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看待家人的病業魔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八日】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七日晚上,丈夫同修下班回家,一進門就說:「今天右邊的腿和手抬起很困難。」聽到這句話,我脫口而出:「沒事,一切都是正常的,假相。」抬頭一看,他的嘴也有些歪,類似腦血栓的症狀。但我馬上否定,丈夫是個修煉人,雖不太精進,但肯定不是病,修煉人根本不會有病,這些都是假相。

我和丈夫在法理上交流,並重溫了《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師父說:「你這條路是安排好的,不允許你的身體有病,真的不允許你身體有病。因為那個病已經不能再侵害你了,那個病毒會被你的正能量殺死。可是人會造業,造了那個業,它反映在你的身體上是和那個病一模一樣。」[1]丈夫也說,沒事,晚上睡一覺,明天就好了。

後來我們煉了功,煉功時,丈夫的右腿可以正常抬起來,右手動作也能到位,這更說明那個「病」是假相。丈夫的腿和手其實一點毛病也沒有,就看自己的心怎麼動,要是心裏放不下,認為是病,那就可能真的導致成病;要是用修煉人的觀點看問題,那甚麼也不是。

隨後的兩天中,丈夫的「症狀」時好時壞,我一邊加強他的正念,一邊用法衡量這件事情,師父說:「因為人活著就會造業,大家在修煉中也是不斷的消業過程。只要在世上就會產生業力,所以修煉過程中也是在不斷的消除中。因為大法弟子是在正法修煉中嘛,比起常人來少之又少了,這種業消起來已經不是問題了。」[2]

大法弟子有點業力很快就會消掉,現在處於正法修煉時期,那點業力不會影響大法弟子正常做三件事。現在丈夫出現了這種情況已經影響正常證實大法了,身邊的人都知道我們是大法修煉者,現在丈夫這個樣子,試想一下,假如持續下去,父母、兄弟、姐妹會怎麼看大法?其他親朋好友怎麼看?!丈夫又是上班族,要面對很多的人,而這種「症狀」也沒法隱藏,認識他的同學、同事看到以後會怎麼想,怎麼看待大法?!這不明擺是舊勢力來干擾眾生得救的嗎?!

認清了這一點,我發出強大的一念:徹底清除企圖利用迫害丈夫的身體從而干擾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清除丈夫空間場的一切邪惡因素與敗物、共產邪靈和中共惡黨的一切邪惡因素,蟲子、細菌、微生物等亂七八糟的東西,舊勢力的安排我不要也不接受,誰安排的,清理誰!

我明白,現在是正法時期,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就得站在正法的角度看問題,師父說:「至於說是不是有舊勢力干擾?當自己在改變自身最表面身體的時候啊,是還有一部份你們自己要承受的,但是相對來講都不大,對證實法不會有太大的影響。有很大的困難出現的時候一定是邪惡在干擾,一定要發正念清除它!今天大法弟子做的是證實法的事,是最神聖最偉大的事,如果你說我在做大法的事、在救度眾生的關鍵時期出現甚麼事情,那一定是干擾。」[3]「我是說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干擾我不承認,因為大法弟子是我的弟子,誰也不配管,更不能使它們利用、強加大法弟子以達到它們的目地從而毀壞我弟子的陰謀得逞。」[4]

從法理上明白後,我和丈夫更加明確的發正念清除邪惡:不管丈夫在修煉中做的如何,是否有漏,都會在大法修煉中歸正自己,絕不允許任何邪惡來修理他、考驗他!你邪惡不配,更沒資格。

師父說:「修煉的人是反過來看問題的,把這些魔難、痛苦都視為提高的好機會,都是好事」[5]丈夫平時幾乎不發正念,說自己沒正念,還發啥正念?他平時注重煉功,而不重視學法,通過這件事情,他也提高了心性,明白了發正念的重要性,開始參與了整點發正念和集體學法。真是「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6]。

十月一日是邪黨的篡政日,這一天展開了正邪大戰。早晨,丈夫一起床,突然說了些不好的話,甚麼要是找某某醫生吃點藥,就好了;甚麼我要真是這樣,我娘如何如何,你和孩子們該怎麼辦呀,等等。我知道這些全是邪惡在往他腦子裏打的負面思維,同時也想給我腦子裏強加一些干擾的信息。

我一下就警覺了,嚴厲的對這些壞東西說:你想讓我承認是病,休想!你這點雕蟲小技我早就識破了,還沒等你做出來,我早就看透你了,你幾次想在身體上迫害我,你沒得逞(曾經有幾次也是來取命的),這次你又變著法利用迫害我丈夫的身體從而再想迫害我,干擾我做證實大法的事,你大錯特錯了,你看看我是誰,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你得先去問問大法師父允不允許。

再者,你想利用我丈夫沒修好的一面找藉口迫害他,你問問他要嗎?他要病嗎?他明白的很,肯定不要,我也不允許你迫害他,而且師父更不允許!我正告你,我們這裏不是你邪惡逞兇的樂園,這裏只有大法的法網,我找還找不到你,今天你送上門來了,你就自投法網吧,正好清除你,從根到梢,連枝枝葉葉都清理乾淨,並順藤摸瓜,把你的老窩端掉。法理清了,正念也足了,我不停的發正念清理企圖迫害丈夫而毀世人的邪惡因素。

下午,丈夫說要去婆婆家,我陪著他去。老人沒在家,我們就到公園裏轉轉。這時,邪惡因素更加重了那種不正確的狀態,路也走不快,腳一拉一拉的,叫他看,想消磨他的意志,動搖他的信念。有時,我也被他的狀態和語言攪的心神不定,怕沒了正念,我時時提醒自己,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有法,我能行!這一天,我幾乎是正念沒停。迫害不止,正念不停,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能鎮邪滅亂。我堅信,有師父有法,一切都能歸正。

晚上,丈夫回來,看的出心情好多了,說話也有正念了。煉完第二套功法時,他的腿想抬多高,就抬多高,完全恢復如初,他高興的說,你看我能走快了,說著大步大步的往前走。我激動的雙手合十,感恩慈悲偉大的師父,幫我們清理了魔難。

經過這一天的正邪大戰,再加上師尊的加持和幫助,邪惡徹底滅盡了。

這期間,丈夫先後作了兩次很清晰的夢,第一次是有很多很多的小蛇被他用車轂轤壓死了。第二次夢到有一條大蛇,我和丈夫用棍子打它,它很兇,還咬棍子,後來飛走了。

憑借強大的正念和對法的堅定,在師父加持下,我們夫妻倆闖過了一大關,經過十來天的時間,那種不正確的狀態在丈夫身上完全消失,現在他的身體越來越硬朗了。

通過這件事,我體悟到:

一、正法時期出現嚴重的病業狀態時,純粹是舊勢力用來干擾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眾生,而不單單是對同修的迫害,更不是病。

二、面對發生在其他同修身上的事,作為看到的同修,只要自己正念足足的對待這件事,不管當事人如何,師父就能幫助把不正確的狀態改變過來,滅掉一切邪惡。

三、平時一定要注重多發正念,用心學法,在學法時,必須做到法中的每個字都顯現在眼前。

四、平時對一件小事上要做到信師信法,才能在關鍵時刻真正信師信法,相信大法無所不能。

五、幫助魔難中的同修,不要被同修的狀態和表現所帶動,而是反過來看自己,不要一味的告訴他怎麼怎麼做,而是可以談自己是怎樣做的,多鼓勵,少指責和埋怨,增強他的正念和信心。

個人體悟,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