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交談中看到的眾生覺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是二零零三年開始修煉大法的,今年六十四歲,在大法修煉中身心受益,深深的感到師父的偉大和慈悲。我想把這得法的美好、大法救人的神跡告訴世人。這些年在風風雨雨中,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平穩的走過來了,有辛苦、有快樂,每當看到眾生覺醒後,對師尊的感恩與對大法弟子的敬佩,這是作為大法弟子最欣慰的。

回憶幾個近段時間講真相中幾個小片段與大家交流:

一、由誤解到明白

一次在一個站點給一個男子講真相,態度比較平和,給他講中共的腐敗、百姓的苦與各種災難的出現,到大法洪傳世界給人類帶來的希望,及「三退」保平安,看的出他很感動,告訴我他當過兵、入過黨,並立即做了「三退」,囑咐我一定注意安全,共產邪黨太壞了。

我謝過他後,看到旁邊站著一個男士,我轉過身給他講真相,他說××黨給他錢,我說,「那錢是你勞動所得,你不工作它不會給你一分錢,你我都是納稅人,是咱們養活著它,而它卻把咱們的錢貪到有權力的人手裏,這個流氓政府拿著納稅人的錢不為百姓辦事,卻對一群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的迫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令人神共憤,天滅中共在即,早退早平安。」

這時,來了一輛公交車,我看到一個老太太慢慢的上了車。可車沒開走,卻聽到司機大聲的罵老太太。我以為老太太沒拿零錢,就邊找錢邊說:「忘了拿零錢是嗎?我給你。」這時老太太慢慢轉過身來要下車,我一看老太太忘了戴口罩,我說:「別下車,我給你口罩。」老太太順勢就抓住我的手就下了車,說:「我不坐他的車了。」我說:「疫情期間都要求戴口罩。」她說:「忘戴了。」我幫老太太戴上口罩,老太太眼含著熱淚,激動的說:「姑娘,你怎麼這麼好啊!」我說:「我是法輪功學員呀,全世界的法輪功學員都會這麼做的。」她說:「謝謝。」我說:「別謝我,是我師父教我們做好人,你就謝我師父吧,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健康平安得福報。」她大聲說:「好,你修出來的啊!」

站台上的人都看到了這一幕。我對著剛才聽真相的男士說,「用你自己的眼睛,用自己的大腦判斷問題,給自己選擇未來。我只想讓你平安。」他深深的點了點頭,我又問他加入過甚麼,我說:「就叫『覺醒』退出來吧」 他說:「好。」

二、了不起的傳真相世人

我還遇到過一位用手機傳真相的普通人。當我給他講真相的時候,他很高興的說:「你們太了不起了,中共邪黨這麼打壓,你們一直在做這事(講真相)。」我說:「這是大法弟子的使命。」

他說他會翻牆,「經常在群裏傳你們的真相,這樣發安全,面積大。」我說,「邪黨對網路監控很嚴,你也要注意安全。」他說他會多種做法,很安全,還提醒我一定注意安全,說:「你們可是在明處呀。」我說:「謝謝你的關心,你放心,我們師父在保護著我們,我師父才是最辛苦的。」他說:「你們師父太偉大了,我很敬佩他。」

我說:「你很了不起,在這麼邪惡的環境下,你用你的良知與正義散發著救人的真相,你與大法的緣份很大,你可以把大法的內容下載下來看,你該得法了,師父在用不同的方式與我們結緣,千萬別錯過這萬古機緣。」

他很激動,說:「好,我一定會做的。」車來了,他戀戀不捨的離去,我在他身後鼓勵他「加油」,上車後,我倆同時豎起大拇指,給對方加油。車上的人看到他的舉止後,一起把目光轉向車外看著我,我把手高高舉起,大聲說:「加油,再見!」

三、與三位大姐有緣

再說與三位大姐在公交車上的趣事:

我在站台上給兩位大姐講真相。第一位大姐腿不好,走路很吃力,拖個購物車買菜,我問:大姐,有沒有人問你戴過紅領巾這事?她說有,我說那我就放心了。在我轉身的時候,聽她嘟囔一句:「你們,你們累不累呀!?」聽這口氣不對勁,我又回過頭來說:「看來你還沒明白為甚麼要你三退保平安。」我給她講了中共篡政後給咱們帶來的災難,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八九年六四對大學生的殺害,九九年後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中共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牟利,善惡有報是天理,老天是在為咱們討公道,現在的各種災難都是衝著邪黨來的,讓你三退是老天在保護你,大難來時不給它當替罪羊,只想讓你平安。我問她聽明白了嗎?她說聽明白了。

我轉身到另一位大姐(二姐)的身邊,她說從鄉下回來,鄉下的親戚送了她好多農產品,她說身體不好,拿不動。我問了她坐甚麼車,我說:「你別著急,咱們坐同輛車,我幫你拿。」我抓緊時間講真相,這是個很善良的人,我講邪黨做的惡事,她說都經歷過,很順利的退出了中共的團隊組織。

這時車來了。我先把二姐的東西拿上車,下車又把大姐的東西拿上車。車上很空,車上只坐了一個大姐(三姐),我把大姐、二姐安排在三姐前面坐下後,我就在(三姐)旁邊站著,我們姐妹幾個就嘮上嗑了,你問我答。說來神奇,車跑了好幾站了,一個上車的人也沒有。我順勢給(三姐)講中共怎樣殘暴,歷次運動迫害好人,怎樣迫害法輪功,活摘大法弟子器官,令人神共憤,天滅中共在即,退出曾經加入的黨團隊,保平安。她說:「你說的太對了,共產黨太壞了,咱們甚麼時候是個頭啊。」我說:「我師父就是來救咱們的,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健健康康的活著,等著天滅中共的那一天。」

這時我要下車了,二姐說:「你要下車了嗎?你太好了,真捨不得離開你。」我說:「咱們幾個今天是來結緣的,記住這一路聖緣,回去把這救命的好消息告訴所有的親人,讓他們都平安。」她們都說:「好,謝謝!」

四、明真相的人敬重大法

一次跟一個有緣人講真相,我一開口,他馬上興奮的說:我可找到你了。說著把脖子上的護身符拿出來給我看,我也高興的說:「你太幸運了,早就接上緣了。」

他說是別人給他愛人的,他喜歡就一直戴在身上,伴隨著他去過世界好多地方旅遊。他高興的說:「你們太了不起了,全世界都有法輪功。」我說:「是呀,大法是末世眾生得救的希望,全世界各國政府都在褒獎法輪大法,只有中共打壓。」他說他知道,這些年他看了好多真相資料,都是在樓道裏或垃圾箱裏撿來的,還說把撿來的真相資料擦洗乾淨,保存起來。

我說你與大法的緣份太大了,應該得法了。他說他有大法書,我問是大法弟子給你的書嗎?他說不是,他就講了他得寶書的經歷:一次,他閒著沒事,到舊貨市場轉轉,在一個地攤他看到有兩本大法書放在地上,他過去一把把大法書抱在懷裏,衝著那人喊上了:「你怎麼能把書放在地上,你知道這是甚麼書嗎?」把那人嚇了一跳,他問這書多少錢一本,那人說兩元錢一本,他說二十元一本我也要。他把書請回家,把落了灰塵的書,非常珍惜的用餐巾紙一頁一頁的擦拭乾淨,就這樣他學大法了,他說大法才是真正的科學,與人類認識的科學無法相比的。

說到大法書,我想起了前幾年舊版的大法書需要改字,我說你那兩本大法書有的字需要改一下。他問為甚麼要改字,我說師父正法是正一切不正的,包括文字,中共篡權後把好多傳統文化給篡改了,也包括文字,他說改字後書就不整潔了,我說找一個專門改字的人幫你改,不影響美觀。他說不行,這書是我用生命保護的,不能交到別人手裏。我說幫你改字後還送給你,他說不行,這書我只能交給你,就你改我放心。看著他那祈求的眼神,我不忍心拒絕他(因為我的時間是用在面對面講真相的),我說好吧,一定讓你滿意。他說我現在回家取書,約好晚上七點半在這見面。

結果因為塞車,他八點半才來到,因為我住在這座城市的西部,而他住在東部,來回幾個小時。我看到他提著一個大旅行包,有幾十斤重,裏面有神韻光盤、各種真相光盤、明慧期刊、明慧特刊、《九評》、《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各種單張真相資料等。這些資料都是這些年來他在不同地方撿來的,他很心疼這些資料被浪費,他要捐錢給我們做資料救人。我婉言謝絕他,我說錢夠了,我們不能隨便收錢。最後他都流淚了,說給一百塊錢也行,這是我的一點心意,哪怕是買一張紙、一支筆也是我對大法的一點心意。看到眾生這顆真誠的心,我也流淚了,我不忍心拒絕這顆善良的心,就收了他一百元錢,第二天,我把錢送給了資料點,我替眾生謝謝他。

他說他有個遺憾,還沒給師父磕過頭,想讓我拿著大法書,他給師父磕個頭。我說你的心願師父都知道,全宇宙的神都知道,師父就在咱們身邊看著哪。他說他能感受到,這些年來,他遇到過好多關和難,師父都保護著他,他說他的家人都討厭中共邪黨,都相信大法好。因此他女兒也得了福報,在南方一家知名企業工作,並且事業有成。最後他把他以前過世的老父親、老岳父都退出了加入過的邪黨組織。

這兩年天象的變化越來越明顯,各種災難接踵而來,今年十月一日零點整,我所在市、轄區雷雨冰雹驟降,百年不遇的大冰雹如雞蛋大小,彷彿進入世界末日,人人都在恐怖中觀望著。我對家人說:今天是邪黨竊國百年,零點一分不差,老天爺用冰雹驚醒世人,天滅中共在即。如今新一輪疫情降臨我市,我所在轄區又是重災區,封小區、搶購,老百姓怨聲載道。但是災難背後是有原因的,我所在的市有四個區,近年來我所居住的區是迫害法輪功學員最嚴重的一個區,其它三個區把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案子全部移交到我們那個區審理、迫害。神目如電,老天在用這種災難形勢,警醒世人:遠離中共,善待大法弟子,才能遠離災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