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著政府人員外衣的黑惡勢力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最近中共人員在全國展開所謂「清零行動」,騷擾迫害法輪功學員與他們的家人,警察和社區人員拿著寫好的保證書等逼迫簽字,當被問及有何法律依據要求合法公民簽這種字時,則惱羞成怒,叫囂在共產黨地盤上就得如何如何,否則會不斷有人上門施壓,還要找子女、孫子女施壓,再不簽字就送洗腦班「學習」。

這讓我想起幾年前黑社會人員上門討債的情形。當時一位家人欠了外債,債主雇佣黑社會人員上門,在家裏坐半天不走,沒幾天又來騷擾,並且揚言要找子女算賬,家人苦不堪言,不得不離家躲避。此情此景何其相似。只不過黑社會人員上門尚可以打電話報警,而這次上門騷擾威脅的是中共政府人員,嘴裏叫囂著「在共產黨地盤上……」的黑話,比黑社會人員更能製造恐怖。

中共經常說要打擊所謂黑惡勢力,這種騷擾恐嚇表明,中共本身就是最大的黑惡勢力,中共在賊喊捉賊。

明慧網最近報導了許多中共人員「清零行動」中騷擾百姓的黑社會行為,以下僅舉幾例說明,足以見證中共邪惡。

1、斷水、斷電

2020年8月30日,黑龍江建三江農墾管理局前進農場中共社區書記(名字不詳)、下屬二社區書記李志江、六區書記畢思源、社區人員於桂花、一個二十多歲的錄像小伙子,突然闖進法輪功學員劉士銀家,並要求劉士銀簽不煉法輪功的聲明,遭到劉拒絕。9月1至2日,他們又來敲門,劉士銀沒給開,他們就把劉士銀家的水閘、電閘都給拉了,對劉士銀家斷水、斷電。

2020年9月3至4日,街道辦主任汪振松和那個社區書記又來了,再次讓劉士銀簽所謂的三書,並威脅說:你要是不簽,我們一個電話就讓你孩子回家(劉士銀的孩子在外地工作),那邊就不敢用她。再就是停發你的退休養老金,讓你無法生活。我們有的是辦法,天天跟著你。那些日子樓道打掃衛生的都看著劉士銀。劉士銀家路口還有一輛車看著。

2、逼迫親人施暴

寧夏靈武市法輪功學員馬桂珍(重名的,回族,娘家在靈武農場,五十歲)多次遭靈武農場派出所片警安鵬、居委會主任嚴學斌騷擾,他們逼迫馬桂珍簽三書。馬桂珍堅決不簽,他們採取各種手段威脅馬桂珍:要收回馬桂珍家種的田、收回馬桂珍家的廉租房、不讓馬桂珍的孫子上學。馬桂珍還是不簽。他們找到馬桂珍的兒子和家人恐嚇威脅,馬桂珍的兒子和家人害怕失去土地、房子,害怕孩子上不了學,承受了極大的壓力。

十月二十五日,馬桂珍兒子吳黎明夥同馬桂珍的弟弟馬寶貴到馬桂珍打工的地方(銀川市附屬醫院對面的雙冠賓館302室房間)恐嚇威脅馬桂珍簽字、寫三書。馬桂珍不答應,這兩人對馬桂珍又打又罵,強行控制住馬桂珍,致使她氣都上不來,兩人抓住她的手,把她的手指都快折斷了,兩人還是不鬆手。最終強行按住馬桂珍的手按了手印才罷休。

3、株連家人被迫離婚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一日以來,會寧縣河畔鎮法輪功修煉者張玄文,被河畔鎮副書記(兼任河畔鎮綜治中心主任)宋玉良多次電話騷擾,要求簽「四書」「保證不煉法輪功」,否則不讓張玄文教書,並停發張玄文的丈夫的工資,並以子女工作相威脅。

張玄文善意告訴他《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六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國家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不得強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視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國家保護正常的宗教活動。」

宋玉良不顧《憲法》,依然重複中共誣陷謊言,誹謗法輪功。張玄文又善意勸說他不要謗佛謗法,否則對自己不好。過去在政治運動中,人們錯把領導人的講話和報紙的調子當作法律,製造了大量的冤假錯案,給人民帶來巨大的傷害,相關責任人在事後也被追究了法律的責任。

宋玉良仍不依不饒,在當天下午,給張玄文的丈夫打電話相威脅,以不簽字就停發張玄文的丈夫的工資為要挾,要求家屬做「思想工作」,逼迫家人簽字放棄修煉。

隨後,宋玉良又給張玄文的女兒打電話,詢問張玄文女兒在甚麼地方工作?單位是甚麼?有沒有結婚?對像是誰?叫甚麼名字?在甚麼單位?又以上班為要挾,逼迫女兒要求讓張玄文簽字「不煉功做保證」。

隨後,宋玉良又叫出張玄文的兒子,對她兒子又是一番欺騙、威脅、恐嚇,要求她兒子做母親工作,逼迫寫「三書」放棄修煉。

一家四口全部威脅到了,和睦的一家人一下子陷入了恐怖之中,隨後的日子裏,丈夫、妻子、女兒、兒子,全家人陷在宋玉良的逼迫威脅恐嚇之中。

在家人受到極大的恐嚇,精神受到極大的刺激,一家人想到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輪功的紅色恐怖情景時,成天膽顫心驚,因為張玄文的弟弟張亨通,因修煉法輪功,曾被中共邪黨非法勞教一年、非法判刑三年,後又因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又被非法判刑八個月。想起這些,一家人害怕張玄文被非法關押。張玄文的丈夫無奈之下,被迫與張玄文離婚。

4、熬鷹、強行按手印

河北滄州地區各區縣各鄉鎮,在政法委、國保大隊指揮之下,騷擾當地法輪功學員,滄縣各鄉鎮對法輪功學員的騷擾尤為嚴重。滄縣鄉政府和派出所人員的騷擾方法是每天都上門,待一天。有時甚至晚上12點多才走,逼迫法輪功學員寫放棄修煉的「保證書」。用他們自己的話說:「現在不抓人,現在的辦法就是熬鷹(每天都騷擾,直到晚上很晚才走)」。鄉政府鄉長和書記直接告訴騷擾人員:「你們就當上班一樣天天去,直到他們寫保證為止。」蠱惑家人給法輪功學員施加壓力。鄉政府人員、派出所人員、村幹部的騷擾行徑已經觸犯相關法律。

九月二十二日下午五點,河北省滄州市滄縣大官廳鄉史賈村村書記白洪建帶領大官廳鄉派出所、鄉政府共五人來到七十八歲的法輪功學員張兆盈家。他們讓寫資料(放棄修煉的保證書),法輪功學員張兆盈說:我不寫,我不會寫。大隊書記說:我都寫好了,你就簽字按手印。張兆盈拒絕他們的非法要求。

在這其中有一人給非法錄像,張兆盈不讓錄。張兆盈跟他們講信仰、講法輪大法好。他們打斷不讓說。說煉功受益,快八十歲了身體還很好。他們也不讓說話,這時張兆盈低下頭不再和他們說話。

在這期間村書記給張兆盈的兒子打電話,想讓他的孩子說服他母親讓其簽字。張兆盈說:就不簽。就這樣一直僵持到晚上八點左右,在大法弟子低頭不說話時,他們其中一人在張兆盈沒有提防的情況下,拿起張兆盈的手強拉硬拽的往印台上按,按完之後旁邊一人緊接著拿著事先寫好的材料拽著手往三份材料上按了三個手印,按完之後他們收拾收拾就走了。

5、毆打八十歲老人

甘肅省蘭州八十歲的法輪功學員李貴鸞,是蘭州航空航天飛行控制研究院(蘭飛廠)的退休職工。二零二零年八月份以來,一直被中共不法人員騷擾。安寧區銀灘路街道書記王霞、街道綜治辦主任薛妍、街道人員韓衛東、銀灘路派出所副所長焦某和片警郭仁安等人,要麼自己上門,要麼安排社區人員上門騷擾李貴鸞老人。這些人在上班的時間準時到李貴鸞的家門口守候,一段時間還搬著小凳子坐在家門口,到下班的時間他們才走。只要是來找李貴鸞的人,他們都會盤問,並對其照相。

為逼迫李貴鸞老人簽所謂不修煉的「保證」,這些不法人員不僅跑到上海,給老人上海的兒孫挨個打電話、發短信恐嚇、威脅,還撬老人在蘭州安寧居住的房屋門鎖,直接進屋抄家。一次,把李貴鸞老人劫持到社區,單獨非法關在一個大廳裏,把誹謗大法的錄像聲音調到最大,強制老人看誹謗大法的錄像。從早上七點半折磨到下午三點,幾個人輪番折磨老人,對老人又掐又捏;還使勁掰老人的眼睛強迫李貴鸞老人看錄像;在老人頭上用拳頭猛捶,把老人直接捶倒坐在地上。見到李貴鸞老人臉色不對,叫來護士量血壓,發現老人血壓很高,心臟也有問題。在這種情況下,對八十歲的老人沒有任何的救助措施,又用三輛車將老人挾持到報恩寺讓和尚給老人上課。

中共自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輪功以來,對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不僅編造各種假新聞在宣傳媒體上抹黑、妖魔化法輪功,關押、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出售,還使用類似以上情形的各種下三濫手段騷擾法輪功學員,將其黑惡勢力嘴臉暴露無遺,難怪老百姓都說共產黨就是最大的黑社會。

「人在做,天在看」,善惡到頭終有報,迫害法輪功的頭目周永康、薄熙來都難逃法網,鋃鐺入獄,何況基層參與迫害人員。奉勸參與迫害的各級中共人員,所有參與迫害的一切惡行都會被上天記錄,不為你自己著想也為你的家人子女著想,趕快停止迫害騷擾惡行,否則等到惡報臨頭時後悔就晚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