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歌:苦海(3)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日】

第三章

不遠處紛亂的嘈雜聲,我靠近那裏,
無數失去理智的人在躲避火雨,他們的身與衣服被燒焦,
不久又恢復如初,然後再被燒焦,
那火雨像長了眼睛,追著人下落,
有一人看到樹後的我,箭似的跑來,
那雨竟沒有跟來,我也很奇怪,
很快圍起了密密麻麻的人,火雨竟然停了,
驚懼的眼神都失了神,焦糊味、血腥味、汗臭味還有不知名的味道飄漾著,
有的攙扶,有的席地,
「你是誰?敢在這裏張望。」
我答「我是,偶然來這裏」。
「你要效仿但丁嗎,要走遍這裏嗎?
你要把我們的可憐相公之於眾嗎,我不會讓你知道我是誰的!」
「我並不想知道你是誰,你的傲慢與眉目讓我看你似一個人,
你還要名聲,那有甚麼用,
拯救你自己才是要務,傲慢是你的枷鎖,
打開你的枷鎖吧,我是來告訴你們福音的」。
「你不要在我落魄時得意,在世間現在我還有權利,
抓捕你折磨你,還容得你說話?」
這是個可憐的生命啊,心被墨染得沒有暖色,
「他也沒貶低你,為甚麼這樣無理呢?」
一個半瘸的人對那個傲慢者說,傲慢者的寬臉依然是不屑。
「可敬的人啊,不要理他,
他的頭腦被火雨針芒扎壞了,他有甚麼資格胡說,
你來了火雨停了,這不就是奇蹟嗎?」
他轉看那個人,「嘿,我瞧不起你,
與你一起受罪是我的恥辱,你一點羞恥心沒有嗎?
在世間道貌岸然,在這裏碎了一地。」
許多人都鄙夷他,我對他們說,
「你們來這裏必是不聽大法徒的善勸,但還有明辨是非的心對你們是可貴的,
今天最大的是非就是相信大法,因為這是苦海的渡船,
我不知你們誰能走出去,但我相信我們相遇就是轉機,
我是身負師尊賦予我的使命的,就是對一切眾生宣講真相
大法是度人的,不要信那邪黨的宣傳,
它是害人為它作陪葬的,所以要人宣誓為它獻身,
你們知道黨衛軍的結局嗎,執行錯誤的命令是你自己的罪,
在世間躲不過,在地獄要一遍遍承受罪罰。」
「唉,我就是所說的惡警,在牢裏熬鷹你們,
九天不讓閤眼,暗示犯人折磨你們,
在這裏這些罪我遭受了百倍而無休止,悔之無門哪!」
我悲傷的看他,「不是所有生命都有悔改機會的,
也不是犯了多大的罪都可以悔改的,悔改是有個時間限制的,
在那截止時間到來之前,如果罪惡已經人神共憤,
那也很難再有機會,不要再迫害修煉人,
連念頭都不要有,那樣至少是有回頭的希望的。
在大審判之時,每個生命的善惡所為就定了,
那是我們現在所知的截止的一天,不要覺的很遠,
也許天使的號角早已吹響,只是喚不醒昏睡的人們。
我要走了,有喘息的時候請反省自己,如果你還在世間活就像我說的做吧。」
他還忿然的看著我,卻流露出悲傷的表情。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