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這些數據中我們看到了中共的末日瘋狂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二日】據明慧網近日報導,二零二零年,中共操控公檢法非法判法輪功學員人數為622人。有114名65歲以上老年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其中,有11名80歲以上的老年人,年齡最大的82歲。

迫害最嚴重地區是:遼寧省68人,山東省57人,四川省57人,河北省56人,吉林省50人,湖北省35人,天津市32人,河南省27人,黑龍江27人,江西省22人,陝西省22人,廣東省21人。

迫害最嚴重城市是:寶雞市18人,成都市16人,承德市15人,瀋陽市14人,唐山市、武漢市、吉林市各12人,丹東市、青島市、昆明市各11人。

據明慧網信息,截止2020年11月逾一萬三千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綁架騷擾。其中綁架5868名法輪功學員,騷擾7218名。

二零二零年大陸中共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2788234元現金。法院非法罰金至少2565000元,警察、檢察院非法抄家搶劫勒索現金223234元。至此,二零一九年至二零二零年兩年內,至少有1543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2019年非法判刑人數更新為921人),非法掠奪法輪功學員現金7692054元。

在此僅舉幾個案例:

案例1:發生在河北省的兩起冤案。二零一八年十一月,河北省公安廳指示下,圍場縣公安與承德市公安組成「121」專案組,對全縣法輪功學員監視七個多月,圖謀迫害。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三日,正在集體學法的三十四名法輪功學員,遭承德市及圍場縣兩地公安局警察綁架和抄家,搶走大量書籍、設備及私人物品。除十三人外,其他人全部釋放。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八日,灤平縣法院非法開庭。共有十一位律師介入,學員劉志峰和王海芹夫婦分別聘請兩位維權律師從法律和道義角度做了無罪辯護。劉志峰夫婦和王永興也都講到自己修煉法輪功,修心做好人沒有罪錯。

但十三名學員仍然被冤判六年以下徒刑並處五千元至一萬元的罰金。

二零一九年七月六日,遵化多個村鎮的法輪功學員幾乎同時在凌晨三點多遭到警察的入室綁架、抄家。據說警察進行手機定位跟蹤兩個多月,遵化國保大隊隊長繆愛東聲稱,他們當天出動三百多警察。十九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河北遵化市12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2~8年,其中王瑞玲(女)等六名65歲以上的老人被冤判5至8年,最高年齡82歲。

案例2: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上午九點半,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區法院非法對四位法輪功學員毛坤、杜榮、張珍華、陳世貴開庭,三位北京律師和一位本地律師為四人做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

法官張元罔顧事實,冤判毛坤十一年半,勒索罰款兩萬元;杜榮九年,罰款一萬元;張珍華八年,罰款八千;陳世貴七年半,罰款六千。四位法輪功學員當庭就提出要上訴。

案例3: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湖北省襄陽市法輪功學員成孝寶、王模蓮被襄陽市襄州區法院分別非法判刑,成孝寶十二年,王模蓮十一年。

案例4:浙江省溫州市樂清市八十三歲的法輪功學員黃慶登,因手機講真相,二零一九年四月被綁架、構陷,二零二零年三月被非法判刑七年,關在浙江省杭州第二監獄。監獄人員打電話跟家屬說黃慶登在醫院搶救。

醫生檢查後說黃慶登老人身上有六種病,隨時有生命危險。可是相關部門還不想讓老人保外就醫回家。

案例5:陝西省寶雞市金台區法院於二零二零年十月九日對法輪功學員李敏舫、王菊香、高小娓、陳德芳四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庭審,並於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九日送達非法判決書:李敏舫(81歲)被枉判五年,王菊香、高小娓被枉判四年,陳德芳三年,均被勒索罰款三至五千元。

早在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九日,《清算江澤民迫害法輪大法國際組織》發布公告,正告中國現政權當權者:「必須立即制止和停止這場血腥的屠戮和殘酷的迫害!必須立即逮捕和懲辦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兇手!必須立即把迫害法輪功真相公布於眾。中共這個危害人類道義正信,以強權暴力、血腥屠殺橫行於世的邪黨絕不能繼續存在下去!」

七年多過去了,中共仍然在肆無忌憚、不遺餘力的打壓迫害法輪功,法輪功人權仍然處在最惡劣的狀態。中國在二零二零年再次被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列為侵犯宗教自由的「特別關注國」,這是中國連續第二十一年被列為「特別關注國」。法輪功人權越來越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

末日前的中共仍然在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作垂死掙扎。它告訴人們中共是一個邪靈,它的流氓本性和邪惡本質不會變,通過香港局勢、美國大選及在目前遍布世界的大瘟疫(中共病毒)中中共的邪惡表現,讓人們更加看清楚了這一點。只有解體中共,徹底清除共產邪靈,中共對人類的各種迫害才會停止,世界才能得以安寧!因此解體中共,結束迫害是人類的當務之急,刻不容緩!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