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舊勢力以病業形式迫害的修煉體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三日】作為一名老大法弟子,二十六年的修煉歷程,經歷是很多了,人心越多,坎坷就越多。最近,想把自己這些年在身體上遭受魔難及心路歷程總結一下,希望自己能更清晰在法上認識法,全盤否定舊勢力迫害,同時與同修共勉。

在接近九九年「七二零」的一天,自己拿著錄音機去煉功點,因為當時中共迫害風雨欲來,環境已經開始緊張,所以沒有人來煉功,只有我自己在那煉。那時自己在消業,已經三天沒吃飯,發燒、噁心。當煉頭前抱輪的時候,就想起師父的話:「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1],可是自己很虛弱,手都很難抬起來,就和師父說:「師父,弟子怎麼樂不起來呢?」就在這時,奇蹟發生了,整個手臂輕飄飄的浮起來了,渾身都清爽起來,所有的痛苦瞬間消失,此時自己已是淚流滿面,師父把自己的業力又拿下去一大塊。煉完功,騎自行車上班,三天沒吃飯,但精力充沛,中途還幫人推車爬坡。

再後來,邪黨發動了史無前例的對大法的迫害,我於九九年十一月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一個月,二零零一年,又因給學生發真相光碟,被家長惡意舉報,遭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四年,又被判刑五年,每一次經歷的精神和身體上的迫害,都是幾乎自己所能承受的極限。

但那時,個人修煉的思維根深蒂固,都認為是自己心性和業力導致的魔難,對正法修煉的認識非常模糊。直到在監獄被迫害期間,經常背法、學法,後來才意識到自己對邪惡的迫害從來都是默認的,消極承受,或無奈的接受。

意識到以後,我就開始從一思一念中歸正自己的思想,越向內去看自己,發現自己的思維存在太大的問題,負面的思維,消沉的思想,無奈的接受所謂的現實,包括外來信息對自己的干擾,用感受和感覺來判斷事物的思維……追查下去,發現只要自己不用法來衡量,起心動念幾乎都是舊宇宙生命的思維。看來自己的思想真的得發生改變了!

舊宇宙的生命不知道宇宙中有法,也不存在證實法的概念,而大法弟子今天所遇到的一切問題都是宇宙走向壞滅時期所出現的狀態,包括變異的人心,而這一切問題只有師父能解決,大法能解決,而任何舊宇宙中的生命,包括大法弟子,用自己原有的智慧與能力都不可能解決。所以大法弟子遇到的問題只有去證實大法,在信師信法的心境下,才會有奇蹟,才能真正的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有一次,那是在黑窩內背法,背《論語》,背了幾十遍,竟然不知自己背的是甚麼,心裏覺的很苦,可是師父講:「你們要記住啊!修煉本身並不苦,關鍵是放不下常人的執著。當你們的名、利、情要放下時才感覺苦。」[2]「有人憑感覺練功,你的感覺算甚麼?甚麼也不是。真正的演化過程在另外空間,極為複雜玄妙,差了一點也不行,就像精密儀器你把其它零件加上一個馬上就壞了。」[3]師父的法讓自己茅塞頓開,師父啊,弟子真的太差太差了,對您的話理解了多少,又相信了多少呢?弟子更多的時候相信的是自己的感覺,相信的是所謂的現實,把您的話卻放在一邊,在實踐中如何證實法,證實師父的話才是宇宙的真理。在這方面,幾乎是一竅不通。「見可信,不見即不信,此乃下士之見。人在迷中,造業甚多,迷住本性豈能得見。悟在先見在後,修心去業,本性一出方可見也。」[4]師父的話如雷貫耳,讓自己越來越明白自己差在哪裏,為甚麼證實不了法。

人在難中,在業力造成的「病業」痛苦中,在壓力中,在各種各樣的艱難中,所有不舒服的感受中,在情中,在矛盾中,在私中,在常人社會的所有境遇中,人的思維是來源於哪裏,起心動念,動機和目地是甚麼?很少有人能在這複雜環境中,複雜的感受中,理智清醒的知道,自己的思維來源於哪裏?在人心和觀念的作用下,加上被舊宇宙生命加強了的作用下,很難找到自己的真我與本性。這也許就是為甚麼人會迷失的原因。大法破迷,大法弟子的思想不在法上,那麼不正的思想及人心與觀念就會招來不好的生命,使自己表面的主體與法與真、善、忍產生隔離,而不正的生命因素越積越厚,就越難找到真我與本性,離法越遠。

這是一次來的非常突然猛烈的迫害,我正在學法組學法的時候,突然出現類似毒氣攻心的症狀,劇烈的疼痛使自己無法站立,學法、煉功、發正念都無法進行,於是我就自己開車出來,邊走邊思索,那劇痛毫無停止的跡象,讓人絕望。但是自己心裏清楚,這不是師父的安排,自己如果承認了,那就和舊勢力是一夥的。但如何否定呢?我首先讓自己保持絕對的理智與清醒,我就想是誰安排的,誰執行的,直至和此安排相關的最後的生命,你們如果想要得救,就不要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因為大法弟子誰都不配來考驗,誰動誰是罪。同時自己又分辨出來一個人心和觀念,那就是人在面對持續的難以承受的巨難時,就會喪失信心,失望乃至絕望,就會讓人妥協、投降,無奈的接受邪惡對自己的迫害與安排。

其實,難與痛苦的大小與能否破除舊的安排與迫害沒有關係,關鍵是大法弟子擺錯了自身與舊宇宙生命的關係,大法弟子和他們是救度與被救度的關係;而不是迫害與被迫害的關係。擺不正這個關係,一上來就把自己擺在了被迫害的位置上,邪惡還會手軟嗎?擺正了關係,那麼,大法弟子是神,舊的生命是要淘汰的生命,這些敗壞了的生命能夠制約得了神嗎?人想迫害神,一動念已經是被淘汰的對像;作為大法修煉者,就不能任由舊勢力生命的操縱與安排。

想清楚這些關係之後,自己就高興了,我就對迫害我的那個最後的生命講,我說,你安排的這巨難,不就是想擊垮我的意志,從而喪失對大法與大法師父的信心,無奈的接受你的安排嗎?我根本不會上你的當,收回你可笑的安排吧,你所做的一切都會加倍回報到你的身上。

人神就一念之差,結果劇痛立刻消失,那攻心的毒氣轉變為廢氣排出體外,身體立刻無比的舒暢。這是自己最清醒的一次證實法的經歷,否定了邪惡的安排。

大法弟子平時不嚴格的管理好自己的思想,各種人心觀念長期存在,會招來太多不好的生命讓自己與法脫離,從而走了舊勢力的安排,這是不精進,不嚴格的用高標準要求自己招來的難。

而高標準是甚麼?也許從未認真的想一想。當然每個大法弟子在法中悟到的都不同,起碼用自己所能理解的最高標準要求自己,還是能做到的。個人理解,人有一個錯覺,覺的標準越高,越難做到。自己在實踐中發現,卻是反的,越降低標準,招來的難越大,吃苦就越多,師父說:「修煉本身並不難」[5]。越能夠用高標準要求自己法的力量就越大,因為咱們這一門是法煉人,自己要甚麼自己說了算。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為何不得見〉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一》〈新加坡佛學會成立典禮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