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在工作中修自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二日】我是二零一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大法弟子,想利用法會這個機會,彙報一下自己在工作中如何修自己,和走正後,師父是如何幫助我化解難題的。

為他人著想 「刁難」變「支持」

我近兩年剛剛從事教師工作,工作中,不使用微信,而學校主要的事宜都是通過微信傳達。由於師父的精心安排,自有好友、同事偶然聊天,或者各種方式使我知道了學校通知,所以在工作中,我沒有因為微信受到過影響。但是疫情開始後,老師要居家辦公,也就沒有了同事們在一起工作的環境,所以沒有辦法從同事那得知學校的通知了。

年級主任知道我沒有微信,所以每次有通知,都單獨再通知我一次。時間一久,年級主任有點不耐煩了,於是,向副校長抱怨我沒有微信的情況,影響到她的工作和學校的一些工作。副校長親自給我打電話,用關心來打動我,用威嚴來強迫我,最後的要求是必須在一兩天內裝上微信。

因為年級主任之前總喜歡打小報告,其他老師都對她這點有意見,我心裏也生出點不滿:「直接找她說,不就行了麼,為甚麼要弄到領導那去。」但是自己也知道煉功人不能怨恨別人,所以對自己不好的思想儘量的克制。對於微信,我知道我是肯定不能裝,但是也沒有去硬抗,而是拖著。

師父說:「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

沒過幾天,考驗又來了。週末,我收拾東西,手機靜音了。下午,我偶然拿起手機一看,發現有七、八個電話,有副校長打的、年級主任打的、同事打的,還有好幾條短信。我趕緊回給年級主任,主任說是開全校教師會。

掛了電話,我趕緊上網絡會議,在登錄的時候,我丈夫也打電話過來,說我同事給他打電話,要我開會。在這時登上去了,結果,副校長正在會上罵我。我趕緊解釋說我手機靜音了,沒有聽到。副校長更火了,說昨天就通知了,你不用微信……後面的話我現在有點忘了,反正是很難聽。這時,我電話還沒掛,丈夫在那頭也聽到了。會議群裏有很多領導、老師和管理人員,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還有我丈夫)被罵,真的是很尷尬。

怨恨心剛要上來──「要是年級主任不告狀,我也不會被副校長在大會上數落啊。」我馬上意識到不對,我開始強行的讓自己不去怨恨,但是壓下去,又浮上來,消不徹底。

後來,我開始想師父說的話「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1],我意識到,年級主任沒有義務每次都通知我,但她通知了,我應該感激。再者,她婆婆是湖北人,因為受疫情影響,老人在湖北出不來,她得自己帶著孩子工作,還要每次單獨通知我,確實很不容易。還有,她也許並不是「告狀」,只是和領導隨口說起,也可能啊,自己不能用不好的心去想別人。

想到這,突然感覺主任人很好,是自己做的不夠好。這時,一點怨恨心都沒有了。當然,我還接著向內找,一定是自己哪裏有漏,才導致領導讓我裝微信的。

後來發現是最近玩手機比較多。接著,我又進一步,對於安裝微信這個事思考,如果順著年級主任和副校長的意思去裝,其實是對她們不好,不能讓她們造業,想到這,心裏敞亮了。

隨後,我給副校長打電話道歉的時候,副校長就像沒有發生過這件事一樣,一句微信的事都沒有提,也不說讓我裝了。後來,年級主任不但每次都給我單獨發通知,而且還對我特別關照,處處為我考慮。真的是基點站對了,魔難就化解了,感謝師父!

為他人著想 「針鋒相對」變「互幫互助」

進了學校才發現,學校也不是淨土,明爭暗鬥的。因為我剛當老師,學校給我安排了個指導老師,讓她帶帶我,這裏就稱她為Z老師吧。說是指導老師,其實和我年紀相仿,只是資歷老一些,我們兩個還教同一個年級。

開始我很尊敬的向她去請教,想問問學生情況和作業。沒有想到,她上來就板著臉,翻著白眼,陰陽怪氣的說,「你自己想怎麼弄就怎麼弄唄,我也不知道。」一來就吃了個閉門羹,心裏有點不是滋味。

後來有一天,我剛進她的辦公室,她正在說甚麼,滿屋子的人都在哈哈大笑,結果有個老師看我進來說,嘿,說曹操曹操到。當時看她表情也很尷尬,我簡單問了幾句,就離開了。雖然我沒有生氣,但是對Z老師印象越發的不好了。

沒想到,這只是開始,後面Z老師對我處處壓制。例如,考試的時候她來出卷,考前發卷的時候,我才看到試卷。不僅如此,她還給自己班的學生透題。分數出來後,她帶的班成績比我帶的班高出很多分,也因此,我經常被領導「談話」。作為一個剛剛入職的新老師,很想要做出點成績的我來說,真的是很受挫。還好,我知道自己是修煉人,不能和常人一樣。每次被領導約談的時候,從不說對Z老師不利的話,只是找自己的問題。

我剛來的時候,除了教學任務,還被安排了實驗員的職位。實驗員就是為其他教師和學生準備實驗的材料和用具,很辛苦,而且報酬很少,所以大家都不想當。學校把這個職位給我的時候,我想自己是新手,苦活累活自然要多幹一些,就接了。

然而,沒過多久我懷孕了,領導擔心我幹不了了,問我甚麼打算。我為了不給學校添麻煩,自己接著承擔了。我原本以為懷孕後,Z老師就不再安排那麼多實驗給我了,沒想到,她不僅課本中的實驗都要求做,而且還額外的增加新的實驗,連沒有新課的年級,她也重新補實驗。而且所有的實驗都要做成學生分組實驗,和教師演示實驗比起來,工作量增加幾十倍。實驗最多的時候,我從早忙到晚,只有中午吃飯的時候,能在座位上歇一會兒。

這對於一個普通人來說,都是很辛苦的,更何況我還懷著孕。有時我到下班的時候,累得站不起來,肚子下墜的厲害,還得丈夫把我攙回家。因為準備實驗,我經常沒有時間備課,所以學生成績更差了。而且,她對實驗要求的很高,達不到她心意的時候,突然就吼我幾句,也不分場合……慢慢的我的怨越積越多。

通過學法,我也知道不能怨恨她,可能是以前我欠她的。但是,有的時候不好的情緒還是會返上來。因為我是獨自修煉,周圍沒有同修交流,接觸到的又都是常人,好友給我出主意,也都是常人的辦法,可我又不願意和她去爭去鬥。所以那段時間修心修的很辛苦。

後來,我生孩子去了,所有學校裏的紛爭好像都與我無關了。但是產假結束後,又到了分配任務的時候了。Z老師和我商量,還讓我繼續帶實驗。我一回想那段日子,都害怕,累怕了,而且孩子還小,沒有那麼大的精力準備實驗。

當時,自己沒有站在「為他」的角度,完全是為自己考慮了,所以我堅持不讓步,就是不帶實驗。最激烈的時候,我差點吼出來,她也說了許多狠話,冷嘲熱諷,為此,我倆不歡而散。

回到家,我思考:站在法上說,我和常人去爭去鬥,不為他人考慮,我做的肯定不對。但是,我又給自己開脫,如果接了這個活,孩子這麼小,不能經常去加班,我根本就完不成啊。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說到底還是沒有以法為大,沒有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不相信師父會給弟子安排好一切。

然而,萬萬沒有想到由於「武漢肺炎」,所有學校停課,改為線上學習,根本就不用準備實驗了。我這才意識到,原來一切都是在師父的掌握之中。所有的魔難不過是為了提高弟子的心性啊。我悔恨萬分,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為,給別人帶來了傷害。

我這次真的站在Z老師的角度,重新審視了我們之間的恩怨。雖然Z老師給我安排了很多實驗,但是每次準備實驗之前,Z老師都會為我詳細的講解流程和注意事項,這不就是在教給我技術嗎?!以前的學徒都要幹很久的苦力,才有機會學東西。我受了這麼點苦,就心裏不平衡了嗎?她有時因不滿意,對我發脾氣,也是因為是Z老師做事認真,我做的不夠好,難道這不是我應該向她學習的嗎?還有,我休產假的這段時間,Z老師替我多承擔了一個班的教學,半年的時間,要多操多少心,難道我不應該感謝她嗎?但是我不但沒有感謝,還因為分配任務的事和她幹起來了,她得多傷心啊……心裏不斷的翻湧著以前的事,越想越愧疚。說來真是奇怪,此時,我一點怨恨都沒有了,好像以前那些恩恩怨怨都和我沒有關係了。

復學後,我在全體老師的會議上,誠心的向Z老師表達我的謝意,感謝她在我休產假時默默的付出。我看到她低著頭,但能感覺到她在認真的聽。這學期分配任務的時候,Z老師提出來還需要我帶實驗,我一口就答應了。她很詫異,說:「我原本準備了好幾個方案,沒想到你第一個方案就接受了,感謝你的配合。」我這才意識到,我當年的「針鋒相對」對別人的影響有多大。當我真正的放下怨恨心之後,我再向Z老師請教,Z老師像換了一個人一樣,非常和藹的給我講解,而且主動為我分擔了教學上的困難。我真切的感受到師父說的「觀念轉 敗物滅 光明顯」[2],謝謝師父!

我知道,在修煉中,我還有很多不夠精進的地方,但是師父卻從來沒有放棄我。通過各種人、各種事對我點化。我以後真是要改變狀態,重新回到修煉初期的精進,不讓師父再為我操那麼多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新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