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報原滿城縣公安局局長戴志莊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原河北省滿城縣公安局局長戴志莊在任期間,他的下屬公安局國保警察趙玉霞、張振岳(正、副隊長)和派出所警察配合縣「六一零」瘋狂的迫害當地的不放棄信仰真、善、忍的修煉者。現在戴志莊被舉報。

不管年老年少,只要上北京為法輪功鳴冤的或在基層敢說真話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就被滿城縣公安人員綁架、勞教、抄家、勒索錢財、非法關押,一批又一批的被非法關押到看守所、拘留所、洗腦班、縣武裝部、鄉政府或被軟禁在單位,其中五位法輪功學員:朱東菊、韓淑敏、姚玉芝、魏宜斌、劉冬雪被非法勞教。在看守所法輪功學員被關鐵籠子,鐵籠來回翻滾,被吊銬、木棍暴打、鞋底抽臉、野蠻灌食、香煙燙、暴曬等等酷刑折磨。幾百人被抄家、勒索錢財,妻離子散,孩子、老人無法照顧。

一、滿城縣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典型案例

1、滿城縣神鎮大樓村法輪功學員劉冬雪被迫害離世

劉冬雪,曾任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化纖廠的技術員,後因滿城縣棉紡廠缺少技術人員,才被調回滿城當技術師。劉冬雪因操勞過度患了胃癌等疾病,而且脾氣暴躁。煉法輪功不長時間,他身上幾種疑難病奇蹟般的好了。

一九九九年六月份,江澤民流氓集團半明半暗就搜集有多少人煉法輪功。劉冬雪的單位領導要他放棄修煉法輪功,他不配合,並給他們講大法真相。單位領導把他軟禁在單位。幾天後被趙玉霞等人劫持到縣拘留所,非法關押了十三天,被勒索三百元錢才放回家。回家後他去單位上班,領導不給分派活,卻派人跟蹤監視。後來他被迫離開單位。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流氓集團鋪天蓋地打壓法輪功,同年八月劉冬雪依法上訪,為大法師父說句公道話,被北京警察綁架毒打。幾天後,被趙玉霞、張振岳劫持回滿城看守所。

在看守所裏,劉冬雪被縣公安局副局長趙洪祥、看守所所長王增茹指使犯人用殘酷的手段折磨:轉過十幾個監室,他每次被轉進一個監室時就會遭到惡犯人的毒打,打他的人明白大法真相後不再打了。他馬上就被調換另一個監室,每換一監室又遭同樣的迫害。一次,劉冬雪煉功,有一惡獄警隔著窗戶用一塊三合板把他的一個耳輪戳了一個豁口(到五個月後他回家那個豁口都沒癒合)。惡警還扒光劉冬雪的衣服拿木棍對他全身不管哪個部位就暴打,他的一條腿被打的走路一拐一拐的,他的飯菜經常被犯人搶光。最後劉冬雪被折磨的躺在地上,兩眼緊閉,氣息奄奄。同監室的犯人每天早晨先用腳踢踢他,看是否出氣,還說:「死了嗎?」看守所怕擔責任才把劉冬雪拉到縣醫院體檢,結果被迫害的全身甚麼病都有。在這種情況下趙洪祥、王增茹才通知家人去接他。家人見到他時幾乎嚇的不敢認:他瘦得皮包骨,完全脫相,看守所還勒索七百元錢。

中共酷刑示意圖: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毒打

回家後,劉冬雪通過學法煉功身體很快恢復,但他走路還是一瘸一拐的。趙玉霞、張震岳三天兩頭去他家騷擾。

二零零零年三月,邪黨開兩會,鎮長王文舉怕劉冬雪上北京鳴冤,把他綁架到拘留所,非法關押十八天,直到兩會結束。

二零零零年十月,劉冬雪被王文舉等人強行綁架到黨校洗腦班洗腦,他妻子怕他再遭迫害,到處找他,一直打聽到劉冬雪被劫持到洗腦班。他妻子找到洗腦班,「六一零」頭子陳承德不許她回家,強行把她也關押在洗腦班。劉冬雪被強行戴上手銬,銬在暖氣片上。惡警拿粗木棍專打他疼的那條腿的腳踝骨。被洗腦迫害九天,夫妻倆被勒索一千元錢才得以回家。

同年臘月初八,公安局、派出所一群人闖入劉冬雪家,將他夫妻二人綁架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他妻子絕食十一天,人快不行了才被放回家,他十幾歲的獨生子被勒索四千元錢。

劉東雪在看守所遭受趙洪祥和武警、犯人陰毒的折磨:用蛇咬他、強制吃大便,多次把他塞入一米左右見方的鐵籠子裏,上面露著頭卡著脖子,站不起也蹲不下。惡人們把籠子踢翻,來回翻滾,在炎熱的太陽下暴曬。他淒厲的慘叫聲使人顫抖,惡警扒光劉東雪的衣服讓犯人打,在走廊裏拽著胳膊來回拖,肉皮被拖破,還被犯人每天從監號裏拽著兩胳膊,身體擦著地拉到院外,再由幾個犯人野蠻給他灌食,經常插得他鼻口流血。天天聽到他撕心裂肺的慘叫,還幾次把他劫持到縣醫院野蠻灌食。三個月後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神志不清,奄奄一息,體重只有六十來斤。

酷刑演示:鐵籠子
酷刑演示:鐵籠子

二零零一年五月,飽受折磨的劉冬雪含冤離世。

2、法輪功學員魏海河,男,六十四歲,一九八二年從部隊轉業調到滿城縣公安局,任刑警大隊長,偵破了很多特大刑事案件,多次立功。在九四、九五年被授予「河北省公安系統優秀警察和全國優秀警察」稱號。

一九九七年春天,魏海河請來大法書回家專心拜讀,覺得大法太好了,講的都是教人做好人的道理。從那天起,他天天早晨去公園煉功,晚上學法,不知不覺中,所有的病都好了,抽煙、喝酒的習慣一下戒了。吃甚麼都香甜,走路輕快,人從此精神起來,再沒拿過一分錢的藥,給國家節省了大量的醫藥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江氏流氓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魏海河為給師父和大法說句公道話,去北京信訪辦反映法輪功蒙冤的真實情況。走到涿州市,被公安局副政委彭紅志截回,非法拘禁在縣公安局辦公樓一個多月。戴志莊逼著他寫所謂的檢查、談認識。期間,不讓他回家,有專人負責看管,失去人身自由。每到中共所謂的「敏感日」城關派出所和縣公安局的人就到他家附近監視,或上門騷擾。

3、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輪大法無辜遭到中共江氏集團的迫害,法輪功學員韓佔祿為給大法和師父說句公道話,去北京上訪,被便衣特務綁架,由縣國保大隊趙玉霞等人接到滿城鎮派出所非法審訊。副所長張輝等人對他推來搡去、拳打腳踢,打倒在地後再用膠皮棒打他的腳心。第三天,張輝等人把韓佔祿劫持到縣看守所。韓佔祿在看守所被剃成了光頭,被獄警強迫天天超負荷勞動。三個月後,縣「六一零」夥同縣國保大隊長趙玉霞將韓佔祿非法勞教三年,關進保定八里莊勞教所。

4、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集團利用所有宣傳機器誣陷、栽贓、陷害法輪功,法輪功學員魏宜斌為了給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去北京依法上訪。被縣國保大隊趙玉霞、張振岳、縣「610」人員綁架到縣看守所。不多日就被送入保定市八里莊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當時魏宜斌家在村外開著小賣部,家中有一個吃奶的孩子和上小學的女兒,接送孩子上學照看小賣部和一切家務事都落在妻子一人身上。

5、郭漢義,男,生於一九五三年,於一九六八年參軍,在部隊開軍用大貨車,曾在東北、青藏高原等地執行艱鉅任務。珍寶島戰爭時,他晝夜不停的開車從戰場上往回拉陣亡的戰友屍體,立了二等功。東北和青藏高原惡劣的自然環境,及艱鉅繁重的部隊任務使他年紀輕輕就患上了腸炎、胃炎、腎炎等疾病,全身浮腫,氣色灰暗,經常拉肚子,吐酸水,胃疼起來在床上直打滾,飽嘗了疾病的折磨。一九七六年他轉業到河北省滿城縣商業局。九八年就失業了,沒有收入。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郭漢義喜得大法,修煉不到一個月,他全身的病都好了,吃甚麼東西胃裏都不難受了,而且走路生風,心情特別好,他把以前吃的所有藥品都扔了。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郭漢義去北京和平上訪,被劫持到縣公安局,遭到趙玉霞的非法審訊,逼迫他交出大法書籍。從此,郭漢義就被上了邪黨的黑名單。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國保大隊趙玉霞等人闖入郭漢義家,又逼他交出大法書。

一九九九年秋天郭漢義去正定打工,單位經常給他打騷擾電話,他因精神壓力太大,導致腸炎復發,拉肚子,不能繼續打工。回家後張振岳等人經常三更半夜敲門,亂喊亂叫。

二零零零年初,趙玉霞利用騙術、威脅、恐嚇等方式把郭漢義拘禁在公安局一天。

二零零零年五月,城關派出所的一幫人把郭漢義綁架到城關派出所,說北京要開甚麼會,把他非法關押一天一夜。同年,城關派出所又來了五個人闖入郭漢義家,到處亂翻,搶走了大法書和煉功磁帶。

郭漢義被迫害的身體越來越糟,最後全身浮腫、便血、持續高燒不退,於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含冤離世,年僅五十五歲。

二、戴志莊的個人信息

中文姓名:戴志莊
中文姓名拼音:dai zhi zhuang
性別:男
出生日期:1949年 4月 日
出生地:河北省博野縣東伯章村
工作單位名稱:
職務:1969年參加工作,1970年任保定市公法軍管會團委書記,1971年12月調保定。

'戴志莊'
戴志莊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