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冤獄天天被打 黑龍江李桂月含冤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依蘭縣法輪功學員李桂月女士,二零一五年五月被非法判刑五年,在黑龍江女子監獄裏每天都被打、罵,受各種折磨,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六日出獄時骨瘦如柴,全身疼痛、無力、昏睡、吃不下去飯,躺在床上,蜷縮著身子,就好像十幾歲病重而瘦弱的孩子,於二零二一年八月六日含冤離世,終年52歲。


李桂月

在出獄的這一年多,李桂月有時凌晨突然驚醒,嚇得哆哆嗦嗦,胡言亂語;有時白天不能和家人一起吃飯,自己端著飯碗,蹲在地上,低著頭,默默吃,不說一句話;有時自言自語:「她們天天打我!天天打我啊!」;有時那無助的眼神四下搜索著,無法掩飾她內心的恐懼和悲涼……。家人懷疑她是在黑龍江女子監獄被暗中下了毒藥,才造成她這個狀態。

李桂月,一九六九年出生,家住依蘭縣三道崗鎮葦子溝村葦子溝屯,一九九六年夏天修煉法輪大法後,所有疾病不治而癒。當年葦子溝村的村民因為選村長涉及到利益關係,經常有人放火,三年著了五十多次火。一著火,村裏廣播就喊:「黨員幹部救火!」因為經常著火,黨員幹部也不去救火了。廣播就又喊:「法輪功的人來救火!」一次一個村民家著火,李桂月去救火。該村民說李桂月拎了三十多桶水。北方的冬天很冷,回到家時,李桂月的褲子凍硬了,放在炕上都能立起來。李桂月等法輪功學員會自己買砂石修路,修了八里路。當地村民都讚不絕口的說:「還是煉法輪功的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在全國範圍內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在全國的報紙、電台等媒體造謠污衊法輪功。修煉法輪功受益的李桂月,去北京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為了被中共謊言矇蔽的世人能了解真相,李桂月走遍了附近的十里八鄉,掛條幅、粘膠貼、發小冊子,真相鋪遍了每家每戶。《九評》出來以後,她把《九評》的目錄都背了下來,善心勸三退,有時遇到在電話中罵人不聽真相的眾生,她就給眾生放大法弟子譜寫的歌曲,那優美純淨的歌聲,洗滌了眾生的心靈。

為廣傳真相,李桂月女士屢遭迫害。二零零零年冬天,李桂月再次去北京上訪,被劫持回依蘭縣,非法勞教一年,非法關押在臭名昭著的萬家勞教所,遭強制洗腦、奴役、關小號、酷刑折磨等,曾經被劫持到男隊迫害。有一天,警察又把李桂月單獨送進了男監,被兩個有良知的女警察發現後就質問:「你們想幹啥(她是沒結婚的大姑娘)?你們把她整這裏想幹啥?」連問三遍,才放回李桂月。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四日上午,李桂月被非法抄家,惡警搶走法輪功書籍等物品,並欲綁架李桂月未遂,李桂月被迫流離失所。李桂月流離失所到佳木斯,給一位獨居的九十多歲的朝鮮族老太太當保姆,二零一五年五月十六日因為給世人講真相再遭綁架,被非法判刑五年,被非法關押到黑龍江女子監獄。

在黑龍江女子監獄被迫害的四年多的時間裏,李桂月每天都被打、被罵、遭受各種迫害:

1、強迫坐小凳、天天遭毒打、不讓睡覺

剛到那裏,李桂月被分到九監(現改成集訓專區)一組,每天被強迫坐小凳,從早到晚不讓睡覺。不坐的話,上鋪下鋪的犯人就一起打她。四月四日,就逼著她寫「四書」轉化,不寫就讓少年賣淫女蔡德玉打罵李桂月。一組的海南犯人鄭歡臨出獄前幾天還一直打、罵李桂月,用硬紙殼寫上誹謗大法的話,擺在李桂月的腳前腳後和床上。

中共體罰示意圖:長時間罰坐
中共體罰示意圖:長時間罰坐

二組組長是雞西的被判了十一年刑的貪腐犯人韓立君,她學了很多誣蔑攻擊法輪功的歪理邪說,為了減刑迫害法輪功學員,天天打李桂月大嘴巴子,把李桂月打得頭昏腦脹的。牡丹江犯人吳桂茹逼著李桂月照抄「四書」,李桂月頭暈、看不清,抄寫的字都是在一行上重疊的。又強迫拽著李桂月的手按手印,不按就打。過後李桂月要自己寫的「四書」,她給拿回來,李桂月一看都是重疊在一行的字,筆體是自己的,但是沒有按的手印,李桂月就把它撕得粉碎。吳桂茹說:「你想撕就能讓你撕啊?你撕的根本不是你寫的。」韓立君打李桂月二十回都有,李桂月到一組她還去打。

警察利用犯人當道長,她們有個「踢腿運動」,讓所有犯人一起踢李桂月,還踢她乳房。把很多衣服掛在李桂月的衣領處,然後塞到後背的衣服裏折磨。

三組組長姜明秋被判十年,她為了早點回家就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她也打李桂月。後來減刑二年提前出去了。 四組組長原來是個銀行行長。她們四個組長天天都到一組來罵、打李桂月。整整七個月強迫李桂月坐小板凳,每天讓答題,都是攻擊大法的題,不答就打。安排李桂月身邊睡覺的都是抽風的犯人,先後一共安排了四個抽風的犯人,犯人有時半夜不一定甚麼時候就抽風,弄得李桂月沒法睡覺,就是折磨李桂月,不讓她睡覺。

六年刑期的吸毒犯高倩倩,天天踢李桂月左腿。牡丹江犯人吳桂茹天天拿鞋底子打李桂月臉。鄭歡天天用腳踹李桂月。

2、挨辱罵、餓、打,不讓去廁所

一組包組警察肖淑芬辱罵李桂月,不讓李桂月定營養餐,一天給很少的飯,把李桂月餓得肚子和乳房都塌陷回去了。犯人苗紅超企圖轉化李桂月,天天罵李桂月。王新紅用腳踩李桂月腳趾頭,王新紅沒當包夾之前就和蔡得玉、鄭歡聯合打李桂月。

大慶犯人殷麗天天攻擊誹謗大法,當李桂月被調到二組,她就趕到二組打李桂月。她又把牡丹江韓秀芳弄來罵李桂月,又把別人寫的轉化後給「610」等的道歉信念給李桂月聽,李桂月不聽就打李桂月。還讓李桂月讀那些道歉信,李桂月不讀她也打。

李桂月的錢卡在犯人手裏,犯人就拿她的錢卡給自己買東西,花了李桂月1700多元。四個月肖姓警察不讓李桂月記賬,李桂月寫的申訴狀也被沒收了。她們寫罵大法師父的話,在李桂月的床四週都擺滿了,李桂月撕掉了,她們就打她,然後再寫。天天罵李桂月,天天打她。

李桂月絕食四次,才見到大隊長陶淑萍。她承諾犯人貪佔李桂月的錢給李桂月,但直到李桂月出獄也沒兌現。七個月坐小板凳,一整天一整天不讓去廁所。十一個包夾都打過李桂月,她們是吳桂茹、蔡德玉、鄭歡、高倩倩、王新紅(音),殷麗和田豔茹。在強制李桂月坐小板凳時,她們把腿放李桂月腿上,增加李桂月的痛苦。李桂月推掉,就讓犯人打她。孫桂芝提出各種無理問題,不聽、不回答就指使犯人打。牡丹江犯人廉清芝因為不打李桂月,道長就不給發她的活,以此逼迫她參與迫害,打、罵李桂月。

李桂月不背監規就被打,晚上她們就拿個播放器在李桂月身邊播放監規。吸毒犯王麗就從上鋪下來打李桂月,說李桂月影響了她睡覺。其實她們就是故意這樣設計的,用這種方式脅迫犯人打李桂月。

四個月後李桂月到二組,這些打她的人又到二組打,把犯人洗的衣服濕淋淋地都掛在李桂月的床上,使得床上的海綿墊子都浸了水。二組組長韓麗君在李桂月的床上四週和床墊子底下都掛滿了謗師謗法的紙條,李桂月撕掉了,她還掛,還打李桂月,連踢帶踹,踹乳房、踹後腰。有天李桂月照鏡子,看自己鼻樑子都是青紫色的,都不知道是甚麼時候被她們打的。

七個月後李桂月調到四組,犯人逼她幹活,不幹就罵、就打。殺人犯孫淑花天天用腳踹李桂月,逼迫李桂月拖地,不幹就打。

3、膝蓋下被踹成紫黑色、被勒脖子、暴打

有一天,李桂月聽到隔壁法輪功學員梁大姨被野蠻灌食,就是用機器把饅頭打碎,鼻子插管往胃裏灌。只聽梁大姨喊:「師父,救我啊!」李桂月一聽就衝了過去,只見醫生拿著大管子要灌食,李桂月就搶管子。犯人就來打李桂月,法輪功學員鄭迎春過來救李桂月,好幾個惡人就打鄭迎春。又過來好幾個人瘋狂地把李桂月大頭朝下,倒仰按著打李桂月。郭陽就踹李桂月左腿,李桂月的膝蓋下都踹成紫黑色,很長時間都是青的。法輪功學員曲淑霞從隔壁衝過來阻止迫害李桂月,被幾個犯人抓回去暴打一頓。

十組還把李桂月卡裏政府給每月十二元的補貼錢給花了九個月。警察范婷婷騙李桂月說把她的卡郵寄到廣州了,拿走六個月不給李桂月。李桂月沒有卡就不能訂飯,讓李桂月用犯人卡訂飯,對李桂月經濟迫害。 等李桂月調到十四組時,警察李贏給她補了六個月(范婷婷扣押李桂月的每月十二元),但那九個月的錢,范婷婷卻不給李桂月。還因為李桂月要追回那九個月的補貼錢,范婷婷就指使五常犯人何海英打李桂月三次,十四組組長姜海燕又因此打李桂月兩次。何海英第二天就出獄,她就利用這點打李桂月。警察常常利用犯人第二天出獄的前一天打法輪功學員。

又把李桂月調到十五組,天天點名要蹲報,李桂月不蹲報,不和犯人一起往前站,組長於冰就讓貪腐犯人牛玉往前拽她。點名時李桂月就喊「法輪大法好!」犯人孫麗麗就拿著廁所的抹布往李桂月嘴裏塞。因為李桂月不穿勞改服,牛玉就指使犯人把她衣服扒光,用她的襯衣襯褲把李桂月的雙手在後面綁上,把手綁得很緊,手脖子都勒成紫色。她還騎在李桂月身上。一共綁了李桂月七次。

坐小板凳七個月,等到十五組的時候李桂月鼻子出血,血出來就凝固成一塊一塊,還有李桂月被毆打的後腦熱,特別難受,晚上洗漱時就用涼水澆腦袋以此減輕痛苦。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

臨出獄前,把李桂月調到八組。八組是隔離室,她們說有疫情(中共病毒),掐李桂月臉頰逼迫她戴口罩,把李桂月的臉都掐腫了。李桂月臨出獄的前四天,監獄又讓好幾個犯人先抬後架,往醫院弄去做檢測。那幾個人架著李桂月,使她小腿處於小跑狀態。一路上李桂月高喊:「法輪大法好!天滅中共!」到醫院後,他們把李桂月按在椅子上,好幾個人把李桂月兩腿劈開,一邊好幾個犯人按著,還有一個犯人用胳膊圍繞著李桂月的脖子,勒得她上不來氣。不知道用甚麼東西捅李桂月嗓子,說是「核酸檢測」,又按著她的左胳膊強行抽血。抬李桂月回來時,是大頭朝下抬回來的,李桂月的兩個胳膊窩的肌肉都拉傷了,肌肉都腫了。李桂月在八組煉功,鄧秀博就用腳踹她腦袋。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五日,李桂月第二天就要回家了,可是犯人李晶不讓她去廁所,連拉帶拽,罵罵咧咧。七組犯人張傲霜(音)也過來打李桂月,踹她兩腳。組長韓立君讓李桂月填體檢表,李桂月不填,她就讓組內犯人哈爾濱的宋寶珠拽她的頭髮,打她一頓,把李桂月頭髮拽掉好多,上來四、五個犯人強制按指紋。

五月十六日,李桂月當天回家,拒絕不穿勞改服。宋寶珠又暴打李桂月一頓,強制給李桂月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