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把我丈夫救回來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多年了,有說不完的神奇故事、修煉體會,現在我與同修們交流一下。

師父把我丈夫救回來了

二零一九年六月的一天上午,我和往常一樣,讓丈夫準備中午要做的飯,等我回家後一起和他做。因為兒子、兒媳接兩個放學的孩子回家吃飯,所以時間顯的很緊。之後,我就和同修出去講真相去了。我們見人就講,明白真相、同意三退的人,我們就再送一個大法真相護身符和真相期刊。

很快就十點多了,我加快腳步趕回家,準備幫丈夫做飯。我開門進屋,見丈夫靠床頭坐著。我進廚房一看,都準備好了。我順手拿了一個桃子洗洗,要給丈夫吃。我往床上一看,他又趴在床上了,我還以為他和我開玩笑。我一邊走一邊說:「今天裝的真象睡著了。」

往天我一說話,他就笑了,今天怎麼不理我?我這才意識到了不對勁兒,我摸摸丈夫的手,再摸摸腳,都是涼涼的;再推推他,沒有任何反應;他牙咬的很緊,用手掰不開他的嘴。

面對沒有正常呼吸、沒有任何知覺的丈夫,我沒有一點急、怕、不穩,立刻想到:只有大法師父能救活他。我趴在丈夫的耳邊大喊:「師父能救你!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不斷的在他耳邊大喊著,一會兒又叫他的名字,喊著:「你回來呀!師父在救你呀!」我不停的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又喊丈夫的名字,讓他快和我一起念。

不到四十分鐘的時間,他「啊」的一聲,從心底里長出一口氣,醒過來了。師父把我丈夫救回來了。我親身經歷了師父的慈悲、大法的神奇,我對師父的感恩無法用語言表達。

我和丈夫逢凶化吉

一次,丈夫開車帶我回我娘家,我坐在車上學法。沒想到下完雪後,還有沒化完的冰,公路上還有很滑的路段。我們路過一段冰面時,車側滑了,並馬上駛向山底。當時已經滑到了道邊,下面是七、八米深的山溝,底下全是石頭。丈夫急的直叫我,我見此景,大腦一片空白。

千鈞一髮之際,我雙手捧著寶書《轉法輪》,連聲叫著:「師父!師父!師父!」瞬間,也就兩、三秒、一眨眼的時間,車停了!丈夫小心的開門下車,他告訴我:「千萬別動!」我坦然的說:「咱有師父保護,沒事兒。」

不一會兒,看見一輛三輪車,車上還坐著一個人,丈夫求他倆人幫忙推車。我聽到他們說:「咋還在車上坐著?太危險了!快下車。」

我從車上下來,看見車停在大沙坡上,坡陡的人不能站,稍不小心就會掉下去。這兩個人站那兒束手無策,幫不上忙。車前能站人,但推車用不上勁。危難關頭多一分鐘,車隨時都有滑下去的危險,因為坡度高,又是大沙坡。

我心想:「我只有求師父了。」我雙手合十,求師父幫助弟子,順利的讓車上路。這時,我看見丈夫站在那兒扭動方向盤,想讓車向前走。正犯愁的時候,奇蹟出現了,沒有啟動車,也沒有加油,車緩慢的往前行走了。我們三人扶在車的兩邊,我們都驚喜的發現,車有驚無險的離開了沙坡,停到了安全的地方。

謝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師父保護我回家

有一天下午七點,我下班時正趕上下雨,大門口擠著好多人。我心想:「我一個煉功人,下雨怕啥?」我穿上雨衣,騎上自行車就往家走。路過煙廠時,我看見人們都不走,都在那避雨,我還說:「這麼點雨,他們為甚麼不走?」

一路上沒有汽車,也沒有人。天下著小雨,地上是清亮的雨水,能看到地面很乾淨,我也沒有一點往常下雨天著急的心。

我家離上班的單位較遠,騎自行車得用四十分鐘的時間,可那天不一會兒我就到家了。我一進家門,兒子問我怎麼回來的?我說:「騎車回來的。」兒子說:「不可能騎車,那麼大的雨。」我也沒在意。

第二天上班,大家都說,雨大的不能騎車,出租車司機到半路都無法走,水漫過了車轂轤。跟我同一組的人問我:「你怎麼回的家?」我說:「騎自行車。」她說:「你太厲害了!」

這時我才恍然大悟:昨天的大雨中,是師父保護我回的家。是師父給弟子打開了一條回家的路,護送弟子回的家呀!謝謝師父時刻看護著弟子!

讓世人明白真相得救

在面對面的給人講真相的過程中,大法不斷的給我智慧。我不斷的在法中歸正自己,向內找,找出人心執著,修掉它;修出善念,用祥和的心態面對世人,真心想讓世人明白真相得救。

一天中午,我和同修出去講真相,看見有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走過來。我向他打招呼:「你好,聽說過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保平安沒有?」他回答:「不知道。」我又問:「你戴過紅領巾沒有?」他還說:「不知道。」我說:「你是否有啥病?」他說:「腦血栓。」我看他說話口緊,大腦反應痴呆。我沒有放棄給他講真相的信心,我心裏對他說:「我一定要救你,一定讓你聽明白。」

我給他講大法的美好,告訴他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訴他:「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會有福報,神佛會保護你平安。」後來我就教他一個字一個字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知念了多少遍,念的我一點雜念都沒有,被強大的能量包在裏面。

我再告訴他為甚麼要三退,他說:「我戴過紅領巾,我願意退出。」我又給了他一個大法真相護身符,讓他誠心誠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會得福報。

還有一天下午的兩點多鐘,我看見在學校不遠處有一輛白色轎車停在路邊,有一個中年男士站在那裏。我走到車前,誇讚他的車真乾淨。我問他是不是黨員?他說入過黨。我再講真相,他不理我,總是看手機。我在心裏求師父救救眼前這個人,求師父加持我的正念。我在心裏發正念,解體不讓眾生得救、阻礙眾生聽真相的一切邪惡因素、共產邪靈、亂神。

不一會兒,我看見他著急的樣子,一邊走,一邊東看西望,好像在等甚麼人。他走到我跟前時,我馬上說:「退黨保命。」他說:「回來再說。我去學校拿上書就出來,幫我看一下車,要有警察過來,你就說馬上就走。」我說:「行。」因為車沒有停車位,警察看見要罰款的。

很快,他提著一包書從學校出來,我告訴他警察沒來。我說:「聽你的口音,咱們是老鄉。」一對話,我們真的是老鄉。我說:「兄弟,咱們是老鄉,我剛才給你講的真相都是真的。快退了你入過的邪黨,那發的是毒誓。退了才有未來。才能平安度過劫難。」他答應我:「退、退、退。」我又送給他二維碼,讓他掃碼看更多真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