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之最(1):損毀文物古蹟有史最多 遠超百座圓明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九日】

序 言

文物和古蹟既是傳統文化的載體,也是傳統文化的物質表現。

建於清康熙和乾隆年間的圓明園正是此種珍跡之一。它不只是40座供皇室賞玩的園景、每年春夏秋三季的常駐行宮,它還是包納宗教、宗廟、國事、慶典、文武試、戲台等兼收九州文化的集大成之作。此園被毀實在是人類的巨大損失。英法聯軍及後世的本地破壞者都對此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註﹕中共自1960年代始通過文革前的園內造田,文革時的肆意破壞和挖磚石,文革末期在園內佔地建廠房、建生活區、伐林,文革後影視拍攝、旅遊開發等活動延續了對圓明園的破壞,致圓明園遺址原有山形水繫和古樹植被徹底消失,殘存建築基址亦被破壞殆盡)

'圖1 圓明園四十景圖之一:正大光明殿'
圖1 圓明園四十景圖之一:正大光明殿

在中共不遺餘力的借圓明園被焚毀來煽動民族情緒轉移視線時,人們應該清楚的看到,自共產黨在人類世界出現以來,其故意損毀的文物古蹟遠超歷史上的任何其它破壞力量所為,非百座圓明園可比,亦超百倍於侵華日軍破壞(據統計日軍侵華戰火毀壞中國古蹟741處)。

鑑於共產黨損毀的文物古蹟數量之多確實罄竹難書,實在難以統計周全。本文僅列出部份案例來,供諸位評鑑。

目錄
一、巴黎公社焚毀璀璨的巴黎古蹟
二、蘇共對古蹟的破壞
三、中共對古蹟文物的破壞
1. 古都北京50年代至文革的部份毀損案例
2. 北京外知名古蹟文物毀損按省舉例(文革結束前)
3. 文革結束前中共在全國範圍毀壞古蹟文物綜述
4. 中共在文革後的破壞
四、後記

一、巴黎公社焚毀璀璨的巴黎古蹟

在1871年之前,巴黎城擁有繁盛的古蹟和文物。它們不只展現了法蘭西的輝煌歷史,更是西方文明和藝術精華的縮影。

Galignani在《1868年新巴黎指南》[1]一書中用數百頁(自144頁起)文字,也只能極簡要的介紹巴黎的各種古蹟外觀和內飾。

英國維多利亞女王在1855年訪問巴黎時,用多幅油畫[2,3]記錄了當時的場景(室內場景為重建前的巴黎市政廳,即維勒旅館),也只能反映巴黎盛景的一隅。

1871年,流氓起家的巴黎公社第一次實踐了共產主義暴力奪取政權的理論,被馬克思、恩格斯及其後的共產黨魁列寧、斯大林及毛澤東等一再吹捧。中共竊政後不久就大力宣揚巴黎公社,中共毀壞文物古蹟、囚禁殺害宗教人士、阻塞自由言論、設立人民公社、及文革中的諸多荒誕政策更是以巴黎公社作為樣本照搬而實現的。

巴黎公社在覆滅之際蓄意焚毀了所有可觸及的巴黎古蹟。下令焚燒宮殿的國民自衛隊司令Jules Bergeret曾給公社領導人發了這樣一封信:「皇室的最後殘骸剛剛消失了,我希望巴黎的所有古蹟都會發生同樣的情況」。若不是勇敢的巴黎市民挺身而出阻攔暴徒縱火和搶救古蹟,巴黎聖母院和盧浮宮等建築也早就毀於此劫了。

兩位親歷者留下的敘事錄:《公社統治下的巴黎──暨第二次圍城的73天》[4]、《巴黎公社的出現和毀滅》[5],和在1896年整理的史冊:《1871年巴黎公社史實》[6]都詳細記錄了這段歷史。

巴黎公社毀壞的僅重大古蹟就達20多處。《公社統治下的巴黎──暨第二次圍城的73天》[4]第389-395頁統計的古蹟、房屋、噴泉、雕像等毀損達千餘處。巴黎公社建造的600多街壘造成的街面毀損更是難以計數。以上提及的毀損還不包括無數被毀的室內藝術品、書籍、壁畫、掛毯、家具等等。該書作者朋友私人擁有的博物館就被巴黎公社焚毀,其朋友本人被巴黎公社暴徒槍殺。

巴黎公社覆滅後,巴黎新政府修復和重建了重點的公共建築,但與往日的璀璨文明遺蹟已無法相比了。杜伊勒裏王宮徹底消失了,損失的文物已無法找回……

'圖2 曾經的杜伊勒裏王宮(前面一整排宮殿)外觀,現已不存在'
圖2 曾經的杜伊勒裏王宮(前面一整排宮殿)外觀,現已不存在

'圖3 曾經的杜伊勒裏王宮內部一廳(1859)'
圖3 曾經的杜伊勒裏王宮內部一廳(1859)

今時的遊覽者在為盧浮宮和巴黎街頭的精美的藝術品讚歎不已時,應當知道巴黎公社出現前的巴黎曾擁有更璀璨的文明遺蹟。

'圖4 巴黎公社毀壞的重要古蹟圖'
圖4 巴黎公社毀壞的重要古蹟圖

說段題外話,巴黎公社覆滅後修復和重建的建築,有的沒有按歷史原樣重建。例如在舊址上重建的巴黎市政廳(維勒旅館),內部裝飾採用了第二帝國即所謂的「新」文藝復興裝飾風格,實際上是為顯雍容華貴目的而混雜堆砌各種古典裝飾元素,拋棄了老市政廳的文藝復興風格為主的內飾。新的裝飾畫作糅合了當時的現代元素,繪畫的主題也完全不同。

共產主義運動第一次暴力竊權就毀掉了巴黎的文明遺蹟。然而,這僅僅只是開始。

二、蘇共對古蹟的破壞

在俄羅斯等前蘇聯佔領地區,民眾樸實虔誠,莊嚴肅穆的教堂建築曾遍布各地。以「妒嫉」、「謊言」和「暴力」為基礎的共產黨無法容忍其它思想與其同存。蘇共竊取政權後,立即著手抹黑和迫害根深蒂固的東正教和其它基督教分支。

伴隨著10萬多教士被殺害,多數教堂和修道院被強行改作工廠、倉庫等設施,甚至被完全拆除[7][8][9][10]。至1985年,曾有的5萬多座東正教堂僅存不到7000座。羅馬天主教堂在1917年時曾約有1200座,至1941年時僅存兩座。猶太教和其它基督教分支的教堂也遭到類似破壞。

'圖5 被蘇共拆毀的全球最高的莫斯科基督救世主大教堂內部'
圖5 被蘇共拆毀的全球最高的莫斯科基督救世主大教堂內部

前蘇聯佔領地區的人民和傳統文化的聯繫主要在於宗教,因此蘇共對於文物古蹟破壞的重點也就放在宗教方面了。

三、中共對文物古蹟的破壞

中共損毀文物古蹟的數量和多樣性上要遠超其它國家。

1.古都北京50年代至文革的部份毀損案例

據北京市文物局主編的《北京志﹒文物志》統計,1958年至80年代北京登記的古建築減少750多處,此期間受到損毀但沒有消失的古建築肯定要超出這個數字。這還不包括難以計數的可移動文物的毀失。

梁思成曾對學生羅哲文說,北京城是中國古代城市規劃的實物傑作,如果能把包括城牆、城門、街巷、牌樓、宮殿、王府、壇廟、寺觀、園林等的城市完整地保護下來,將是一個世界奇蹟。但如果在城內建設,新舊兩者必相矛盾,古建築就必然要受到破壞。因此,必須把中央各部和機關學校建在城外,才能兩全其美。

然而,1958年1月毛澤東在南寧會議上說:「北京、開封的房子,我看了就不舒服。」

他還批評主張保護古代建築的人說:「北京拆牌樓,城門打洞,也哭鼻子。這是政治問題。」

'圖6 老永定門城樓、甕城和箭樓'
圖6 老永定門城樓、甕城和箭樓

完整保留舊城是中共無論如何不可能接受的方案。凸顯傳統智慧和輝煌歷史,是和中共統治理念相悖的。北京古城恰恰是中共要求「打碎舊世界」和「掃除封建殘餘」的主要目標,是毛澤東傾力改造中國人思想和革傳統文化命的重要一環。

古城牆和城樓

北京完整的外城、內城城牆及20座城樓自1952年起被中共陸續拆除,僅剩天安門、正陽門、德勝門和仿建後的永定門。北京古城,作為自遼代以來中國的政治文化中心,沒有毀於戰火卻毀於中共之手。

'圖7 新建仿古永定門城樓'
圖7 新建仿古永定門城樓

'圖8 曾經的北京城牆-西直門段'
圖8 曾經的北京城牆──西直門段

從民國初到日佔時期的北京規劃,再到中共竊政前國統時期,再到梁思成與陳佔祥提出的合理詳細的「梁陳方案」,甚至梁思成退而求其次的城牆開洞方案,都是以不拆城牆為最基本規劃措施的。

長城

北京段長城於文革期間被拆毀逾50公里,用做鋪路、蓋房和建豬圈。

皇家園林

圓明園遺蹟:前文已交待。

頤和園:文革破四舊時佛香閣及大佛,萬壽山頂所有能夠的到的琉璃佛像全被毀壞,長廊、亭台等處人物畫全被塗毀。

宮殿祠壇

歷代帝王廟:文革時歷代帝王牌位被做成了板凳。

故宮奉先殿:文革時紅衛兵為搞革命展覽破壞了奉先殿原有結構,拆毀了殿前的焚帛爐。

故宮城隍廟:文革時被紅衛兵破壞。

北海萬佛樓:清乾隆建的北岸最高大建築,文革期間中共不願斥資修繕而整體拆除。

月壇:祭台和壇牆在文革期間被拆除。月壇最主要的部份─祭台、神龕、神庫、宰牲亭、樂器庫和祭器庫等,被電視發射塔設施佔用。

匯通祠:始建於明永樂年間的匯通祠於文革時整體被毀,1987年仿建。匯通祠為清乾隆帝賜名,原奉龍王。仿建後改名為郭守敬紀念館。

王府:北京15座被列為文物保護單位的王府,在中共的安排下改做聚居大雜院、工廠或事業單位,文革時又受到了不同成度的破壞。

旌勇祠:清乾隆皇帝為雲貴總督所建,民國時改為昭忠祠,後在中共安排下被佔用,損毀嚴重。

文天祥祠:南宋就義將領,祠堂中塑像和匾額於文革時被毀,後重修。

宗教建築

北京作為五朝古都,位於此地的宗教建築多為敕造或敕修,即使單從文物角度看也是價值不凡的。

雙塔慶壽寺是北京最古老的寺院。1267年修建元大都南城牆的時候,因與金代建成的雙塔慶壽寺發生衝突,元世祖忽必烈曾下旨:「遠三十步環而築之」,把雙塔慶壽寺保留了下來。然而到了1954年,因修建西長安街,中共把慶壽寺及雙塔夷為平地,原址上建起電報大樓。

安定門外東皇寺,北京最大的廟宇,達賴喇嘛進京駐蹕。1958年中共總政佔據後為給毛澤東進獻楠木(為給其巨幅題詞做框)而拆除此佛寺,第二年達賴出走(十世班禪未出走,文革時被批鬥,曾被逼吃屎)。

其它遭受不同成度破壞的宗教建築至少包括(北京幾乎所有宗教建築都曾遭受不同成度的破壞):

西晉始建──潭柘寺

東晉始建──紅螺寺

隋代始建──雲居寺石經局部(雷音洞內隋代雕刻的千佛柱和靜琬雕刻的經版)

唐代始建──白雲觀、法源寺、戒台寺、臥佛寺、敕建和平寺、仰山棲隱寺、真武廟、火德真君廟

遼代始建──天寧寺、妙應寺(白塔寺)、報國寺、大覺寺、冶仙塔、牛街清真寺

金代始建──聖安寺、廣濟寺、法藏寺及寺塔

元代始建──碧雲寺、廣化寺、護國寺、勝泉庵、東嶽廟

明代始建──福生寺、法海寺、延壽寺、淨海寺、廣福觀、宣武門天主教堂、常營清真寺

清代建──嵩祝寺、法淵寺、賢良寺、智珠寺、大鐘寺、慈善寺、北海善因殿、北海團城玉佛嵌寶、燈市口教堂、王府井天主教堂、崇文門基督教堂、四王府清真寺

及,

隋代至清代建──西山八大處古剎

元代和明代建──昌平區溝崖內多座寺廟道觀

陵墓

明定陵:1956年,中共開始盲目挖掘明定陵。由於未盡文物保護之責,致使發掘出的3000多件文物中,包括萬歷龍袍,大部份遭受氧化,當時即損失慘重。萬歷及皇后棺木被拆卸後拋下山溝。發掘出的文物由於常年保存於簡陋環境中,又進一步加重了損失。另外,文革時萬歷皇帝和皇后的屍骨被造反派砸碎後焚燒。

明景泰陵:文革時被夷平。

袁崇煥墓:明末著名將領,文革時被夷平。

傳教士墓:傳教士墓地於文革時被毀,其中包括利瑪竇、湯若望、南懷仁等在朝廷任職的傳教士。

洪承疇墓:清開國漢臣,促清朝漢化,其墓於文革時被毀。

伊桑阿墓:清康熙時大臣,曾協助康熙帝統籌平定「三藩之亂」和抵抗俄羅斯入侵的軍需,入祀賢良祠。其墓於文革時部份被毀。

僧格林沁墓:清末封親王,戰功卓著,其墓於文革時被毀。

詹天佑墓:中國第一代鐵路專家,其夫婦墓在文革時被鏟平戮屍。

李蓮英墓:在宮廷內被稱為寬敬謹慎,文革時被掘墓盜寶。

抗日將領趙登禹墓:文革時被掘墓毀屍。

古北口七勇士墓:日軍葬國民黨死守古北口帽山七勇士墓,文革時被紅衛兵破壞。

齊白石墓:齊白石的墓和『白石畫屋』在破四舊時被紅衛兵砸毀,又逼迫齊的兒子刨平齊白石自書的匾上字跡。

梅蘭芳墓:四大名旦之一,其墓於文革時被毀。

牌樓牌坊

北京市各處牌樓牌坊在文革前和文革期間全部被拆除無一倖免。北京現在的牌樓全部是文革後仿建的假古董。

四合院

文革破四舊時,北京四合院中古香古色的藝術裝飾被認為是封建殘餘遭到破壞。四合院中精美的磚雕、木雕、石刻、彩繪,以及四合院中的藝術品、壁畫乃至門口的石獅子,都難以倖存。

知名建築

神木廠御碑亭:文革時乾陵御制碑及亭皆毀。

張之洞舊居和後花園:張府和後花園均先被石油部佔用,後變成大雜院。後花園內景致於文革時被砸毀。

齊白石故居:文革時被改為大雜院。

湖廣會館:古北京湖北人的聚會場所,後孫中山與此成立國民黨,文革中被改為文具工廠。

後門橋(萬寧橋):漢白玉欄杆被紅衛兵破壞,後於2000年整修。

燕墩:南方鎮物烽火台,始建於元代,兩扇石門中一扇毀於文革。

北海大橋:原金鰲玉棟漢白玉橋欄杆於文革時被拆除換成鐵欄杆。

中南海內萬字廊、福祿居等古建築:1977年被拆除給中共8341部隊長官建住宅和辦公樓。

天安門廣場使領館區大郵局和西交民巷口銀行大樓:1977年被拆除建中共黨魁紀念堂。

可移動文物毀損

1966年8月18日後的一個月內,北京市被抄家的達11.4萬多戶(據1989版《當代中國的北京》)。周恩來在1966年9月25日稱北京抄家10萬戶(據1966年北京化工學院、北京經濟學院等聯合彙編《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參考資料》第二冊)。抄家過程中,難以計數的文物被毀。北京地區古籍字畫等被毀的案例有:

─章伯鈞逾萬冊藏書,除少數被北京圖書館收去之外,其餘被進駐他家的紅衛兵用作烤火取暖的燃料,其他被送到造紙廠做紙漿(據1986年第25期《瞭望》)。

─ 「中國最後的大儒」梁漱溟家幾代積存的古籍、字畫和文物全在破四舊時被毀(據丁力編《風起雨落幾鴻儒》)。

─ 字畫裱褙專家洪秋聲老人家終生收集的古字畫在破四舊時被焚。他含著眼淚對人說:「一百多斤的字畫,燒了好長時間啊!」(據1987年第14期《瞭望》)

─ 俞平伯的俞家幾世積存的藏書,以及他有關《紅樓夢》的研究資料,被焚毀。

─ 沈從文的包括明代刊本《今古小說》在內的幾書架珍貴書籍被燒成了灰(據陸健東著《陳寅恪的最後二十年》)。

─ 老捨托齊白石老人畫的《匏瓜圖》被焚。

─ 田漢收集的整櫃整櫃的珍版書籍、名家字畫,被堆在他居住的四合院裏和胡同口焚燒。

─ 章乃器的全部藏書被堆在院子裏焚燒。

─ 中國特有的刻瓷藝術家僅剩北京朱友麟一人。前去抄家的紅衛兵將他的作品都摔碎。不久,朱淒慘地死去,國寶絕跡。

─西城區一個福綏境街道,就有1061戶居民被抄家,抄走的圖書字畫被焚燒了幾天。

─ 西周班簋,清宮中保存的文物重器,文革中被毀成若干大小不一的碎片,並被送到廢品回收站、煉銅廠,等待回爐。1972年被北京文物清理揀選小組的呼玉衡、華以武師徒從廢品回收站發現。

1967年,北京文物圖書清理小組的孫學海等人,利用通縣造紙廠機器突然壞了停工的短暫時間,從正要製作成紙漿的大量線裝圖書、字畫堆中,挑選出320多噸珍貴的線裝書,其中包括珍貴的宋版書《十三經》缺本、趙孟頫書法手卷一件、徐悲鴻的《奔馬》。天津市文物圖書清理組的劉光啟搶救出了六朝寫經《大方廣佛華嚴經》,東晉王羲之的《乾嘔帖》,宋朝范寬的《雪景寒林圖》,元朝楊維楨的《夢遊海棠城》,明朝王武的花卉扇面、林良的《蘆雁圖》等等。當時已經被化成紙漿的線裝書究竟有多少,就難以說清楚了。

孫學海同清查組一起,從北京地區煉銅廠搶救出110多噸珍貴的青銅器。光鎏金佛就一萬多尊,另外還有銅爐等。僅從通縣鑄造廠一處,就撿回鎏金佛26噸。還從廣安門外鑄造廠撿回了房山雲居寺的三噸重的大佛、大鐘寺裏的10多隻大鐘。但是,已經被熔化成銅水的文物有多少,難以統計。

這些文物搶救工作規模太渺小,啟動又晚,可想那些已被毀掉文物的數量之巨大了。

另外,在人人自危的破四舊運動中,深更半夜自行燒掉毀掉的珍貴文物也是難以計數的,如:

─ 紀曉嵐後人紀根沛在文革破四舊時,悄悄燒掉所有珍傳的紀曉嵐遺物,包括幾幅手書一些字畫拓片和一批古書。

2.北京市外知名文物古蹟毀損按省舉例(文革結束前)

筆者原想匯總一份較完整詳細的中國各地古蹟和文物遭毀損列表。然而在整理過程中,筆者意識到,僅就能探明的毀損而言,個人耗盡一生也難以逐項全述。

因此才不得不改為舉例概述知名古蹟毀損。其實僅就知名古蹟毀損而言,也只列出了冰山一角,更沒有詳述具體的損失。

不甚知名的或是無名的文物古蹟毀損的數量更是難以想像的龐大。諸如明成祖敕封捲簾將軍朱鉞(墓及祠堂在文革時被毀壞)或清末一品大員呂緯堂(祠堂在文革時被毀)這樣的人物,本文的篇幅都無力涵蓋,更不用說被廣泛破壞的古代地方官員墓祠(如慈城名吏劉安墓和陳文謨墓文革時被毀,再如清末湖南巡撫劉崐墓園文革時被破壞)和不甚聞名的建築乃至牌坊貴塚(如努爾哈赤第六子塔拜墓被毀)宗祠小廟了。這類毀損本文只能略略涉及點滴以示其無比龐雜。

可移動文物的損失更是無法盡知。知名古蹟破壞多數都附帶著許多價值連城甚至是無價的文物損失,僅此項都難以全部知悉,更不用說抄家和在恐懼中自毀文物帶來的損失了。這完全不是此篇文章能調查和涵蓋的了。

筆者做了個大概的估算,如果把所有文革破壞的歷史名人祠墓和知名古建都包含在內,本文長度得已數倍計。假若再要涵蓋不甚知名的祠墓城池古建毀損(這類毀損太龐雜無法全部獲知),估計還要累乘數倍。這還沒有考慮無法統計的可移動文物毀失。

'圖9 文革破四舊毀壞文物'
圖9 文革破四舊毀壞文物

安徽案例

大黃伏羲廟及墳:大黃鎮太昊伏羲氏墳塚於1958年被夷平,伏羲廟於文革時被毀壞,後重修。

亳州湯王陵:商代開國君主成湯陵,文革時被毀壞。

亳州華佗祠(華祖庵):亳州是華佗出生地,其專祠文革時被毀。

水車嶺太白樓和翠螺山太白樓:李白有「秋浦千重嶺,水車嶺最奇」之句,水車嶺太白樓於文革時修路被炸毀。翠螺山太白樓文革時被破壞,內部塑像被毀。另有青山「十詠亭」文革時被毀。

合肥包公祠:在文革時受到嚴重破壞,塑像被毀。

九華山古寺:在文革破四舊的幾次破壞下,全山古寺被破壞,佛像被毀,經書文物被焚燒,5座不壞肉身菩薩被毀。

齊雲山古道觀群:古道觀群及神像於文革時被毀。

雞籠山寺觀:雞籠山37座寺廟道觀文革時均被毀壞。

其它安徽古寺觀舉例:其它文革時被毀壞的古寺觀包括,合肥西廬寺(漢)、馬鞍山廣濟寺(三國)、合肥明教寺(南朝)、安慶三祖寺(南朝)、褒禪山寺及塔(唐)、復松寺(唐)、安慶迎江寺(北宋)等等。

淮北子張墓:顓孫子張,孔子弟子,孔門十二哲之一,墓於文革時被毀。

淮北蹇叔墓:春秋時秦國名相,墓在文革時被平毀。

阜陽管鮑祠:為紀念春秋齊國管仲和鮑叔牙而建,文革時被毀壞。

蕪湖黃蓋墓:三國吳將,詐降曹操,留下週瑜打黃蓋典故,墓於文革時被毀。

鳳陽明皇陵:文革時陵園石像生被砸。

和縣霸王祠:為西楚霸王項羽的祠堂和衣冠塚,文革時被毀。

靈璧虞姬墓:文革時被挖毀。

六安樊噲墓:1957年和文革時兩次被毀。

宿松周瑜墓:文革時碑墓被毀。

壽縣荀彧墓:曹操五大謀士之一,其墓於文革時被毀。

定遠蕫槐墓:南宋名臣,清正廉明,功績卓著,墓於文革時被毀。

霍山蘇東坡墓:蘇東坡及子孫墓群,文革時被破壞,碑被挖掉,後守墓人復建。

滁縣醉翁亭碑文:歐陽修的《醉翁亭記》所指的醉翁亭中的蘇軾手書碑文在文革時部份被毀。

鳳陽明皇陵:為朱元璋為其父母兄嫂而建,50年代闢為耕地,文革時部份石像等被破壞。

鳳陽中都皇城:朱元璋建,文革時拆毀三分之二,城磚被長三角地區民眾用來建房屋豬圈廁所。桐城張廷玉墓:清代三朝重臣,唯一配享太廟的漢臣,其墓園於文革時被毀。

全椒縣吳敬梓故居:清代吳敬梓著有《儒林外史》,他的故居文革時被毀(據1986年第12期《文匯》)。

合肥李鴻章墓:大躍進時期被毀,屍骨被拖拉機拖行至粉碎。

廬江縣武壯公祠:為清末淮軍將領吳長慶所建,曾出兵朝鮮平定內亂,文革時被破壞。

無為縣丁汝昌墓:甲午海戰將領,在文革時的掘墓風潮中被掘盜。

蕪湖戴安瀾將軍墓:英雄抗日將領戴安瀾之墓於文革時被毀壞,其子於壓力之下砸碎戴將軍勛章。

績溪旺川村:三十餘處古蹟被文革所毀。

黃山市堨田村:文革期間毀損至少包括,(1)數量眾多的宗祠、社屋、廳屋等規模宏大的建築,在農業集體化年代,祠堂等公共房屋被用作生產隊倉庫,先後遭拆建改造,原祠堂面貌已蕩然無存。(2)文革時期,各族宗譜在破「四舊」時均遭毀滅。(3)「朱家林」佔地三十餘畝,原有需數人合抱的參天古樹六十餘株,在大躍進年代被伐作柴薪燒掉了。(4)觀音廟被拆除。(5)「雙石碑」高大壯觀,碑文記載「呂堨」開鑿始末,文革時被盜毀。(6)為方便行人與勞作農民休息與遮風避雨,村外路傍建有各種式樣的路亭、朱坊亭、小裏亭、王口亭、三官殿、上廟、下廟、土地廟、紅廟、八角亭、六風亭等十餘處。現除三官殿尚存但已面目全非,其餘各亭在農業學大寨時均被拆除。(7)歷代古墓無數,在文革年代盡被破壞盜掘,無一倖存。其中包括呂堨創建人南朝梁新安內史呂文達暨夫人鄭氏之墓。(8)十景之一的汪塘在六十年代被填埋為曬場,已面目全非了。

重慶案例

雲陽漢桓侯廟:蜀國義忠桓侯張飛廟,廟於文革破四舊時被破壞。

白帝城明良殿:內祀劉備、關羽、張飛和諸葛亮塑像,文革時四塑像被砍頭。

釣魚城護國寺及千佛崖:護國寺始建於南朝,文革時寺院和石坊均被嚴重毀壞,千佛崖中2775尊佛像在文革中幾乎全毀。

大足石刻:大足石刻造像於文革中近乎全被砸毀。

重慶古寺觀舉例:重慶於50年代至文革時被毀壞的古寺觀包括,縉雲寺(南朝)、溫泉寺(南朝)、寶輪寺(西魏)、老君洞(隋)、華岩寺(唐)、慈雲寺(唐)、合川二佛寺(唐)、南雅大佛寺(唐)、轉龍寺、石華寺、大隱寺、復興寺、淨音寺(北宋)、羅漢寺(北宋)、白雲觀(明)、能仁寺(明)、重慶大佛寺(明)、紹龍觀(明)、天心寺(明)、塔坪寺(明)、清源宮(清)等等。

奉節龐統墓:三國時名士,墓於文革時被毀。

陸贄墓及祠:陸贄為唐代賢相,蘇軾讚其有王佐帝師之才,成語「情有可原」即出自他起草的詔書。其墓及祠堂於50年代至文革兩次被毀。

忠縣白公祠:唐白居易曾被貶於此,受忠縣人愛戴而建有白公祠,文革時被破壞。

秦良玉墓及祠堂:明末秦良玉是唯一載入正史的女將,忠烈勇武,文革中其三處墓均被毀,太保祠(大都督府)被拆毀。

福建案例

靈秀山古蹟:文革破四舊時包括金相院等眾多古蹟被毀壞。

其它福建古寺觀舉例:文革中被毀壞的其它古寺觀包括,晉江靈源寺(隋)、泉州圓妙觀(唐)、廈門南普陀寺(唐)、平和三平寺(唐)、泉州開元寺(唐)、福州西禪寺(唐)、漳州南山寺(唐)、德化靈鷲岩寺(唐)、天宮山圓通寺(唐)、福鼎資國寺(唐)、泉州承天寺(南唐)、泉州崇福寺(北宋)、龍岩蓮山寺(北宋)、泉州大白岩寺(南宋)、南平明翠閣(南宋)等等。

福州鎮海樓:明代始建,1969年因胡扯的理由被拆毀。

泉州武穆王墓:唐代王審邽,治理閩地政績顯著,累封工、兵、戶三部尚書授威武軍節度副使,晉開國侯,卒謚武肅王。墓碑於1958年被毀,墓於文革時被毀,後族裔重建。

漳浦趙家堡:宋代皇室遺族聚居所建,局部被紅衛兵毀損,珍藏的宋十八帝神像圖在文革時丟失。

延平李侗墓及祠堂:南宋理學家,朱熹的師傅,文革時祠堂及墓均被毀壞。

浦城真德秀墓:南宋後期理學家,其墓於文革時被毀。

建陽考亭書院:朱熹建,他大部份時間在此講學,文革時被拆毀。

福州林浦尚書裏牌坊:為表彰明代林瀚三代出了五位尚書而建,文革時被毀。

泉州蔡清故居及墓:明代理學名臣,文革時故居及墓被破壞。

泉州李光地墓:康熙時重臣,清勤仁厚(電視劇以小說為素材非實情),墓於文革時部份被毀。

泉州施琅故宅:康熙時破台灣,文革時施琅塑像被打碎。

浦城真德秀墓:南宋名臣,著有《大學衍義》,墓於文革時被破壞。

泉州陳慶鏞故居及墓:清末名吏,故居及墓均於文革時被毀。

福州沈葆楨墓:晚清名臣,中國造船業奠基人。墓於文革時被毀。

南平建陽鰲峰書院和廈門舫山書院建築:均在文革時被破壞。

福建文聯:「花了三年多時間採集的可連續播放一百五十多小時的一式兩套民間音樂和地方戲曲唱段,全部被毀」(據1978年5月中國文聯全委會擴大會議發言簡報,萬里雲發言)。

泉州文人蘇大山編修的地方史:《晉江私乘人物列傳》數十卷,稿未刊,文革中盡毀。

甘肅案例

天水隴城女媧祠:文革時被拆毀。

天水卦台山伏羲廟:太昊伏羲氏是三皇之首,人文之祖。文革時伏羲廟被毀,伏羲銅像被當作廢銅處理,文物遺失。另外,華溝昊天伏羲廟和天水西關伏羲廟在文革時也都被毀壞。

崆峒山道觀廟宇:從大躍進至文革時,崆峒山八台九宮十二院數百間廟宇宮觀佛像幾乎完全被毀。

金昌北武當山道觀群:戰後復建的道觀全部毀於文革破四舊。

其它甘肅古寺觀舉例:甘肅地區文革時被毀壞的其它古寺觀包括,馬蹄寺及石窟(東晉)、炳靈寺(西秦)、山丹大佛寺(北魏)、天水南郭寺(北朝)、天水玉泉觀(唐)、興國寺(元)、天水後街清真寺(元)、天堂寺(明)、瑞蓮寺(明)、拉卜楞寺(清)、蘭州靈岩寺(清)、碌曲縣賽赤寺(清)、碌曲縣郎木寺清真寺(清)、甘南合作寺(清)等等。

阮國共池:商代阮國建,文革前保存尚好,當地人也稱荷花池,文革時學校整地時被填。

文王畫卦山文王大殿建築群:周文王於此山演卦,大殿等始建於明代,文革時被毀。

民勤縣蘇武廟:漢武帝時出使匈奴被扣,留下蘇武牧羊故事,祀廟於文革時被毀。

清水縣趙充國墓:漢武帝時軍功卓著,麒麟閣十一功臣,文革時墓被毀。

祁山武侯祠:此武侯祠建於諸葛亮六處祁山之地,文革時被毀壞。

成縣杜少陵祠:祀唐代詩人杜甫,文革時被破壞、佔用。

蘭州握橋:建於明永樂年間,兩岸堤壩插木,挑梁凌空對握,河中無柱,不懼水沖之患。毀於1952年中共城建。

臨夏王尚書墓:王竑官至兵部尚書,明英宗和景帝時名臣。其墓於文革時被毀。

臨洮張萬紀墓:明代剛正之臣,墓於文革時被毀。

臨洮雍焯墓:明代名臣,墓於文革時被毀。

定西牛樹梅墓:被譽為清代牛青天,墓於文革時被毀。

天水文物:文革僅頭一個月內天水市區就曾收繳舊書籍22萬餘冊,焚毀舊字畫43萬餘張。文革前天水存有上百隻古琴,文革後古琴所剩無幾。

永泰古城:(1)城中原來有二十八處廟宇、牌坊、戲樓等木構建築。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景泰縣城搞建設,這些古建築被拆毀,木料被運走。(2)永泰古城原有12個炮台,安裝著12門鐵鑄的大炮。每門大炮有碗口粗,一米二長。大煉鋼鐵時,大炮全部被熔化煉鋼。南門城頭曾懸掛著重一噸多的萬歷大鐘,口徑一米二左右,也被煉鋼了。(3)李崇仁編著的《永泰龜城的前世今生》未刊稿介紹,北城街西以前有座大佛寺,有一尊一米多高的鎦金佛,額上掛寶珠一顆,晝則轉色,夜則放光。寺內還藏有三十六部佛教小乘經卷,為東漢時著名譯經家安世高翻譯。這些珍寶均在「文革」中被毀。(4)岳飛後人祖墳地的墓碑在「文革」中被砸碎作了磨刀石。(5)局部城牆和軍察衙門等古蹟在文革時被破壞。(6)老虎山森林和城內古樹於大躍進時被伐光。

廣東案例

韶關市南華寺:始建於南北朝,文革時被毀壞,六祖慧能不腐肉身被損壞。

其它廣東古寺觀舉例:文革時被毀壞的其它廣東古寺觀包括,廣州光孝寺(三國)、廣州三元宮(東晉)、廣州華林寺(南梁)、廣州六榕寺(南北朝)、韶關雲門寺(唐)、潮州開元寺(唐)、惠州元妙觀(唐)、新興國恩寺(唐)、廣州大佛寺(南漢)、佛山寶林寺(南漢)、陽山縣涅槃石塔(南宋)、惠州準提閣(明)、廣州純陽觀(清)、廣州海幢寺(清)、佛山仁壽寺(清)、廣州石室聖心大教堂(清)等等。

連州劉瞻衣冠塚:唐相劉瞻,以直諫和廉潔聞名,衣冠塚毀於文革。

潮州韓文公祠:唐代官員,以文名著稱,祠於文革時被毀壞。

汕頭王雲谷墓:南宋官員,清廉簡樸,高風亮節,墓在文革時被破壞。

海陵島張太傅廟:南宋末年忠臣,太傅廟於文革時被毀。

惠州葉夢熊墓:明代尚書,為官公正耿直,發明輕型火炮,後半生以武功聞名。墓在文革時被毀。

梅州翁萬達墓:明代嘉靖時兵部尚書,被譽為「文足以安邦,武足以戡亂」,文革時墓被毀。

惠州楊起元墓:明代理學名臣,文革時墓被毀。

江門陳白沙墓:明代儒家學者,廣東唯一從祀孔廟之人,墓於文革時被破壞。

雲浮陳鼎墓:明代官員,執法無私、清廉簡樸,墓於文革時被毀壞。

潮州鳳凰台:始建於明代,文革時被破壞。

玄武山福星塔:始建於明代,文革時被炸毀。

河源對江塔:明代建,又稱文筆峰,毀於文革。

順德陳邦彥祠:明末嶺南三忠之一,文革時祠被毀。

廣州陳子壯宗祠:明末嶺南三忠之一,文革時宗祠被局部破壞。

惠來三忠祠:康熙年間王來任、周有德、李希賢三人直諫不可「遷界」,復界後民眾建三忠祠以示感恩。文革時三忠祠被毀。

佛山駱秉章墓:晚清名臣,軍功卓著,墓於文革時被毀。

東莞可園:廣東四大園林之一,始建於清代,文革時遭部份毀損。

廣州陳家祠:始建於清代,廣東72縣陳姓合建的祠堂,文革時遭破壞。

廣西案例

廣西古寺觀舉例:文革時期被毀壞的廣西古寺觀包括,白石山三清觀(東晉)、全州湘山寺(唐)、桂林棲霞寺(唐)、荔浦鵝翎寺(唐)、桂平龍華寺(唐)、容縣雲溪寺(唐),貴港南山寺(北宋)、柳州西來寺(不明)、玉林寶山寺(清)、桂平洗石庵(清)、南寧水月庵(清)、宜州紫雲寺(清)等等。

柳宗元衣冠塚:唐宋八大家之一,文革時衣冠塚被嚴重破壞。

荔浦文塔:始建於南宋,文革時被人為破壞。

興安文廟及狀元橋:始建於清雍正年間,破四舊時紅衛兵炸毀文廟和牌坊,欲炸狀元橋並已局部砸壞,幸得地方博物館人員趕到改作拆毀而保存拆下來的石料,得以復建。

臨桂陳宏謀墓:清乾隆時東閣大學士,清代第一位漢人相閣,墓於文革時被掘毀。

貴港翼王亭:為太平天國石達開所建,文革時被破壞。

欽州馮子材墓:清末名將,取得鎮南關大捷,墓園內的神道碑、六角亭等於文革時被毀。

寧明縣周元祠:周元將軍,抗日戰爭時死守蒙城,文革時祠被毀。

南寧商會:文革時建築被破壞,資料被焚。

防城縣文物:文物館幾千部古典書籍、資料和全部檔案被焚(據廣西文革大事年表)。

貴州案例

福泉山道教遺蹟:張三豐自畫像石碑和草亭等文革時被毀。

貴陽東山仙人洞的數座道觀寺廟:文革時被毀壞。

鎮遠青龍洞三教古建群:始建於明代,文革時被破壞。

其它貴州古寺觀舉例:貴州於大躍進和文革時被毀壞的其它古寺觀包括,銅仁護國寺(南宋)、貴陽黔明寺(明)、丹霞山護國寺(明)、天台山伍龍寺(明)、貴陽萬松閣(明)、長順白雲寺(明)、清鎮巢鳳寺(明)、貴陽古林寺(明)、安順東林寺(明)、貴陽靈應寺(清)、貴陽弘福寺(清)、貴陽北天主教堂(清)、貴陽清真寺(清)等等。

遵義羅榮墓:唐封播州侯,墓於文革時被毀。

銅鼓山回龍寺:始建於宋代,建在三面峭壁上,也稱半邊寺,毀於文革。

大方奢香墓:明初彝族女首領,以智護地區安定,墓於文革時被毀。

新民鎮石棺墳:境內有大量的石棺墳,還有少數修造奇特被稱為「苗灌墳」的古墓,在公社化運動和文革中遭到嚴重破壞。

貴陽王陽明祠:明代文武全才,文革時被毀掉。

貴陽甲秀樓:貴陽地標建築,始建於明代,以壯文脈。文革時被毀壞。

黎平何騰蛟墓:明末抗清將領,文革時被破壞。

都勻永歷陵:南明最後一個皇帝,陵墓於文革時被破壞。

畢節李世傑墓:乾隆時兵部尚書,文革時墓園被毀。

貴陽義商華之鴻私宅:民國時義商,資助無數,其私宅花園精緻內建大型佛堂,名曰大覺精舍。文革時被毀。

貴州文學資料:文革前貴州文聯「已編印的貴州20多個民族的34本民間文學資料,幾乎蕩然無存。」1950年成立的中國民間文藝研究會「十七年中經廣大群眾彙集的大量民間文學原稿,大都被送進造紙廠,倖存者很少」(據1978年5月中國文聯全委會擴大會議發言簡報,賈芝發言)。

海南案例

海南古寺觀舉例:1949年至文革時被毀壞的古寺觀包括,澄邁永慶寺(北宋)、萬寧潮音寺(南宋)、海口仁心寺(南宋)、海口善慧庵(南宋)、陵水三昧寺(明)、屯昌西仁寺(清)、海口泰華庵(清)、海口余慶庵(清)等。

海口蘇公祠和儋州東坡書院:蘇東坡曾在儋州講學,遺有東坡書院,文革時被嚴重毀壞,文物遺失;海口為其建有蘇公祠,文革時也被毀壞。

海口海瑞墓:文革時被掘墓毀碑焚屍。

海口丘濬(丘濬)墓:明代中興賢輔,與海瑞並稱海南雙璧,文革時墓被毀。

海口五公祠:為紀念曾被貶到海南島的五位賢臣而建,即唐朝宰相李德裕、宋朝宰相李綱、趙鼎及大學士李光、胡銓。文革時被破壞。

黑龍江案例:

肇源縣寺廟:文革期間僅肇源縣就有13座寺廟被全部拆毀。

黑龍江寺觀:黑龍江於土改到文革被毀壞的寺觀包括,松峰山海雲觀(金)、綏化慈雲觀(清)、大慶正浩寺(清)、哈爾濱觀音寺(清)、衍福寺(清)、哈爾濱聖尼古拉大教堂(清)、江北尼古拉教堂(清)、哈爾濱極樂寺(民國)、哈爾濱華嚴寺(民國)、齊齊哈爾永安寺(民國)、依蘭慈雲寺(民國)等等。

齊齊哈爾壽公祠:清末鎮守黑龍江的忠勇將軍,袁崇煥七世孫,不降自盡,被俄軍譽為滿洲最剛毅將軍。石碑於文革時佚失。祠堂毀壞時間不明。

齊齊哈爾程德全碑:清末黑龍江最後一位將軍,以冒死救下齊齊哈爾百姓和寧死不做傀儡而聞名。石碑於文革(一說50年代)被毀壞。

璦暉數個將軍墓:清中期後數個葬於璦暉的愛國將軍(張善慶、托克湍、富明阿、銀山保等)墓於文革時被毀壞。

河北案例

涉縣媧皇宮:奉祀女媧的建築群,文革時被嚴重破壞。

易縣後山廟:黃帝命人所建,奉祀后土。東漢光武帝劉秀曾於此獲救。文革時被毀。

內丘扁鵲廟:扁鵲頭葬處,文革時,透靈碑樓被毀,幸有村人護碑未致全損。

棗強縣董子廟:祀漢武帝時大儒董仲舒,中共1946年和文革時兩次破壞。

清東陵:清東陵15座陵寢中,孫殿英只盜了乾陵皇帝的裕陵和慈禧太后的普陀峪定東陵。而八路軍官員及下屬民兵(介儒、張盡忠、張森、王紹義、趙國正、郭正、趙子新、賈正國等)煽動村民一起盜掘了包括康熙陵的餘下13座陵寢。1945年9月至1946年1月,先後有1000多人參與了盜陵,過程中廣泛使用了炸藥。清東陵附近(中共佔領區)無人不知,最終被國民政府獲知,事件才被披露出來。事後,中共稱冀東軍區介儒和張盡忠以上不知情,對介儒也未嚴肅追責,稱張盡忠以下官員和民兵為混進中共的土匪和混混。

保定北岳廟:始建於西漢,歷代帝王祭祀北岳恒山的處所,文革時被毀壞。

承德避暑山莊外八廟:文革時外八廟受到不同成度的毀壞。

東光縣鐵佛寺:始建於北宋,以鐵佛聞名,寺毀於文革。

宣務山石窟:始建於隋代,文革時被毀。

其它河北古寺觀舉例:其它於文革前至文革時被毀的古寺觀包括,趙縣柏林寺(東漢)、邢台淨土寺及舍利塔(十六國)、唐山玉清觀(唐)、沙河甄澤觀(唐)、邢台開元寺(唐)、九龍山聖井寺(唐)、隆堯光業寺(唐)、滄州水月寺(後周)、石家莊龍泉寺(金)、滄州清真寺(明)等等。

邢台雷公廟:為上古神醫,黃帝醫官雷公而建,文革時被嚴重破壞。

首陽山夷齊廟:祀不食周粟的伯夷叔齊,文革時被毀。

邯鄲藺相如墓和回車巷:戰國時期趙國名大夫,墓及碑於文革中被毀壞。藺相如避讓廉頗的回車巷碑及坊也被毀。

邯鄲平原君墓:戰國四公子之一,其墓於文革時被破壞。

武邑樂毅墓:戰國時期名將,墓於文革時被破壞。

保定彭越王墓:漢初三將之一,封梁王,其墓於文革時因平地被毀。

河間毛萇墓及毛公書院:西漢時期傳講孔子釋《詩經》而聞名,其墓於文革時被毀。乾隆敕建毛公書院以紀念毛萇,文革時亦被毀。

定興祖逖祠碑:東晉名將,有聞雞起舞典故,文革時祠廟和碑刻均被毀。

百官村北遷碑記和魏氏佛堂:佛堂中供奉360尊唐太宗御賜魏徵的銅佛像,北遷碑記載魏徵後人遷至此處的過程。日佔時期日軍不曾毀損分毫,中共佔據該地後就全毀掉了。魏氏後人也家破人亡。(新唐人:唐朝名相魏徵50世孫親述中共迫害血淚史)

隆堯唐祖陵:為唐太宗為其祖輩而建,文革時石像近乎全被毀壞,部份碑刻被破壞。

邢台和易縣的道德經幢:均建於唐代。邢台龍行觀道德經幢於文革時被炸毀;邢台甄澤觀及道德經幢也與文革時被毀;易縣道德經幢文革時被紅衛兵當射擊靶而表面受損。

沙河宋璟墓園:唐初賢相,墓園於50-60年代被毀壞。

邢台塔林:始建於唐代,是開元寺和天寧寺的高僧墓地。90多座僧塔於文革時被逐個炸毀。

邢台清風樓文物:始建於唐代,其中石碑等文物於文革時被破壞。

應縣木塔:建於遼代,文革時佛像受損。

保定宋三陵:為宋太祖的三祖陵,1949年時陵墓尚存,後被平毀。

正定陽和樓:建於金末元初,中共1947年佔領正定後拆除主樓,文革時又拆毀樓台。

沙河張文謙墓:元初漢臣,多次勸止忽必烈殺虐,以仁德輔政,薦郭守敬,墓園於文革時被破壞。

邢台劉秉忠墓:老北京城的設計者,郭守敬的老師,墓園規模宏大,文革時被毀。

邯鄲廖莊郭公祠和郭公塔:當地為感謝郭守敬治水而建,文革破四舊時被毀。

大名縣成基命:明末官至內閣首輔,為官清廉,有「清白相公」之稱,曾力薦孫承宗,力保袁崇煥。其墓於文革時被毀。

滄州王翱墓:明代名臣,墓於文革時被破壞。

宣化清遠樓:始建於明代,被譽為第二黃鶴樓,文革時被嚴重破壞。

滄州聞遠樓:明代建成,1957年被拆毀。

邯鄲彭城東閣:建於明代,毀於1958年修馬路。

大城縣司馬寧園:明代李松墓園,嚴吏,於遼東戰功卓著,墓園文革時被毀。

高陽孫承宗牌坊:孫承宗為明末重臣。文革時牌坊被毀。

滄州紀曉嵐墓:清乾隆時名臣,墓於文革破四舊時被毀。

涿州永濟橋旁御碑亭:清乾隆年間重修永濟橋時建乾陵御書碑及亭,文革初期被拆除。

南皮縣張之洞墓:他是中國重工業奠基人,他創辦了中國第一個高等師範學堂、第一個幼兒園,他將武漢打造成中國重工業基地,創建了中國首家系統完備的軍工廠,讓「漢陽造」聞名天下。他位列晚清四大名臣,一生清廉,喪葬費由親朋門生籌措,文革破四舊時被掘墓毀屍,頭顱被人踢著玩。

邢台古城:拆毀前,邢台古城許多方面都優於保存較好的正定古城和平遙古城。在中共早期的拆城牆等運動被拆毀殆盡。

河南案例

商丘燧皇陵:燧人氏鑽木取火、定夫婦道和四方名,文明之始,陵於文革時被破壞,後重修。

淮陽太昊陵廟:太昊伏羲氏是三皇之首,也稱人文始祖。淮陽是太昊伏羲執政地,也於此離世,文革時廟內塑像被毀。

商丘帝嚳陵:五帝之一,文革時祠廟建築被毀。

商丘閼伯台:帝嚳之子,火政,於此台觀星授時,中華最早的觀星台,閼伯葬於台下。文革時被破壞。

南樂縣倉頡廟:倉頡廟建築由南向北依次為石望柱、頭門、二門、拜殿、正殿、寢樓及大量碑刻等,陵前有石翁人仲、石牌坊、石獅等,整座陵廟布局嚴謹。文革破四舊時被毀。

偃師湯王陵:商代開國君主成湯陵,文革時被平毀。

杞縣伊尹廟:商代開國重臣,輔佐五代君王,文革時祠被毀。

衛輝太公廟及墓碑:奉祀姜子牙,始建於西漢,文革時被毀。

濟源孫思邈墓祠:唐代名醫,道士,孫真人墳及孫真人廟於文革時被毀。

洛陽邵雍祠:北宋易學家、理學家、道士,著有《梅花詩》,其祠於文革時被毀。

湯陰縣岳飛故居:文革破四舊時被嚴重破壞。

洛陽白馬寺:中國佛教第一寺,中原四大寺之一,漢明帝敕建。文革破四舊時焚毀白馬寺藏經5五萬多卷,砸毀元、明、清歷代佛像91尊(包括來自印度的一尊白玉佛),連30餘片緬甸贈送的珍貴的貝葉經也未能倖免,被投入大火。

嵩山少林寺:中原四大寺之一,始建於北魏,號稱「天下第一名剎」,文革時期被毀壞。

安陽北盤龍寺:初為關帝廟,唐太宗李世民曾避難於此,文革時近乎全毀。南盤龍寺全毀。

嵩山中岳廟:始建於秦代,中岳廟內的「岳立天中」石碑被拉倒在地,神像20餘尊被砸毀。

其它河南古寺觀舉例:文革時被毀壞的其它古寺觀包括,南陽雲朝寺(西漢)、鹿邑太清宮(東漢)、香山大普門寺(東漢)、信陽靈山寺(北魏)、新鄉香泉寺(北齊)、洛陽上清宮(唐)、濬縣太平興國寺(唐)、新鄭荊王石塔(唐)、商丘白雲寺(唐)、南陽香岩寺(唐)、開封白衣閣(五代)、鄧州因緣寺(北宋)、開封延慶觀(金)、南盤龍寺(明)、駐馬店南海禪寺(明)等等。

太康縣太康陵:夏朝第三位君主,因享樂失國,陵墓於文革時被破壞。

太康縣少康陵:夏朝第六位君主,稱有少康中興,其陵於文革破四舊時被紅衛兵破壞。

內黃太戊陵:商代中宗,治國撫民,頗有振作,其陵始建於漢代。文革時石碑群被破壞。

商丘微子祠:微子,商紂王兄,宋姓之祖,見紂王無道而出走,孔子稱其為殷三仁之一。祠於50年代初被毀。

虞城東嶽天齊廟:黃飛虎,原為商朝鎮國武成王,因義情所感而投西周,後建廟而祀。文革時被拆除,石碑盡毀。

范縣閔子騫墓:孔子弟子,墓於文革時被破壞。

長葛公冶長墓:孔子弟子,通鳥語,為救人而成義,墓於文革時被平毀。

南陽百里奚墓:春秋時秦國名相,墓於文革時被毀,後因地產開發而不存。

鄭州紀信墓祠:紀信以身代劉邦,不降,被項羽燒死。其墓和紀公廟,文革時幾乎被毀壞殆盡。

鄭州周苛墓祠:紀信誆項羽後,滎陽城陷,周苛不降,被烹。其墓與周苛廟於文革時被毀。

蘭考張良墓:漢劉邦謀士張良墓園內的張良廟被拆,墓碑全被砸毀。

禹州晁錯墓:漢景帝時提出削藩,致被腰斬,其墓於50年代被毀。

方城張釋之祠:漢初廷尉,以執法公正聞名,文革時塑像被砸。

舞鋼岑彭墓:東漢開國大將,1958年至文革墓被毀。

長葛固墳台:東漢班固墓,班固著《漢書》、征匈奴,固墳台於1958年時被平毀。

郾城陳寔墓:東漢名士,有大德,典故樑上君子出於此,文革破四舊時墓被毀。

南陽張仲景祠:東漢末年名醫,祠堂文革時被破壞,文革後重建。

南陽諸葛草廬:文革時諸葛草廬內的石坊、人物塑像、碑文、明代塑造的18尊琉璃羅漢、殿宇飾物被毀壞,珍藏的清康熙《龍崗志》、《忠武志》木刻文版被焚燒

許昌毓秀台:為漢獻帝祭天場所,文革時被推平。

繁城獻帝廟:漢獻帝禪讓帝位於曹丕而設的離宮,文革時被毀。

長葛張遼墓:三國魏猛將,文革前後大塚被毀。

內黃冉閔陵墓:五胡十六國時冉魏開國皇帝,陵墓於大躍進和文革時被破壞。

開封江淹墓:南朝官員,少有文名,晚年無佳作,即江郎才盡出處。江淹墓及江淹廟均於文革時期被毀壞。

'圖10 河南南樂縣倉頡廟破壞現場'
圖10 河南南樂縣倉頡廟破壞現場

長葛王求禮墓:唐武則天時名臣,剛直,其墓於文革破四舊時被平毀。

北邙狄仁傑墓:唐武則天時名臣,執法不阿,其墓於文革時被毀。

原陽樓師德墓:唐相,恭勤不怠,其墓於文革時被破壞。

商丘八關齋及石幢:八關齋與安史之亂時兩解商丘之圍的田神功有關,而石幢碑文為顏真卿晚年最精美的代表作。石幢歷經磨難終毀於文革,八關齋也於文革時被拆毀。

孟州韓湘墓:八仙之一,唐代韓愈侄孫,其墓於文革時被毀。

禹州畫聖祠:始建於唐末,為畫聖吳道子而建,文革時被毀。

臨渭寇準墓:北宋宰相,剛直廉潔,墓於文革時被毀。

長葛苗訓墓:擅於預言謀略,輔佐趙匡胤得天下,似劉伯溫輔朱元璋,其墓於文革破四舊及之後被毀。

永城曹彬祠墓:北宋開國良將,祠墓於文革時被毀。

鞏義穆寨穆桂英廟:文革時被毀。

伊川范仲淹墓:北宋時重臣,著有《岳陽樓記》,墓園於大躍進和文革時被毀壞。

鞏義蔡齊墓:北宋名臣,墓於文革時被毀;另文殊鄉為蔡文忠公所立石碑也被毀。

鞏義宋永安陵:葬趙匡胤父,文革中部份石像受損。

洛陽程顥程頤墓及故居:兄弟二人是南宋時與朱熹齊名的理學家,程門立雪典故的主角,兄弟兩人的墓園及故居於文革時被毀。

焦作許衡墓:元初漢臣,協同其它漢臣為元朝樹立規儀,教育蒙古後生,其著作《授時歷》世界聞名。其墓於文革時被毀。

滑縣宋訥祠:明代開國名師,祠及文物於文革時被毀。

安陽縣明代趙簡王墓:文革時被挖毀。

濮陽老城四牌樓:始建於明代,上部於文革時被破壞。

開封二曾祠:為規模宏大的園林建築,結構精美,亭台樓榭湖橋俱全。內祀曾國藩和其九弟兩江總督曾國荃。文革及其後拆樓填湖被毀。

湖北案例

隨州舜井:舜曾被騙下井,幸得從前旁側溶洞逃出,並發現甘泉一處,稱為舜井。文革時舜井被填埋,附屬的碑、亭、廟被毀。

沙市江瀆宮:屈原故居,文革時被毀壞後重修,後因房地產開發而拆除。

湖北古寺觀舉例:於文革時被毀壞的古寺觀包括,鄂州靈泉寺(三國)、襄陽廣德寺(唐)、黃石弘化寺(唐)、新洲縣報恩寺(唐)、黃岡天然寺(唐)、黃岡五祖寺(唐)、黃岡安國寺(唐)、浠水天求寺(唐)、浠水永樂寺(後晉)、武漢長春觀(北宋)、宜昌鹿苑寺(南宋)、荊州章華寺(元)、十堰回龍寺(元)、襄樊真武道觀(明)、武漢蓮溪寺(明)、武漢古德寺(清)等等。

沙市孫叔敖墓:楚莊王時令尹,功勛蓋世,清廉簡樸,司馬遷稱他為循吏第一。墓及碑於文革時被毀。

武漢子期墓:春秋楚國人,有伯牙子期典故,墓於文革時被毀。

保康卞和墓:春秋時卞和多次獻璞玉而兩受臏刑,最終於使美玉在楚文王處得以大白。墓於文革時被毀。

宜城宋玉墓:戰國時期文采出眾,又被稱為古之四大美男,其墓於文革時被毀。

平陸周倉廟:關羽輔將,文革時廟被毀。

襄陽司馬徽墓:三國時名士,智,知人,向劉備薦諸葛亮和龐統,墓和祠均毀壞於文革破四舊時。

襄陽墮淚碑和峴山亭:西晉開國功臣羊祜,以德行信義為民眾稱頌,以文治動搖了吳國統治。離世後襄陽民眾為其立碑,每逢祭祀時睹碑均會落淚,被稱為墮淚碑,文革時被毀。七層峴山亭也是為羊祜而建,文革破四舊時被炸毀。

襄陽羊杜祠:祀羊祜和杜預,文革時被毀。

麻城王叔和廟及墓:張仲景弟子,任魏晉時太醫令,人稱藥王,祀廟及墓於1958至文革時被毀。

荊州張居正墓:明朝中興之相,墓於文革時被毀。

武漢黎元洪墓:曾任中華民國總統,墓於文革期間被毀。

南漳縣張自忠祠堂和衣冠塚:文革時張公祠、張氏衣冠塚和三個紀念亭均被破壞。

通城縣古籍:10萬餘冊古書,包括一萬多本民間家族宗譜被焚(據1985版通城縣誌)。

湖南案例

株洲鹿原鎮炎帝陵:炎黃子孫的始祖,文革時地面建築被夷為平地,後重修。

衡陽車江鎮炎帝神農祠:炎黃子孫的始祖,文革時被毀,後重修。

南岳衡山道觀和寺廟:自唐代以來建成的南岳大廟等一百多座道觀寺廟群,被大躍進和文革破四舊所毀。

寧鄉縣密印寺:始建於唐代,曾有鎏金佛像磚一萬二千一百八十二塊嵌諸四壁,文革時被全面破壞。

其它湖南古寺觀舉例:文革時被毀壞的其它古寺觀包括,株洲龍山寺(隋)、瀏陽石霜寺(唐)、長沙開福寺(五代)、雲麓宮(明)、長沙洗心禪寺(明)、湄江圓通寺(明)、長沙新安寺(清)等等。

君山二妃墓:舜帝之二位妃子之墓,文革時被挖毀。

赤山島范蠡祠:春秋越國勾踐輔臣,能辨良莠,得以脫禍,范蠡祠於文革破四舊時被拆毀。

汨羅屈原廟和平江屈子廟:汨羅屈原廟是在屈原投江處所建,兩座屈原祠堂均於文革時被毀。

長沙太傅殿:西漢文帝時政論家、太子太傅,著《過秦論》、《論積貯疏》,太傅殿文革時被毀。

岳陽魯肅墓及亭:三國時東吳重臣,文革時墓亭皆毀。

耒陽杜甫墓及杜公祠:唐代詩人,文革時期杜甫墓被局部破壞,杜公祠因建學被拆。

武岡花塔:建於北宋,可與比薩斜塔齊名的武岡花塔文革時被炸毀。

寧鄉張濬張栻墓:張濬南宋抗金宰相,其子張栻是東南三賢之一,曾主持岳麓書院。張氏家族墓及祠堂於文革時被毀。

南軒書院:明嘉靖帝為紀念張栻而建,曾鼎盛一時,文革時被毀。

岳麓山禹王碑:遠古文字石碑,傳大禹治水時在衡山刻碑,另一說為夏代歌頌大禹而建,岳麓山禹王碑為南宋時拓本,文革時被毀。

石鼓書院石碑群:石鼓書院遺留的50餘塊石碑於文革破四舊時被毀。

黔城鎮古鐔城遺址:古城牆和五門樓等於文革前後被毀。

益陽陶澍墓:清道光年間重臣,墓園於文革前後被毀。

益陽胡林翼故居及墓:晚清名臣,為官清廉,整飭吏治,曾多次推薦左宗棠、李鴻章、閻敬銘等。其故居於文革時被毀,墓在1958年被毀。

長沙曾國藩墓:晚清重臣,墓於文革前被毀。

長沙左宗棠墓:晚清重臣,墓於文革時被破壞。

衡陽彭玉麟墓:晚清重臣,為官剛直清廉簡樸,軍功卓著,墓於文革時被破壞。

南岳忠烈祠:為中華民國抗日將士大型陵園。中共分別於1953年和文革兩次破壞忠烈祠,碑刻、祠額、公墓、遺骨等被毀壞。

芷江受降紀念坊:侵華日軍於此地受降,為紀念而立坊,文革時坊被破壞。

前中共湖南書記周小舟保藏的文物:周小舟在恐懼中把畢生珍藏的文物都燒掉,邊燒邊哭到:「這才是真正有罪啊」(據南光編《毛澤東和他的四大秘書》)。

江永縣「女書」:世代積存的只有當地女性識知的「女書」手稿於文革時被燒。

黔陽古城:城內文革被毀文物包括文廟、縣衙、宋代大木佛、會館、中正門等。

吉林案例

吉林文廟:全國四大孔廟之一,文革破四舊時遭到嚴重破壞。

其它吉林寺觀:文革時毀壞的其它寺觀包括,長春三清觀(遼)、吉林萬德寺(明)、通化玉皇閣(清)、舒蘭聖水禪寺(清)、松原永善寺(清)、遼源福壽宮(清)、吉林觀音古剎(清)、吉林明如寺(清)、長春般若寺(民國)、長白山如來寺(民國)、松原慈雲寺(民國)、德惠彌陀寺(民國)等等。

舒蘭完顏希尹墓:金代開國元勛,創女真文字,墓於文革時被破壞。

和敬公主陵:乾隆帝最疼愛的女兒,嫁給了科爾沁輔國公色布騰巴勒珠爾。文革時陵墓被毀。

楊鳳翔將軍墓:清末抗倭將領,為吉林經濟基礎做出貢獻,墓於文革時被毀。

江蘇案例

淮安韓侯祠:奉祀漢初大將韓信,淮安是韓信故鄉,文革時祠被破壞。漂母祠和釣台碑也在文革中被破壞。

徐州華佗廟和華佗墓:文革時被毀殆盡。

南京古城牆和城門:六朝古都南京城和北京城都屬僅有的巨型城牆,至1958年已拆毀過半。

南京夫子廟:先被日軍焚毀過半,殘餘建築在文革破四舊時被毀。

蘇州寒山寺:始建於南朝,文革時被損壞且被佔用做刑訊逼供的牢房。

鎮江金山寺:始建於東晉,文革時被破壞,寺塔也被燒。

其它江蘇古寺觀舉例:文革時被毀壞的其它江蘇古寺觀包括,蘇州玄妙觀(西晉)、蘇州靈岩山寺(西晉)、南京雞鳴寺(西晉)、高郵悟空寺(南北朝)、南京靈谷寺(梁)、如皋定慧禪寺(隋)、常州天寧寺(唐)、常州清涼寺(北宋)、蘇州虎丘石觀音殿(北宋)、崑山妙峰塔(北宋)、蘇州文山寺(南宋)、宜興大覺寺(南宋)、蘇州金墅蓮華寺(唐)、南京毗盧寺(明)、南京崇正書院/九華寺(明)、南京招賢禪寺(明)等。

徐州彭祖廟:彭祖篯鏗,在堯時受封於彭,對華夏文明頗有貢獻。彭祖廟於文革及之後採煤被毀。

蘇州伍公祠:也稱胥王廟,始建於春秋時期,為祭拜吳國伍子胥,文革時被毀,後重建。

鹽城鮑宣墓:東漢晚期名臣,忠正清廉、敢於直諫,墓於文革時被毀。

蘇州高陵:三國時孫堅陵和孫策墓,文革時被毀。

如皋呂岱墓:三國時東吳名將,93歲時官拜大司馬,其墓於文革時被毀。

鎮江太史慈墓:三國名將,墓於文革時被破壞。

南京阮籍衣冠塚:三國時竹林七賢之一,文革時被毀。

南京卞壸墓:東晉初年名將,滿門忠烈,文革時墓園被毀。

丹陽泰安陵:南齊開國皇帝陵,司馬光曾評其為「逆取而順守,亦一時之良主也」,文革時陵被炸毀。

蘇州顧野王墓和顧公祠:梁陳間官員,以文史聞名,祠與墓於文革時被毀。

溧陽太白樓:李白曾於此留詩《猛虎行》,文革時被拆除。

黃鶴山米芾紀念墓:米芾是北宋書畫家,尤以書法聞名。由於原墓湮沒難尋,故明末建紀念墓,文革時被毀。

江寧周侗墓:北宋末年武術大師,因四個徒弟而聞名,其墓於文革時被破壞。

鎮江宗澤墓:南宋初元帥,識任岳飛,文革時墓被毀。

蘇州魏了翁墓:南宋後期理學家,其墓於文革時被毀。

南通金應墓:南宋文天祥幕僚,其墓於文革時被毀。

兗州范氏牌坊:為表彰明代兗州范氏家族而建的石坊,也以精美被稱為天下第一坊,文革時被毀。

淮安吳承恩故居:文革破四舊時被毀(據1986年8月17日人民日報海外版)。

南京方孝孺祠墓:抗朱棣令拒寫詔書,祠墓於文革時被毀。

江陰徐霞客墓:明代探險家,墓於文革時被平毀。

崑山顧炎武墓祠:明末大儒,提出「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祠墓於文革時被毀。

揚州史可法衣冠塚:明末抗清名將,文革時衣冠塚被夷平。

徐州臧圩青墓:清代志士,咸豐帝親授金首,賜三品卿銜,予「騎都尉」世職,文革時被破壞。

蘇州葑門敵樓和木瀆敵樓:葑門敵樓殘跡和木瀆敵樓毀於1957年。

無錫惠山祠堂群:100多座供奉先賢聖者的祠堂,從1949年起,部份被軍隊佔用,部份被毀,多數被改為公房向民眾出租。

蘇州園林:上世紀50年代末,建築工程部建築科學研究院建築理論及歷史研究室南京分室與南京工學院建築學系歷史教研室,曾對蘇州古典園林進行了普查。當時尚存的完整和殘毀園林,包括大小不等的宅旁獨立園林和住宅的園林化庭院,共計190餘座。文革後倖存的就只有二三十座了。文革後,由於對園林藝術規律和園林文物特質的不了解,一些維修工作反而造成了破壞性的後果。(據楊鴻勛《整修與失真:蘇州園林的隱憂》)倖存園林中的匾額、碑刻等也廣遭破壞。

南京書法家林散之的文物:珍藏多年的字畫及自己的作品全部被毀之一炬。

蘇州木刻版畫家凌虛的文物:幾十年收集的各地上千張古版畫在文革中全被燒毀。

南京魏源後代的文物:撰寫海國圖志的魏源的各種手稿被化為紙漿(據何興懷著《文革五十年祭》)。

江西案例

南昌萬壽宮:建於西晉,江西福主許遜廟,文革時被焚毀。

廬山古寺觀:文革時被毀壞的寺觀包括,歸宗寺(東晉)、東林寺(東晉)、鐵佛寺(唐)、黃龍寺(明)等。

其它江西古寺觀舉例:文革時被毀壞的其它古寺觀包括,南昌普賢寺(東晉)、吉安靈泉寺(東晉)、南昌佑民寺(梁)、龍虎山上清宮(唐)、青原山淨居寺(唐)、靖安寶峰寺(唐)、雲居山真如寺(唐)、修水黃龍寺(唐)、百丈寺(唐)、丫山靈岩寺(南唐)、青雲譜(清)等等。

廣昌河東雁塔:也稱慈生寺塔,建於南宋,毀於1968年文革,後仿建。

吉安文塔:也稱文星塔,始建於明代,1958年被毀,2010年仿建。

崇義文峰塔:建於明代,文革時被毀(據1989崇義縣誌)。

南昌澹台滅明墓:澹台滅明是孔子學生,孔子曾懊悔失去他,其墓於文革時被毀。

南昌徐孺子墓:徐孺子是東漢名士,不為官位所動,歷代稱其為「高士」。其墓於文革時被毀。

南昌慈母墓:慈母是西晉江西福主許遜之母,江西人亦甚為尊崇。其墓於文革時被毀。

南朝溫嶠衣冠塚:東晉名臣,文革時衣冠塚被毀。

萬載縣謝靈運墓及廟:生於晉末,仕於南朝,文采非常,為後世稱頌,成語「才高八斗」即出自他口。其墓與墓前的祠廟在文革時被破壞。

贛州張公祠(雲封寺):祠為唐開元名相張九齡和代州都督張弼所建,以紀念他倆開嶺、修驛道的功績,文革時被毀。

南豐縣曾鞏墓:北宋歐陽修學生,唐宋八大家之一,墓於文革時被毀。

鉛山縣辛棄疾墓:南宋將領、詞人,其墓於文革時被毀,墓碑被用作洗衣板。

九江周敦頤墓園:周敦頤是南宋理學家,以著《愛蓮說》聞名,墓園於文革時被毀。

泰和縣楊士奇墓:明初四朝重臣,其墓於文革時被毀。

崇義文廟和王陽明公祠:建於明代,1964年被毀(據1989崇義縣誌)。

贛州楊廷麟墓:明末名臣,以身殉國,墓於文革時被毀。

撫州湯顯祖墓:明代戲曲家、文學家,作《牡丹亭》,墓於文革時被平毀。

豐城姜曰廣墓:明末南中三賢相,墓於文革時被毀。

南昌八大山人衣冠塚:明末清初畫家,以亡國題材聞名,其墓於文革時被毀。

南昌牛石慧墓:八大山人的弟弟,畫家,其墓於文革時被毀。

南昌婁妃墓:婁妃是寧王朱權之五世孫朱宸濠妻子,因多次勸阻丈夫朱宸濠造反無效而投江。其墓於文革時被毀。

南昌喻嘉言墓:清代醫聖,其墓於文革時被毀。

遼寧案例

瀋陽古城牆和城門:瀋陽完好的古城牆和城門於文革時被拆毀。

丹東大孤山古寺觀群:大孤山中百餘座始建於唐代的寺廟在文革破四舊時被大量毀壞(據張所文《大孤山古廟在文革時期遭到嚴重的破壞》)。

其它遼寧古寺觀舉例:50年代至文革被毀壞的寺觀包括,瀋陽長安寺(唐)、大連松山寺(唐)、鞍山龍泉寺(唐)、海城大悲古寺(唐)、金州九蓮寺(唐)、大連得利寺(唐)、葫蘆島臥佛寺(宋)、瀋陽慈恩寺(後金)、瀋陽實勝寺(後金)、遼陽文廟(後金)、大連觀音寺(後金)、瀋陽太清宮(清)、瀋陽般若寺(清)、大連朝陽寺(清)、大連壽山寺(清)、昌圖太平寺(清)、千山無量觀(清)、千山五龍宮(清)、葫蘆島雙泉寺(清)、蓋州萬和寺(清)、海城魁星樓(清)等等。

瀋陽清福陵和清昭陵:清福陵和清昭陵分別是為努爾哈赤和皇太極的陵寢,文革時遭部份破壞。

朝陽市喀左縣多羅郡王丹巴多爾濟墓:丹巴多爾濟是喀喇沁左翼旗第八任札薩克,曾捨身為嘉慶帝擋住刺客,因護駕有功被封為多羅郡王。其陵墓在文革破四舊時被毀壞。

朝陽市喀喇沁右翼札薩克王陵:西院為王爺陵,東院為親王陵,共有13位親王葬於此陵。西院在文革時被夷平成為耕地。東院建築也大多被嚴重破壞。

內蒙古案例

內蒙古寺廟:土改時奪取寺廟土地,文革又直接毀損了內蒙古1000多座寺廟。個別殿堂如大昭寺得以留存是因其被佔有作為倉庫/廠房。值得一提的是,在各種珍貴遺蹟中,存於阿拉善廣宗寺六世達賴倉央嘉措不腐肉身被毀壞,包頭美岱召中的三娘子遺物也被焚。

伊金霍洛旗成吉思汗陵:成吉思汗陵園和內含成吉思汗隨身物品的衣冠塚均於文革時期被毀。

呼和浩特舊城鼓樓:建於明代,1958年被拆。

巴林右旗烏爾袞和清固倫公主榮憲陵:榮憲是康熙帝最疼愛的女兒,嫁給了巴林部札薩克多羅郡王烏爾袞。其子為父母建了一座氣派的大陵墓。文革破四舊時陵墓被毀,陪葬財寶被竊,屍體被拖出侮辱遊街。

寧夏案例

「岳飛送張紫岩北伐詩」碑:文革時被毀。

整個自治區範圍大拆宗教設施。除個別清真寺外,均遭毀壞。如海原縣,僅三四天時間內就拆除清真寺六十七座、廟宇十七座。(據1990年版《當代中國的西夏》)。

寧夏名寺觀:文革時毀壞的古寺觀包括,東塔寺(西漢)、石空大佛寺(唐)、宣和羚羊寺(唐)、香岩寺(唐)、賀蘭山壽佛寺(唐)、平羅皇祗寺(唐)、甘露寺(唐?)、中衛大慶市(西夏)、高廟保安寺(明)、西關大清真寺(清)等。

趙良棟府邸:清初名將,於文革時被拆毀。

余德淵祠墓:清末名臣,為官清廉,政績顯著,文革時祠墓被毀。

青海案例

貴德縣寺廟群:大躍進至文革時期,45座寺廟被毀壞,燒毀無數宗教用品和經卷。(據1995版貴德縣誌)。

塔爾寺:始建於明代,1958年「沒收處理金銀、現金、珠寶玉器、高檔衣物、日用品等物資20餘種, 總值159.8萬元( 1959年退回錯沒收財產總值53.5萬元) 。」(據《湟中縣誌》 238頁)

其它青海古寺觀舉例:50年代至文革毀壞的古寺觀包括,互助縣白馬寺(東漢)、北禪寺/土樓觀(北魏)、西寧大佛寺(北宋)、禪古寺(南宋)、文都大寺(元)、隆務寺(元)、海東佑寧寺(明)、廣惠寺(清)、拉加寺(清)、白玉寺(清)等等。

格薩爾王遺物:玉樹囊謙縣的嶺國寺裏存有格薩爾王用過的寶劍、長矛、弓箭、盔甲等兵器,以及幾十部用金字書寫的有關嶺國(今玉樹藏族自治州一帶)歷史人物的傳記,全都沒有逃過這場災劫(據新華社1992年1月5日電)。

山東案例:

曲阜三皇廟:內祀太昊伏羲氏、炎帝神農氏、黃帝軒轅氏,文革時被毀。

龜山伏羲祠:文革時被破壞。

壽光倉頡墓:造字聖人,其墓於60年代被拆毀,1992年另闢地新造。

壽丘少昊像:黃帝之子,五帝之一。壽丘萬石山上的漢白玉像於文革時被毀。

青州堯王廟:建在堯王山上,文革時被毀。

曹縣伊尹祠墓:商代開國重臣,輔佐五代君王,墓祠及大鐘於文革時被毀。

日照姜太公祠:奉祀姜子牙,文革時被毀。

曲阜周公廟:祀周公姬旦,周武王之弟。周公一生的功績被《尚書﹒大傳》概括為:「一年救亂,二年克殷,三年踐奄,四年建侯衛,五年營成周,六年制禮樂,七年致政成王。」文革破四舊時祀廟被毀。

泰安六郎墳村楊延昭墓:北宋楊六郎,戍邊多年,戰功卓著,墓於文革時被毀。

曲阜孔廟:文革時200多名「紅衛兵」在曲阜29天,共毀壞文物6000餘件,燒毀古書2700餘冊、各種字畫900多軸,毀掉歷代石碑1000餘座。孔子墓被鏟平挖掘,其內孔子遺骸不知所終,「大成至聖先師文宣王」大碑被毀。廟碑被毀,孔廟的泥胎塑像被毀。

泰山寺觀群:破四舊時紅衛兵把泰山主景區寺廟內的神像砸毀,古建築遭破壞。

嶗山道觀:文革破四舊破壞涉及所有道觀,包括太平宮、上清宮、下清宮、鬥姆宮、華嚴庵、凝真觀、關帝廟等,「神像、供器、經卷、文物、廟碑全被搗毀焚燒」(據1990版嶗山縣誌)。

萊陽文廟和文峰塔:大成殿於文革時被毀(據1995版萊陽縣誌)。

山東其它古寺觀舉例:山東其它於文革時期被毀壞的古寺觀包括,峰雲觀(漢)、淄川普照寺(南陳)、玉函山佛峪(隋)、濟南興國寺(隋)、龍口南山靈源觀(北宋)、青島白雲寺(明)、汪溪魁星樓(清)、金鄉魁星樓(清)等等。

棗莊奚仲墓:夏朝時掌管造車,墓及車服祠於文革時被破壞。

曹縣萊朱墓寺:商代開國重臣,成湯時稱左丞相,萊朱墓、萊朱寺均於文革時被平毀。

曲阜顏回墓:孔子著名弟子,墓於文革時被破壞。

土橋村曾參墓:孔子著名弟子,文革時墓被毀。

鄒城南宮適墓:既是孔子弟子,又是孔子侄婿,墓於文革時被毀,享殿和古林也被毀。

濟南閔子騫墓:孔子弟子,文革時墓被毀壞。

曲阜宰予墓:孔子弟子宰予墓,文革時墓及碑並毀。

濟南閔子騫墓:孔子弟子,墓園文革時被毀。

郯城縣郯子廟:孔子曾向郯子學習古代官制,郯子廟文革時被毀。

肥城左丘明墓:春秋魯國人,著《左傳》《國語》,其墓於文革時被破壞。

滕州管仲墓和鮑叔牙墓:春秋齊桓公大夫,兩座墓都在文革期間被平。

曲阜孟母林:孟子父母及後世葬地,因典故孟母三遷而聞名,文革時墓地被毀。

高密晏嬰墓:春秋齊國名相,留下晏子使楚典故,墓碑廟於文革時被毀。

陶山范蠡墓:春秋越國勾踐輔臣,能辨良莠,得以脫禍,善經營後成富賈,墓於文革時被毀。

鄄城孫臏書院和孫氏家祠:孫臏書院規模宏大,為附近鄉民子弟育人,文革時被毀。孫氏家祠(內祀孫臏)也在文革時被毀。

馮官屯魯仲連墓:戰國末期高士,謀略超人,救難於水火而不用於獲取私利,留下義不帝秦典故,其墓於文革時被破壞。

滕州孟嘗君墓:戰國四公子之一,其墓與其父墓均於文革時被毀。

官橋鎮毛遂墓:戰國時期著名說客,留下毛遂自薦典故,墓及碑文文革時被毀。

濟南長城村姜烈女祠:即孟姜女廟,文革時被毀。

東平霸王墓:為西楚霸王項羽頭葬地,文革時被毀。

微山湖張良墓祠:西漢開國功臣,劉邦謀士,祠於文革時被拆除。

淄川公孫弘墓:漢武帝時名相,墓於文革時被平毀。

東平王陵山漢墓群:後漢東平國獻王劉蒼及其後代的墓葬群,5、6、7號墓於文革中被扒毀。

高密鄭玄墓:漢末經學家,其墓於文革時被毀。

濰坊徐幹墓:漢末建安七子之一,文革時墓被平毀。

臨沂五賢祠:內祀諸葛亮、王祥、王覽、顏真卿、顏杲卿五賢,文革時被毀。

諸葛城村武侯祠:此為諸葛亮出生地,文革時武侯祠被毀。另外,附近白沙埠鎮武侯先塋也被毀。

菏澤卞公祠:卞壸是東晉初年名將,滿門忠烈,文革時祠被拆。

微山湖東岸郗公墓:東晉名臣,以清節儒雅聞名,其墓於文革時被毀。

肥城關帝廟:廟建在關羽護送二位嫂子時避雨的紫雲橋旁,內有關羽制風雨竹和按虞世南書文刻製的烏磁鼎,文革時廟被破壞。

肥城薛仁貴墓:唐初名將,戰功卓著,墓於文革時被掘。

費縣顏真卿廟、碑及衣冠塚:唐名士,忠烈剛直,也已書法著稱,其在費縣的顏魯公廟、碑及衣冠塚(同其兄弟顏杲卿)於文革破四舊時被毀。

菏澤唐哀帝溫陵:文革時被嚴重破壞(有稱此為明尚書何應端墓)。

日照張行簡家族墓:張行簡為金時狀元、數學家和天文學家,其弟張行信為金時名臣以耿直廉潔著稱。張氏家族墓於文革破四舊時被毀。

泰安梁氏墓群:梁氏家族自北宋出過如梁顥、梁固、梁適等多位良臣名人,墓群於文革時被破壞。

濟南鐵公祠:明初忠臣鐵鉉,不降燕王朱棣,祠於文革時被毀。

淄川高汝登墓:明代仁臣,萬歷年間與其子兩賑飢荒,幾乎竭盡家財,致家道中落,去世時五百里罷市以哀其逝。文革時其墓封土被平毀。

東平王憲墓:明武宗時兵部尚書,墓園文革時被部份破壞。

桐城張秉文墓坊祠:明末忠臣張秉文在清時被追謚為忠節公,在桐城修建塚、碑、坊和祠,在濟南也有建祠,文革時全毀。

平陰於慎行墓:明代三朝帝師,墓於文革時被毀。

日照劉墉祠和高密劉墉墓:清朝名臣,劉墉祠於文革時被毀,劉墉墓於1958年被毀。

冠縣武訓墓:清朝的武訓是一名自幼家貧的乞丐,因為文盲而備受凌辱,因此決心為貧苦人家興辦義學;他最終成功建立三所義學,轟動朝野上下。其墓及祠堂於文革時被毀。

昌邑傅振邦及家人墓:清時國葬墓,為名臣傅振邦及為國捐軀的家人所建,分三次被中共所毀。

肥城縣古蹟文物:破四舊中「十一處古墓、二十二處古建築、十處古遺址、三十多塊重要石刻遭到破壞,近千件文物丟失」(據1992年肥城縣誌)。

山東部份地區文物:青州、棲霞、招遠、泗水、桓台、成武等地的大批古書古畫被燒。

惠民古城:始建於北宋。文革時全民參與毀城填海,古城城牆和海子大部夷為平地,古城內太和元氣坊等古蹟於50年代至文革被破壞。

山西案例

萬榮縣后土祠:奉祀后土和女媧,文革時被毀壞。

高平炎帝陵:文革時遭到破壞。另外,寶雞神農廟也被毀。

清徐堯廟:始建於周朝,祀堯帝,文革時被毀壞。

運城舜帝陵:舜帝陵園文革時被毀。

五台山:文革期間遭到嚴重毀損的寺廟包括:廣化寺、普壽寺、七佛寺、五郎廟、金剛窟、普樂院、寶華寺、文殊寺、靈峰寺、萬佛洞、棲賢寺、古佛寺、台麓寺、三塔寺、鐵瓦寺、三泉寺、玉花池、鳳林寺、獅子窩。其它寺廟也受到不同成度的破壞。

大同雲岡石窟和寺廟:建於北魏時期,雲岡石窟山門與過殿的六尊清塑以及第六窟康熙書「莊嚴法相」匾被毀掉。另,華嚴寺(遼)、善化寺(唐)、觀音堂(遼)等也在文革中被破壞。

其它山西古寺觀舉例:文革時毀壞的其它山西古寺觀包括,呂梁玄中寺(北魏)、代縣天台寺(北魏)、蒙山開化寺(北齊)、太原白雲寺(唐)、絳縣太陰寺(唐)、新絳縣龍興寺(唐)、忻州北天寺(唐)、天鎮慈雲寺(唐)、朔州崇福寺(唐)、大同純陽宮(金)、應縣淨土寺(金)、太原芳林寺(金)、太原純陽宮(元)、運城永樂宮(元)、大同圓通寺(明)等。

寧荀息祠:春秋時晉獻公大夫,後以「不食言」顯名於世,荀息祠在文革破四舊中毀損嚴重。

臨汾高堆村將軍廟(霍家廟):霍去病出生地,將軍廟莊嚴肅穆,內祀霍去病,於破四舊時被毀。

介休郭林宗祠墓:東漢名士,祠墓於文革時被毀。

山西鹿蹄澗村楊家祠堂:為北宋楊家將而建,文革時被毀。

夏縣司馬光祠墓:北宋名臣,剛直,著《資治通鑑》,溫公祠和墓園於文革時被毀。

趙城羅雲村飛雲樓:羅雲村人為趙匡胤後代,建飛雲樓以紀念趙匡胤,於文革時被毀。

陽城水草廟:北宋獸醫,於大戰前夕治癒萬匹軍馬,封廣禪侯,建水草廟而祀。文革時被毀。

忻州孫傳庭墓:明末名將,傳庭死而明亡,文革時其墓被毀。

方山縣於成龍墓:於成龍生前任清朝兩江總督,被譽為「天下第一廉吏」。1947年即已是中共佔領區的當地農會和村民以破除封建思想為藉口組織了盜墓。文革時,於成龍墓再次被嚴重破壞。

五台山百步坡袁枚墓:清代詩人文學家,文革時墓被毀。

龍泉峽大河關:河南和山西間的古關口,文革時遭到破壞。

陝西案例

藍田華胥陵:傳華胥氏生伏羲,中華尊華胥氏為人祖,藍田縣有華胥陵,從50年代至80年代不斷遭到破壞。

黃陵縣黃帝陵:炎黃子孫的起端,文革破四舊時陵園被毀壞,後重修。

白水縣倉頡廟:漢字的創造者,塑像和石碑等文革時被毀。

武功教稼台:為農業始祖後稷教民稼穡之遺蹟,文革時被毀。

扶風縣封神台、子牙廟和三聖廟:全部於文革時被毀(三聖廟祀文王、周公、召公)。

臨潼扁鵲墓:戰國時期名醫,墓於文革時被毀。

西安韓信墓:漢淮陰侯韓信,墓、碑、坊、廟於大躍進至文革破四舊時被毀。

西安董仲舒墓:漢武帝時大儒,墓於50年代被毀。

洋縣蔡倫墓:東漢人,改進造紙術,墓祠於文革時被毀壞。

周至縣樓觀台:老子講經授學並留下傳世之作《道德經》的地方。樓觀台及附近數十座古蹟在文革期間被破壞。

祖庵鎮重陽宮:始建於金代,為全真派祖庭,文革時遭破壞,老君殿也被拆除,王重陽墓被毀壞。

其它陝西古寺觀舉例:文革時被毀壞的其它陝西古寺觀包括,西安臥龍寺(東漢)、寶雞法門寺(東漢)、西安敦煌寺(西晉)、西安大興善寺(西晉)、佳縣金山寺(東晉)、西安淨業寺(隋)、扶風大明寺(隋)、西安華嚴寺(唐)、西安雲居寺(唐)、鎮巴縣篙平寺(宋)、龍門洞道院(元)、西安廣仁寺(清)等等。

武功姜嫄墓:帝嚳元妃,後稷之母,墓園於文革時被毀壞。

岐山縣召公祠:召公奭,周武王兄弟,先後輔佐周文、武、成、康四朝,治理有方,以有「成康之治」。召公祠於文革時被毀,另典故「甘棠遺愛」所指的甘棠樹遺蹟也被毀。

華縣鄭桓公墓:西周周宣王之弟,受封為鄭國首位國君,墓於文革時被毀。

韓城九郎山九郎廟:內祀程嬰、公孫杵臼、趙武三像,趙武即趙氏孤兒,九郎廟於文革時被砸。

臨潼藺相如墓及回車巷:戰國時代趙國名大夫,曾見廉頗而回車避之,後稱回車巷,旁曾有碑文敘事,文革時碑被毀。藺相如墓碑也在文革期間被毀。

富平王翦墓和王賁墓:秦將王翦,戰國四大名將之一,其墓文革時碑樓被毀,六陪塚被平;其子王賁也是戰功卓著,其墓文革時被挖毀。

綏德扶蘇墓與蒙恬墓:秦始皇仁太子扶蘇與大將蒙恬均葬於綏德,二墓於文革時被毀。

城固縣紀信紀念墓:紀信以身代劉邦,不降,被項羽燒死。城固縣百姓曾受其恩澤,故而建墓祠以祀,文革時被毀壞。

永壽縣婁敬祠:婁敬是劉邦謀士,以三個重要諫策聞名,其祠、碑、石棺於文革時被毀。

武功蘇武墓:漢武帝時出使匈奴被扣,留下蘇武牧羊典故,墓園於文革時被破壞。

城固縣張騫墓:漢武帝時出使西域,墓前石虎於文革破四舊時被炸碎。

嵬東鄉徐村司馬遷真骨墳及祠:墓、祠、古柏皆於文革時被毀。

楊凌馬援故居:馬援是東漢初年大將,即馬革裹屍典故所指伏波將軍,其故居伏波古莊、祠堂、祖廟等均於文革時被毀。

楊凌朱家祠堂和祖墳:馬援封侯拜將後常奚落其少時同學朱勃(當地縣令),然而朱勃並不計較,馬援死後朱勃不顧自身性命助馬家申冤,傳為佳話。朱家祖墳和宗祠都於文革時被毀。

漢中定軍山石碑:蜀國奪取定軍山後成為諸葛亮六出祁山的基地,在歷史上頗有名望。文革破四舊時,紅衛兵在定軍山找不到傳說中的諸葛亮墓,遂砸碎了古定軍山石碑。

富平北周成陵:北周文帝宇文泰與皇后合葬墓,文革破四舊時被破壞。

唐十八陵:十八座陵墓的地上石刻都於文革破四舊時遭到不同成度的毀壞,其中定陵、章陵、元陵、豐陵最為嚴重,即使保存較完好的乾陵(唐高宗與武則天)也有61尊石像於文革時被毀。

武功劉文靜三塚:唐開國功臣,因三件功績而建三塚,文革期間三塚被毀。

西安名人墓:杜如晦,唐初名相;杜牧,唐詩人;柳宗元,唐宋八大家之一。幾人的墓皆於60年代被夷平。

華縣郭子儀衣冠塚及祠:唐初五朝元老,平定安史之亂,軍功卓著,衣冠塚及祠堂於文革時被毀。

西安王維墓:唐代詩人、畫家,墓於文革時被破壞。

岐山梁星源祠:清末名吏,清廉忠烈,大部份碑刻等於文革時被毀。

秦都李麟墓:清康熙時大將,曾征西護送達賴喇嘛進藏,文革中墓被掘橫屍於野。

三原縣法院檔案:保存的當地清朝、民國的檔案文革破四舊時被付之一炬。

韓城周原古寨:有千年以上的歷史,40多座古建築和12座祠堂經文革破壞後,僅存陰差陽錯未被破壞的大禹廟,及四座祠堂和古寨遺蹟。

勉縣民間文物:數以萬計的古字畫和玉石珍品,大部丟失或毀壞(據1989版勉縣誌)。

上海案例

春申道院:祭祀戰國四公子春申君,因其封地都城建在上海附近,因此上海又稱申城。春申道院於1958年拓寬道路時拆毀。

豫園:始建於明代,文革時被嚴重毀壞。

崇明縣古廟古觀:崇明縣始建於宋及後世的18座廟宇道觀都在文革期間遭到不同成度的損壞。

其它上海古寺觀舉例:其它文革時被毀壞的古寺觀包括,靜安寺(三國)、龍華寺(三國)、西林寺(唐)、南七寶寺(北宋)、真如寺(南宋)、永福禪院(元)、寶山玉皇宮(明)、寶山淨寺(明)、沉香閣(明)、法藏寺(民國)等。

寶山江南重鎮坊:宋抗金大將韓世忠駐節之參將署門前的「江南重鎮坊」,在破四舊時被拆除。

黃道婆墓:元代棉紡織技術傳播者,其墓於文革時被夷平。

朱正色墓:明代東吳名吏,青史在德,墓於文革破四舊時被毀。

夏允彝父子墓:明末忠臣,父子拒降,墓於文革時被毀。

寶山陳化成祠:清末抗英英雄陳化成塑像於文革時被毀。

作家鄭逸梅的書畫文物:包括唐伯虎的山水軸,馬湘蘭的花卉扇,以及王守仁、文衡山、李日華、屠隆、楊維鬥、王漁洋、林則徐、曹寅、袁子才、洪亮吉等人的手札與近人蘇曼殊的《莫愁湖圖》全部毀於火海。

書法家沈尹默的文物:沈尹默是中央文史館副館長,他擔心『反動書畫』累及家人,老淚縱橫地將畢生積累的自己的作品,以及明、清大書法家的真跡一一撕成碎片,在洗腳盆裏泡成紙漿。

畫家劉海粟的文物:珍藏的大部份書畫和器皿被焚毀。

畫家朱屺瞻的文物:收藏的名人字畫被搜羅一空,七十餘方齊白石為他刻的印章一個沒剩(據1992年2月號《海上文壇》)。

上海永安百貨公司原老闆郭琳爽的文物:珍藏的百餘件玉器被砸。

四川案例

鹽亭嫘祖墓:軒轅黃帝正妃,創植桑養蠶繅絲,被尊為蠶神,其墓於大躍進時被夷平。

閬中漢桓侯廟及墓:蜀國義忠桓侯張飛廟及墓,廟於文革破四舊時被破壞,墓被挖毀。

峨眉山寺院:文革時,峨眉山寺廟佛像損毀嚴重,經書法器蕩然無存。

甘孜地區寺廟:甘孜地區數十座寺廟在文革時期被毀。

眉山中岩寺和千佛長廊:始建於東晉,三座寺院皆毀於文革,千佛長廊中的佛頭盡被破壞。

眉山能仁寺摩崖造像:建於唐宋時期的100多龕摩崖造像多毀於文革時期開山取石,現僅存28龕。

夾山千佛岩石窟:建於唐代,共有2470多尊佛像,文革時開山打石使1000多尊消失。

其它四川古寺觀舉例:其它大躍進至文革時被毀壞的四川古寺觀包括,成都青羊宮(周)、鶴鳴山道觀(東漢)、蒼溪雲台觀(東漢)、彭州天台寺(南朝)、成都昭覺寺(唐)、廣元覺苑寺(唐)、樂山烏尤寺(唐)、彭州聖跡寺(唐)、什邡慧劍寺(唐)、遂寧廣德寺(唐)、什邡龍居寺(唐)、南雅大佛寺(唐)、高峰山道觀(唐)、華鎣山光明寺(唐)、雲頂慈雲寺(唐)、綿陽雲台觀(南宋)、金川廣法寺(清)、碌曲縣格爾底寺(清)等。

都江堰李冰廟:也稱二王廟,內祀李冰父子,文革時被毀。

綿陽子雲亭:為西漢楊雄而建,劉禹錫著名的《陋室銘》即為此亭而寫,文革破四舊時被毀。

綿陽蔣琬墓:三國蜀漢四相之一,墓祠於文革時被毀。

昭化敬侯祠及墓:費祎是三國蜀與諸葛亮等並稱蜀漢四相,祠、碑、墓等皆毀於文革。

瀘州董允遺蹟:三國蜀漢四相之一,牌坊被毀,董允壩建築被破壞,也有說墓亦被破壞。

成都黃忠墓:三國時期名將黃忠的墓及祠堂於文革時被毀。

大邑子龍廟:為蜀將趙雲而建,文革時被毀。

新都馬超墓:蜀將,善用兵,曹操與其每戰必敗,新都馬超墓在文革時被村民以破四舊為名盜掘。

劍門關姜維祠墓:三國蜀漢忠臣,祠墓文革時被毀。

奉節甘夫人墓:劉備夫人墓,文革時被毀。

七曲山文昌大廟:始建於晉,文革時被毀。

劍閣縣鄧艾父子墓祠:三國魏將鄧艾以奇計破蜀聞名,後被誣謀反被殺。墓及祠於文革時被毀。

華陽岑彭墓:東漢開國大將,劉秀「得隴望蜀」就是給岑彭的詔令,墓於文革破四舊時被毀。

劍閣縣魏徵祠:唐太宗賢相,此地或為魏徵生地,祠於文革時被毀。

眉山虞允文墓:南宋初年重臣,岳飛韓世忠之後能稍扶社稷,墓園於文革時被毀。

宣漢唐瑜墓:朱棣之帝師,墓於文革時被毀。

德陽鐘鼓樓:始建於明代,文革時被毀,後仿建。

閬中貢院:川北道鄉試考場,四川貢院的至公堂、明遠樓等高大建築和貢院牌坊在文革中被拆除。餘下的建築因為被縣招待所佔用而得以保留。

廣安縣神道碑和德政坊:為表彰清乾隆時期大理寺正卿鄧時敏敕建碑和坊,文革時被毀。

成都抗日將領墓:劉湘墓、王銘章墓,均於文革時被毀。

成都古橋和老街:成都清末有200多座古橋,大多數古橋和錦官驛等城區老街於近年來的城建所毀。

成都古城牆:成都古城多道城牆在中共的全國拆城牆熱潮中拆除殆盡。

成都皇城:乃明太祖朱元璋為兒子朱椿所造王府,是藩王府中最富麗的一座,具有皇宮般的巍峨,因此被老百姓稱為「皇城」。文革期間被拆除以修建毛澤東思想勝利萬歲展覽館。

蒲山縣鶴山鎮文物:全鎮僅五千人,抄家銷毀的古書多達兩千多本,古畫二百餘張(據1982版鶴山鎮志)。

天津案例

盤山行宮:清乾陵年間建造的壯觀行宮和景區,先遭軍閥為籌軍餉而破壞,後毀於侵華日軍戰火,最後在文革時被打砸破壞。

廣濟寺三大士殿:保存最好的僅有幾座遼代木建築之一,從建成以來竟從未大修過。梁思成發現該建築時興奮的稱這次發現為「奢侈的幸福」。1947年被中共天津寶坻縣政府拆除用於修建解放軍反攻用橋。

其它天津古寺觀等:50年代自文革時被破壞的古寺觀廟還有,掛甲寺(唐)、藥王寺(唐)、天後宮(元)、潮音寺(明)、慈航寺(明)、孤雲寺(明)、湧泉寺(明)、呂祖堂(明)、敕建大王廟(清)、大覺興善寺(清)、大悲禪院(清)、天津清真大寺(清)等。

天津寧園:寧園明清時期石刻石雕匾額等於文革破四舊時受損。

天津鼓樓:始建於明代,1952年因有礙交通被拆。

傅恆及福康安墓:傅恆是乾隆朝重臣名將,其長子福康安也因功而封為郡王。1959年修建於橋水庫時,墓園被遷徙移民所毀。

天津李公祠:李鴻章祠堂,被中共拆毀。

天津周公祠:為表彰清軍將領周盛傳和周盛波兄弟而建,文革時被毀。

石家大院:清代天津八大家之一石元士故居,佔地7200餘平方米,文革時大量文物遭破壞,大院面目全非。

收藏家張連志父母收藏的文物:在天津收藏家張連志兒時的記憶中,舊租界的小洋樓裏滿屋都是父母的古董珍玩。後來在「文革」中,這些文物大多都被抄走或毀損

西藏案例

西藏寺廟:西藏約2700座廟宇幾乎都在1959年至文革初期被毀,無數文物灰飛煙滅。如始建於松讚幹布時期的大昭寺和小昭寺均被破壞,尤為可嘆的是世上僅存的釋迦牟尼8歲等身像(尺尊公主帶到西藏)被鋸為兩段和釋迦牟尼12歲等身像(文成公主帶到西藏)亦遭損壞。大昭寺被改為屠宰場,遭到毀滅性破壞的小昭寺殘跡被用作倉庫。

五世至九世班禪遺骨:紮甚倫布寺佛塔中存放的五世至九世班禪遺骨被紅衛兵挖出肢解拋棄。

覺拉寺松讚幹布和文成公主像:松讚幹布離世後由文成公主親自主持塑造的他們二人的塑像,於文革破四舊時被毀。

鐘木讚拉康:在松讚幹布陵墓上所建的祀松讚幹布、文成公主、赤尊公主的祠堂,文革時被拆。

拉薩布達拉宮:中共佔據布達拉宮後,大量可移動珍貴文物丟失(包括珍貴經卷、文獻、掛毯、工藝品、塑像等),「朗色旁追」倉庫中歷年積存的珍寶被搬空。滿牆的珍貴壁畫被塗改成毛澤東語錄。

拉薩傳統民居:近年來為經濟利益和開發旅遊業,不少西藏傳統民居和街區遭拆除,如布達拉宮山下的傳統民居雪村。

藏區格薩爾王傳本和遺物:文革時禁止藏族藝人傳唱民族史詩《格薩爾王》,民間流傳的手抄本被抄被燒,珍貴的藏語《格薩爾王﹒貴德分章本》不翼而飛。

新疆案例

庫車王府:清乾隆為當地維吾爾首領敕造,最終於文革時被徹底破壞。

和靜滿汗王府:東歸的土爾扈特蒙古族在和靜的王爺府,文革時被破壞。

清真寺:據統計,文革期間中共在新疆拆除/關停的清真寺略超一萬座。

新疆古寺觀舉例:50年代至文革時被毀壞的古寺觀包括,柏孜克里克千佛洞(南北朝)、清泉寺(唐)、吉木薩爾千佛洞及高台寺(唐)、庫車大寺(明)、瑪納斯大佛寺(?)、普慶寺(清)、靖遠寺(清)、聖佑廟(清)、鐵瓦寺(清)、巴倫台黃廟建築群(清)、烏魯木齊陝西清真大寺(清)等等。

喀什玉素甫﹒哈斯﹒哈吉甫墓:11世紀喀喇汗王朝富有哲學思想的文學著作《福樂智慧》作者,墓於文革時被毀。

雲南案例

昆明金馬坊和碧雞坊:始建於明代,為昆明的象徵,文革時被拆除。

瑞麗姐勒大金塔:傳說始建於1500年前,與緬甸仰光大金塔和印尼婆羅浮圖塔齊名,文革時被毀。

大理雞足山古寺:雞足山中迦葉殿(明)、金頂寺(明)和祝聖寺(清)均於文革時期被毀。

雲峰山道觀寺院群:始建於明代,文革時多數道觀寺院被毀。

其它雲南古寺觀舉例:50年代至文革時被毀壞的雲南古寺觀包括,昆明金馬寺(東漢)、西雙版納總佛寺(隋)、昆明圓通寺(唐)、大理崇聖寺(唐)、保山光尊寺(唐)、昆明真慶觀(元)、昆明盤龍寺(元)、昆明太和宮(明)、昆明寶華寺(明)、麗江弘法寺(明)、松讚林寺(清)、巍寶山三清道觀(清)、芒市五雲寺(清)、芒市風平佛塔(清)、玉溪碧雲寺也稱武當別院(清)、麗江玉峰寺(文革)、普洱雷光佛跡寺(清)等等。

大理李元陽墓:明代大理白族名人,為官十年回鄉,深受大理白族民眾愛戴。文革時其墓被毀。

保山文筆塔:又稱茲雲古塔,始建於唐代,文革時被毀。

騰衝國殤園:國民黨抗日陣亡數千將士墓,文革時被紅衛兵仔仔細細的毀壞。

浙江案例

紹興大禹廟:塑像等文革破四舊時被毀,後仿建。

杭州岳飛廟和岳飛墓:均於文革時被毀。

普陀山:面積12.5平方公里的普陀山在文革前有三大寺,幾十座禪院,文革時全部被嚴重破壞,許多寺庵被拆毀,全島約一萬五千座佛像除極少數被藏匿之外全被砸毀,文物損失無數。

葛嶺古建築:葛嶺古建築始於東晉,文革時除道院房舍外,整個葛嶺的景觀建築全都被毀壞。

浙江其它古寺觀舉例:其它浙江文革時被毀的古寺觀包括,杭州洞霄宮(西漢)、寧波阿育王寺(西晉)、寧海天童寺(西晉)、奉化雪竇寺(晉)、杭州天竺三寺(東晉)、新昌大佛寺(東晉)、天台高明講寺(陳)、天台國清寺(隋)、湖州鐵佛寺(唐)、寧波七塔禪寺(唐)、徑山萬壽禪寺(唐)、杭州虎跑定慧寺(唐)、玉環靈山寺(唐)、杭州淨慈寺(五代)等等。

台州夷齊像:商遺臣伯夷和叔齊像,徐霞客鑑定石像為唐以前造,毀於文革紅衛兵之手。

紹興文種墓:春秋越國勾踐輔臣,兔死狗烹,文革時墓被毀。

諸暨西施殿:名媛之一,後為范蠡妻,西施殿建於浣溪沙處,文革時被毀。

溫州東甌王墓:越王勾踐後裔,因率眾佐漢滅秦、破楚有功,於漢惠帝三年被封為東海王,世稱東甌王。因他精勤圖治,對溫州早期經濟、文化有開發之功,故被尊為東甌始祖。墓在文革時被嚴重破壞。

紹興王羲之墓和蘭亭碑:王羲之書法中華無出其二,文革時竟被毀墓。名篇《蘭亭集序》所指的蘭亭中康熙帝御筆蘭亭碑也被砸為幾塊。

紹興金庭觀:早為王羲之故居,其五世孫舍房為道觀,文革時被毀。

湖州謝安廟墓:東晉名臣,能吏,也是淝水之戰的指揮,謝安墓及廟於文革時被毀。

杭州鼓樓:始建於南朝,文革期間被拆毀。

安吉顏真卿衣冠塚:唐開元時名士,忠烈剛直,也已書法著稱於世,文革時墓被毀。

陸贄祠及宣公橋:陸贄為唐代賢相,蘇軾讚其有王佐帝師之才,成語「情有可原」即出自他起草的詔書。其在嘉興的陸宣公祠於文革時被毀,宣公橋於1969年清理河道時被拆。

義烏駱賓王墓:以文采出名,文革時墓被毀。

嘉興三塔:建於唐代,三塔、茶禪寺和龍王廟一併毀於文革。

臨安吳越國王墓:吳越國王錢鏐,也是杭州城的締造者,文革中墓被破壞。另外,杭州西湖邊的錢王祠也於文革時被毀。

蘇州錢元璙墓:吳越國王錢鏐之子,封廣陵郡王,治理蘇州功績卓著。其墓於文革時被破壞。

紹興孝宗帝享殿:為宋六陵唯一保存完好的遺蹟,文革時被毀。

杭州牛皋墓:岳飛之輔將,被秦檜毒死,死前嘆自己不能馬革裹屍,其墓遙望岳飛墓。文革時被毀。

樂清王十朋墓:南宋名臣,《四庫全書總目》評價說:「十朋立朝剛直,為當代偉人」。文革時墓被破壞。

永嘉朱直清王墳:南宋朱直清曾受宋理宗玉璽代政七日,因此其墓被稱為王墳,文革時墓被破壞。

舟山文筆塔和奎光閣:曾位於鰲山上的文筆塔始建於元代,奎光閣(又稱鰲山塔)建於明代,均在文革中被毀。

長興徐階墓:明嘉靖時首輔,時政破局之人。其墓於文革時被毀。

紹興徐文長故居:明朝人,以才藝聞名,文革時其故居被毀。

台州戚繼光祠:明代抗倭將領,祠於文革時被破壞。

杭州歷史名人墓:文革時被毀壞的杭州歷史名人墓包括於謙(力挽狂瀾救明朝於水火)、張煌言(明末抗清將領)、魏源(著海國圖志)、武松等。

余姚黃宗羲墓:明末清初名士,其墓於文革時被毀。

杭州西湖十景御碑:乾隆皇帝手書的十塊西湖十景御碑中,有8塊毀於文革,只存「曲院風荷」、「蘇堤春曉」兩塊真品。

三門縣文峰塔:文革時被毀(據1995版台州地區志)。

奉化蔣介石生母墓:文革時被毀。

杭州淞滬戰役陣亡將士紀念碑:文革期間被毀。

武義古蹟:文革時武義遭破壞/佔用的古蹟有,何氏宗祠、俞氏宗祠、劉基廟、洞主廟。

武義崑曲藝術:武義崑曲曾名噪一時,文革時崑曲被當作四舊破壞,曲譜戲服被燒,劇團被解散。

寧波地區在文革期間被打成紙漿的明清版線裝古籍有八十噸(據1986年第6期江蘇人民出版社《鐘山》)。

鎮海王書竹藏書:民國初年於縣城後大街王家祠堂內設清芬書館,收藏古籍及各地志書。「文革「期間藏書多被付之一炬,僅遺少量今藏於鎮海區「文管會」書庫。(《鎮海區圖館志稿》)。

寧遠「夕可軒」文物:「夕可軒」二間藏滿書畫,文革期間全部被堆放天井,一火盡毀。(《寧海縣藏書樓志稿》)。

3.文革結束前中共在全國範圍毀壞文物古蹟綜述

文革破四舊破壞到底有多廣泛?除了各地文物系統和少數軍民不顧個人安危保護的少數古蹟,除了專唱白臉的某大員安排保護的少數顯要古蹟,除了早已被中共機關單位強佔使用的古建築(或也有部份毀損),其它的凡是紅衛兵和造反派所到之處,多數都遭到不同成度的毀損。

在中共破四舊的氛圍中,各地村民從古蹟上攫取石、磚、木、土,改墓地為耕地,甚至有的直接盜墓。因此而造成的損毀屢見不鮮。

再加上城建等造成的毀失,文革結束前中國的文物古蹟完好留存的已是極少數。

但是,把主要責任記在被矇蔽了的紅衛兵、造反派和村民頭上是不公平的,中共才是始作俑者。

全國古城牆

在毛澤東的多次催促和鼓動下,50年代全國興起了拆城牆運動。最終使全國的古城牆被拆除殆盡。許多古城在拆除前,結構近乎完整,是難得的歷史遺蹟。

同濟大學建築與城市規劃學院教授、國家歷史名城研究中心主任阮儀三在演講中提到,中國的古城牆看似到處都有,但只有三個半是真貨(荊州、平遙、興城和半個西安),「其餘都是假貨,是近年來仿建的,最多也就是夾雜著些遺址。」

全國古城民居

全國對古城街區和民居的破壞從中共竊政伊始就一直在進行著,從改革開放起愈演愈烈,2000年後進入高峰期。

至今日,除了少數古城民居(許多是仿建改造項目)作為旅遊創收項目得以保存外,多數華夏古城已不復存在了。

全國可移動文物

和前述北京地區一樣,可移動文物在全國範圍破四舊抄家過程中的毀失也是不可計數的。

上海市從1966年8月23日至9月8日十幾天,紅衛兵抄家就達84200多戶。到9月下旬,天津市紅衛兵抄家1.2萬戶。上海川沙縣50多萬人,7800多戶人家被抄(據1986版川沙縣誌)。上海奉賢縣青村公社315戶被抄,毀字畫227幅,書刊6千餘冊(1984版青村志)。重慶市有13160戶被抄家(據重慶市公安局史志辦公室)。山東威海市僅工商界、文化界人士就有275戶被抄家(據1986版威海市志)。人煙稀少的雲南江城哈尼族彝族自治縣,也有565戶被抄。

僅寧波地區在文革期間被打成紙漿的明清版線裝古籍就有八十噸(據1986年第6期江蘇人民出版社《鐘山》)

民間在恐懼中自毀文物造成的損失也是龐大無比。

另外,破四舊時對古蹟的破壞往往也伴隨著可移動文物的毀失。

全國到底共有多少文物毀失,恐怕完全沒有辦法統計。

全國宗教建築

前面只略微提到了被破壞的最知名的一小部份宗教建築。而數量更多的地區性的宗教建築被毀的情況要嚴重多了。全國宗教建築中,沒有受到衝擊破壞的少之又少。

中共破壞全國宗教建築的大致情況是:

(1)文革前沒收廟產(包括土地和積蓄),並禁止寺廟收香火錢,禁止化緣。斷絕生活來源的僧侶道士被迫棄廟棄觀

(2)文革前禁止宗教活動,逼迫僧侶教士還俗,有的地區僧侶教士被毆打囚禁(如虛雲和佛源法師經歷)

(3)文革前強佔寺廟另做它用,驅趕僧人

(4)大躍進時期有的地區強行搬走金屬神像和大鐘等金屬文物以煉銅煉鐵

(5)文革破四舊時,神像和文物(如古經卷、壁畫、石碑等)被毀壞,建築也被破壞

宗教設施被破壞時,神像、壁畫、經卷、古籍、藏寶等往往一併被毀。

儒家書院和字庫塔

文革前廣布於全國城鄉的儒家書院雖然多數已不用作講學之所,但建築文物仍保存完好。儒家書院在文革時被當作四舊而遭受廣泛破壞、佔用。

古時南方各地多建有字庫塔,用來焚燒字紙,以表對倉頡造字的尊敬。這些塔多毀於文革破四舊時,餘下的多毀於城建。

長城

各地在文革期間取長城磚自用現象嚴重。

宗祠和古村

在文革期間,宗祠被普遍破壞。祠堂中的塑像、牌位、族譜、祖訓等往往被毀。可嘆中華兒女數典忘祖竟成事實。

古村落中的各種精美裝飾和歷史遺蹟也難逃浩劫。如四川郪江古鎮中九龍橋龍頭和戲台木雕等在文革中的損壞很普遍。

徽州等少數地區由於地處偏遠,經受的破壞相對較小,故而保存較好。比如修復後的徽州宏村、西遞村和呈坎村,古村遺蹟較完整,但仍難掩對祠堂和精美裝飾的廣泛破壞。

懸棺

長江沿岸峭壁上多有古人放置的懸棺。被中共洗腦後的人把這也視為四舊,文革時多處懸棺被肆意破壞。

園林和亭台樓榭

全國園林和亭台樓榭在文革時多遭到破壞。多數破壞體現在匾額、碑刻、雕飾、塑像、古建築等文物處,也有不少破壞假山、池景和林木的案例。下面是蘇州園林毀損概況。

上世紀50年代末,建築工程部建築科學研究院建築理論及歷史研究室南京分室與南京工學院建築學系歷史教研室,曾對蘇州古典園林進行了普查。當時尚存的完整和殘毀園林,包括大小不等的宅旁獨立園林和住宅的園林化庭院,共計190餘座。文革後倖存的就只有二三十座了。文革後,由於對園林藝術規律和園林文物特質的不了解,一些維修工作反而造成了破壞性的後果。(據楊鴻勛《整修與失真:蘇州園林的隱憂》)倖存園林中的匾額、碑刻等也廣遭破壞。

牌樓牌坊石碑石像和名人墓祠

全國範圍的牌樓牌坊多為彰顯廉、公、仁、德、貞、功績等所建。文革時被當作四舊破壞較普遍,實在難以統計。

古石碑、石像,甚至石獅子也都是破壞對像,未經文革破壞而留存的很少。

陵墓在1958年的平地運動中即已被成片破壞,文革破四舊時則專門針對名人墓祠破壞。但凡能被發現的名人墓祠幾乎難逃魔手。

4.中共在文革後的破壞

中共在文革後為了開發旅遊業和維護其統治而重建/維修了顯要的古蹟。(註﹕許多古蹟是民間自發出資維修/重建的)

我們且不談部份新造仿古建築恰是林徽因所預言的假古董,也先不談更多沒有甚至無法修復/再造的古蹟和文物。滑稽的是,中共一邊在用人民的血汗錢修復它自己造成的浩繁破壞,一邊以文物保護者的姿態要求人們對它感恩戴德,許多古蹟景點還要收門票錢。

與此同時,在經濟大潮下,對文物古蹟的破壞以另一種方式在延續。

文物保護學者謝辰生先生痛心的說,「中國對文物破壞最嚴重的時期不是『文革』,而是90年代以後。今天對文物的破壞比『文革』嚴重一萬倍,你要我說實話就這麼回事」。

如果這種新破壞是個別現象,涉案的開發商和地方政府應負全責。然而,這種新破壞卻是極普遍的、長期不斷發生的。那麼中共在表面上作態而在事實上縱容,才是文革後新破壞的推動力。中共要負主要責任。

同樣,紅衛兵雖非無辜,但絕不應承擔主要責任。他們的表現完全是中共思想灌輸的惡果。與其追討紅衛兵的道歉,不如追究中共如何用冠冕堂皇的藉口把「仇恨」灌入國人腦中。這種灌輸從未停止,只不過變換了形式。

對於文革後的破壞,僅舉幾個案例以做「管中窺豹」:

北京胡同:1949年北京的胡同有3050條,經過歷年拆遷,到2019年降為不足700條。許多被拆除的四合院狀況良好,其構造之精美、質量之堅固,令拆遷工人都嘖嘖稱奇。北京胡同的大面積消失是對古城的最後破壞。除了零星的殘存古蹟和仿建的假古蹟外,北京已經大範圍的和歷史切斷了聯繫。

北京名人故居:隨胡同拆毀的名人故居和知名古建築數不勝數,如辜鴻銘寓所、李鴻章祠堂、明代嚴嵩的別墅、曹雪芹故居「蒜市口十七間半」、著名宗教界人士趙紫宸、翻譯家趙蘿蕤故居、梅蘭芳故居(紅星胡同11號)、清朝果郡王府、張恨水故居、京劇「後四大須生」奚嘯伯故居、「四大名旦」荀慧生故居、尚小雲故居、「四小名旦」張君秋故居、梁思成林徽因故居、會同四譯館(華嚴庵)等

南京秦淮河歷史街區:據2009年7月陸媒,位於南京秦淮河兩岸的「老城南」,早已不見了南唐以來一直保留下來的金陵古城傳統格局和數以千計的江南穿堂式古民居,取而代之的是佔地面積2.18萬平方米新建的熙南裏歷史文化街區和大片的建築工地

西安民居和名人故居:1993年西安市公布的「需要保護的傳統民居宅院和歷史性紀念性建築名單」裏,有32處明清民居,其中27處已被夷為平地,包括督軍老宅。2016年6月,陝西記者報導,西安傳統民居僅剩45處。

長城:毀壞長城的案例近些年仍不停發生,如2003年山西朔州右玉縣將殺虎口長城全部推倒,在原址新建長城關口以發展旅遊。這樣的行為不但未受任何處罰,卻作為政府政績受到表彰,當事人還獲得提拔。

天水民居:文革後的舊城改造使大量古巷民居消失

鄭州馬固村:被譽為「中原第一文物古村落」,2014年為建產業園而整體拆毀

襄陽漢聖庵:建於明代,1985年拆毀前殿,1998年拆毀大雄寶殿,2007年被徹底強拆

晉城半坡古村:有67處明清古宅的半坡古村於2007年被拆毀以開發煤礦

四、後記

破壞文物古蹟是共產黨有目的的行為。

文革發生前的1964年,被稱為「中共一支筆」的胡喬木寫下了讚頌西湖風景區毀墓拆碑事件的詩詞《沁園春 ﹒ 杭州感事》。毛澤東在該詞原稿上寫下一段批語:

「杭州及別處,行近郊原,處處與鬼為鄰,幾百年猶難掃盡。今日僅僅挖了幾堆朽骨,便以為問題解決,太輕敵了,且與事實不合,故不宜加上那個說明。至於廟,連一個也未動。」

第一批共產主義者席爾凡﹒馬雷夏爾(Sylvain Marechal)更是明確的表述了這種不相容性。他在「平等宣言」中寫道:

「我們可以使用一切手段,掃除一切阻礙力量。只要能達到真正的(經濟)平等,如有必要,讓藝術去死吧。」

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稱:

「資本主義社會是過去決定現在;共產主義社會是現在決定過去」

馬克思和恩格斯在1850年3月共產主義聯盟的內部演講中談的更直白:

「(革命勝利後)對於人們向『其仇恨的個人和公共建築』施以報復破壞的行為,工人組成的政黨絕對不要阻止他們,不僅要容許他們,還必須要給予指導。」

只要對中共自己有利,它會毫不介意再搞一次破四舊式的運動。這並非危言聳聽,在中共從2018開始暗中執行的新毀佛像運動、2018年起開始的祠堂變講堂運動、近10多年持續的拆十字架運動、鎮壓家庭教會、新疆集中營、造謠迫害法輪功中,中共已經再次露出了利爪。(境外「寒冬」網站對新毀佛像運動有詳細報導)

共產黨導致的浩繁的文物古蹟毀損雖在古今中外登峰造極,然而其本身卻僅僅是共產之罪中較輕的一個。共產黨在殺人、殘害菁英、扯謊、迫害信仰、扭曲歷史、變異教育、破壞道德等方面無一不是登峰造極的。

(未完待續)

另,要系統了解共產之禍,請讀大紀元網站刊載的《九評共產黨》

成文倉促,或有無心之誤,望讀者諒解。

引用:
[1] A. and W. Galignani and C.,《Galignani』s New Paris Guide for 1868》, 1868
[2] Queen Victoria in Paris, Royal Collection Trust (https://www.rct.uk/collection/themes/exhibitions/queen-victoria-in-paris/royal-albert-memorial-museum-art-gallery/explore-the-exhibition#/
[3]     ,  1855 , Livejournal (https://ledi-oks.livejournal.com/552048.html
[4] John Leighton, Paris Under The Commune, or, The Seventy-three Days Under The Second Siege, 1871
[5] W. Pembroke Fetridge, 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Paris Commune in 1871, 1871
[6] Thomas March, The History of The Paris Commune of 1871, 1896
[7] Alexander N. Yakovlev, A Century of Violence in Soviet Russia, 2002
[8] ANTI-RELIGIOUS CAMPAIGNS, Revelations from the Russian Archives, Library of Congress (https://www.loc.gov/exhibits/archives/intn.html
[9] How churches in the Soviet Union were desecrated and repurposed, Deutsche Welle, 2016 (https://m.dw.com/en/how-churches-in-the-soviet-union-were-desecrated-and-repurposed/g-19565103
[10] ALEXANDRA GUZEVA, How did the Soviets use captured churches?, Russia Beyond, Jan 2019 (https://www.google.ca/amp/s/www.rbth.com/history/329913-orthodox-churches-soviet-union/amp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