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不放棄?

——吳桂芬、伍群、覃小蘭的遭遇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七日】吳桂芬、伍群、覃小蘭,生活在不同的省份,有著完全不同的工作背景,然而他們的生活軌跡卻被一場迫害交織到一起。迫害中,他們和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一樣,都表現出一個共性,那就是:絕不放棄修煉。

吳桂芬
明慧網近日報導,天津市南開區法輪功學員吳桂芬,數月來多次遭到嘉陵道派出所警察以所謂「清零」為藉口,上門騷擾、威脅。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六個中共警察到家中強迫她簽字。吳桂芬嚴詞拒絕,警察惱羞成怒,威脅她:不簽就把你關起來!警察的惡行給吳桂芬的失明丈夫造成極大的精神壓力。

話說一九九九年十月,吳桂芬曾患淋巴癌,數次手術與放化療後,舌頭被切去三分之二,頭髮全部脫落,吃不下、睡不著,體重只剩七十斤,只能靠止痛片忍受煎熬,醫師說她活不過兩年。吳桂芬出院後,看完親屬送來的《轉法輪》後,明白了遭逢不幸的根源,知道了要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才會改變人生。

從那時起,吳桂芬嚴格要求自己,堅持學法煉功,修心向善。修煉法輪功不到半年,她的體重便恢復至一百多斤,舌頭長出了一部份。醫生檢查後發現,癌細胞奇蹟般消失了!

法輪功自一九九二年在中國傳出,因為祛病健身的效果顯著而廣受中國大陸民眾的喜愛。修煉讓個人重獲健康、提升道德,而政府和單位則節省了大量的醫療開銷。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卻開始動用整部國家機器,開始了對法輪功的公開迫害。歷經漫漫二十一年,迫害仍未停歇。二零二零年底數個月來,中共更在全國範圍內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所謂清零行動,以各種名目逼迫法輪功學員在「三書」(所謂放棄修煉的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書)上簽字。如果遭到拒絕甚至恐嚇說:不簽字,讓你消失就消失。威脅再不簽字就綁架、送洗腦班、送看守所、判刑、不給養老金、子孫都受牽連等。

法輪功給了吳桂芬第二次生命,而中共卻逼迫她放棄使她重獲新生的信仰。吳桂芬的遭遇讓人不勝唏噓,讓周圍人看清了在中共統治下的是非反轉、善惡顛倒。二十多年來,因修煉法輪功著人數眾多,類似吳桂芬的實例俯拾皆是:

伍群
法輪功學員伍群,原是重慶陶瓷工業公司衛生所醫生。修煉法輪功後,不到一個月,折磨他三十六年的嚴重鼻炎、胃炎、關節炎和失眠都痊癒了。他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技術上精益求精,藥價公開透明,童叟無欺。家人、親朋、好友、單位職工都認可他,一位校長曾親口對他說:我們這個地方,找不出第二家有你這麼好的人。

這樣一名善良醫生,竟遭到中共冤獄關押與酷刑折磨,包括:毒打、燒燙、拔頭髮、扯眉毛、鑽耳朵、堵嘴巴、卡喉嚨、用針刺手指等等。

伍群因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兩度遭冤獄、三次遭非法勞教,受到四十多種酷刑的折磨。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伍群再遭綁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他被關在永川監獄,監獄不允許家屬接見,疑似被「嚴管」(加重迫害)。

惡徒還給酷刑安上別名,讓陰毒的手法聽起來很生活化:

例如,日常生活中的潤喉片是抗菌消炎的,而被永川監獄稱為「潤喉片」的卻是酷刑,即用拳頭打咽喉內的會厭。會厭是覆蓋了一層黏膜的軟骨,和舌根部相連,位於舌頭及舌骨稍微偏上的後方。人說話或呼吸時,會厭向上,使喉腔開放;咽東西時,會厭則向下,蓋住氣管,使食物或水不至於進氣管之內。永川監獄的「潤喉片」酷刑,直接擊打人的會厭,一拳即讓人吐血數口!

還有「穿心蓮」。穿心蓮本是藥用植物,有清熱解毒、消炎、消腫止痛作用。永川監獄的「穿心蓮」卻是用兩個拳頭同時擊打人的前胸和正後背,最為慘毒。

「蹄花湯」本是一道簡單的家常菜,製作原料主要有豬蹄、白芸豆等,口味鮮美,營養豐富。而永川監獄的「蹄花湯」卻是用盅盅或一尺長的塊楠竹在人的兩腳踝骨上猛擊,讓人痛徹肺腑。

「貝母」是生活中很常見的一種中藥材,潤肺止咳。而永川監獄的「貝母」則是將人的腰彎至九十度後,用手肘關節在背心處用盡全力擊打,使人當場倒地、口吐鮮血,並留下後遺症。後遺症多為內傷吐血,或腎壞死!

永川監獄的殘忍和變態,由上述幾個酷刑可略見一斑,令人髮指。伍群醫生因修煉法輪功,宿疾全消,做好人提升道德,福益於家庭社會。不但未受到鼓勵和嘉獎,反而屢陷冤獄,慘遭凌虐。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不僅使億萬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遭受痛苦,更徹底顛覆了中國社會的是非道德。

覃小蘭
一九九八年,湖南省石門縣蒙泉鎮的覃小蘭因胰腺癌晚期、腎結石、雙腎膿腫、腎積水多病於一身,無法醫治。自修煉法輪功後,身體迅速康復,已經喪失勞動力兩年多的她,能幹下田割穀、插秧等所有的農活。此事很快傳遍全村,繼而傳到鄰縣,很多人也開始學煉法輪功。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為了替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覃小蘭和母親侯金元去北京上訪。警察把母女倆綁架到廣場公安分局,對覃小蘭拳打腳踢,拿電棍塞進覃小蘭的嘴裏電擊。

二零零一年正月,覃小蘭遭非法勞教一年,被拉到石門縣城遊街示眾羞辱。在看守所裏,獄警指使殺人犯往覃小蘭的被子上撒尿。他們抓住覃小蘭的頭髮往牆上、桌上猛撞,直到累癱了才住手。

二零零五年、二零零六年,覃小蘭兩度被綁架到洗腦班,遭強行灌不明藥物與飯菜裏下藥,導致左半身癱瘓。

二零一六年五月,石門縣公安局國保大隊綁架了覃小蘭,送到看守所做奴工。做奴工期間,不完成定額不准睡覺,伙食和豬食差不多。其後,覃小蘭又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暴徒肆意逞兇被視為強者,善良人守護信仰成了施暴對像,上天還能允許中國這樣繼續墮落下去嗎?人不治天治,也許大難已經開始降臨。

為甚麼不放棄?

像伍群醫生與覃小蘭這般遭遇的法輪功學員,無非就是堅持煉功健身、做道德高尚的好人,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他們的堅貞反襯出中共的殘暴與流氓無恥。

為甚麼他們不放棄?因為他們相信:信仰真善忍無罪,中國不缺壞人,需要更多的好人。的確,在中國這樣的文明古國,善良更應該被世人珍惜與守護,因為守護善良就是守護自己的子孫家庭,守護國家和社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