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心傳真相 黑龍江劉鳳雲被判刑迫害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佳木斯市湯原縣法輪功學員劉鳳雲,因貼防疫救人的膠貼,被國保大隊官敬全等綁架、構陷到法院。過程中,劉鳳雲出現心肌梗塞,心臟劇痛,在身體虛弱的情況下,約二零二一年被佳木斯向陽法院非法判刑兩年。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二日,劉鳳雲在醫院含冤離世。

劉鳳雲,女,一九六五年出生,家住黑龍江省佳木斯市湯原縣,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被跟蹤綁架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五日凌晨,劉鳳雲與另一位法輪功學員在張粘防疫救人的粘貼時,被公安車偷偷跟蹤,被公安局國保大隊官敬全等人綁架到公安局。

國保大隊長非法提審劉鳳雲與另一位法輪功學員,問你們的住處在哪裏?她倆不配合。國保警察王力兆說:不說也能查到。劉鳳雲告訴了他們住處,十多個警察去她家非法抄家,五百多本週刊和各地講法和講法碟被搜走。

警察非法抄家,把劉鳳雲用車拉到公安局,關進了一個小屋。這時,劉鳳雲突然感到心臟痛,他們給她吃了一粒治心臟病的藥,可是沒有緩解。劉鳳雲又向警察要一粒藥,另一個小警察說,不能再吃了。這時,劉鳳雲痛的直哭。

警察看到了這種情況,給120打了電話。到醫院檢查後,警察問醫生,她咋樣啊?醫生說,她是心肌梗死,心臟不供血了,隨時都有生命危險。這樣,警察還沒有放人。

劉鳳雲一直忍著疼痛,到下午四點多鐘,來了兩個警察,給她做了筆錄。做完筆錄後,警察讓家人給劉鳳雲拉到公安局,又照相,又強行按手印,讓家人寫「保證」,然後才放劉鳳雲回家,已經是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五日晚上十一點多了。

不斷的騷擾、構陷

劉鳳雲的身體都這樣危險了,國保警察也沒放過迫害。又隔幾天,由國保大隊官敬全、王兆力和其他警察又去劉鳳雲家做筆錄,還讓劉鳳雲錄像。

還有社區人員張藝媛,帶四、五個人,去要求劉鳳雲簽「三書」、寫「悔過書」。劉鳳雲沒寫,社區人員寫好「三書」,讓劉鳳雲簽字,劉鳳雲不簽,最後她們走了。

又隔一段時間,國保大隊人員又去了劉鳳雲家,說這案子「結束」了,把抄走的電瓶車和常人用的電腦機箱送回來後,讓她簽字,然後說,這事不歸我們管了,歸檢察院了。這時,劉鳳雲才恍然大悟,原來國保大隊官敬全等人一次一次來做筆錄,是在羅列證據,把構陷她的案件推到檢察院了。

過了半個多月,檢察院給家人打電話,讓劉鳳雲去檢察院,有事情核實。劉鳳雲去了檢察院後,檢察院的一個人拿著兩張紙,劉鳳雲問是啥?檢察院人說,一個是「監視居住」。劉鳳雲因眼睛看不清,問另一張紙上寫的是啥?他沒吱聲,就讓劉鳳雲簽了字。簽完字,檢察院人說:你回家等著吧!

過了一段時間,佳木斯向陽區檢察院來了兩個人,讓家人給寫了「放棄修煉大法的保證」,按他們給的版本抄寫了不煉功了,誹謗大法的話,然後他們走了。

過了約一週的時間,向陽區檢察院人來找劉鳳雲,要她寫的東西(即違背她的意願放棄信仰的東西),劉鳳雲就不寫,哭著不寫。她丈夫說:拿來我看看。這時,向陽區檢察院人說,讓劉鳳雲簽字,她不簽。後家人給簽了字後,他們就走了。

後來得知,向陽區檢察院人給把劉鳳雲構陷到向陽區法院了。

後來,佳木斯向陽區法院來人,都是找劉鳳雲的家人,與家人怎麼溝通的,劉鳳雲就不知道了。

被非法判刑兩年、含冤離世

有一天,劉鳳雲接到讓她去法院參加非法開庭的通知。法庭在湯原法院,由佳木斯向陽法院法官主審,法院安排的官派律師,劉鳳雲被非法判刑兩年,勒索罰款五千元。

佳木斯主審法官和國保大隊的官敬全告訴劉鳳雲說,現在她的材料已經被送到省監獄管理局了。他們說要是身體不合格,就監外執行,最多六個月,去哪個醫院檢查是官方說了算。

由於劉鳳雲心理壓力太大了,回家後,心臟一直疼痛,連盆水都端不起來,家裏甚麼活都幹不了,高燒不退,一直在吃藥,也不見好轉。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一日,劉鳳雲住院,第二天,七月二十二日,含冤離世。

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是上乘的佛家修煉大法,於一九九二年由李洪志師父傳出,他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為原則指導人修煉,輔以簡單優美的五套功法,可以使修煉人在極短的時間內達到身心淨化,道德回升。

劉鳳雲心地善良,尤其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她為了百姓平安度過大疫,張貼真相粘貼,是勇敢、善良的表現,是合法的。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顛倒了是非善惡,佳木斯市向陽區和湯原縣公、檢、法明目張膽的對法輪功學員不講法律,警察抓捕、入室搶劫、勒索錢財;甚至檢察院、法院捏造罪證、罪名構陷,給廣大法輪功學員和家庭造成了重大傷害,也導致劉鳳雲在迫害中含冤離世。

在未來法制昌明之時,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都面臨未來正義法庭審判和終身追責。

佳木斯市向陽區法院
審判長:宋濤
陪審員:韓晶
陪審員:俞瑤
書記員:段兆容
指定辯護人:湯原縣法律援助中心律師王鳳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