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五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以來,我在壓力下,在邪惡的要求下錯誤的違心的向單位交過大法書籍,並在相關的清單記錄上簽過名字、簽過字、按過手印;在邪惡的要求下我錯誤的違心的參加過邪惡舉辦的「座談會」,並在會上錯誤的違心的表過態發過言。在遭受到邪惡抄家綁架後,我被邪惡要求錯誤的違心的在迫害的清單、文書與記錄上簽過名字、簽過字、按過手印與錯誤的違心的寫過所謂的「保證書(不煉功保證)」,並簽過名字、簽過字、按過手印。在邪惡的要求下我錯誤的違心的寫過所謂的「認識」、「工作學習思想綜述」、「表現鑑定」等文字材料;在邪惡的要求下我錯誤的違心的寫過、說過對大法和師尊大不敬的文字言語;在邪惡的要求下我錯誤的違心的替同修寫過所謂的「認識」等文字材料;寫過「入邪黨申請書」和參加過「入邪黨積極分子培訓班」等培訓;在邪惡的所謂「轉化」過程中錯誤的違心的表過態發過言,寫過對大法和師尊大不敬的文字材料,說過對大法和師尊大不敬的言語,也有過不符合大法要求和真善忍標準言行。我嚴正聲明:我所做、所寫、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早已從新修煉大法,但是也要加倍彌補損失,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干擾迫害安排,堅定的走師尊安排的大法修煉之路,正念正行,勇猛精進,學好大法,遇事向內找,在大法中歸正自己,盡力做好三件事,多救眾生,完成好使命,圓滿隨師回家。

胡光勇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今年快七十歲了,修煉大法已經二十多年。二零一五年,我在投遞訴江案的訴狀兩個月之後的一天,我接到了當地派出所片警打來的電話,讓我去一下派出所了解一下情況。到派出所:有當地國保的指導員、也有610的人,還有其他不認識的四至五個人坐那裏,他們從一個文件袋裏取出一份「起訴江××的起訴書」問我起訴了江××嗎?這起訴書是不是我自己寫的,為甚麼要起訴?還煉不煉法輪功?等一系列的問題。我堂堂正正的回答說:起訴書是我自己寫的,我發往高院的,不應該在你們這裏啊?我接著給他們講大法真相和江××所犯的罪行,我邊說他們邊記錄,說完,他們把我說的話念給我聽了一遍以後,就讓我在筆錄上簽字。我想:念的內容都是我說的,沒多想就在他們拿給我的一張白紙上簽了字。回家一想:猛然間才覺的被騙了,因為筆錄只有一頁紙,可簽字時是兩頁,而且簽字那張還是白板,我想:不知道他們在我走後會在那張白紙上寫甚麼,為這事我一直心裏很內疚難受。最近,在同修的提醒下,認識到了修煉是嚴肅的。在此,我嚴正聲明:我在派出所所說、所簽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今以後,不論在任何場所,堅決不配合邪惡的一切要求和指使。堅修大法心不動,在修煉的路上奮起直追,做好我該做的三件事,多救人,彌補自己曾經犯下的過錯,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跟師父回家。

何明金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們夫妻修煉已24年了。今年十一月下旬的一天中午,外面有人喊,趕快救火,我家的豬圈房子燒起來了,我們立即跑過去,大火已衝岀房頂,裏面放的全是多年的乾柴。火勢太旺,無法撲滅,也無法進去,裏面的全套大法書,幾大包歷年的週刊、資料、光碟、一部舊電腦等就這樣化為灰燼。大法遭迫害以來,有兩位同修都把週刊、切磋資料光碟、散經文等都放到我家,後來越來越多,我們產生了怕心覺的放到家裏不合適、不安全,就全部放到豬圈樓上,上面堆了好多柴。我家的豬圈修在離家一百米的地方,我們就認為距離遠,沒人住,放到那裏最安全,完全沒悟到這地方是否合適。後來與同修交流才發現,根子上是錯的,當初的那一思一念是錯的,根本就沒有敬師、敬法的思維。怎麼能把這麼偉大的佛法放到骯贓、臭氣難聞的豬圈上。為此使我們猛醒。師父,我們錯了,真是罪不容赦,現後悔不及,辜負了慈悲偉大師父的苦度。我們嚴正聲明:我們所做的一切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從新淨心學法,事事向內找,敬師敬法,增加發正念時間,多救人,彌補因過錯帶來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丁德萬、熊佐超 2020年12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今年70歲,97年得法。一天兒子突然來我這裏告訴我,村大隊給他打電話了,說如果我再煉法輪功就不讓我孫子上學了,還說了些威脅的話,給我兒子施加壓力。我兒子頓時感到巨大的心理負擔,受不了了,非得逼著我說「不煉功」的話,要給我錄視頻,我心裏非常難過,對兒子說:我以前病成甚麼樣你是知道的,才30多歲就有很多病,那時經濟條件也不好,有點錢都送到醫院去了,我得法40天左右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現在無病一身輕,這你是看到的。可兒子說:不讓孩子上學了,怎麼辦,孩子還小才14歲,現在沒文化能幹甚麼?在這巨大壓力下,由於放不下對兒子與孫子的情,以及自己還有未修去的面子心和怕心,我就在視頻中說了「不煉」的話。我真是發自內心的後悔,這是不信師不信法的表現,太對不起慈悲偉大的師父了。在此我嚴正聲明:我所說「不煉法輪功」的話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多學法,在法中實修,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多救人,跟師父回家。

孟春花 2020年12月28日


嚴正聲明

2020年初突如其來的一場疫情使我知道救人的腳步要加快了,沒調整好自己的狀態就大量的去發真相資料,希望世人能快點明白真相。過程中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舉報,在2020年3月6日早上9點多當地公安局非法闖入家中,把我帶到當地派出所對我非法審問,還搶走一本大法書。我由於怕心,違心的簽了字、按了手印,後被非法拘留10天。到7月7日我縣公安局,政法委又把我強行帶到洗腦班,一直到8月18日才回家。在這期間洗腦班的邪惡人員歪曲事實、顛倒黑白,甚至恐嚇我們說些對大法、對師父不好的話。由於害怕配合了這些邪惡人員,違心的寫了所謂的「決裂書」、「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書」。回家後感到非常痛苦。今天我嚴正聲明:我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對大法、對師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相信法輪大法好,堅修大法到底,去掉一切執著,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彌補過錯。

農惠洋、農惠蘭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1月19日,派出所、街道辦共5人來我家騷擾,拿著所謂的「保證書」強要我簽字,我堅決拒簽。11月20日,街道辦有關人員再次來家騷擾,威脅我妻子代我簽字,我妻子當場拒簽。11月23至24日,他們又分別找到我妻子的單位,讓領導對我妻子及女兒進行施壓,均被她們一一拒絕。11月26日,派出所及街道辦多人又到我家敲門,我開門後,4個彪形大漢衝進我家,強行押我上警車送到洗腦班,非法拘禁我29個小時。在放我回家的前20分鐘,他們拿來事先寫好的「保證書」要我簽字,保證內容是「保證遵守國家法律法規,因身體原因回家療養」。我當時沒悟到這是配合邪黨的非法拘禁便簽了名。回來後,通過認真學法和同修的幫助,認識到自己的過錯和有漏,非常後悔,我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我特此聲明我的簽名作廢。今後要認真學法,不斷的向內修,向內找,彌補自己的過錯。

吳炳陽 2020年12月21日


嚴正聲明

最近邪黨搞「清零行動」,社區人員給我打電話,讓我簽不煉功保證,我當時就一念:決不能去簽這個字。但由於平時不精進,沒有堅實的講真相基礎,又出了怕心,怕他們還找我,怕被迫害,就氣憤的說「我也沒煉功呀」,我甚麼也沒幹呀,簽甚麼簽,不要再找我!然後就掛斷了電話。隨後他們又給我女兒打電話,我女兒大聲對他們說「我媽早就不煉了」,別再打電話了。聽到女兒的電話我嚇了一跳,我知道錯了,心裏特別難受。後來一直想如果他們上家裏來怎麼辦?經過大量學法,看明慧網上同修們面對「清零」行動,正念正行救世人的交流文章,怕心去掉很多,正念越來越強,知道自己的責任和使命,應慈悲對待不明真相的社區人員,講清真相,助師正法。在此我鄭重聲明:以前我說過的「不煉功」的話及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全身心同化大法,堅修大法到底。

崔玉美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六年妻子因病結緣大法修煉,隨後我也跟著妻子一起修煉。一九九九年大法遭受迫害後,當時學法少,知道的法理少,認知上只限於祛病健身的層面,心中雖然知道大法好,但迫於怕心與各方面的壓力我放棄了修煉,同時逼迫妻子也要放棄,情急之下說了、做了一些對大法不利的言行。幾年後,妻子因病復發,又回歸到大法修煉中,同時溶入到正法洪流中,很精進。由於講真相妻子多次被抓,當時的我很是痛苦與無奈,雖然知道大法的真相,在托各方面關係營救妻子中,迫於壓力,我說了一些對大法不好、不敬的話。現在走回修煉後,回想以前,真是追悔莫及。我鄭重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做的一切對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信師信法,堅定修煉的信念,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彌補以前的過錯。

黃培華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1月13日當地街道找我,讓我在「三書」上簽字,我拒簽,到派出所,我也拒絕簽,我一直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一直抵制我講,還給我做了錄音。下午把我綁架到拘留所,構陷我是尋釁滋事,拘留10天,我絕食抗議,我也沒穿號服,一直在講清真相。到第五天來了2個人,見到我還是叫我簽字,說簽字就放我出去。我說不簽,他們就上來抓我,我喊法輪大法好,那人就用手捂著我的嘴,把我二拇指掰開,壓在他手下,那人拿筆在「三書」上簽了字,抓著我的二拇指在「三書」按了手印。我特此嚴正聲明:我被邪惡強行按的手印和簽的字及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一定要走正走好師父安排的路,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正念正行,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

尉建新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今年10月份與同修在市場面對面發真相資料勸三退,被人舉報、綁架到派岀所。雖然沒配合他的訊問,只講了真相,但在他們訊問的材料上,叫我簽名蓋手印,七天後回家。過了幾天警察兩次闖進家來,搶走了大法書籍,幾個內存卡,口稱說來看看我在不在家。我向他們講了真相,他們說也不想來,是公安局叫他們來的,只是叫岀去發資料要注意安全,萬一有人舉報,會惹來麻煩,他們走時我在表格裏簽了字。在集體學法時我講了此情況,同修都指出我的錯誤,悔不該配合他們簽字,我錯了,對不起師父和大法。在此我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多學法,努力做好三件事,彌補過錯,堅修大法隨師還。

余廷貴 2020年12月29日


嚴正聲明

去年七月在大法弟子被大面積的騷擾中,我再次被綁架關進了拘留所。還沒放下的人心與執著仍然嚴重的干擾著我修煉的路,不敢坦然的面對不理解的家人,也不敢堂堂正正的給家人講真相。當面對迫害時,家人站在警察一邊,打罵的,哭鬧的,逼迫我簽字。不簽,覺的這一關就很難過得去,最後還是違心的妥協。到現在了,還犯這樣的錯誤,實在是不應該,為此我感到非常的苦惱。其原因明顯就是學法不深,人心太多。雖然修的很差,但我絕不可能放棄,我一定會認真的好好學法、多學法,嚴肅的對待修煉,放下人心,努力做好師父叫做的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我聲明:自己所寫、所做的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

田玉平 2020年12月29日


嚴正聲明

在中共邪黨長期迫害下,因自己學法不深,實修不夠,以及家人的一些不理智言行,導致自己對大法產生一些誤解,從而說了一些不應該說的話。脫離大法後,看中共邪黨操控的大陸網站,受到的毒害越來越深,最後導致邪悟,撕了自己曾經萬分珍惜的大法書。事後內心痛悔萬分,造下如此深重的罪業!但是慈悲的師父沒有放棄我,點悟我讓我從新回到大法中,讓我真正看清了中共邪黨的邪惡,以及其毀掉修煉人和世人的險惡用心。在此嚴正聲明:自己在意識不清醒的狀態下一切不敬師、不敬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回到大法中做好,彌補過錯。多學法,在法中實修,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

崔嵩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97年底,我有幸和老伴共得大法,是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原是患癌症),是大法給了我一個完美的家庭。但由於我學法不夠精進,提高的慢,做事心強,今年4月份發資料時不注意安全,遭人舉報,被公安局警察綁架,坐牢35天。還被警察強闖家中抄家,抄走大法書、師父的法像及真相資料等物品,其他同修也受牽連,損失慘重。慘痛教訓更使我看清邪黨本質。我嚴正聲明:被邪黨迫害時我所寫、所講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修煉沒有結束,我要珍惜時間加倍學法,修心,做好三件事。不斷向內找,樹立正念修心性,跟上正法進程,彌補自己的過錯,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

王東英 2020年12月27日


嚴正聲明

今年11月份,街道辦事處給我女兒打電話,說我煉法輪功掛著號,讓她簽個字把號銷了,要不會影響她孩子上學、出國。當時我自己沒太重視這個事,心想:又搞騙人那一套。也是怕女兒不理解,就沒有阻止女兒簽字。過後反覆思考,覺的這是個很嚴肅的事。修煉這麼多年了,還不認真對待,既害了自己,又害了家人及與此事有關的人。我錯了,對不起慈悲苦度我的師尊,用甚麼話也無法表達我對大法、對師父的愧疚!我聲明:家人給辦事處替我簽的東西及以前家屬在沒讓我知道的情況下簽的字全部作廢。今後更要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法輪大法到底。

崔增芳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6年修煉的,今年81歲。在1999年江澤民迫害法輪大法時,我們單位退休辦邪黨書記找我,叫我寫不修煉的保證書,我說不會寫,他把別人寫的給我看,叫我照著寫,我為了應付,就寫「我是黨員,聽黨話,跟黨走,黨叫怎麼做就怎麼做」。我也沒有提修煉的事就交上了,也沒有當回事。事後聽說,寫過「保證書」的修煉人在紙上寫作廢貼出去,我就這樣做了,再沒有想它。現在我覺的應在網上發表嚴正聲明。我嚴正聲明:以上我所寫的向邪黨做的保證和一切不敬師、不敬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孫典榮 2020年12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7年修煉法輪大法的。在2000年和2007年我多次被迫害,由於對大法和師父不堅定,向邪惡寫過「不修煉」的保證書。在師父的慈悲苦度下,我才意識到這麼多年我為甚麼被迫害的失去工作,被迫流離失所21年。從2000年至今,主要是怕心和承認了邪惡及舊勢力的迫害。現在通過這段時間我所處的環境,使我深深的找我自己,才意識到是我一直對大法不堅定,沒有把法輪大法當作是造就我們生命的一切。我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我寫過對師父、對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彌補過錯,堅定的走在修煉路上。

郭金花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這次邪黨搞的所謂「清零」行動,不法人員多次找我寫「三書」,說寫了「三書」就解脫了、除名了,以後不再找我了。由於怕心、情、利益心,還擔心欠的外債還不上,沒有放下所有的執著,沒有分清邪惡的欺騙手段,被迫寫了「三書」、按了手印。過後精神和身體都到了崩潰的邊緣,我愧對師尊苦度二十餘載,無顏面對師父和幫助我的同修,做了一個修煉人不該做的事。在此我嚴正聲明:我所寫的「保證書」、「決裂書」、「悔過書」以及按的手印和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緊跟師父堅修大法到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黃清林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是剛剛走進大法修煉的新學員,今年84歲。我以前是一名演員,在大法被迫害後,我聽信了邪黨的邪惡謊言,在對大法不了解、在無知的情況下,排練過、演出過誹謗大法、污衊大法的小品喜劇。我今天從內心深深的後悔,知道自己做錯了,對不起大法、對不起慈悲救度我的師父。我深深的知道,我的所作所為已造下了很大的罪業。今天我鄭重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做的一切對大法、對大法師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精進的好好的修煉,跟上正法進程,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張祥玉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在中共邪黨搞的所謂「清零」中,我村支書帶領了兩個警察到我家,說有人舉報了我,還問我認識××嗎?我說不認識。他們搶走了三本大法書和幾本真相資料,我被他們強迫帶到派出所。他們打印了幾篇材料讓我簽字,當時也沒看那上面寫的是甚麼,在怕心、親情、利益心作用下違心的簽了字,做了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事,我真是痛心。在此我嚴正聲明:在邪惡壓力下我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我要加倍彌補,做好三件事,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王素平 2020年12月17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0至11月,派出所警察先後三次到我家騷擾,逼迫我在一份「不煉法輪功」的材料上簽名,我都拒絕不簽。並對他們說,我患了二十幾年的疾病久治不癒,全靠煉法輪功煉好的。我按法輪大法真、善、忍修心性,做好人,沒有錯。你們不能迫害好人,我不簽字是為你們好。但是我老伴害怕他們會把我綁架帶走,便拿過材料幫我代簽了,我未能制止他。過後我心裏很難過,覺的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我特此聲明:老伴代我簽的名全部作廢。我要更努力做好三件事,彌補過錯。

梁炳群 2020年12月16日


嚴正聲明

今年8月,政法委610又上門騷擾我,讓我寫所謂的「三書」,說是給黑名單除名,子女考學、當兵能通過政審。他們還找到單位領導勸我,說是最後一次找我了。在他們的逼迫下,我違心的寫了「三書「,說了違心的話,寫了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言辭。但我內心卻是堅信大法。現在我嚴正聲明:我所說的、所寫的一切不敬師父、不敬大法的言辭全部作廢。只有共產黨才是邪教,我修大法從不後悔!從現在起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多學法,在法中實修,不被人類的虛幻所迷惑。

何曉丹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2月16日,區、鄉政府和警察二十多人到我家來逼迫我簽字,我沒簽,一會兒他們就走了。過了十來分鐘,他們去而復返,把師父法像、十多本大法書和幾本《明慧週刊》抄走了。17日上午村幹部和警察又來讓我簽字,說昨天抄走的東西就夠判我的,要把我弄走,村幹部假裝攔著,說簽了字在家煉。由於怕心,我違心的簽了「三書」,我對不起師尊的慈悲苦度。聲明:我所簽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牛素田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15年8月因訴江被綁架到看守所,由於體檢身體不合格,看守所拒收,接下來他們提出要辦「取保候審」,叫家人來接我,要我在「取保候審」單子上簽字,我稀裏糊塗的就給他們簽了。因對大法法理沒有更深的理解,就簽了字,現在明白這是對邪惡的妥協,這是不對的,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在此,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走好師父安排的路。跟上正法進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王金玲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15年8月因訴江被綁架到看守所,由於體檢身體不合格,看守所拒收,接下來他們提出要辦「取保候審」,叫家人來接我,要我在「取保候審」單子上簽字,我稀裏糊塗的就給他們簽了。因對大法法理沒有更深的理解,就簽了字。現在明白這是對邪惡的妥協,這是不對的,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在此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走好師父安排的路。跟上正法進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王秀琴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2月21日,鎮副書記與鎮長、派出所副所長與一幹警來我單位強迫我寫三書,否則開除公職。我當時由於正念不強、怕心重,加上對單位領導有人情的作用下,配合邪惡寫了「不上訪、不違反法律」的保證書,雖然沒有說對大法不利的話,但也是配合了邪惡的要求,也是不符合大法的了。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過、所做過的一切對法輪大法與大法師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放下名利心,實修自己,修去怕心,加倍彌補損失,做好三件事,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黃英蓮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十月十四日,我帶幾個真相掛墜、優盤等去外省兒子家,我準備乘大巴去機場,被事先準備好的警察帶到值班室,他們翻我的包,並聯繫我地警察企圖非法抄家,我出了怕心和對兒子的情,在「不修煉」的內容上簽了字。我深知對不起慈悲苦度的師尊,我追悔莫及。在此我鄭重聲明:我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言論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堅修大法心不動,面對邪惡打壓不懼怕,穩步走好修煉路,一如既往的做好三件事,彌補造成的損失,一定跟師父回家。

張淑華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長時間沒看週刊,不知道邪黨利用普查人口欺騙大法弟子的行徑,當給我辦理登記時,讓我拿身份證照像時,我甚麼也沒想就配合了,後來同修與我切磋時才明白,自己上邪惡當了。作為我大法弟子是絕對不能配合的。現在我聲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另外我以前在被迫害時,邪惡之徒脅迫家人或孩子替我所寫、所簽的字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田笠 2020年12月23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紮實流於表面,沒有實修,所以在受到邪惡干擾時,思想沒在法上,求常人的保護,做了作為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曾經在無「×教」書上簽字。訴江後,在「訓誡書」上按過手印,還默認了家裏親人替寫的「悔過書」之類的東西。我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頭開始修,彌補過失,嚴肅對待修煉,精進實修,紮紮實實走好每一步,做好三件事,理智清醒走正修煉路,跟師父回家。

毛輝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前幾天家裏來了兩個人,自稱是居委會的,拿著購物車、毛巾等物品,還有寫好文字的三張紙。進門就說找我,我老伴說去叫我,居委會的人說不用叫了,讓我老伴給簽上我的名字就行了。我老伴就在他們指定的位置簽上了我的名字,他們放下東西就走了。事後我才知道,那是一份寫好的「揭批法輪功」的揭批稿。這問題太嚴重了,我不能承認他們這種騙人的手段,誰也代替不了我。所以我嚴正聲明:老伴替我簽的字作廢。

王靈俊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2月15日,某地派出所警察讓我在「悔過書」、「決裂書」、「保證書」上簽字。因為自己怕心重,名、利、情放不下,在邪惡謊言欺騙和逼迫下,向邪惡妥協,我違心在「三書」上簽了字,給大法抹黑,給大法造成了損失和影響。現在我嚴正聲明:在邪惡謊言欺騙、逼迫下,我簽的「悔過書」、「決裂書」、「保證書」全部作廢。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走師父安排的路,多救人,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和影響。

姜道義 2020年12月20日


嚴正聲明

由於近些年國安、派出所、社區會定期打電話與我詢問法輪功的事情,出門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時,也會有人直接找我詢問、檢查攜帶物品,給我生活帶來了不便,心理上也有些壓力。近期,社區讓我填寫「申請書」、「承諾書」,迫於壓力,同時也不希望給家人及周圍的人帶來不便,我違心的配合了社區填寫了相關資料,並非本意。特此聲明:以前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廢。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曹明輝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前些天派出所警察來到家裏讓我在一些文件上簽名,我拒絕了,我說眼睛看不清,他們就給我念了一遍,上面有許多對大法不敬的話,我說我不做壞事,他們說那你就寫「不做壞事」簽上你的名,我一時糊塗就簽了自己的名。他們走後我清醒了,後悔萬分,我知道錯了。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修煉,彌補損失,做個真正實修的大法弟子。

趙學蘭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2017年在我舅舅家做客,被一些邪惡非法拍照,現在我嚴正聲明:他們強行拍的照片、代寫的「三書」以及所建的數據庫全部作廢。他們想借我的身份給大法抹黑,他們強加的東西反面宣傳,這些都與我無關、與大法無關。法輪大法是正法,我所有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我的一切只聽師父的安排,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我的一切在大法中歸正,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譚吉明 2020年12月25日


嚴正聲明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四日我去邪惡黑窩(監獄)發正念,被當地國保大隊非法綁架。由於自己平時學法少,加上怕心大,在邪惡的恐嚇下我說了不該說的話,簽了字。沒有做到真正的信師信法,我的心中非常痛苦。在此我嚴正聲明:在邪惡壓力下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做好,多學法、學好法,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蘇衛國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2020年9月23日,派出所及村幹部等四個人以所謂的「清零」行動,對我家進行騷擾。我當時由於怕心沒有直接面對邪惡,沒有堂堂正正的承認自己是大法弟子,而是以圓滑的方式面對了邪惡。沒有嚴肅的對待修煉,對不起師尊的慈悲苦度。在此嚴正聲明:我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師父我錯了,我要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牛秀娥 2020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2月29日本村會計帶領鎮政府的人到我家騷擾,問我還煉不煉功,我說:煉,我煉功病都好了。他們其中一人大聲吼:「你還煉不煉了」,我在怕心下說「不煉了」。他們又讓我在紙上簽字,我不會寫字,只寫了自己的姓,他們又給我照像。我現在很後悔,知道錯了。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做、所寫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堅修大法到底。

車桂珍 2020年12月29日


嚴正聲明

因為自己未守住心性,當地邪惡組織610鑽了空子,脅迫家人填寫了他們所謂的「平安家庭」活動的表格,其實就是逼我就範的「轉化書」。為此我嚴正聲明:表中所寫內容全部作廢。經歷了此魔難,使我看到了自己還有許多執著心沒去,修的不紮實。在今後在修煉中我要更加精進,去掉各種執著,學法,修心性,做好三件事,萬分珍惜這最後時光,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王玉霞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中共邪黨在搞「清零」迫害,企圖將法輪功學員全部轉化,我怕家人被關押迫害,我有怕心,在社區人員的哄騙下,我違心的幫家人簽了字、按了手印。我曾毀過大法書和大法資料,我知道自己做錯了。現在我誠心向大法師父認錯,真心向師父懺悔,彌補過錯。我嚴正聲明:以前我所做的一切對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堅信大法,修煉到底,精進做好三件事。

陳郎 2020年12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被非法抓捕關在看守所裏。開始時,因為我心中有法在、心存正念,二十幾天不吃走過來了。但後來迫於壓力,我寫了「保證書」、「揭批書」。雖然當時是想騙他們的,我也知道這是錯的,我很後悔,感到很痛心,我向師父認錯。我嚴正聲明:以前我寫的「保證書」、「揭批書」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學好法,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李建中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因邪惡迫害被迫流離失所,多年來邪惡一直在找我,並騷擾我的家人。通過對我家人的哄騙和恐嚇找到了我的居住地,後來派出所的人把我帶去做筆錄,做完要我簽字,我說我不識字,他們就代簽並強行拿我的手按了手印。在此我嚴正聲明:以上我所說、所做、所寫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要加倍彌補損失,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王金桃2019年6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大法新學員。在這次邪黨所說的「清零」中被抓。由於怕心、對法的不堅信,在逼迫、壓迫下我違心說了一些對大法、對大法師父不敬的話,說「不學、不煉了」,簽寫了邪黨所寫的甚麼書。我知道錯了。現在聲明我所說、所做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在今後的修煉中,維護真理,做好三件事,彌補過錯,堅修大法到底。

吳麗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九九年七.二零後不長時間,有一天派出所來我家,叫我寫「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我沒有寫,派出所把寫好的東西拿來叫我簽字。當時我沒有想太多,就把名字簽上了,違背大法、對不起師父,我感到萬分痛心。特此嚴正聲明:自己之前所說、所做的一切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言行作廢。今後加倍彌補過錯,做好三件事。

劉亞珍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以前派出所人員來我家調查時問我煉法輪功嗎?當時由於怕心重,我說「不煉」。後來我意識到這是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行為。第二天我就到派出所講清法輪功是好的。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我說的「不煉法輪功」以及說過、做過的所有對法輪大法與大法師父不敬的言行通通作廢。精進實修,修去怕心,做好三件事。

黃愛蓮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1月21日晚上,鐵路派出所非法闖入我家抄家,非法搶走對聯、畫、護身符等私人物品。25日我去派出所做筆錄,由於怕心和妒嫉心,配合警察簽了字、按了手印。我做錯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回家後非常後悔。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關玉娥 2020年12月27日


嚴正聲明

在這次邪惡的所謂「清零」行動中,因為自己的怕心和執著心,我按照警察的要求替處於病業中的父親以「解脫」之名簽字、按手印。這不是我父親的意願,同時我的做法也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行為。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嚴正聲明:以前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和簽字一律作廢。堅修大法到底,緊隨師父回家。

劉劍虹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由於長時間學法不夠,實修不夠,我被警察引誘、強迫替拒絕在所謂的「保證書」、「揭批書」、「悔過書」上簽字的父母親簽了字。這是在做邪惡的幫兇,我知道錯了,非常後悔。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我所有不符合法的行為聲明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信師信法,聽師父的話,堅定修煉,跟師父回家。

高明煒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在這次中共邪黨搞的所謂「清零」活動中,由於放不下親情,被邪惡利用鑽空子,我違心的在邪惡寫的所謂「放棄修煉書」的東西上按了手印。事後非常懊悔和悔恨自己,我不能按他們說的做,要跟師父回家。現在聲明:我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李秀梅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在檢察院和法院的庭審時,為了滿足家人要求輕判或少判刑期必須認罪、認罰。所以我說了認罪、認罰。我因怕心,向邪惡認罪的行為,我向師父認錯,我錯了。我嚴正聲明:以前在壓力下我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從新做好,堅定信師信法,彌補所犯錯誤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馬玉芝 2020年12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配合了邪惡的要求,寫了「悔過書」。我對師父、對大法犯了罪,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我現在清醒了,法輪大法才是真正度人的正法。我今後要學好法,明白法理。我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對大法、對師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楊莉 2020年12月28日


嚴正聲明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派出所警察到我家,逼迫叫我寫「不煉功」的「保證」。當時因為學法時間短,對法認識不深,讓我抄寫了一份他們寫好的東西。現在聲明:我以前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郭連華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在這次邪黨所謂清零行動中,由於正念不足,怕心重和放不下親情,我簽了不該簽的字,也配合邪惡照了像。為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言行和簽的名字全部作廢。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走好師父安排的路,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吳振銘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由於在中共邪黨無神論的毒害及謊言欺騙下,在對修煉法輪功的所謂清零行動中,我在誹謗法輪大法及大法師父的「三書」上簽了字、按了手印。我非常後悔。我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我所做的一切有違大法的事全部聲明作廢。堅信大法,精進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季曉妹 2020年12月28日


嚴正聲明

前些天派出所警察來到家裏,讓我寫一份他們來過我家的「證明」,我拒絕了。可看著小警察一副要哭的樣子我心軟了,就簽了自己的名,我知道錯了。現在我鄭重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做個真正堅定實修的大法弟子。

張聯琴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因發放真相資料,我被邪惡非法關押12天。現在嚴正聲明:我違心所說、所寫的檢討「保證書」,所按的一切手印、所簽的字以及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全部作廢。我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堅定修煉大法,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徐丹君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修煉法輪大法是我內心最純真的願望,但這最基本的權利在共產邪黨掌控的中國大陸卻被殘忍的剝奪。本人在被邪黨非法關押迫害期間,由於自己主意識不清醒,在魔難之中,我給邪惡寫的所有「保證書」我現在聲明作廢。並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王連風 2020年12月29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正念不強,在邪惡的非法「取保候審」紙上簽了名,承認了邪惡的迫害。我將加強學好法,堅定的信師信法,用越來越純淨的心態把三件事做的更好,走好走正證實法修煉的最後的每一步。我在此聲明:在邪惡的「取保候審」紙上簽的姓名作廢。

董玉英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為了我不被中共邪黨迫害,我的女兒和妹妹都違心的替我寫了「不修煉」的「保證」和錄視頻。現在我聲明:以前她們替我向邪惡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鄭芝紅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最近我在邪惡逼迫下被迫到派出所接受邪惡的「去號」的事,還逼迫家人不讓我回家、不讓我在家住。特此聲明:我在被逼迫下所說、所做的一切對師父及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於志芳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2020年9月1日我被派出所非法綁架、關押到看守所,在我走出邪惡大門時,我配合邪惡簽了字,回到家中又到派出所簽過字。我知道錯了。在此我聲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抓緊時間實修,彌補過錯。

佟淑娟 2020年12月9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20年12月17日被不明真相的人惡意舉報,被非法綁架到當地派出所,在那裏被強行要求按手印。現在我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一切聽從師父的安排,加倍彌補,跟師父走。

唐尤玉 2020年12月29日


嚴正聲明

在這次所謂的「清零」行動中,由於怕心等執著,我違心在「三書」中簽了字。回來後很後悔,對不起師父。我現在鄭重聲明:之前我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對大法和師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彌補過錯。

郭麗鳳 2020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由於受親情所累,在邪惡所謂清零行動中,我配合了邪惡的要求。現在我鄭重聲明:本人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兌現自己的誓約。

潘文君 2020年12月5日


嚴正聲明

自7.20邪惡迫害大法學員以來,我被關押、拘留過,被邪黨人員強迫按過手印,個人文化低,也不知道上面寫的甚麼內容。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繼續做好三件事。

李玉榮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有怕心、顧慮心,在邪惡的壓力下我違心的寫了所謂的「三書」。現在認識到自己的過錯。鄭重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對大法、對師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彌補過錯。

吳剛 2020年12月14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1月21日派出所到我家非法抄家,我違心的簽了字、按了手印。作為修煉人我不應該配合警察,現在知道自己錯了。現在聲明:以前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跟師父回家。

賈貴芳 2020年12月27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1月14日下午3點鐘過,鎮邪黨書記、村長共5人來我家要求我寫「不修煉法輪功」的「保泟書」,我寫了。我聲明:以前我所寫的「保證書」全部作廢。我要堅修大法到底,繼續做好三件事。

曾徳忠 2020年12月12日


嚴正聲明

今年6月居委會來找我簽名,還說簽了名給2400塊錢,我也沒問是甚麼就簽了。後來明白是和法輪功有關,一定是反對法輪功的。我聲明我的簽字作廢。堅修大法到底,繼續做好三件事。

姜真楨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17年底被當地警察非法綁架後,被冤判入獄一年。特此聲明:在這期間我給邪惡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廢。從今後加倍彌補,聽從師父的安排,跟師父走。

李躍林 2020年12月29日


嚴正聲明

最近在邪惡所謂「清零」中,為了我的安全,姐姐無知的違心替我抄了「三書」,造下大業。我在此嚴正聲明:誰也代替不了我,我姐替我所抄的「三書」作廢。我會堅修大法到底。

劉亞丹 2020年12月22日


嚴正聲明

在警察騷擾時,我簽了「三書」,說了不該說的話。嚴正聲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表示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劉秀玲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壓力面前向邪惡妥協,違心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現在嚴正聲明全都作廢。從新回歸到大法修煉中來,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李曉萍 2020年12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沒在家時,警察讓我家人在污衊大法的文件上替我簽字。本人嚴正聲明:以前家人替我簽的字都作廢。我一定要堅修大法心不動,一定按真善忍修自己。

孫國鳳 2020年12月26日


嚴正聲明

以前單位紀檢委曾對我威逼說「不簽字就不發放退休金」,我因怕心,違心的說了「現在沒有時間煉功」的話,我現在聲明作廢。緊跟師父正法進程。

張放燦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在壓力下所說、所寫、所做的所有不符合大法、對大法不利的言行在此嚴正聲明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彌補過錯。我對不起師父的苦度。

許進榮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由於壓力,我違心在「三書」上簽了名,做了對不起師父與大法的事。現聲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遲翔 2020年12月14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邪惡的壓力下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對師父和大法不敬的言行在此聲明全部作廢。相信法輪大法好,堅修大法到底。

張群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以前逼迫兒女替我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我聲明全部作廢。我堅修大法心不動,直到圓滿,跟師父回家。

麻秀蘭 2020年12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被邪黨610非法組織脅迫所簽的「三書」聲明一律作廢。我緊隨師尊,不斷修煉直至圓滿。

鐘克鳴 2020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在派出所被迫所說、所做的一切對大法、對師父不利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申景林 2020年12月20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壓力下我所寫的任何「保證」及按的手印聲明作廢。堅修大法到底。特此聲明。

左善君 2020年12月30日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