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正在將中共與中國人民區分開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三日】8月25日,《人民日報》佔用了三個整版,刊出了一篇長達3萬字的新華社文章,以文革大字報的口氣,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進行謾罵。中共建政以來,還沒有哪個外國高官享受過如此「待遇」,一時引起轟動。

文章零星摘錄了蓬佩奧演講中的26段話,作為批評的靶子,竟成為很多大陸網友追捧的對像,直言「擊中了要害!」還有人譏諷道:「終於知道人類公敵說啥了」,「趕緊買一份收藏」。在推特上也有不少推友熱議:「感覺到中共末日的恐慌」。「老蓬,真是賺翻了……凡是能上《人民日報》被專版專罵的,絕對是對當事人人格的最高褒獎!」「太給力了吧,以後競選總統的重金籌碼啊!」

蓬佩奧究竟說了甚麼,讓中共這樣歇斯底里?

共產黨最大的謊言是:它代表14億中國人

蓬佩奧7月23日在加州尼克松圖書館前發表主題為「共產主義中國和自由世界的未來」的演講,在他之前,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司法部長巴爾,做了關於中國問題的系列演講,蓬佩奧的演講是對這個系列的整理和呈現。

蓬佩奧說,我們不能把中共政權看作是像他國一樣的正常國家。

中國共產黨對外不誠實,對內是殘酷的政權。他們說的最大的謊言是:他們代表14億中國人。但這14億人受到中共的監視、壓迫、不敢說話。中共對中國人民誠實意見的恐懼遠超過中共對外國批評的害怕,因為中共深怕自己喪失對權力的控制。

中國人民解放軍不是一般的軍隊,是要維護中共高層精英的絕對統治,並擴張中共帝國,而不是要保護中國人民。

共產主義體制下的個人沒有自由

蓬佩奧說,習近平是「真正的信奉破產的極權主義思想的人」,中共的最終目標是在世界範圍內實現共產主義霸權。

對於美國與中共國之間意識形態的基本差異,奧布萊恩做了更詳細的論述,他說:

1930年以來美國對華政策的最大失敗,就是相信,中共國在變得富足和強大的同時會自由化,會讓中國人民享有民主。結果證明這種想法很幼稚。

原因是我們沒有注意到中共的意識形態。中共是馬克思列寧主義組織;共產主義是極權主義意識形態;習近平將自己視為斯大林的繼任者。

共產主義體制下的個人可以輕易地為了國家目的而被犧牲。在馬列主義裏,個人沒有固定的價值;個人的存在是為國家服務,而國家的存在不是為了個人服務。

中共尋求的是對人民生活的全面控制。這意味著經濟控制、政治控制、人身控制,更重要的是思想控制。

任何人,從公民部落格撰寫人,到記者、律師、活動家、宗教信仰者,只要表達任何中共台詞之外的想法,都可能被監禁。從今年1月1日~4月4日,將近500名中國人被判有罪,僅僅因為他們就中共掩蓋疫情的事實公開發聲。

美國司法部長巴爾指出,中共對持不同政見者施加酷刑,迫害宗教人士和少數族裔,將100萬維吾爾人關進集中營。

美國FBI局長雷講述了,中共利用「獵狐計劃」把觸角伸向海外的令人震驚的故事:自2014年以來,中共打著國際反腐的名義,但「獵狐」的真實目標,卻是那些中共視為威脅而居住在世界各地的中國公民,如,持不同政見者或批評中共人權的人。

有數百名「獵狐」對像就住在美國,其中許多是美國公民或綠卡持有者。中共用甚麼辦法迫使他們返回中國呢?當找不到一個「獵狐」對像時,就派遣一名特工去探視他在美國的家人,留下話說,他只有兩種選擇:要麼立即回國要麼自殺!而回國後他會被捕。

「共產黨不等於中國或中國人民」

奧布萊恩說,「我們對中國人民深表敬意和欽佩。美國與中華民族有著悠久的友好歷史。」「但是共產黨並不等於中國或她的人民。」

蓬佩奧也將中共政權與中國人民區分開來,他說,中國人民與中共截然不同,他們生氣勃勃,渴望更大的自由,與美國人有相同的價值觀。「不論我到何處,都遇到許多才華洋溢又努力的中國男女。」

早在2019年10月2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發表著名的對華政策演講時,就解釋了對中國人民的這番善意。他說,當中國「改革開放」與外部世界接觸與交流時,美國的回應是張開臂膀。我們慶祝6億人民讓自己擺脫貧窮的成就。在中國經濟起飛的過程中,美國的投資超過了任何其它國家。

彭斯表示,美國人民希望中國更好。美國始終相信,擁抱民主的台灣為所有華人展示了一條更好的道路。所以我們支持台灣捍衛其來之不易的自由。當數百萬香港民眾走上街頭和平示威以捍衛自身權利之際,我們為香港民眾發聲。我們與你們同在。幾百萬美國人在為香港人祈禱並敬仰著你們。

美國和中國人民站在一起

蓬佩奧表示,如果自由世界不改變共產中國,那麼共產中國將改變我們。「自由世界必須戰勝這一新的暴政。」

他提出美國新的策略,就是要和中國人民接觸交流,賦予他們能力,讓他們跟美國一起改變中共。

美國為甚麼要站出來支持中國人民?蓬佩奧說,因為這是神賜予美國的使命。美國的開國價值,是捍衛天賦的人權。希望神不僅保祐美國人,保祐全世界人民,更加保祐中國大陸的人民。

他敦促,各個國家要在自由和暴政之間做出抉擇。他提議「組建一個新的民主國家聯盟」,推倒鐵幕。

蓬佩奧表示有信心成功迫使北京發生改變,因為美國以前曾經成功過──1991年促使蘇共解體。川普總統誓言,將確保下個世紀不是共產世紀。

「我們不是銅牆鐵壁」

美國政要們對「中共與中國人民」的清醒認識,使中共跳腳和極度恐慌,罵蓬佩奧是在「挑撥中共與中國人民的關係」;趙立堅稱,「中國共產黨與中國人民魚水情深,血肉相連,中國人民就是中國共產黨的銅牆鐵壁,誰都別想打破。」

對此,時政評論家章天亮提出了三個中共無法回答的問題:

第一,文章說,現在中共政府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地位很高,91%的百姓對政府非常信任。那你為甚麼不敢開放言論呢?讓老百姓歌頌共產黨的聲音響徹雲霄不好嗎?為甚麼不開放普選,讓人民用選票來承認你的執政合法性?那樣全世界所有國家就都閉嘴了,沒有人再敢說中共不代表中國人民。

第二,文章說美國有80%的人對政府非常不滿,在被調查的28個國家中,美國政府在老百姓心目中的信任度是墊底的。那麼,中共省部級以上的官員,為甚麼不敢把自己親屬的護照曬一曬?看看你們的直系親屬、子女、二奶,甚至於N奶,有多少人生活在美國。

第三,中共為甚麼不敢公布官員的財產?說明錢是怎麼來的?因為他們的錢沒有合法來源,是貪污、洗錢、搜刮百姓得來的。

中共對蓬佩奧的反駁是站不住腳的,相反,支持蓬佩奧觀點的證據卻比比皆是,可信手拈來。

維基解密曾披露,中共高官在瑞士銀行大約有5000個賬戶,2/3是中央級大員。從中共副總理、銀行行長、部長到中央委員,幾乎人人都有一個賬戶。

據前外交官沈志華回憶,上世紀50年代,毛澤東在與一位外國政治家辯論原子戰爭時曾說:「死掉一半人,還有一半人,帝國主義打平了,全世界社會主義化了,再過多少年,又會有27億人」。

2005年7月14日,中共少將朱成虎放言,美國如果介入台海衝突,中共將不惜犧牲西安以東所有城市而使用核武器。

從這些魔鬼式的言論中不難看出,在中共眼裏,中國百姓的生命只是他們建立「偉業」的「代價」,如草芥,如螻蟻,何曾與中共劃過等號?

對趙戰狼所賜的「銅牆鐵壁」的身份,中國網民並不認同,紛紛留言拒絕當「肉盾」:

「光做韭菜還不夠啊,我們又沒槍沒炮的,哪能當得了你們的銅牆鐵壁?」

「吃香喝辣從來不帶上我們,當炮灰的時候一口一個血肉相連,我們不是銅牆鐵壁。」

「趙公公終於承認了14億老百姓就是中共的擋箭牌。」

還有的網友表示,所謂「血肉相連」,不過是敲骨吸髓而已。「他指的是89天安門的坦克血肉相連吧。」

有評論認為,中共所說的「人民」就只有那幾百個特權家庭成員,其他十幾億人都是被綁架收割的韭菜。中共不是民眾選舉出來的執政黨,它只是寄生在中國人民身上,不是甚麼血肉相連的關係。

在歐洲遭遇「滑鐵盧」

蓬佩奧8月訪問歐洲,力圖建立跨大西洋反共同盟。中共外長王毅緊隨其後,展開對意大利、荷蘭、挪威、法國、德國的訪問,顯然是為了離間美歐關係,削弱美國的影響,拉攏歐洲一起對抗美國。

然而,據法國媒體報導,王毅的歐洲五國行相當失敗。不但沒有得到任何國家的承諾,到訪國家只是禮節性地接待、見面,還屢屢被指責香港、新疆、宗教等人權迫害問題。所到之處,香港、維族、藏人、法輪功團體和中國異議人士的抗議如影隨形。

王毅遭到冷遇,凸顯歐洲也不再信任中共政權了。

有評論指出,歐洲與美國的價值觀、社會制度相近,又是長期盟友,歐洲也同樣受到中共隱瞞疫情所害。在美國正與中共國脫鉤的情勢下,歐洲各國也會越來越清晰地區分中共與中國人民,很可能加入美國對抗中共政權的行列。

一向「中立」的瑞士,就已經步美國的後塵,準備「精準」制裁中共官員了。瑞士定於11月舉行公投,決定是否禁止包括瑞士銀行在內的瑞士企業與侵犯人權的國家做生意。如果公投通過,中共權貴5000個賬戶、不知多少萬億的資金將被凍結。有評論說,這比美國的制裁更令中共權貴心驚膽寒,那將會對中共造成核彈式的打擊。

8月30日,捷克參議院議長維特齊率領大陣仗的89人訪問團訪問台灣,象徵著遠離中共政權、支持中華民國的自由價值,是對中共的又一沉重打擊。

維特齊對媒體表示,他此次訪台受到中共政府持續施壓,但捷克絕不向中共低頭,「不管他人同意與否」,「絕不能當別人的奴隸或僕從」。此次出訪是延續前總統哈維爾建立的「以價值觀為基礎 」的外交傳統,也就是捍衛自由和民主,與民主國家合作。

維特齊在台演講時提到,美國前總統肯尼迪曾說過,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的人都不自由。

維特奇率先訪問台灣,對歐洲國家具有示範效應。也引來北京的激烈反應,王毅聲稱維特齊訪台是「公開挑釁」,「與14億中國人民為敵」,並威脅會讓其付出深重代價。

維特奇以奧威爾小說《1984》反諷王毅說,捷克民眾了解背後有「老大哥」是甚麼感覺。評論認為,捷克成為當今最反共的國家,是因為那裏的人民對共產統治的邪惡記憶猶新。

法新社引述專家分析,維特齊此行表明,「即使在歐洲,時代思維也正從『北京共識』轉為『對抗北京』。」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