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脫胎換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二日】九歲時,因為三叔家一直沒有孩子,我被父親過繼給了三叔家。因為我是過繼的兒子,三叔三嬸對我比較寵愛。我三天兩頭闖禍,三叔怕我記仇,從不打我;可三嬸就經常管教我。

從小到大,家人在對我的教育中幾乎沒甚麼傳統文化中做人的道理,加之被共產黨灌輸了滿腦子的無神論觀念,我從來不相信鬼神,所以也不相信因果報應,膽子特大,做事只顧自己眼前痛快,從不管別人的感受,誰要惹了我,我就跟他沒完。

十八歲那年,我當了半年知青後就去當兵了。在部隊我也沒少惹禍。從部隊復員回到家鄉電廠工作後,也沒少打架。因為工廠就在山邊,上夜班時,我經常和一幫同事到附近山上偷農民地裏的菜吃。我家蓋房子時需要暖氣片,正好工廠剛建廠,暖氣片都堆在外面,而我家和廠子就只隔一條道,我就趁天黑去偷了十多片暖氣片安在自家房子裏。

我一遇事就失去理智,在單位和社會上橫踢豎打;在家裏就打媳婦、打爹,還跟老媽撒潑,了解我的人都覺的我這人挺混的。偶爾也覺的自己做的過火,不對,可我也沒轍,脾氣一上來,根本就管不住自己。

三十歲左右,我腰椎下三節骨質增生,嚴重偏頭疼,長期睡不好覺,導致精神萎靡,慢慢就覺的活著沒啥意思。為了幫助睡眠,我開始喝酒。後來,漸漸發展成一天要喝一斤白酒,如果不是家人控制,一斤白酒根本不夠我喝。本來家裏人平時就不敢惹我,這回酒一喝多了就耍酒瘋,誰說話不順我心,我就罵人,砸東西,也就更沒人敢惹我了,說話都看我的臉色,格外小心,家庭氣氛總是很緊張。

那些年,對身邊的人,我只想著索取,還總是不滿意。活了小半輩子,我的為人從來和「厚道」、「和善」、「忍讓」這些詞毫無關係。雖然誰也不敢惹我,但我心裏也沒因此就覺的多開心,就像個無頭蒼蠅到處亂撞而已,也不知道人這輩子到底是在折騰啥,為啥活著。

神奇的法輪功

我的岳母患腦動脈硬化,而且骨質增生極其嚴重,從頸椎到腰椎,整個脊椎的每節骨關節都長了骨刺,不能平躺,一躺下就疼的要命。這病把她折磨的不行,中、西醫都看過也不好使。為了治病,還練過各種氣功,都沒啥效果。

一九九六年,岳母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她第一次去聽師父講法時,一個多小時坐那兒一點沒動,直到聽完了第一講。聽完後,她才突然反應過來:怎麼今天坐了這麼久,脊椎一點都不疼呢?從那以後,岳母的脊椎骨刺就這麼奇蹟般的消失了。

自從岳母病好了,就總跟我和我媳婦說法輪功如何好,還送給我們一本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我們雖然覺的岳母的病好的挺神奇,但也沒太當回事。一天岳母又來我家說,這幾天煉功點要放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像,讓我們也去看看。這回我和媳婦沒有拒絕。沒想到的是,看大法師父的講法錄像沒多久,一件件神奇的事就發生在我身上!

剛開始看師父講法錄像的那幾天,我還經常喝酒,每天去看講法錄像時,身上還有酒味兒。其實,以前我有好多次想戒煙酒,可因為癮太大,就是戒不了。看師父講法錄像看到第七講時,知道了修煉人不能抽煙喝酒。

回家後我媳婦也提醒我說:「煉功了,不能再抽煙喝酒。」當時已經看了七天的講法錄像,我覺的法輪功的確挺好,既然不讓抽煙喝酒,那就不抽不喝唄。就這麼一想,多少年戒不掉的煙酒很自然的就戒掉了,從此沒有癮了。我和家人都覺的不可思議!連以前讓我痛苦的不行的嚴重偏頭疼和腰疼,也都不知不覺的好了,這時就知道了這法輪功太神奇,了不起!

修煉法輪大法不久,有一天早晨在煉功點煉功,當時天剛濛濛亮,可我卻看到眼前有紅色亮光。我還奇怪,哪來的亮光?後來亮光就變成特別刺眼的強光,晃的我睜不開眼睛,閉上眼睛還晃眼呢。後來從師父的講法中知道,這就是天目開了。

又過了幾天,也是在煉功時,就感到有隻大眼睛轂轤到我腦子裏了。這是我的真實感受,就是嘰裏咕嚕的轂轤進腦子裏的。從那以後,天目再看東西就不覺的晃眼了,而且像看電影一樣清楚。還能看到西遊記裏的故事,看到唐僧在爬山,看到大法輪,看到很多另外空間的奇妙景象。

師父說:「人的天目開了之後,會出現一種狀態:被光晃的很厲害,感覺刺眼。其實不是刺激你的眼睛,而是刺激你的松果體,你感覺到好像是刺眼了。那就是你還沒有這隻眼睛,給你下上這隻眼睛之後,你就不會感到刺眼了。我們一部份人會感覺到、看到這隻眼睛。」[1]我開天目的過程跟師父這段講法裏說的一模一樣。

大法要求我們做好人

修煉前一提起我,認識我的人都打怵。因為那時我脾氣暴躁,誰要惹著我,一言不合就橫踢豎打,已經惡名在外。修煉後,我不僅變的健康,而且甚麼活都能幹,也願意幹了,我明白了修煉人要做好人的道理。

我知道了失與得的法理,明白了偷電佔便宜是要失德的。從此,不但不再偷電,每個月還主動交電費。收電費的人是我們同一個單位的同事,一直都不好意思照實收費,每次就象徵性的收一點就算了。我和媳婦修大法後主動如實交電費,收電費的同事都覺的太不可思議,說我們煉了法輪功確實和別人不一樣。

我明白了發脾氣、打人、罵人都會給人德,自己還會造業。想想自己以前不知道給了人家多少德,我決心以後一定要好好修煉「真、善、忍」,改掉自己的壞習氣。

只要是廠領導分配給我的活,包括有些本不該我幹的活,我也不再挑三揀四找領導理論了,都會好好認真完成任務。在人與人的恩恩怨怨中,我也越來越能忍住自己的壞脾氣,善待別人了。全廠上下的人都知道我修煉了法輪功以後像變了個人,再也不像從前那樣霸道了。

明明白白受冤枉也不在意

四、五年前,父親有病,我們趕回老家去護理。吃飯時,表弟說二十幾年前我家蓋房子時,他曾借給我們三千塊錢,說那錢是當時他父親郵給他的。表弟讓我們把這筆錢還給他。

二十多年前,我們一個月的工資才一百來塊錢,三千塊錢在那個年代可不是個小數目。所以,如果借過這筆錢,我們不可能一點印象也沒有。而且表弟家也在農村,他家孩子多,生活條件很困難,根本不可能拿出三千塊錢借給我們。

如果不修煉,我是絕對不能認可這種子虛烏有的事的,更不會給他一分錢。但我和媳婦知道,修煉人遇到的一切事都不是偶然的,這事肯定是有因緣關係的,表弟突然一口咬定我們欠他錢,說不定是我們哪世欠他的,通過這種形式還債。所以我和媳婦還是決定把這筆錢給表弟。

郵完錢不久,我們又回老家去照顧生病的父親。表弟見了面對我說:「你真變成好人了,不再是過去的那個人了。」我和表弟從小一起玩,我以前甚麼德行他最清楚。是啊!要不是修煉法輪大法,這事我必須跟他掰扯掰扯,想隨便冤枉我,賴我的錢花,沒門兒!修煉法輪大法了,我要按師父教的「真善忍」做好人,不去跟他計較。

法輪大法徹底改變了我,周圍的人都說我脫胎換骨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