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帶我走過一個又一個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三日】我出生在一個非常窮苦的家庭,我家重男輕女,我是女孩,從我記事起就常常被打被罵。我也沒有多少文化,二十歲結婚嫁了一個又嫖又賭的男人,那日子苦的沒法說。那時候我多麼想上深山找一個修道的人去跟他修行。有時候也想死了算了,可是又放不下兩個小兒子。

二零零零年一個偶然的機會我接觸了法輪功,知道了這就是我的願望──修煉。我非常喜歡學法煉功,有空我就學法、煉功。通過學大法我明白了師父是來度人的,我修煉的心就更加堅定,在二十一年中從未間斷過。雖然苦,卻樂在其中,因為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二零零二年我給民眾講真相被惡人舉報,被非法拘留,出來後每天都遭惡人騷擾,實在沒法在家住了,我只好流離失所。我帶了一本《轉法輪》。餓了就撿東西吃,晚上就更苦,我睡在山上,寒冷的長夜又冷、又怕、又餓,有天晚上那是午夜三點多鐘,我感到很害怕,我說:「師父我怕……」突然有一個聲音說:「你別怕,每個大法弟子身後都有師父的法身保護。」我就背師父的詩詞:「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1]。

還有一次我在一間沒人住的房子裏打坐,我看見師父法身來了,我叫:「師父,師父、師父……」不知叫了多少聲,我說師父我拽著您的手,我不怕那些邪惡的東西了。我悟到是師父在帶著我一步一步往前走,一點一點給我去怕心,在大山中流浪了一年多。一個晚上,在一間亂房子打坐,在靜下來的時候,我看見我坐在「家」字下面,我悟到師父是叫我回家。

回家我還是怕,師父又安排同修來幫助我。在這回來的過程中是同修幫助我度過很多難關,在此我感謝幫助我度過難關的同修,謝謝你們。

二零一九年,我再次被惡人舉報,來了六個警察,三輛警車,砸壞了我家的門、窗,搶走了我的平板電腦、手機、真相信,他們跟那些土匪沒甚麼兩樣。他們把我關進看守所。他弄些甚麼東西叫我簽字,我說我不簽;他們叫我背監規,我說我不識字,背不了。他們每天晚上讓我值夜班,我想我正好有時間背法。

在看守所,也沒人來看我,也沒人給我寄錢。我心裏對師父說:「我沒有親人,您是我唯一的親人,我把我一切都交給師父您。」我就背師父的《洪吟二》〈心自明〉,我背著法,師父高大偉岸的身影出現在眼前,我更加堅定走好我的修煉路。我想,我是修真、善、忍的,這些惡人惡警對我再惡再狠我也會用善心來對待他們,只有用善才能救他們。

我每天都是凌晨兩點鐘起床煉功,然後就出去發真相資料,講真相,勸三退,頂著很大的壓力,歩步艱難,可是我不後悔,因為這是我的責任、使命。我會修好自己,走好最後的路。

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謝謝同修的真誠幫助!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威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