的留下,壞的去掉,保證你在我這一門中修煉。真神了!師父知道我練過別的功。我終於找到師父啦!

我深深的被師父的法理所折服。師父的法句句打動我的心,使我明白了在人生當中許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問題,比如:人為甚麼會得病,為甚麼我總是被別人欺負,都是自己生生世世的業力造成的。「要想好病、祛難、消業,這些人必須得修煉,返本歸真,這是在各種修煉中都是這樣看的。」[1]所以,我越聽越想聽,越聽越愛聽。因此,師父在貴陽的三期講法班,我都沒落下。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師父最後一次在廣州講法,我也請假趕去參加了。一九九七年九月二十三日,師父在貴陽為貴州大法輔導員講法,我也榮幸的見到師父,聆聽師父講法。

就這樣,我五次見到師父,沐浴佛恩。師父說:「我覺的能夠直接聽到我傳功講法的人,我說真是……將來你會知道,你會覺的這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1]是啊!每當回憶起這段日子真是無比幸福和快樂。

二、師尊清除干擾

記得在三期講法班都有不同程度的干擾,不是在講法過程中突然停電,就是傳法場地突然變動,特別是在第一、二期傳法班上,師父講著講著,突然就停電了,檢查電源電路都沒問題,此時只見師父右手一抓,又一揮,就又來電了,燈又亮了,師父又繼續講法。又停電又處理,反覆多次,有時師父平靜無聲幾秒鐘,問題就解決了。

師父說,我知道貴州這個地方有很多修道之人,他們在深山裏修煉,他們用功能把洞堵起來,修得很苦。常人看不見他們……他們不得法,修了很長時間也沒修上去。他們中有很多好的,這次也來聽我講法。但也有不好的,離貴陽十七公里(西南面)就有一個。它也修了很長時間……我這個人不願跟人鬥,我就傳我的法,誰也干擾不了我!有人想跟我鬥法,我說你就收起你那一套吧,不信就試一試!(憑記憶恭錄大意,不一定是師父原話)

五月、六月,師父接連辦了兩期學習班,第一期在省地質局,第二期在貴陽醫學院禮堂,八月份,第三期班來的人非常多,就改在省政府大禮堂。第一堂課之後,就不能在那裏了,很快又找到了省青少年活動中心,沒有影響到師父講法。

後來知道多次干擾都是花溪洞裏那條明朝蛇精幹的。在北京九三年東方健康博覽會上,它又跑去搗亂。師父一再慈悲,多次給它機會改過,它都不聽,始終魔性不改,最後師父只好把它徹底銷毀了。師父在《轉法輪》第五講中講到就是那條蛇精。

三、神奇的照片

第一期班結束後,我們幾位同修有幸與師尊在黔靈公園白象泉前邊空地上(當時的集體煉功點之一)合影,大家都是站著照的,可是,拿到照片一看,除了有站著的師父,前邊還有一位雙盤坐著、胸前戴法輪章的師父,在照片的右側後方,還有一個人手持拂塵指著照片,清清楚楚的,太神奇了!

第二期班結束時,師父拍著我的雙肩,慈祥的對我說:守住心性,好好修煉……回到家,我怎麼也靜不下來,想著師父馬上要離開貴陽了,我一定要去送師父上火車。當時天下著小雨,我打一把傘,在趕往火車站的途中,突然感覺到就像師父講的那樣:「一陣熱流從頭頂上下來通透全身」[1]。從此我多年的四肢冰冷及全身所有疾病不翼而飛,全都好了!

師父上了車,列車緩緩啟動,我們幾個同修一直在站台上目送著,師父在車門邊向我們揮手,被拍下一張照片,只見師父揮動的手向著我們頭頂上方全是一片潔白,我們幾個同修被一片潔白的光覆蓋著,看不見我們的身影、面貌,全是一片白光。師父又給我們加持,師父無私的給弟子太多。弟子無以回報!

每當看到這張照片,我們都會感受到師父的洪大慈悲和保護!倍感幸福親切!本人卻又感到修煉中有時遇事沒有守住心性,甚至做了錯事而深感愧疚!辜負了師父的期望,對不起師父!

四、師尊為我淨化身體

師父說:「我們是清理身體,名詞也不叫治病,我們就叫清理身體,為真正修煉的人清理身體。」[1]

修大法之前,我身患多種疾病:腦挫傷後遺症,頸椎病,萎縮性鼻炎,肺結核,肋軟骨炎,風濕性關節炎,左側腎積水,經常浮腫,四肢冰冷,還經常感冒,長期不離針和藥。面色無光,且又黑又瘦,人顯蒼老。

修大法後很短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我所有疾病不治而癒,紅光滿面,精力充沛,從此與藥無緣,重新獲得新生,比實際年齡又年輕了許多,心情也變好了,整天樂呵呵的。同事和親友目睹我的變化,都為我高興,同時紛紛走入修煉。

在第二期班結束後的一天下午,我在家打掃衛生,一邊哼著歌曲一邊拖著地面,突然一下子胃裏像刀割似的疼痛,痛得在沙發上打滾,一會兒功夫,全身衣服都被汗水濕透了。丈夫和兒子急得團團轉,要找車送我去醫院診治,我說不去醫院,這不是病,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祛除病根。痛得實在受不了了,我喊著:請師父幫幫我!話音剛落,「唰!」一下就不痛了,像甚麼事都沒發生一樣!我拾起拖把,又開始拖地。一旁的父子倆連聲說:太神奇了!剛才痛得那樣嚇人,你一喊師父,就不痛了,要不是親眼所見,誰會相信。

還有一次,早上去上班還好好的,突然就開始腹瀉,一趟接一趟的跑廁所,同事都叫趕快吃藥,我說沒事,不好的東西排出去就好了,別管它!師父說了:「有的人連拉帶吐的,反正是要給你身體內臟都要淨化下來的,你才能真正修煉的。」[2]中午,我沒吃東西,整整一天,拉了幾十次肚,可是我卻很精神,跑完廁所,照常上班,給病人治病。另外兩位醫生都說:奇了,按常理,像你這樣不停的腹瀉,沒有作任何治療,又沒有吃東西,如果是一般人早虛脫了,可是你卻越拉越精神,還紅光滿面的,法輪功真神奇!……後來她們和我一起煉了一段時間,各自都從中受益。

修煉法輪大法在我身上發生的奇蹟太多了,兩次從樓梯上摔下來;三次被車撞,一次在上班路上,被一輛的士撞倒在單位門口的馬路中間;一次在家門口被一輛載重摩托車撞倒在菜場門口路上,車從腿上輾過;一次是在高溫三十多度的中午,被一輛白色轎車從右腳背上輾過。每次都驚呆了不少路人,我卻安然無恙。我不好意思,趕快跑開,司機也趕快跑開!這都是師父的洪大慈悲為弟子消去了許多大難,每當回憶起這些,都止不住的眼淚直流……弟子再次跪謝師恩!

五、在貴陽親見師尊

一九九七年九月二十三日是我終生難忘的日子。早晨在煉功點上煉完功後,另一位輔導員對我說:下午兩點鐘,在八角岩飯店禮堂開輔導員會議,叫我準時參加。

後來她又來電話說:要我早點去打掃衛生,布置會場。她還說,她太激動了,昨晚一夜都沒睡好覺,太激動了!我心想:是甚麼原因使她如此激動?莫非是師父來了?再沒多想,隨便吃點東西,趕快洗個澡,就直奔會場。

一切準備好了,她又叫我去飯店外邊接別的點上的輔導員,怕他們找不到會場(其實這個地方很多同修都來過,多次看師父的講法錄像),我答應著走出禮堂,剛走到禮堂門外第二級台階,就看見師父在一位站長的陪同下,走在離我幾米遠的花園小路上。師父也看見了我,微笑著朝我這邊走來。我呆呆的站著,眼眶裏含著淚水,只想給師父跪下!然而周圍有很多常人。正在此時,站長對著我喊:你還呆著幹甚麼?!我從驚異中醒來,陪著師父進了會場。

沒想到,這是師父最後一次來貴陽,沉浸在幸福之中的我,當時腦子一片空白,面對師父想不起說些甚麼,臨別時,只說了一句: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