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有明慧網陪伴 「獨修」卻不孤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五日】今天我數了一下,從八月十三日開始,到現在兩個月的時間,我給十一個人講明了真相,讓他們退出了邪黨的黨團隊。這一點成績對於修煉狀態良好的大法弟子來說,實在是不值一提。但對於我這個得法只有三年,而且長期處於「獨修」狀態的新學員來說,意味著一個比較大的突破。

三年前,我去外地上一個靈修老師A的課程,得知了大法真相,得到了一個有真相資料、師父講法的U盤,從此跌跌撞撞開始走入大法修煉。

在學法三個月之後,我明白給人講真相的重要性,就開始嘗試在周圍的環境尋找合適的人去講。只是由於當時比較幼稚,在講真相的過程中,遇到兩次危險(我給兩個關係一般的朋友講真相,她們做了「三退」後,還想學法,我給了她們一些資料,但這些資料被她們的丈夫發現,相繼威脅要舉報我)。因為出現這些事情,我講真相就變得非常小心,基本上只敢給非常熟悉的親人、朋友去講。

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我們有一班同學在A老師的課上得法了,但各自分散在全國各地,只能偶爾聚在一起交流。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就是以看U盤裏資料為主。只有少數幾個同學通過翻牆軟件開始上明慧網。

那時候我因為各種原因,沒有配備專用電腦,也不敢上網,平時的學習就是反覆看《轉法輪》和各地講法。偶爾碰到外地的同修,她會給我帶一些《明慧週刊》,讓我通過這個窗口可以了解到更多同修的資訊,鼓舞前行的信心。

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去年的八月份,我終於購買了一部專門用來學習上網的電腦。但此後不久,我經歷了人生中的低谷時期──由於一個投資項目失利,自己遭受到很大的經濟損失不說,還由於曾經介紹幾個朋友參與投資,這幾個朋友也對我很有意見,當時產生了很大的矛盾。另外還有一些積存的問題突然爆發,導致友情反目。

這些對我來說是非常大的打擊,那段時間,我就是靠學習師父的經書,還有經常上明慧網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挺過了那個最艱難的魔煉心性的過程。

當這個過程終於過去之後,我能明白這些突然而至的痛苦不幸都是針對我的自以為是、狂妄傲慢、虛偽狡猾,在意世間名利,還有過份的情執而顯現出來的考題。我放下了內心積存的怨恨、痛苦,以全新的角度來看待作為我人生陪練的這些朋友。我的內心從新變得平和、安寧。而且這件事情也讓我決定,以後要乾淨、純粹的走修煉這條道路,不要拉朋友做甚麼投資項目,摻雜太多的利益心、名利心。錢財不能讓人得救,唯有真相,或者說傳正法才能讓人得救。

據我所了解,二零一八年至二零一九年,通過A老師的課程,大約有一百多人得到了U盤,明白了真相,知道了大法,但後來堅持修煉到如今的,已經寥寥無幾。而這些能夠一直堅持下來的學員,基本上都能夠上明慧網。其實明慧網的重要性,師父在講法中也多次提到過。所以對於新學員,特別是處在「獨修」狀態的學員來說,能夠經常上明慧網、閱讀上面的文章,就相當於有一個強大的力量帶領著自己上升。

如果我只是一個人學習,就比較容易懈怠。但時常看到老同修們那麼精進的修煉自身,助師正法講真相,我也會在無形中受到感染,同時會有意借鑑他們講真相的方法。我生活中一些熟悉的朋友,包括親人,能夠講真相的都已經講通了,做了「三退」;有些不能接受真相的,我只能暫且擱置。

如何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給一些陌生人傳遞真相,就成了我當下的課題。我曾經在明慧網上看到一個老大法弟子講她經常會有意去找商販買一些便宜的東西,包括在菜場購買蔬菜,這樣和人結緣,再講真相,效果較好。所以近段時間,我會有意花一點小錢,去買衣服,或者到某個養生館去消費一下,以這種方式和店主、服務員相識,然後再給他們講真相,也成功勸退了四人。

另外,我還借助工作關係,幫人寫文章,或者幫人辦點力所能及的事情,這樣與別人結下善緣,再講真相。即使有些人不能當時勸退,至少讓他們明白了法輪大法是正法,而不是一味被邪黨洗腦以致在心中把宇宙的最高佛法認為是X教,為他們的下一步得救打下一點基礎。

我真誠的希望有更多處於獨修狀態的新學員都能上明慧網,突破網絡封鎖,緊跟正法進程,與全世界大法弟子保持開放、自由的溝通。這樣即使在生活中看似「獨修」,但並不孤單,依然融入於大法弟子的整體之中。有師父的慈悲保護,有同修傳授的寶貴經驗,總結的深刻教訓,還有一些中肯的提醒勸導,我們就不會掉隊。在正邪交戰的最後關鍵時期,我們可以多一些勇氣、信心和力量,去發揮每一人的獨特作用,一直跟隨著師父,助師正法,救度有緣人,堅持到最後,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