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六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2020年10月30日中午我到派出所更改離婚戶口時,被派出所長扣留,並召集辦事處一男士和一年輕女士對我無理盤問,男士聲稱我是組織者,要對我進行「轉化」,上報「清零」。所長說:不配合就不給你戶口、身份證和離婚證。而且以後對你兒子也有影響。我因9、10月份都未開工資,租房款已不夠用。不知如何是好。此時我的人心起來了,擔心孩子因我與對像分手,繼而對我的修煉不理解。辦事處的人說:我們也不是讓你寫甚麼不好的。你愛國吧?我說:「誰不愛國呀」。他又說現在社區搞建設,你不會跟我們搗亂吧?我回答:「我們是要做一個好人,比好人還要好的人。」他又問:咱們收復台灣,你贊成嗎?我說:我也覺著收回來好。他說,那好,就這些,沒別的你就簽個字,以後就不管你了,你所有的記錄就給你都去掉了。無奈之下我簽了字、按了手印、拍了照。然後,一警察拿來一個不知是甚麼的小東西,讓我放進口裏含一下。我不從,說:我怎麼知道那是甚麼東西,暈倒了那。所長說:這是國家機關,誰能胡來?我們都是為你好。隨後他們又到我的住處看了看,就走了。回家後我真是太後悔了。開始還有一念:我歸師父管,不歸你們管。後來一警察說:我也不想這麼做。我的人心就起來了,隨著做了。這一切都是邪惡設計好的圈套:不給我開支,讓我處於危急之中。然後對我施加壓力,繼而威逼恐嚇,讓我就範。我錯了。現在嚴正聲明:我的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文字等全部作廢。悔恨之餘我痛下決心:馬上爬起來,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走好所剩不多的路!

王岩 2020年11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們是1997年修煉的。2018年來幫助兒子看護接送孫子上學。2020年11月5日從我老家來了4名邪黨人員(鄉政法委書記、派出所警察、所長、一名村官)。住在某一賓館,他們騙取了我家住地址及我兒子的電話號碼後,又偽善的誘騙兒子和他們面談,要我放棄大法修煉,遭到我拒絕之後,他們對我兒子軟硬兼施威逼恐嚇,讓不明真相的兒子替我代寫了「不修煉」的「三書」,叫我在「三書」上按手印及照相。威脅說,如不按他們的要求做,就叫我馬上回老家,參加他們辦的洗腦班洗腦迫害,如拒不回家,他們就將我移送到我現在住地的派出所、街道辦、居委會進行洗腦迫害。我決定回老家去,但兒子不同意,一方面擔心我年事已高回家定遭殘酷迫害,另一方面我走後他的兩個小孩無人看管,況且還欠有債務房貸等。在邪惡步步逼迫下,在兒子淚眼勸說下,我做了不能做的錯事,在邪惡的「三書」上按了手印,還和邪惡人員照了相。回想此事我內心沉痛,羞愧的不敢看師尊的法像。二十多年風風雨雨的修煉中,師尊為我操碎了心,把我從地獄中撈起來洗淨,在過多少次病業關難中,師尊替我承受了巨大痛苦,在多少個日日夜夜做三件事救世人的危難關頭,都是師尊的法身保護著我,使我轉危為安。在這正法的最後時刻,我竟做出這對不起師尊、對不起大法的事,我跪向師父懺悔我的罪過。並嚴正聲明:我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三書」、按的手印、照相全部作廢。今後我要用心學好法,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岳治民、周淑蘭 2020年11月7日


嚴正聲明

我2017年10月有幸得法,由於得法晚,不精進,在2020年8月19日開車送同修辦事時被邪惡跟蹤。同修們中途跳下車,我開車回家,被國保帶派出所強行施加壓力打開門綁架到區洗腦班。在洗腦班,邪惡用師父法像標注邪惡語言給綁架來的大法弟子洗腦。他們用拖我踩師父畫像等邪惡至極手段摧毀我的意志,我覺著對不起師父,就把他們侮辱師父法像撕毀,他們又把我綁架到看守所,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體檢身體不合格,又被綁架回洗腦班。我由於名利情執著太重,加之邪惡利用孩子、朋友施加壓力,我沒能守住心性,抄寫了「三書」。後來因心臟病去了兩次醫院,我深感愧對師父,把體會撕毀,但是邪惡已經複印。後又被強迫錄像,後因心臟病再次到醫院,被朋友取保候審送到孩子處。出來後我覺的沒臉見師父,也對不起同修,自暴自棄。經過幾個月的反思及問自己:真的放棄修煉嗎?千萬年不遇的大法就這麼錯過嗎?不能,答案是肯定的。感恩師父給我悔過的機會。現在我嚴正聲明: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從新修煉,要精進實修,一修到底!叩謝師父慈悲苦度的浩蕩佛恩!

李鳳紅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0中旬,縣公安局人員到我兒子家,拿二張表要我簽字,他原是同一個單位的同事,也是好朋友。前年剛調回縣公安局,見網上有我的名字(中共邪黨的黑名單)說幫我除名。我以前身體不好,有多種疾病,還做過大手術,從我修大法後,所有的病都好了,十多年來沒有吃過藥,兒子見我身體好,很支持我修大法。但是每到邪黨的敏感日,邪惡就打電話騷擾我兒子,要兒子看管我,兒子比較擔心。表格是他們寫好的,我也看不懂。我因為學法不深,有怕心、親情重,怕他們找兒子的麻煩,也沒有給他們講清真相,在公安局人員和兒子的勸說下,我違心簽了名,按了手印。他們又說要找兩個鄰居簽字才有效。我兒子又找他表妹來幫簽名並按了手印,他們還要兒子給我們拍照。過後我很後悔。在此嚴正聲明:一切我所說、所做的違背大法的言行及幾個常人所有簽字、拍照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用心學好法,努力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潘鳳花 2020年12月5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1月25日居委會和街道辦事處人員來我家讓我簽「三書」,我拒簽,他們恐嚇說「不簽就把你帶走,被打,被關等等」。我還是拒簽,他們就把我女兒叫到另一房間威脅說:你媽如果不簽「三書」,今後你的孩子別想再上學了,這樣吧,你替你媽寫不煉了,如何等等。女兒被他們誘騙,按他們所說寫了東西哭著求我說:「媽我就這一個孩子,他又沒有爹了,自己奔波大三要畢業了,他的前途要是叫你毀了,我今後怎麼面對孩子?」我說「那咱們就斷絕關係」。女兒說「現在幹什都來不及了,邪黨這麼壞,你躲到哪兒它也會把你找到,求求您,為了我孩子的前途您就簽了吧。」丈夫也給我施加壓力,在親情心和怕心下,我違心簽了「三書」。心裏痛苦萬分,我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這是我最大恥辱。現在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做的違背大法的言行,及簽的「三書」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多學法,學好法,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師父回家。

李玉鳳 2020年12月29日


嚴正聲明

今年11月在邪惡的「清零」迫害下,我被紀檢部門點名迫害。在主管部門要挾下我神志不清,在一份詢問筆錄上簽了字。那筆錄中有一句「還參加不參加非法組織活動」,後面有個括號提到法輪功。我答是不參加。我看到這句話時,心裏不是滋味。但又想:反正是問參加不參加的問題。法輪功沒有組織,也沒有參不參加的說法。猶疑一下,我簽了名。在回家路上總覺的不對勁,心裏沉甸甸的。後來意識到上面提到法輪功,我都沒有勇氣糾正。一直到第二天早晨我真正意識到這和說「不煉了」沒有區別,才想到問題的嚴重性。我深感愧對師父,愧對大法。佛法的慈悲和威嚴同在。我嚴正聲明:以上神志不清中所說的話、簽的字全部作廢。以後絕不敢再犯此種罪孽之事。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王全朝 2020年12月3日


嚴正聲明

我因修煉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遭到魔難干擾。有一天,我和同修在家學法,聽到有人拍門,同修給開門,闖進來6個人,說是公安的,把我們的書搶走了,還把我連拉帶拽到車上,拉到了公安局。戴上手銬後逼供。他問:「你的書是從哪來的?」我說是以前別人洪法時給的,我不知道他是誰。邪惡還叫我按手印、簽字,他們罵大法、罵師父,我就一直發正念清除,後來他們停下來了。到了第二天又拉著我們去醫院做各項檢查,把我們送到了拘留所關了7天。後來回到家。邪惡不死心,就到我家逼我寫「三書」,按手印、簽字。因我有怕心,就順從了邪惡。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李玉花 2020年11月24日


嚴正聲明

2020年8月12日下午3點50分,派出所6人闖入我家,搶走了所有的大法書、錄音機、P3等物品。我說你們不要拿我的書,這樣對你們不好。那個頭兒說:他不怕,不怕遭報。然後把我劫持到派出所關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帶我到醫院檢查、抽血,說是肺上有病,放我回家。9月13日晚上,他們又到我家叫我到派出所,叫我放棄修煉,寫「三書」。我說不會寫,他們就打印好逼迫我抄寫,我因學法不入心,當時人心重、情重、安逸心重,我配合了。真是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現在嚴正聲明:在邪惡高壓下,我被迫所寫、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及按的手印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多救人,堅修大法到底。

朱彩霞 2020年12月26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2月4日,有3人來我家說普查戶口,還帶了2桶豆油和2袋米,我們把戶口本給他們,在普查戶口的過程中,我給了他們講了真相,他們也接受。有1個人照相,他說:這與你沒有關係,證明我們來工作了。然後讓我在他寫的東西上簽字,而且說,這上啥都沒寫,就是你家的人口、地址,你簽個字吧。我說:這與法輪功有關係嗎?他們說沒啥關係,我們就是普查戶口。那時我沒有認清他們的騙局,就簽了字,還按了手印。過後才明白過來,這是配合他們「清零」,真是後悔莫及。這是我的恥辱。在此嚴正聲明,我簽的字、按的手印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要從新做好,彌補過錯。堅信師父,助師正法,走正修煉的路,堅修大法到底。

宋慧蘭 2020年12月26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2月9日晚上,社區和警察十多個人破門而入將我女兒(同修)非法綁架,然後警察和社區的人威逼家人在「三書」上代我簽字,由於怕心和保護自我的心,我沒有堅決阻攔,默認了家人簽字。期間,警察將師父的法像搶走,我也因為怕心,沒有保護師父的法像。事後清醒過來,我悔恨莫及。修煉是嚴肅的,我平時因怕心、執著自我的心太重,沒有按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給大法造成了損失,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特此嚴正聲明:家人所有代簽的字、按的手印與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立即爬起來,在這正邪大戰的時刻,我要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李秀英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被非法關押迫害3年回家後(2012年7月),每個月派出所給我打電話,叫去派出所問話,說:「你出去耍過沒有。」我說:「沒有」。「那你在家做甚麼?」我說:「在家煮飯帶娃娃。」(每次都這樣寫的)。今年搞「清零」時,隊長才給我說:以前你的字都是我給簽的(不知那麼嚴重)。現在想起來都過去3個多月了,隊長為甚麼才說這些事情?我不知情不算甚麼,我現在知道了,那就是問題了。那不是給我給大法抹黑嗎?那不是不知不覺穿了髒衣服嗎?我嚴正聲明:以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別人替我簽的字全部作廢。今後要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跟師父,堅修大法到底!

彭昌華 2020年12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2020年6月8日被邪黨政保和派出所綁架、抄家。被非法搶走很多私人物品打印機和電腦等。6月9日被關到看守所。7月9日被「取保」直接關到洗腦班迫害兩個月(「取保」是女兒擔保的,送洗腦班是丈夫簽字的)。我由於法理不清,寫了「不製作真相資料」的保證書。為了不牽連同修,我寫了「不和同修接觸」的保證,在筆錄上承認東西都是我購買的,都是我製作的和任何人沒有關係。還簽了字、摁了手印。現在回想這都是配合警察,沒制止他們對大法弟子犯罪。我特別後悔。現在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及親人簽的字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張玉翠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今年71歲,得法20多年了。跌跌撞撞走到今天,狀態時好時壞。在2017年7月下旬,派出所的人突然闖入我家中,他們剛進屋我也回來了。他們就說,我們也不能老來整這事啊(就是到大法弟子家),你就說「不煉了」,就沒有事了,我們再也不來了。他們手裏好像在錄音,當時我被屋中的情景驚得心亂跳,怕心上來了,嘴跟著說「不煉了」。心裏想我才不聽你們的。說完他們就走了。過後跟同修一說,我知道因學法太少,怕心太重,修煉也不精進,一直拖到今年。現在我想想都後悔。我嚴正聲明:當時說的、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好好修煉,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李桂芳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1996年得法。得法不久,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真是走路一身輕,這世上真有神啊。我決心跟師父走,一修到底。但1999年「720」邪黨開始迫害後,我村領導三天兩頭來家騷擾,不讓家人到村裏上班,家人要和我離婚。我怕心出來了,就違心簽字「不煉了」,還出賣了同修,說跟誰學的。師父給了我太多太多,我卻背叛了師父,背叛了大法,又出賣了同修。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同修。我給大法抹了黑,造了業了。可是大法已在我心靈深處紮下了根,在此我嚴正聲明:我以前背離大法所做的錯事、所說的錯話全部作廢。從新修煉,我一定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兌現誓約,跟師父回家。

於建華 2020年12月7日


嚴正聲明

近期邪惡「清零」,逼迫我寫「不煉功」,居委會、街道辦、派出所等政法公安系統的警察、幹部,每天來騷擾,少則二三人,多則五六人,一個多月天天來。見我不寫,他們就到外市我孩子的工作單位騷擾和威脅。在株連迫害的壓力下,我怕影響家人和孩子的工作、正常生活,我違心寫了「不煉功」的保證書。寫完後我痛悔不已,因怕心太重,沒有過好親情心性關,關鍵時刻沒有維護好大法、用正念去證實法。我深感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在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跟師父,堅修大法到底!

朱寶蘭 2020年12月23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12年8月23日被邪惡用強加的罪名非法綁架,於2013年5月28日關押到監獄迫害,2020年8月22日回家。在監獄魔窟裏,我沒有頂住邪惡的高壓迫害,被迫寫了「三書」。現在回憶起來,我深感慚愧、痛心。究其原因,是我沒有在法上,被恐怖的環境壓垮了,忘了學法(背法)、發正念、講真相,而用常人的方式(講道理)去與邪惡鬥,而邪惡是以武力來對付「道理」的。我摔了大跟斗,給大法造成了損失。現在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廢。我決心吸取教訓,在今後抓緊學好法,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許啟陽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在2000年我被邪黨關押在勞教所迫害時,因有怕心,我沒有嚴肅對待修煉向邪惡妥協,背叛了師父,違心寫了「三書」。我很後悔,出來寫了嚴正聲明也發表了。但是我沒寫全面落下一件事,就是在勞教所寫「三書」後,我地社區人員和派出所警察繼續對我迫害,要我配合他們上電視做反面宣傳,誣蔑大法。被我拒絕,但不是堂堂正正,而是違心說自己回家後要好好生活,過常人日子,不想出頭露面參與任何事。我沒有嚴肅對待這件事情,現在認識到這件事的嚴重性。特此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所做的承諾全面作廢。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

趙桂英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1997年得法,只學了1個月,因忙於農活,就放下了。後來邪黨迫害,讓學過功的把書交上去,不交每過幾天村上人就去騷擾。大姑姐說不交的話會很嚴重,我出於怕心,就把5本大法書和師父法像交到在村部。出門我就開始哭,非常後悔。這幾年我又從新走回修煉,這幾天經常想起迫於壓力違心交大法書的事,心中愧對師父。當時雖沒有寫三書,卻也等於向邪惡表態放棄修煉,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迫於壓力做過的不符合大法、對師父不敬的事全部作廢。我要從新修煉,做好三件事,彌補過錯。

呂鳳娥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修煉20多年,可是長時間學法、實修沒跟上。於2020年8月被邪惡綁架關押50多天。2020年11月國保和派出所警察找到我,說在空白紙上簽字(三張上有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書),取保候審就解除了,因之前親戚說他找來的這些人,我完全動了人心,情面上過不去,又存僥倖心理──反正沒有內容,就簽了字。反思所作所為,我追悔莫及,在此嚴正聲明:給邪惡寫的文字一律作廢。從新修煉,我要學好法,嚴格要求自己,抓住一思一念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彌補損失。跟師父回家。

桑靜梅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在2018年8月22日,我和丈夫被公安局6個警察綁架到公安局,幾個警察輪番對我審問,當時我正念不足,說:我1999年以前沒煉大法,「現在」也沒煉(我說的「現在」是此時此刻的意思)。我是1999年以後得法修煉的,所以當時我覺的那樣說沒問題,最後在筆錄上簽了字,回家後與同修交流,我認識到錯了,不該說「現在」沒煉,也不該在筆錄上簽字,及在看守所簽字,我沒有做到不配合邪惡,在此嚴正聲明:我所做、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堅修大法到底。

李群2019年8月1日


嚴正聲明

在邪黨的「清零」迫害中,居委會和片警找到我百般施壓,由於這段時間我忽視了學法,放鬆了要求,混同於常人,整天忙於常人的事情,執著於情,最後向邪惡妥協,在「三書」上簽了字。事後我非常後悔,在考驗面前暴露我的修煉很不紮實,給師父的答卷不及格,給大法抹了黑,真是愧對師父的教誨和大法弟子的稱號。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加緊學好法,做好三件事,以實際行動彌補過失,奮起直追,助師正法,做師父的合格的弟子。

陳曦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修煉二十多年,身心受益巨大,無比感恩師父,感恩大法。但在被邪黨非法關押期間,在邪惡酷刑折磨、威脅恐嚇、軟硬皆施迫害下,我因有怕心和求安逸心,違心的向邪黨的法庭、監獄作出「保證」、「悔過」等所謂「五書」、「三書」等。在此嚴正聲明:在魔窟裏,我被迫的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文字等全部作廢。從新修煉。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今後加緊學好法,堅定正念,精進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

洪柳 2020年12月20日


嚴正聲明

從2020年6、7月起,派出所、街道、居委會人員就不斷打電話騷擾。我都以各種理由推脫掉。最後他們找到我單位書記,找到所領導給我施壓,讓我要跟派出所、街道、居委會的人見面,並以失去工作要挾。在各種壓力下我去了,去了後他們讓我簽「三書」。我沒有做好,違心簽了「三書」。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在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及所有簽字全部作廢。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我一定堅信大法,緊跟正法進程。

楊延順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前幾天邪黨人員搞「清零」廹害,一次次上門騷擾,叫我簽「保證不煉法輪功」的字,我說我不會簽的。邪惡就叫我兒子、兒媳回家來干擾,說我不簽保證書,要送到洗腦班,時間1個月還是2個月沒底,叫我簽掉,以後就不再找你了(邪黨人員說的)。因我法理不清,信師信法正念不足,有怕心,限於親情中,在家人逼迫下,就按了手印。中了邪惡的計。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加緊學好法,精進實修,堅定正念,做好三件事。

施蘇芳 2020年12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6年開始修煉,今年71歲,無病一身輕。2017年,我出去講真相,因為有漏,有執著,被邪惡鑽空子,被非法抄家、關押在看守所,後來又被關在監獄。我因執著心重,怕吃苦,有怕心,違心寫了「五書」,這是對師父、對大法最大的不敬,給自己修煉留下了污點。我嚴正聲明:我被迫所說、所寫的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言行及文字全部作廢。我決心從新修煉,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洗刷污點,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袁方瓊 2020年12月13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1月27日,市政法委夥同國保,把我與未修煉的丈夫綁架到洗腦班強行轉化。我因懼怕邪黨邪惡迫害,又怕牽連孩子前程,被迫違心寫了「三書」(揭批書、保證書、悔過書)還簽了字,說了「不煉了放棄修煉」的話。我背叛了師父,背叛了大法,在此向師尊深深的懺悔,我愧對師尊的慈悲苦度。現在嚴正聲明:在洗腦班我被迫所做、所說、所寫的違背大法的言行及拍的照片全部作廢。從新修煉,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張亞雲 2020年12月21日


嚴正聲明

在2010年我由於修煉有漏,在發真相資料、貼粘貼時,被邪惡綁架到看守所後轉洗腦班強制洗腦半年。我由於修煉不堅定,執著親情,家庭觀念太強,被迫寫了「四書」後回家。回家後家裏出了變故,便放棄了修煉。將所有大法書和師尊法像都放河裏去。我對不起師尊的慈悲苦度,現在我特別後悔,在此嚴正聲明:以前的違背大法、不尊師敬法的言行及文字全部作廢。加倍彌補過失,學好法,精進實修,證實大法,堅修大法到底。

陳麗輝、林旭濤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2月27日,鄉派出所、村委會3人來我家騷擾,逼迫簽「三書」(不煉功),如果不簽就帶走。我說:我不簽。丈夫說:我簽。當時我沒阻止,也沒有看是甚麼內容,在怕心下,我違心簽了「三書」,被邪惡鑽了空子。也給我照了相。我給大法抹了黑,對不起大法,愧對師父。現在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做、所簽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及錄像全部作廢。從新走入修煉,精進實修,做師父的合格的大法弟子。

王淑榮、郭麗華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720」前得法,一身的病全好了。因我沒有文化,再加上東奔西跑不著家,「720」以後修煉的環境沒有了,慢慢就放下了,其實就是沒實修。在這次邪黨「清零」中,邪惡逼著我簽字,我也不知道他們寫了甚麼,就說簽個名就行,我就簽了。後來知道受騙了,特別後悔,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給大法抹了黑。嚴正聲明:我簽的字全部作廢。我要在大法中繼續修煉,堅決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走好以後修煉的路。

申鳳海 2020年12月25日


嚴正聲明

在2019年7月17日早上,有十來個邪黨惡人上門抄家,搶走《轉法輪》、2019年師父各地講法等,並把我劫持到派出所。我由於平時學法不入心,法理不清,有怕心,正念不強,做了不該做的事,給大法抹了黑,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十分後悔。特此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認真學好法,實修自己,加強正念,堅定信師信法,做好三件事,彌補過錯,跟師尊回家!

吳嫦娥 2020年12月26日


嚴正聲明

在10月15日早上7點多,派出所警察敲門,9點左右闖入家中搶走大法書、法像、電腦、打印機,以及各種私人物品被搶劫一空,在派出所被關押2天,後被拘留15天。我由於怕心,被迫簽了字,按了手印。回來後沒有及時聲明。師父點化和同修幫助我聲明,這幾天沒有查到,現從新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對師父和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學好法,在大法中歸正抓自己,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王寶芝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0至11月,邪黨搞清零行動,搞株連、脅迫家人等的手段迫害。我法理不清,被邪惡誘導,在自私人心的作用下,我違心對著手機說了「不煉了」。被邪惡拿到當地政法委交差去了。為此我懊悔萬分,寢食難安。我愧對師尊的救度。在此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從新修煉,學好法,正念正行,堂堂正正修煉,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跟師尊回家!

吳佩榮 2020年11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接觸大法已有25年,過程中斷斷續續。1999年「720」邪黨瘋狂迫害和即將結婚的我徹底懵了,在單位領導施壓下,我簽了「決裂書」,又因無處安放,把所請的近一箱大法書和音像製品,被房東大姐付之一炬。我每回想起內心都深深的愧疚。今天在此曝光這些對大法犯罪的行為,並嚴正聲明:過去一切違背大法、對師父和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我今後決不再給大法抹黑,堅定信師信法,實修大法到底!

李彩鳳 2020年12月15日


嚴正聲明

由於妻子兩次被迫害,我的身心受到很大的傷害,非常害怕親人被加重迫害,我頭腦不清醒被邪惡鑽了空子。為了保護她,我怕被邪惡當成證據,毀過大法書,我說了對師父不敬的話,做了不敬師父、不敬大法的事。現在我認識到錯了,對不起師父的苦心救度,在此我向師父深深懺悔。現在鄭重聲明: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我要學法、煉功、證實大法好,做一個合格的修煉人。

閆壽民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86歲。2020年12月22日,社區人員說是人口普查叫我簽字,我開始不簽並講真相,但後來不知怎的在旁邊人的搭腔中就稀裏糊塗在社區人員的4─5張紙上簽了字。過後我萬分痛悔,我簽字時也沒看內容,不知是否邪黨搞的「三書」。我很難過,嚴正聲明:我簽的字全部作廢。在今後用心學好法,精進修煉,彌補過錯,多多救人。堅信師父,堅信大法,走好走正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跟師父回家。

唐常碧 2020年12月28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遭迫害後,當時我有一張師父穿袈裟的法像和一張法輪圖,由於怕心,我沒有保護好,我已忘記是交單位了、還是我自己怎麼辦了。今天學法時我突然想起這件事,我心裏很難受。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對師父、對大法犯了罪,我向師父認錯。嚴正聲明:以前我所有一切對師父、對大法不利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加倍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戚金榮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在1999年7月20日後,邪惡瘋狂迫害法輪功,村委會人員夥同鄉政府的人非法到我家,逼迫不讓我煉功。在怕影響家人的情況下我說了:「不讓煉就不煉了,響應國家號召」的話。其實這不是我本人的真實想法。後來邪惡又到家迫害,讓我簽字、我不簽,家人怕我被迫害替我簽了字。我做了不該做的事。嚴正聲明:以前我所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陳同肖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清零行動中,大隊幹部打電話把丈夫叫到大隊,讓他(丈夫不修煉)替我簽「不煉功」的保證書,丈夫不簽就回家了。到家後,大隊幹部又打電話對丈夫說:為了交差,我替你簽了吧,我對丈夫說:你讓他們看著應付吧。後來大隊幹部說:那我就替她簽上吧,我當時沒做到嚴厲抵制。在此聲明:以前大隊幹部替我簽的「不煉功」的保證書全部作廢。我堅修大法到底。

武肖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邪黨搞「清零」,於2020年12月12日我被國保大隊找去並扣押,還搶走我鑰匙去我家非法抄家。12月13日逼我寫「三書」,被我拒絕。於是他們說為完成任務,讓我在一個倡議書上替我妻子簽字,說也不是她本人寫的,寫了就可以回家。當時我沒在意就寫了我妻子的名字,後來認識到這是向邪惡妥協,我非常愧疚,在此我嚴正聲明:一切簽字都作廢。我堅修大法到底。

刁乃祥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從中共邪黨1999年7月20日迫害法輪功開始以來,因對法理不明,我做了對大法不敬的事,我處理了一些《經文》與《明慧週刊》。因是很久以前的事,時間已經記不清了。但現在我深感自己犯了不敬師、不敬法的大錯。自己狂妄自大的行為,令我現在深感痛心,我深刻悔過。嚴正聲明:以前我所有做的不敬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敬師、敬法,嚴肅對待修煉。

劉晉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派出所警察兩次非法到我家騷擾,逼迫我簽字、我都沒簽。後來他們多次打電話騷擾女兒們,讓她們到派出所去簽字,女兒們害怕了,就去了。我當時因為有怕心,沒有阻攔女兒替我簽字。我錯了,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非常痛悔。嚴正聲明:以前女兒們代替我簽的字全部作廢。我要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蔡桂琴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因修煉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把我和同修連拉帶推劫持到公安局。給我們戴上手銬逼供,問書是從哪來的。我說是以前買的,邪惡不死心,把我們拉到中心醫院採血,做了好多檢查,最後把我們關到拘留所7天,才讓我們回到家。在此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林喜(吉)芳 2020年11月24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訴江,在派出所有記錄。今年夏天村書記和派出所叫我寫「轉化書」,由於怕心,我怕牽連家人,違心說:我也不學,我不能寫。現在我知道錯了,我深刻的向師父懺悔,我對不起慈悲偉大的師父,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做好三件事,堅定的走好師父安排的路,跟師父回家。

周淑春 2020年11月25日


嚴正聲明

由於在怕心的指使下,我把幾篇師父的經文用手撕碎後,用水泡後扔進垃圾箱。對不起師父、對起去大法,我犯下了重大罪業。今天我知道錯了。嚴正聲明;我所有犯下的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所有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一定加倍努力好好修煉,彌補過錯,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好好學法,煉功,多救人,跟師父回家。

陳淑豔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2月28日,鎮政府的人帶領市政府和村上共4人到我家騷擾,我聽到他們說些對大法不好的話,當時很難受,叫我放棄信仰,我在有怕心和不警惕的情況下,答應他們放棄信仰。但馬上意識到修煉的嚴肅。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堅信大法,堅信師父,一定要堅修大法到底。

冉紅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二十多年來,經受了一年勞教、三年判刑的迫害後,由於在反邪惡經濟迫害方面,法理不清,加上親人與外在的壓力,在扣錢、扣工齡的單據上簽了字。通過學法和交流文章,突然明白:這是在順應、承認邪惡的迫害,這也是根子上、原則上的問題。在此聲明我簽的字作廢。今後必須修得執著無一漏,才配稱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陳桂英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今年12月,政法委610邪教組織把我叫到「轉化班」(洗腦班),強迫我說污衊大法的言語。當時我沒有守好心性,隨著邪惡之徒說了違心的話。回家後認識到這是我對大法的不敬,是修煉人的恥辱。現在我嚴正聲明:我在「洗腦班」所說的對大法不利的話全部作廢。今後一定要加倍補償對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馬鳳儀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學法、實修跟不上,正念不足,在被邪惡非法騷擾的過程中,在邪惡的干擾下,我沒守住心性,按了手印。過後我很後悔,我知道錯了,我對不起師父的救命之恩,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我給師父和大法抹黑了。嚴正聲明:在高壓下我所按的手印全部作廢。今後要做好三件事,增強正念,彌補過失,跟師父回家。

王於瓊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大約是在今年9月初,我地社區的人沒有找我,直接電話打到我女兒單位,說了很多威脅恐嚇的話。他們讓我女兒替我簽字,我女兒說沒有時間簽,就讓社區的人代簽了。此事我完全不知道,後來直到9月26日,我才知道。嚴正聲明:以前社區的人替我簽的字全部作廢。從今以後,自己要加強學法,更加堅定的修煉。

尹秀蘭 2020年12月15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0月15日上午7點,我下樓去買菜被派出所警察堵住,然後他們非法到我家,把我的大法書、電腦、打印機和播放器搶走,並非法綁架我到派出所。在警察輪番多次逼問下,我說了一些不符合大法的話。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的一切不利大法的話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嚴格要求自己,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張亞芹 2020年12月9日


嚴正聲明

在今年12月份邪黨搞所謂的清零行動,退休辦的人打電話說讓我去替老伴簽字,說不去就找孩子簽字。我孩子這些年壓力也非常大,我不太好給他講真相,為了不把孩子推得更遠,我違心的替老伴簽了字。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嚴正聲明:在壓力下我替老伴簽的字全部作廢。今後堅信師父、堅信大法。

張金寶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在前一段時間,邪惡搞所謂的除名方式,我在本地派出所的威脅、誘惑下簽了字、按手印。通過近期學法,我明白這是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我因法理不明,人心重、正念不足,做了不應該的事。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金業明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信師信法程度不夠,在被非法關押時,為了早日回家,在邪惡的誘騙、威脅下,我在「不煉法輪功」的五書上簽了字、按了手印。我現在嚴正聲明:在高壓下我所簽的字全部作廢。在今後的正法路上走好每一步,學好法,歸正自己,堅定走師父安排的路,信師信法,跟師父回家。

胡晶 2020年12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精進,人心執著重,在高壓迫害下,我寫了「不煉功」的保證書。我做了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事,給大法抹了黑,我錯了。嚴正聲明:在高壓下我所寫的「保證書」和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對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好好學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信、堅修大法到底。

尤素麗 2020年12月20日


嚴正聲明

三年前,由於本人在監獄裏承受不住邪惡施加的精神和肉體的迫害,一時糊塗、違心的寫下了「認罪書」、「悔過書」、「揭批書」,那都不是我的本願,是錯誤的行為。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我所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修煉自己,堅修大法到底,並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楊偉軍2019年11月31日


嚴正聲明

大概四年前,派出所還有市局4、5個人把我強行拉到派出所,我就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但當時我也想回家,就隨口說了一句「你們讓我回家,我就不煉了」。在此聲明:以上我所說的不符合大法的話全部作廢。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我一定要加倍彌補過錯,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張廣蘭 2020年12月29日


嚴正聲明

從2019年到2020年這段時間,我們三人不同程度受到警察非法入室騷擾、搜查、恐嚇家人及子孫的迫害。嚴正聲明:以前在高壓迫害下我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對大法造成的不良影響,我們深深的懺悔。從今以後我們要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一修到底,彌補損失。

王桂雲、蘇金榮、張鳳珍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是2019年7月被非法判刑9個月關在監獄裏的。在監獄的「轉化班」裏警察叫別人寫了對師父不敬的文字,我違心的簽了名。自己很後悔,心裏很難受。嚴正聲明:在高壓下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損失,今後不放鬆自己的修煉,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

閆興平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2019年,警察上門非法騷擾老伴時老伴不在家,我就跟警察說:「她不學不煉了」,實際上那時我也已經得法走入修煉了。現在我很後悔沒能證實大法而配合了邪惡。在此嚴正聲明:之前我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聽師父的話,修好自己,證實大法,堅定修煉。

杜鼎泉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2月14日下午1時,我被派出所非法綁架,在拘留所被關押5天。出來時,拘留所讓我簽字,那張紙上寫的都是誹謗大法的文字,我不簽,拘留所人員強制的拽著我的手按了手印。我嚴正聲明:以前拘留所的人強制我按的手印全部作廢。堅修大法,信師信法,跟師父回家。

王亞芬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本人於2020年4月28日和9月6日前後兩次被派出所警察以傳喚為名非法綁架,並以刑訊逼供的手段強迫我筆錄,讓我在「取保候審」單上簽字、按手印,本人聲明以上我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本人堅修大法,一修到底,努力做好三件事,彌補對大法造成的負面影響。

雷正夏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在2020年12月19日我被派出所找去,當時有警察、政法委、街道的人,他們要我在所謂「三書」上簽字、按手印。在我堅決不同意和不配合的情況下,他們暴力的控制我的身體、強行的按上了手印。我嚴正聲明:在此之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彭岩峰 2020年12月25日


嚴正聲明

今年年初疫情開始後,單位讓員工在「疫情知情同意書」上簽名。因我修煉不嚴肅,我簽完字後才發現最後一條寫著「堅持黨的領導」等類似的話語。作為一名大法修煉者,這是絕對錯誤的。我要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李大紅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向師父懺悔,我做錯了,我在親情的壓力下向邪惡低了頭,寫了「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我知道我錯了,我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言論全部作廢。我要精進實修,跟上正法進程,救度眾生。

顧春花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由於工作單位領導的威脅、逼迫,我替我媽簽了所謂的「三書」,此簽名不是我媽本人自願的。現在聲明:以前我替我媽的簽名及以前我所說、所寫的對大法不利的言論全部作廢。以後我要多學法,提高自己的心性,精進實修,在修煉大法的道路上越走越好。

王珊丹 2020年12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被邪惡非法關在監獄裏,在邪惡的迫害下,我由於怕心重,違心的說了、做了大法弟子不應該有的言行。我真是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嚴正聲明:在高壓下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做好,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張秀英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2月13日,我在怕心的致使下,簽了大法弟子不應該簽的名,說了不該說的話,我知道自己做錯了。嚴正聲明:以上我所簽、所說、所做的一切對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相信師父、相信大法,在行為上多歸正自己,儘量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唐中貞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是剛開始修煉大法的。沒修煉前,同修給我講真相,我把同修罵了一通,還說了些對師父、對大法不好的話。還有一次和同修生氣、我說「不煉了」。今天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安九春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今年下半年以來,中共邪黨通過居委會施壓,要我寫「三書」,我拒絕了。但在中共邪黨的威逼利誘下,我妻子(不是修煉人)以我的名義替我寫了「三書」。在此嚴正聲明:以前妻子替我寫的「三書」全部作廢。我將堅定的走在大法修煉的路上。

唐益華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19年被警察非法綁架到看守所,被關押了40多天。出來時我違心的在他們的幾張紙上簽了字。現在想起來很後悔。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利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信師信法,不斷精進,做好三件事,多救人,走好最後的路。

張守祥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在這次邪惡搞的清零行動中,在他們用各種手段的威逼下,我迫於壓力、違心的簽了不該簽的字,給大法造成了損失,給大法抹了黑。今天特此嚴正聲明:在高壓下我所簽的字和我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抓緊實修,堅修大法到底。

葛金鳳 2020年12月10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月20日邪黨開始迫害後,我害怕,就交了一本《轉法輪》。我犯了嚴重錯誤,很後悔(現在我曝光自己的行為)。嚴正聲明:以前我所做的一切對大法不利的行為全部作廢。今後一定多學法,做好大法學員應該做的事,堅修大法到底。

楊承銀 2020年12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在鄉、鎮派出所的迫害下,做了不應該做的事,我簽了字、按了手印。我很後悔,我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嚴正聲明:以前我所做、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堅決走師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緊跟師父回家。

楊蘭英 2020年12月20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0月11日下午我去娘家收莜麥,鎮長、副書記、村書記、村會計(我丈夫)逼迫我在「三書」上簽了字。嚴正聲明:以前我在「三書」上簽的字和所有對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岳劍利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2020年9月15日,當地610、社區、本村的幹部等七、八人非法到我家,逼我在「放棄修煉」的三書上簽字。由於怕心,我簽了名字。現在我很後悔。嚴正聲明:以前我所簽的「三書」全部作廢。信師信法,我要堅修大法到底。

陳茂瓊 2020年12月27日


嚴正聲明

有一天別人要找我簽字,我有些不耐煩的順口說了一句:老整甚麼事,「我不煉了」。說完後,知道這句話不對了。為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的「我不煉了」的話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隨師父回家。

孫亞范 2020年12月17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壓力下我說過「以前學過、後來不學了」這句話。過後我悟到,這不符合大法,我知道自己錯了。嚴正聲明:以前我所有一切對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做好,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許玉霞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自己由於修煉不精進,學法不深,我給邪黨寫了「保證書」。嚴正聲明:在邪惡迫害中我違心的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申富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在99年7月20日後曾經口頭向邪惡說了「不煉功」的保證。我現在聲明:以前我所說的「不煉功」的話全部作廢。我現在堅修大法的心不變,一切聽師父的安排,修煉的路走到底,跟師父回家。

陳濤 2020年12月28日


嚴正聲明

本人因受到鎮領導(新來的行政負責人)的誘導,他騙我說煉法輪功的人要簽字、平反。因本人不認識字,受欺騙簽了字。嚴正聲明:以前自己簽的對大法不利的文字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劉金舟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由於本人不在家,前幾天有當地公安局的人非法到家,讓兒女替我簽下了「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那不是我本人的意願。嚴正聲明:以前兒女替我簽的「保證書」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王鳳梅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在邪黨的清零行動中,我們怕心太重,違心的寫了所謂的「三書」,我們做了不該做的事,後悔莫及。嚴正聲明:以前我們所說、所寫對師父、對大法不利的言論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郝樹嶺、包建國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在高壓下,我違心的在「不修煉」的表上按了手印。我知道自己做錯了,坐立不安、十分難過。嚴正聲明:以前我所簽的名、按的手印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寧玉珍 2020年11月12日


嚴正聲明

2017年夏天,公安分局把我從家中非法帶走,當時我說了一句「我不煉了」。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劉桂香 2020年10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們在鎮610、居委會的壓力下簽的名和所寫、所做、所說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我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孫作強、韓志金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在本地區邪惡搞得清零行動中,我們由於怕心配合了邪惡的要求簽了字。現在聲明以上我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周緒方、田秀霞、王芬、何繼英、楊秀香、關秀芹、李淑傑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2月份在邪黨人員的威逼下我違心的寫了「三書」。現在聲明在高壓下我所寫的「三書」全部作廢。認真的向內找,做好三件事,跟師尊回家。

吳紀明 2020年12月29日


嚴正聲明

以前在高壓迫害時我所按的手印和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表示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郎豐美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家人在社區替我寫的「不修煉」的保證書及2018年我在單位簽的不符合大法的字現在聲明全部作廢。我堅修大法到底。

高偉莉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在中共邪黨清零行動中,由於家人以自殘相逼迫,我違心的在「三書」上簽了字,現在聲明全部作廢。我堅修大法到底。

李鳳坤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在高壓下我所說、所寫的對大法不敬不利的言論嚴正聲明全部作廢。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謝桂英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在高壓迫害下我所說的、所寫的對大法不敬的言論聲明全部作廢。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王秀芬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在幼年幾歲不到十歲的樣子,警察上門我所寫、所簽的一些東西聲明全部作廢。今後好好修煉,做好三件事。

李藝英 2020年12月31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