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生命中最珍貴的財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三日】(明慧記者沈容採訪報導)成年以後,青春時光的回憶似乎都被鍍了一層柔光的濾鏡,直到他再度走進校園成為一名導師、一位訓導主任和一校之長。

看著桀驁不馴的孩子,以獨特的身影穿越生命,廖偉辰也憶起多年前的自己。「學生時代的我非常叛逆,因為學過空手道,所以班上同學被我追著打到沒有地方跑,還為了展示功夫把椅子劈斷,再把布告欄打到陷下去,整間教室被破壞的體無完膚。」

然而,當他從奔放不羈的少年成為花蓮一所學校的訓導主任後,在校方師長的滿心期待、鬆緊之間的進退兩難中,廖偉辰也只能聲色俱厲、嚴格管教,行事風格幾乎讓所有學生聞風喪膽。「我的高壓手段讓學生很受傷也很反彈,可是當時覺得這沒有甚麼好講的,規定就是要貫徹到底。所以學生很怕我,有的還躲我躲三年,也和學生有過爭執,當然我只能用更強勢的方法去壓制。」

嚴厲訓導 健康亮起紅燈

時刻處在緊繃壓抑的情緒之中,廖偉辰的健康亮起紅燈。「當訓導主任第四年時,就感覺到身體不斷下沉,有種煞車煞不住的感覺。」可無論他如何求醫、力挽狂瀾,也擋不住崩壞的程度。

他說:「健保卡已經看到H卡,西醫去看,中醫也去看,當時有位很有名的中醫師一把脈,第一句話就說:『我懷疑你肝裏面有長東西。』其實,我已經嘗試過各種方法,氣功、爬山、運動、補品、吞藥,但身體還是越來越差。甚至我到圖書館看到一本書寫著尿療法也去試了,藥吃到沒有得吃,甚麼都嘗試過了。」

疲勞和壓力的日積月累下,廖偉辰覺得自己不是得了哪一種病名,而是內臟系統出了問題。「我整個泌尿系統、心血管系統、精神系統、消化系統都錯亂了,似乎肝膽腸胃都腐敗了,每天早上眼睛一睜開就胸悶,鼻水就流出來,吐出來的氣是臭的,口水吞進去是苦的,肚子是漲的,吃一點東西就拉,尿是不順的,整個生活品質非常糟糕,還發生好幾次尿床的現象,快成了包成人紙尿布的老人了,當時我很驚恐怎麼會有這種情況出現?!」

危機中的希望

看到他形容枯槁、面目暗沉的慘況,妹妹大驚失色,趕緊帶著他向胡乃文醫師求診。「當時我到台北進修時就住在妹妹家,她見到我整個人嚇了一跳,那種感覺就是哥哥怎麼人都變樣了?晚上她和母親通電話,兩個人談到我都很傷心,第二天她便馬不停蹄帶著我去見胡醫師。」

胡醫師除瞭望聞問切外,並慎重拿出一本《轉法輪》。「他告訴我甚麼是失與得、業力的轉化、修煉的意義,還帶我上相關網站看法輪功煉功點、九天班等資訊,可我當時都聽不進去。」

每個星期廖偉辰都準時報到,診療單積累了厚厚一疊。「這期間胡醫師都很和氣,會問我有沒有好一點啊?有沒有煉功啊?五套功法都要完整的煉呀。再過幾次又問有沒有看書啊?書一定要看啊。直到三個月後的某天,胡醫師突然正襟危坐,嚴肅問我到底有沒有在修?」

回程,廖偉辰不斷思索胡醫師凝重的表情和懇切的叮嚀,然後拿起筆電,照著胡醫師講過的鏈接搜尋和閱讀。他心想,既然醫學不見希望、健康也無退路,不如在修煉路上放下顧慮、破釜沉舟!「當場我就把兩個星期的藥粉毅然丟進垃圾桶裏,然後只要有一點空檔就拿著大法經書在讀,只要有一點時間就煉功打坐,可以說整個人都溶在法中,甚至忘記自己還有一身的病。」

學煉法輪功不久,廖偉辰便經歷一段神奇的感受。那天,他搭著火車從花蓮北上,在近三小時的車程中專心閱讀《轉法輪》,一字一句聚精會神,等意識到站之後才匆忙背起行囊向外跑。「當時我就覺得身體沒有重量,腳都輕飄飄的,然後出站後就沿著街道一直跑,一路跑到妹妹家,再從一樓一口氣跑到四樓,可等我抵達家門時,全身竟然還是輕輕的,完全不累也不喘,這時我才不可思議地想,咦?我剛剛經歷了甚麼?」

脫胎換骨的廖偉辰精神抖擻,彷彿擁有用不完的精力。「我三點多就起床煉完五套功法,等發完正念洗漱一下後便衝去學校,或將經文抄寫在筆記本上,利用開會空檔時間背誦。」日復一日,他逐漸明白人為法而來、因法而生;不知不覺,他在心性熔煉的過程裏,赫然發現過去黑業滾滾的凡胎俗體,已迎來前所未有的新生命。「兩個月後,突然有這麼一天,我發現以前藥石罔醫的症狀都消失不見了!」

'圖1:廖偉辰煉第五套功法。'
圖1:廖偉辰煉第五套功法。

脫胎換骨後的人生

活生生的真實感受,讓廖偉辰明白大法的殊勝和珍貴,可當他驀然回首、再看人間,才發現過去的自己做錯了那麼多。

「以前我脾氣相當暴躁,家中小孩只要聽到我開門回家的聲音,就立刻跑上樓不敢下來,不但每一個孩子都被我修理過,家裏電視的遙控器、胡椒粉瓶、手機也常被我摔壞,兒子甚至說小時候曾和弟弟一起計劃要把我吊起來打。但現在他們反過來要媽媽學爸爸做榜樣,還常常為我買西裝、請吃飯,親子關係變得空前融洽。」

廖偉辰的蛻變不僅在家庭中,也發生在校園裏。過去讓學生聞虎色變、滿身戾氣的他已不復見。「以前畢業的學生回來學校看到我,很驚訝地說你怎麼沒有殺氣了?還有老師問我:『你可以跟我講到底發生甚麼事了嗎?』」面對大家驚詫讚賞的眼光,廖偉辰笑了,沒有發生甚麼事,就是讓生命同化了大法。

卸下主任職務後,他收到一個特殊的任務。「有個班在一年多換了四個導師,我再次接任了這個班級。但他們因我過去的高壓手段極為反彈,對著其他老師高聲喊叫:『我們不要他!』並全班出動到校長室抗議,動員家長反對我。」

當時廖偉辰面對學生蓄意鬧事、每天近十位不到校、朝會有一半集體缺席、教室不打掃、上課不安靜、生活評比倒數第一、有時假日或深夜到警察局領學生等層出不窮的情況,非但沒有知難而退,反而咬緊牙關告訴自己,必須要用一言一行讓學生和家長知道自己是甚麼樣的人。

「我想他們從小到大學習成就都很低落,沒有被師長肯定過,那我就去看學生的優點,沒有優點一定找出優點,然後一家一家的拜訪,告訴家長他們的孩子有多好。並在日常生活中傾聽他們的心聲,告訴他們做人處事的道理,例如怎麼樣找回最初善良的本性,或用韓信受辱胯下的典故,告訴他們甚麼是真正的忍。」

滴水穿石之下,學生的態度開始有了變化,從冷眼冷語看著廖偉辰清理環境到主動靠近,從故意頂撞師長到約束自身脫韁言行,整個班級逐漸凝聚一股「真、善、忍」的向心力。他說:「有一次學生要一起畫班上的班旗,和別班互相評比。結果學生在班旗上寫『法輪大法真善忍』,他們說這就是我們這一班的精神。」

畢業前夕,廖偉辰帶著學生點起燭光,一圈一圈訴說自己的畢業感言,許多學生懊悔當初少不更事,哭成一團向他致歉。結業式時,全班起立敬禮大聲喊著:「廖拔拔(註﹕拔拔指親人)我們愛您!」並在畢業紀念冊班級首頁寫上「法輪大法好」。

以德報怨 只找自己

二零一三年,廖偉辰接任校長的日子恰巧是世界法輪大法日,當記者前去採訪時,他想起師父曾說:「修煉是偉大而殊勝的事,為甚麼不能堂堂正正的告訴採訪者你是因為修大法而為呢?」於是他告訴記者自己是法輪功學員,並介紹了「真、善、忍」的意涵。第二天,當地報紙大篇幅報導「廖偉辰篤信法輪佛法、信仰真善忍」。

然而不管身處哪一個職位,考驗從來沒有少過,流言蜚語、惡意中傷更屢見不鮮。但不管是甚麼樣尖銳的詆毀,廖偉辰從不抱怨也不追究。「有一次我在洗手台洗手,學校董事長經過我身後時說:『偉辰啊,你真是一個好人。』他連續講了兩遍,看到我母親時也這樣說。其實不管別人怎麼對我,我只是會想是不是自己有甚麼問題?因為修煉人遇到所有不好的事情,不管有道理沒道理都是修自己。你覺得沒理那是人的想法,你能夠反過來向內找就是自己的提高。」

在教育界工作三十四年後,廖偉辰退而不休加入了新唐人,從一校之長變為一名遞名片、打電話拜訪、跑贊助的業務員。他不斷聽取其他同仁的寶貴經驗和成功案例,提升自己的專業技能,同時不厭其煩拜訪縣長、議長、鄉鎮長和四十多所國小,辦理了五場縣內教師研習及二十二所小學的品德體驗活動,成功完成教育處線上公映版授權標案,將新唐人品德與漢字教育節目推入校園。

同時在教師節贈書記者會中,讓台東縣府官員、中央與地方民代、二十個社團與個人贊助單位,明白中共迫害法輪功及活摘器官的真相。他悟到唯有穩定的心性,才能提升業務績效加大營運容量,讓新唐人電視台二十四小時不間斷地向世界傳遞正義的力量,救度更多的人!

'圖2:廖偉辰在讀法輪大法書籍,表示他已擁有生命中最珍貴的財富。'
圖2:廖偉辰在讀法輪大法書籍,表示他已擁有生命中最珍貴的財富。

人生路上載浮載沉,不過夢一場,人身難得,正法幸遇,法船正要啟航。回想這段走過的路,廖偉辰誠懇地表示:「大法就是我的財富,而我因為擁有了世界上最珍貴的財富,才能對名利情看得淡、放得下。我內心非常感謝師父給予我的第二個生命,也希望今後能有更多人明白真相,找到回家的方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