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歌:苦海(5)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第五章

他身後一個人滿是皺紋,頭髮花白瞠著低垂的細眼。
我走近他,他無意與我說話。
「是你嗎?你不後悔嗎?」
「我享過榮華富貴,你們卻過著清苦的日子。
你求甚麼,為了所謂真理?
一生清貧受人擺布,從來沒有轟轟烈烈過。
我可不想這樣的活,我也輝煌風光好久。」
「你那時間太短暫了,況且權力與富貴絕不是讓人享受的。
那是讓仁愛者濟世的,卻被許多人作為滿足自我的工具。
我確實這一世很清貧,但那富貴不是我所求的。
況且富貴在我這裏,我也不會留它,
因為修道濟眾才是我做的,仁愛者身在富貴只會更有力的濟世,
身在清苦也不覺清苦,因為得道者之樂為至樂。」
「何必說這些大道理?我慣於這樣講。
誰信了?我不信。」
「老子說,『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
下士哪裏能懂得真理的可貴呢?醉漢哪裏願清醒呢?
醉於虛幻富貴的人哪裏願清醒,一世就能毀掉自己生命的久遠,
不愛真理的人是短視者,短視者就留戀眼前,
更大的風暴等著他,他不聽不信不可悲嗎?」
「你現在與我說說,你是怎麼看我的?」
「我看你就是在有權時害人害己,被裹挾著失去了自我。
如今你在人世被囚牢,在久遠的今後承受罪罰。
用一瞬毀了久遠,你也毀了許多人。
這些人都要找你,你不會再清靜與自在了。
你的名在恥辱柱上,將作為警戒長存。
我不同情你,因為你放棄了無數次的勸善點化。
對自毀者神不會管他,生命的未來由自己選擇。」
「你走吧,我也認了。」
我看到不遠處二人在刻鑿,卷草紋快布滿那塊大青石的周邊,
我走過去問,「請問你們在刻甚麼?」
「我們刻的是權恥碑,是要留給後世君子看的。」
「碑文在哪裏,我可以看一看嗎?」
「上司告訴我們刻碑時將有一個賢者路過此地,不會是你吧?
因為這裏很少有自由的人來,你是那個要留長文於世的人嗎?
請為我們留幾句話,讓後世君子將此話傳給世人。」
我又驚訝又欣喜,「我確是要留長文於世的,
既然有此事,我就寫幾句。」
我在地上的白紙寫上:「權力,君子用來濟世,小人用來利己;
濟世則忘了自己,苦而無怨,
利己則害人無數,造業百端;
逢大法普度濟世,利己者為魔所利用,
丟掉自我,失掉生命的永遠。
這些人長跪,為後世者忌。」
他們高興著說,「你就是我們要等的人,
上司告訴我們賢者會留七十二個字,一字不差啊!」
我也很高興,辭別他們繼續向前。

(全詩結束)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