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版「銅牆鐵壁」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四日】8月27日,中共官媒央廣網微博掛出一段視頻,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稱:「中國共產黨與中國人民魚水情深,血肉相連,中國人民就是中國共產黨的銅牆鐵壁,誰都別想打破。」該視頻一經貼出,幾乎遭遇史上最強翻車,百姓一片罵聲,一邊倒的諷刺挖苦中共毫無廉恥的外交辭令。

網友怒懟中共:「吃香喝辣從來不帶上我們,當炮灰的時候一口一個血肉相連,我們不是銅牆鐵壁。」「讓領導先走,讓人民去死,一向是共產黨的治國理念。」「銅牆鐵壁的通俗說法就是炮灰。」

「網絡封鎖你們是銅牆鐵壁!野蠻拆遷你們也是銅牆鐵壁!武漢封城你們還是銅牆鐵壁!到外面把八十國聯軍惹毛了,要扁你了,我們就是銅牆鐵壁了,我們不幹!」

1958年,中共曾大搞社會主義建設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的「三面紅旗」運動,結果直接導致1959年~1961年三年大飢荒,3600萬人死於非命。2020年,中共上半年封武漢,下半年淹安徽,目前正有新疆集中營化戰疫模式,堪稱插在人民肉牆上的庚子版「三面紅旗」。

武漢:改寫疫情,喪事喜辦的宣傳櫥窗

據法新社的一段視頻報導,8月15日,一個星期六,武漢某大型游泳池正舉辦大型電子音樂會,數千名參與者在沒有任何保護措施的情況下跳舞。世界報文章表示,這是(中共)國家和當地政府的戰略的一部份,以期向中國人表明,「武漢又回來了」。法廣評論:「昨天的武漢象徵著世界被迫像中世紀那樣封鎖自己以抵抗新的敵人武漢肺炎(新冠病毒)的襲擊,今天的武漢則成了中國戰勝新冠疫情的櫥窗。」

8月27日,正在挪威訪問的中共外長王毅說:「現在中國全國每天都是零感染啊!所以所謂的病毒從中國傳出去,都是謊言!」「病毒最初是從哪裏開始的?它是怎麼開始的?應該留給科學家和醫學專家……」王毅在外豪吹的時候,顯然忘了今年2月底,鐘南山說過新冠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而上海復旦大學華山醫院張文宏更加明確地表示過,武漢肺炎(新冠病毒)也發源於中國。

中共企圖用賊喊捉賊式的謊言,來改寫疫情敘事話本,但結果並不理想。8月15日,逃亡美國的原港大病毒學專家閆麗夢接受英國《每日郵報》訪問,稱自己調查中國疫情時發現有家族感染群組,她以自己研究武漢肺炎(新冠病毒)的專業判斷和經驗,得出病毒可以人傳人的結論。但當時,中共政府宣稱病毒不會人傳人,社區不會有疫情的風險。閆麗夢接觸的大陸同行多數人三緘其口。一名在武漢的醫生好友只表示當地「沒有隔離設施」,前線醫護「也沒有保護裝備,但又不能公開討論情況」。閆麗夢本人也遭到威脅,「不要碰觸中共紅線」,否則可能會「被消失以及被殺」。

人們更不曾忘記李文亮醫生是如何死去的,艾芬的那句:「到處去說。」還有《方方日記》當中的憤怒與不安,作家看到殯儀館地上一堆手機的照片,嚇壞了,這些手機的主人被快速火化。

武漢被中共插上了戰疫豐功偉績的紅旗,卻不管背後數萬被掩蓋的死亡數字。8月底,有媒體報導,武漢的街頭竟然有商家又賣起了野生青蛙,「好了傷疤,忘了痛」,諸多網友在評論區是這樣評價的。但如果沒有中共的掩蓋與刻意改寫,誰會如此大膽地健忘呢?

新疆:你就是不能死於武漢肺炎(新冠病毒)

如果現在仍有人認為武漢是戰疫成功的櫥窗,那麼就到目前的新疆去看一看真相。

「2020年8月,在這裏可以死於飢餓死於難產死於抑鬱死於吞玻璃球,你就是不能死於武漢肺炎(新冠病毒)。」8月24日,一篇名為《#烏魯木齊 # 我們發出的聲音太微弱,可能甚麼都不能影響也甚麼都無法改變,但請大家活著,並且要記得》的微信公眾文章寫下了一個真實的新疆。文章很快被刪除。

160多萬平方公里、2500萬人的新疆實施一刀切全封閉管理。居民被關在家裏不得外出,大門被膠布貼封條。在新浪微博#烏魯木齊超話中,那些被分分鐘刪除的各種各樣的求助帖令人心碎:有父親病危苦苦等待二十多天見不到最後一面的,有因外出而被在臉上貼了封條被銬在路邊示眾的;有被迫每天吃藥每天準時熄燈的……

美國之音報導:「一名中年維吾爾婦女告訴美聯社,她在中國疫情高峰期時遭到拘押,被迫喝下一種中藥後感到虛弱、噁心。她和同監室的獄友每週都得脫光衣服一次,讓看守用消毒水噴洒她們的身體和監室。」婦女表示,「皮膚有種燒灼的感覺。」「我的手被毀了,我的皮膚開始脫落。」

不要以為,在新疆中共只迫害維族人。有照片顯示,有的漢族居民被手銬鎖在欄杆上,家裏的大門被人用鎖給鎖起來。

一名漢商對美聯社說,雖然病毒檢測呈陰性,他從7月中旬就被一直隔離起來,在網上發帖子,並被中共要求保持沉默。8月中旬,這位商人在微博上說,「最可怕的事情就是保持沉默。」「長期沉默,自己就會陷入絕望的深淵。」

外交部趙立堅說:「當前新疆疫情防控積極向好的態勢持續鞏固拓展。」

對此,中央黨校蔡霞教授揭露道:「所以我覺得大家對中共的謊言欺騙宣傳都給蒙了。還有它那個抗疫的數字究竟是真實的還是虛假的,到現在為止,誰都鬧不清。究竟死了多少人?抗疫的數字究竟對還是不對,有人去追問過嗎?沒有。因為這個黨從來都是在黑暗當中過日子的,它是甚麼都要保密,它絕不讓外界看到它的一絲一毫的真實情況,所以,我覺得對它能夠相信嗎?坦率地和你們講,我是絕不相信他們的。」

安徽:整你沒商量的「正能量」

最有苦說不出,被黨強作歡顏的要數下半年的安徽人。「有國才有家」,「捨小家保大家」,安徽人庚子年只配做「代價」。

7月20日,淮河水情告急,王家壩緊急開閘,76.5小時放進3.75億立方米洪水,19.5萬畝良田被淹,20萬人遷離。水位還未消退,官宣正能量一路高歌:「有一種精神,是王家壩精神,這種精神,是棄小家保大家的顧全大局精神,是同舟共濟,萬眾一心的家國情懷。」

中共的「正能量」就是整你沒商量。推特中一位安徽中年農民身處被淹的稻田邊:「承包費、種子費、農藥費、人工費,就這樣被淹在了水裏。我們不知道怎樣面對接下來的生活,但是我們只能默默承受,因為我們是安徽人。」

另一位安徽災民說:「父老鄉親們,為了上保河南,下保江蘇,我們安徽人付出了太多了。災情過後,要是有安徽人走到你們家門口要飯,就請你給他一口吃的吧。」

根據安徽阜南縣水務局數據,2007年分洪,算上交通、通信等基礎設施,蒙窪蓄洪區直接損失約6億元,但只得到8838.5萬元補償。中共所謂的補償只是杯水車薪,做做樣子罷了。非洲大撒錢和一帶一路大放貸,卻毫不手軟。

一邊全網「感謝」安徽人,黨魁視察安徽,一邊蕪湖、廬江等地的百姓居屋仍泡在水中。這樣的感謝似笑裏藏刀,如此視察更會使地方官員報喜不報憂。

中共經常用「集中力量辦大事」來糊弄百姓,卻掩蓋了它「集中力量闖大禍」的執政敗績,用「少數服從多數」來合理化抹殺公民的基本人權,用「捨小家保大家」對民眾實施道德綁架。其實,在中共那裏,代價總是要讓人民來承擔,成就總是自己的,今天你僥倖是它劃定的那個踩著別人痛苦享受著幸福的「多數」,明天你就會不幸地成為承受痛苦的「少數」。「一黨功就萬骨枯」,而中共自己永遠是「偉光正」。

「中共是人類的公敵」

2020年8月26日,流亡美國的盲人人權律師陳光誠在美國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上發言,指出:「中共是人類的公敵,是迫害本國人民的恐怖主義者,並正在威脅著全世界的福祉。在中國,表達未經中共批准的信仰或思想,如宗教,民主,人權,會導致入獄。」

令人欣慰的是,國際國內認清中共邪惡本質的人越來越多。很多人當初給中共提意見以期改良,到頭來發現自己的善良一次次的被邪共欺騙,其實殷鑑並不遙遠,那些民國清流們留在大陸的想法何嘗不是這樣呢?最後幾乎都被中共迫害的家破人亡。

歷史的今天,人類離清算中共的日子近在咫尺,未清醒者當清醒,惡貫滿盈者餘日無多。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10/13/187798.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