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七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2020年2月4日下午我到同修家去送資料。我手裏還有幾本資料沒送出去,看那邊有輛車,我就把資料放到車的把手上一本,也沒看見車裏有人。心裏還想著讓車主人看到大法的資料明白了就得救了。沒想到卻送到警察車上。我剛到同修家,警察也到了,說跟了我一路,讓我們跟他上車走,我和另一同修沒多說就上車了,到派出所,做筆錄的時候,問:你上她家幹啥去了?我說:她孫女過幾天要結婚,去隨禮。他說:別說了,簽個字吧。我說沒念過書,不會寫字。他說那就按手印吧。我沒加思考就按了手印。好長一段時間也沒和同修見面,把按手印的事給忘了。直到前天晚上做了一個很清楚的夢,夢中有同修告訴:簽字、按手印的同修都寫聲明了,你怎麼還不寫啊,就剩最後一天了,不寫就沒機會了。我一下驚醒了,驚出一身冷汗。這是師父點悟我快點彌補過失,謝謝師父點醒。我真的很痛心,修煉二十多年了,怎麼一到關鍵時,就把師父講的法給忘了。這是嚴重不信師信法,是怕心作怪。我嚴正聲明:我給邪惡按的手印作廢。我要抓緊時間彌補過錯,不給自己修煉留下遺憾。一定要學好法,真正修好自己,按師父要求做好三件事,走好走正最後的修煉之路,讓師父放心,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跟師父回家。

張文光 2020年12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今年72歲,獨居。2019年9月7日晚6點,2警察到我家,進門就說要採我的血,我沒有同意,一人上來就把我胳膊擰到背後,我大聲喊:警察打人啦…,他一鬆手把我從床上直接摔倒在地上,我的頭磕在地上,撞到縫紉機踏板的角上暈了過去,等我醒來,我坐在地上(不知道是自己坐起來的,還是他們把我扶坐起來的),頭一直在流血,嘴角流著粘液,指甲被掀翻了也在流血,胳膊動不了,我說我要報警,他們說報警也是我們來。他們說帶我去醫院,出於善心我沒有去,仍然堅持給他們講真相,估計在我暈過去的時候他們把血採了。今年11月警察開始不停的騷擾,11月27日下午2點多,大批警察和街道人員闖入我家,拿著攝像機、錄音機,還有一個類似小電腦似的東西等多種設備,對我恐嚇、逼我在「三書」上簽字,我不識字,他們念給我聽,說「保證不參與政治、不去發法輪功的資料」,出於怕心,我簽了字,並按了手印。我做了對不起師父的事,犯了大錯,很是後悔,現在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簽字、手印、採血等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犯的錯,走好以後修煉的路,堅修大法到底。

傅愛秋 2020年12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1998年得法。1999年「7.20」後,派出所、街道一批人上門,詢問我是不是煉法輪的,我說是。他們把寫好了東西叫簽字,我也沒有看寫的是甚麼,就違心簽了字。以後他們隨時隨地上門騷擾。2008年我在外貼真相標語,被人綁架到派出所,當天放我回家。一個多月後綁架到洗腦班,強行轉化,他們欺騙我大姑娘寫聲明叫我簽字,我被情帶動簽了字。2016年我們3個同修,從某派出所門前路過,被幾個警察強行拖進派出所,銬在鐵椅子上,後送拘留所因年齡大,血壓不正常,就送洗腦班,洗腦班惡人按著我簽了字,又關了1個多月才放我回家。2020年我去探親,在高鐵上警察打開我行李檢查,翻了個底朝天,翻到一個護身符,邊問邊記錄,要我簽字,我沒簽,閉眼休息,警察拽著我的手在那紙上按了手印。從「7.20」後,迫害不斷圍著我,拍照,上門騷擾。這麼多年,我由於修煉有漏,多次做了對不起師父的事,對不起大法,我太可恥了,感到很後悔。嚴正聲明:我被迫所做、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精進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跟隨師父回家。

李建群 2021年1月1日


嚴正聲明

我1994年修煉。1999年7月因為有怕心和放不下的東西太多,在單位說過「不煉功」,被宣布「解脫」。幾天後我覺的這不符合大法,我去跟單位和派出所都聲明之前說的不對,告訴他們大法是好的,我要堅持修煉大法。之後不久警察來抄家,搶走了一本《中國法輪功(修訂本)》。2010年被邪惡綁架到洗腦班,因修煉有漏,有執著,我寫了「三書」。之後我認識到錯誤,匿名發了嚴正聲明:對師父和大法的不敬言行和「三書」全部作廢(當時聽同修說可以匿名發,發出後以為就行了,也沒有查看是否登出來,直到今天才知道要真名聲明)。後來有幾次邪惡登門問我是否煉功,我以保護家人為藉口說「不煉了」。以上是我做過的背離大法和師父的事。我知道錯了,誠心向師父認錯和懺悔。我嚴正聲明:我所有違背大法、對師父和大法不敬言行和寫過的「三書」等文字東西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以後一定精進學法修煉,努力做好三件事,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曾暉 2021年1月1日


嚴正聲明

我今年78歲,我是2003年4月走入大法修煉的。在2016年12月下旬,在區委附近發正念,回家時被綁架到派出所,被警察強行在一表格按手印,並劫持到洗腦班非法關押12天。在洗腦班被強行在一表格上按手印。2020年8月中旬,我在外講真相時被便衣警察跟蹤,一星期後,5個警察強行將我從家中綁架到派出所,量身高、強行抽血。3警察抓住我的手,強行按手印、取指紋。回想所發生的這些事情我很痛苦,由於我法沒有學好、人心多,遇事沒了正念。我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在此嚴正聲明:以上我被迫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好好學法,實修自己,提高心性,加強正念,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三件事,跟師尊回家。

陳金安 2021年1月1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6年得法的。邪黨迫害初期,街道人員上門要求寫「不上訪」保證,我給他們寫了「保證近期不出遠門」。邪黨迫害的這些年,單位、派出所、綜治辦的人多次騷擾我的家庭,每逢敏感日,610都要派人騷擾我。大約在2006年,綜合辦人員拿來了一張打印好的紙,要我簽字。紙上沒有直接詆毀大法的內容,好像是共產邪黨一些冠冕堂皇的所謂政策、方針、講政治之類的。我稀裏糊塗的給他們簽了,無知的配合了邪惡。我現在認識到以上二件事都是自己污點,深感痛悔。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我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論文字、及「保證」、「承諾」等一律作廢。以後用心學好法,堅定實修,嚴格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若玲 2021年1月1日


嚴正聲明

2020年下半年,在村大隊治保帶領下,鄉政府和區裏610人員多次騷擾我,11月和12月,村書記等3人多次到我家騷擾,讓我放棄修煉,我不配合他們,他們多次給我家人、丈夫打電話,利用親情讓我家人勸我簽字。我不讓我家人替我簽字,12月下旬我家人迫於壓力大,替我簽了字,一直瞞著我,到現在才說出實情。還有在2018年我去某地,查身份證時被查出是大法弟子,我和另兩位同修被劫回本地,在派出所關押了一夜,第二天才放回家,我家人也替我簽了「不煉功保證」。我全盤否定這一切,現在嚴正聲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家人代簽的字全部作廢。以後我要嚴格要求自己,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彌補過錯。

崔穎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1998年得大法。1999年邪黨迫害後,多次受市、鄉政府警察騷擾,被迫簽過「不修煉大法」的保證。2020年12月中旬,鄉政府警察又來到我家,讓我簽「保證書」。我家姑爺說我不會寫字,他們就讓我反覆念他們交給我的誹謗大法的文章,並錄了像。因為我這些年脫離了大法,得了腦血栓。生活全靠女兒女婿照顧,他們都不修煉,受邪黨洗腦很嚴重,我被迫按照他們說的做了。我非常後悔自己沒正念,在此我嚴正聲明:我一切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和「保證書」全部作廢。從新修煉,做好該做的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馬忠山 2021年1月1日


嚴正聲明

2014年我就到兒子那裏幫帶孫子,由於一直沒有很好的靜心學法,對法理認識不深,沒有圓容好家庭,對師父一次次點化也沒悟到,心性提高不上來。今年講真相被邪惡鑽空子遭非法綁架,並被拘留15天。回家後,正值邪黨「清零」,街道社區不斷上門騷擾,強迫寫「三書」,並威脅不寫就送回判刑。因有怕心,在恐嚇威逼下,我違心寫了「三書」,說了對師父和大法不敬的話,深感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萬分痛悔。我嚴正聲明:我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及文字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張方秀 2020年11月28日


嚴正聲明

戶籍地和居住地片警及社區一夥人,近幾年不停的上門騷擾,12月尤其猖狂。前幾天我被騙去社區,遭到一群人的圍攻。威脅要讓單位及所有家人及親屬都弄來,不簽字就不讓回家。說他們這些人的年終獎都要被扣掉。所以瘋狂的使用流氓手段逼迫我簽字。我由於學法不深,人的觀念重。怕家人遭到迫害,被迫簽了字。我追悔莫及。特此聲明:我被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所簽的字全部作廢。在今後最後的時間裏,勇猛精進,就跟定師父,決不動搖。修煉好自己,兌現誓約,完成好使命,跟師父回家。

呂麗莉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0年夏天上訪,被大隊人員綁架回本地,我年紀小,在被毆打、恐嚇威迫下,產生了怕心,違心的在邪惡的「保證書」上簽了字。2001年在家中被610強行綁架到洗腦班,強行洗腦迫害,當時不懂如何修,放不下常人的名利情的執著,在邪惡的哄騙下,寫下「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書」,並被邪惡利用錄像,在當地電視台播放,攻擊、誣蔑大法,給大法造成了嚴重的損失。我在此嚴正聲明:以上我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張曉玲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1995年4月得法。在2000年至2003年正值上高中,因邪黨的迫害和滲透,在校學生必須在拒絕修煉法輪功之類的聲明(類似大字報)上簽字。當時知道不能簽字,但是由於長期不精進,是全班最後一個簽字的。簽字的時候只是想我信法輪大法,簽字是走形式不作數。後來告訴母親,母親說:你真是大錯特錯了。我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嚴正聲明:我一切所說、所寫、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寫給邪惡的「保證書」全部作廢。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韓博 2021年1月1日


嚴正聲明

我修煉了27年了。兩三年前,轄區片警和610警察到我家,說是了解狀況。我請他們坐下,鄭重的告訴他們:過去煉、現在煉、將來還煉。我們聊了一會,十分鐘吧。臨走時,他們拿出了一張空的表格,說要證明來過了,需要簽個字,照個像。我當時悟性太差,覺著沒甚麼,就簽了。現在,我反應過來了。如果他們在這張表格上寫了對大法不利的甚麼,那就是造了大業了。現在我帶著懺悔的心情聲明:我所簽的字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王麗 2021年1月1日


嚴正聲明

在2020年12月18日公安局國保大隊長、派出所長到我家,讓我寫「不再修煉法輪大法」的保證書等「三書」,我沒有同意。後來他們就脅迫我的家人(丈夫、兒子、兒媳)配合他們對我施壓,並威脅說:如果不簽就要停發我的養老金。在他們的威逼恐嚇之下,我失去正念,違心的在他們準備好的「三書」上簽了字。在此嚴正聲明:我簽寫的「三書」全部作廢。從新修煉,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劉桂蓮 2021年1月1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5年得法的。於1999年「7.20」去北京證實法,從北京回家後,被學校輔導員叫去寫了「保證書」。還有2011年單位安排我去德國出差,要提供一個祖籍所在地的「不煉法輪功」的聲明,我當時想讓我媽去弄就算我不參與。雖然最後我們沒有提交,但是念頭已出,錯誤也成了。在此我嚴正聲明:我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及寫的「保證書」全部作廢。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李曉劍 2021年1月1日


嚴正聲明

在面對邪黨的一次次非法迫害,我總是用人心對待,考慮人的一面得失,置師父和大法的慈悲於不顧,在求出來的人心、安逸心和怕心驅使下,我違心寫了「不煉功」的保證,辜負了師父和大法的慈悲保護與救度,犯了不可寬恕的大罪。現在嚴正聲明:我的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及文字東西全部作廢。以後認真學好法,對照大法,實修自己,多去人心,努力做好應該做的三件事,一修到底,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朱國泰 2020年12月27日


嚴正聲明

在邪黨「清零」迫害中,派出所、街道辦、綜治辦、居委會的人多次來騷擾,由於我學法不深,修的不紮實,正念不足,在恐懼心驅使下,我簽了「三書」。我非常悔恨,一次次犯錯,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但是我真心想修煉跟師父回家。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所簽的「三書」和按的手印全部作廢。彌補過錯。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堅修大法到底。

謝秋梅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黑窩裏,在邪惡長時間的威逼脅迫下,我起了怕心,違心寫了「保證書」「轉化書」「揭批書」等,做了說了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事和話。出來後,我因有執著和怕心,失去了修煉的信心,說了對師父和大法不敬的話。現在嚴正聲明:我被迫所寫、所說的違背大法、對師父和大法不敬的言行及文字全部作廢。鄭重宣布:我要從新修煉,彌補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孫明霞 2021年1月1日


嚴正聲明

我修煉二十多年,但不精進,有怕心,重情,我正念不足。在邪惡「清零」騷擾中,我被邪黨人員欺騙,趁和我拉家常誘騙我說出有睡不好、有心煩的時候,被他們錄音剪輯為其所用了。日後我清醒過來痛悔萬分。我配合了邪惡,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在此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嚴肅對待修煉,做好三件事,加緊彌補損失。

仲秀芬 2020年12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16年得法修煉,由於沒有靜心學法,對法理認識不深,正念不強。今年在講真相時被非法綁架,並被拘留10天。回家後街道社區經常上門騷擾,強迫我認錯,在高壓下我被迫違心說了對師父和大法不敬不利的話。我錯了,深深的向師父懺悔。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劉君瓊 2020年11月30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1月,鎮裏派出所給我丈夫打電話問我的情況,然後讓丈夫勸我在「清零」表上簽字,丈夫知道我不會簽這個的,他就把我的名字簽了,丈夫為了維護我以致被邪惡利用,也因我平時沒有給丈夫講清真相,以致丈夫上了邪惡的當。現在嚴正聲明:丈夫替我簽的名字和替我說的話全部作廢。以後我要堅定的維護大法,堅修大法到底。

孟令娟 2021年1月1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20年12月15日發真相資料,被人誣告、綁架到派出所,後又被關押到拘留所7天。回家前我心裏著急,也不知道警察拿出的單子上寫的是甚麼,就在上面匆忙簽了字。過後我很後悔。在此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今後我一定要堅定走好師父安排的路,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

郭亞芝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2018年夏季,因母親被非法綁架到鎮派出所,鎮派出所警察在當日夜間進行抄家,我配合了他們,並在回到派出所以後在搜查單上簽了字,轉日在警察的威脅下替母親簽了「不煉功」的保證書。在此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支持母親修煉,保護同修,維護大法,學法修心向內找,跟師父回家。

王紅立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一天村委會及派出所人非法闖入我家騷擾,在威脅恐嚇氣氛下,他們突然問我「煉不煉法輪功?」我脫口說「不煉了」。又問我女兒煉不煉?我也脫口說「不煉了」。我說這背離大法的話,是我的恥辱。我錯了。過後,我非常痛苦和後悔。嚴正聲明:我所說的不符合法的話作廢。徹底否定邪惡的迫害,彌補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劉延南 2021年1月1日


嚴正聲明

我因2000年外出發真相材料,2001被警察非法關押在勞教所,2003年被送去勞改。由於那時法理不清,人心重,2007年向邪惡妥協,寫了「保證書」。從而背叛了師父、背叛了大法,這是我修煉路上的嚴重污點和恥辱。現嚴正聲明:過去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對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在法中歸正自己,堅修大法到底。

靳海濤 2021年1月1日


嚴正聲明

自從1999年7月20日邪惡開始迫害法輪大法以來,我被三次非法關押進監獄:兩次是兒媳簽字保證把我接回家中;一次是兒子簽字把我接回家中。現在嚴正聲明:我、我兒子和兒媳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廢。兒子兒媳平時都很支持我修煉法輪大法,今後我一定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圓滿隨師還。

張培華 2021年1月1日


嚴正聲明

一天村委會和派出所共5、6人闖入我家騷擾。並且還老是想騷擾我女兒,問我「你女兒煉不煉法輪功?」,在私心、怕心下,我脫口說「她不煉」。我不該說這樣的話。這是恥辱,我錯了。過後我非常痛苦和後悔。現在嚴正聲明:我說的不符合大法的話作廢。否定邪惡的迫害,彌補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賈桂榮 2021年1月1日


嚴正聲明

去年派出所給我兒子打電話,叫我兒子給我照相,發給他們。因為我是獨修,悟性低,當時不知道甚麼意思。今天學法時忽然想起來,我兒子是不是對警察說了甚麼不該說的話。現在我嚴正聲明:我和我兒子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做好三件事,堅決修煉到底,跟著師父回家。

郭桂英 2020年11月29日


嚴正聲明

前段時間,我被邪惡關在洗腦班強制轉化,邪惡人員威脅:抓我兒子。在親情的驅使下,我向邪惡低頭,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對大法不敬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下決心去執著,要實修,堅修大法到底。

莫桂花 2020年12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孫子報名當兵,查身份證,因為我修大法受到影響,去不了。家人不明真相,寫了「悔過書」,施加壓力逼迫我簽了字,做了一個修煉人不該做的事。現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做的一切對大法不敬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權二想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2020年9月,社區來了幾個人強迫我簽字,因自己學法不深,法理不明,我配合了邪惡,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今天,嚴正聲明:我在「幾書」上簽的字全部作廢。今後堅修大法到底,走正師父安排的路,彌補自己的過錯。

楊仲輝 2021年1月1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2月25日,我沒在家,家人在邪惡的誘惑和威逼下,妹夫在所謂的「三書」上簽了字,並給我丈夫錄音、錄像,說:王瑞華「沒再修煉法輪功了」。在此嚴正聲明:丈夫和妹夫替我所說、所簽的一切對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王瑞華 2020年12月27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修煉有漏,講真相被非法綁架,兒媳簽了字,兒媳還拽著我的手按了手印。我很後悔,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在嚴正聲明:我這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加倍彌補自己的過錯,講真相,救度眾生。

麻真英 2020年12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被迫害期間,因學法少,正念不強,一時糊塗,違心的抄寫了一份「轉化書」。現在明白了這是個污點,對不起師父的慈悲救度。現在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陳玉紅 2020年12月6日


嚴正聲明

2020年2月17日,女婿被脅迫帶騷擾人員到家,問我:傳單哪來的?我說:撿的。我不識字,他們叫簽字,我就簽了,並拿走了我的大法書籍。現在我後悔莫及,特此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

譚興蘭 2021年1月1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講真相不到位,在邪惡對大法弟子「清零」的迫害中,致使兒子(常人)為了自己不受牽連,採取造假的方法簽了字,做了對大法犯罪的事。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兒子替我簽的字全部作廢。

張學勤 2021年1月1日


嚴正聲明

邪黨搞所謂的「清零」行動,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三日,他們叫我到社區去說:不讓你寫甚麼,也不讓你說甚麼,就簽上你的名字。因為怕心,配合了他們。嚴正聲明:我所簽的東西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王樂君 2020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被非法關押期間,在壓力和謊言欺騙下給邪惡寫了「決裂書」。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悔恨莫及。現在嚴正聲明:我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從新修煉,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蔣秀蓮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因為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到派出所,由於怕心,念不正,我在所謂的「審問記錄」等材料上簽了字、按了手印,鑄成大錯。在此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做好。

成爾正 2020年11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因為正念不強和有放不下名利的執著心,在入職時簽署了有抹黑大法內容的合同。在此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努力精進,加強正念,去掉執著心,彌補過錯。

袁嘉麗 2021年1月1日


嚴正聲明

在2000年左右,單位組織誹謗大法的活動,我因有怕心,沒有拒絕。現在嚴正聲明:我所有對大法、對師父不敬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陳小蘭 2021年1月1日


嚴正聲明

前幾年,警察來我家問:還煉不煉了?當時我有怕心,說:原來煉,現在「不煉了」。今天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劉玉章 2020年12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壓力下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對大法不敬不利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精進起來,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李成果 2021年1月1日


嚴正聲明

受當時邪惡逼迫,我把大法書交給了壞人,沒有保護好大法書。我錯了。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多學法,做好三件事。

石慶華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壓力下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對大法、對師父不敬不利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伍祥彬 2021年1月1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壓力下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對大法、對師父不敬不利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胡合順 2021年1月1日


嚴正聲明

在家庭成員的逼迫下我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聲明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精進實修,多救人,堅修大法到底。

劉鳳芹 2021年1月1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壓力下所寫、所說的一切對大法、對師父不敬不利的言論聲明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靳克榮 2021年1月1日


嚴正聲明

在「清零」行動中,由於怕心,在警察的脅迫下我違心的在「四書」上簽了字。現在非常懊悔,嚴正聲明我簽的字全部作廢。

李紅坡 2021年1月1日


嚴正聲明

以前我在壓力下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對大法、對師父不敬不利的言行嚴正聲明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徐桂明 2020年12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被非法關押期間,在壓力下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嚴正聲明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樊秀雲、李豔萍 2020年12月28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1月12日,在我們村部看到鎮政府工作人員在表格上代簽的我的名字及一切破壞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

蘭馬玉 2020年11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在被邪惡持續騷擾期間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今後要更加紮實的修自己。

高雷 2021年1月1日


嚴正聲明

被邪惡持續騷擾期間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今後要更加紮實的修自己。

孫廣美 2021年1月1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