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思維方式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九日】師父說:「本著《轉法輪》這本書去修,就能修成。」[1]在迫害發生後,我用人的觀念想:《轉法輪》裏沒有講舊勢力,怎麼按照師父說的本著《轉法輪》去修呢?

近日背《轉法輪》,背到:「因為他不能夠接收到宇宙真、善、忍這種特性」[2],師父讓我明白了這句法的一層內涵,我理解《轉法輪》中沒提舊勢力,是教我們在任何環境中都要按照真、善、忍、宇宙最高特性去做,別管甚麼舊不舊勢力的,與我們沒有任何關係;如果我們被舊勢力眼花繚亂的安排帶動,陷在其中,就是沒有接收到宇宙真、善、忍這種特性。修煉就是要同化真、善、忍大法,任何時間、任何環境,我們都遵從宇宙特性真、善、忍去做,就是在法上。師父說:「一個完全在法上的人誰也動不了」[3]。

就按宇宙的最高標準去做,都同化新宇宙大法。我們就能回到我們真正的家園。師父也告訴我們:「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

是因為我們不能時時按師父的要求修自己、去除自身的各種慾望、執著、爭鬥、自大、自我、各種黨文化因素,還有人的根本執著,才有業力與觀念的阻礙,不能接受到師父講的真善忍在不同層次的法理,才有舊勢力利用我們的人心進行考驗,才出現了舊勢力以考驗大法弟子為藉口的造謠、迫害。

我們經歷嚴酷的迫害,我們總是習慣性的按照舊勢力的思維去做,已經形成了很多、很強的「被迫害」的思維,都是被強加進來的,習慣的按舊勢力的思維繞彎、去摔跟頭。

新宇宙的理是完全無私無我的、為他的。我們嚴格按師父的真、善、忍的標準去修,真、善、忍宇宙大法中有舊勢力的份兒嗎?新宇宙有度人的神被考驗嗎?師父給我們安排判刑、洗腦班了嗎?沒有。甚麼判刑、洗腦班、甚麼掃黑除惡,都是人的一層的東西。我們的心性都按真、善、忍的不同層次標準去修,嚴格做到,誰還能迫害到大法弟子?!

我一直很重視清除舊勢力強加的被迫害的思維,但心裏還是經常不穩,經常想怎麼否定迫害,可這種思維被清除了一層,還有。學了師父的《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我豁然明白了。師父說:「有的時候覺的邪惡清理不乾淨,怎麼又有了呢?是,如果你們修煉一天就能圓滿、立地成佛了,也就不叫修煉了。人在現實生活中養成的觀念和那些不好的東西一下子很難去乾淨,習慣性的東西還得把習慣改掉哪。思維的方式已經是這樣了,那從思維的方式上還得去找正它,才能不再出問題。你說我不是已經清理乾淨了嗎?是,發正念,這場都亮了,可是哪,一站起來腦子就是常人的思維,想的問題做的事又回到原點,它又產生了。甚至發正念時你的思想念頭還不能夠穩定,一邊發正念清理消滅不好的東西還一邊產生著。修,就是修自己,其實就是這麼回事。」[4]

針對師父這段法,我明白了我習慣了站在舊宇宙自保中形成的思維,總是想怎麼別被迫害呀,怎麼否定呀,可剛發完正念,被迫害的思維又不斷的產生著,已經形成習慣。我必須把這些在現實中形成的習慣思維與常人觀念徹底去掉,不這樣去想問題,我應該嚴格按新宇宙真、善、忍的標準去思考問題。

那麼,按新宇宙的標準怎麼衡量?師父沒有給我們安排迫害,師父也不承認舊勢力的這場毀滅性的安排,我們還有甚麼可心裏不穩呢?那就是我們一遇到問題不是上來就想到師父怎麼講的,而是先想到舊勢力會不會迫害。我們甚麼都怕舊勢力,卻不怕正法的威嚴與失去這萬古機緣。

比如我因為以前被迫害很嚴重,被非法拘留、勞教、被酷刑折磨,以後我就總結很多自我保護的思維,我找房子、買樓,都用化名或親人的名字,當街道、派出所查戶口時,我總是不想開門、或用別人的名字登記,心裏總是怕被迫害。當被綁架到看守所時,一系列的思維:我會不會被勞教呢?我曾被勞教,我會不會被判刑等等。就是因為有默認迫害的思維,加上還有放不下的人的東西,才有被迫害。在難中,不是找到、去除人心,還是不能用正念思考,所以還加劇了被迫害。

總之,我從根本上沒有把自己擺正位置,把自己置於一個犯罪的逃犯一樣的位置,畏縮恐懼,實質上就是沒有真正把自己當作真正的大法徒,實質是對師父的不敬。

為甚麼有用身份證、網格、社會記分卡、監控來迫害大法弟子呢?除了正念否定,我們在迫害中形成的怕心、仇恨,把自己當作被迫害者,到哪裏都防著,懷著像做賊的膽膽突突的心理,不是坦坦蕩蕩、堂堂正正,這些因素才導致邪惡因素有空子可鑽。還有放不下人中的一切,腦子裏都是三界內名利情與對美好生活的嚮往。迫害是人心招來的,我們的心在法上歸正,邪惡自滅。所以即便是被迫害,我們還是在修心上下功夫,把不正的歸正,把人心滅盡,才是擺脫迫害的根本。我們心性在法上提高,不是圍繞舊勢力去修,才能真正擺脫舊勢力。

以前,只要有干擾,馬上發正念否定,這是舊勢力迫害。現在,我徹底在法上嚴格要求,在心性上下功夫,一切難關迎刃而解。比如,有一天,我突然腿痛難忍,我找自己,是自己平時愛穿短裙,覺的自己身材好,穿短裙漂亮。這是現代人的變異觀念,我絕不能再隨波逐流。想到這,我的腿痛立刻消失了。還有幾天,幾顆牙齒全鬆動,痛的晚上不能躺下,我嚴格歸正自己對食物的執著,牙痛消失了,也穩固了。

再比如,聽說我們(大法弟子)的工作要被除名,我想到的是:這是考驗我對法的堅定。我在法上悟到:師父從根本上掌握這一切,師父說了算,我堅信師父,不去動任何負面思維。結果,我的工作不但沒有失去,工資各方面還往上調動、改善。

後來單位又評職稱,別人都晉上高級、一級了,可我還是掙二級工資(我和單位簽的是離崗合同),剛開始心裏有點不公,同事們都告訴我你學歷等都具備,我們都買論文,你也買一個吧。我按修煉人標準要求自己,不能造假。親人要找關係幫我,我都告訴他們,我修大法,不能這麼做。我不再把晉不上高級視為舊勢力的迫害,我嚴格的找自己,去除了許多人心,同時我就是堅信師父;我絕不能同流合污,但我該有的都應該有,我把一切交給師父,就是堅信大法、堅信師父。

後來,單位通知我到單位去一趟,我沒有想別的,就是想利用回單位的機會講真相救人。回去後,會計告訴我晉上高級了。同事們都非常驚訝,他們為了晉高級,有的用盡了手段、辦法,也沒有晉上,我甚麼也沒有做,我只是在這件事上提高心性,走正自己的路,並堅信師父說了算,就晉上了高級。我在他們來祝賀的同時,給很多過去的同事辦了三退。

我省疫情很嚴重,我們小區封的很嚴,我知道是自己沒有做好,才封堵的嚴。我對自己說:我一定做好,我要出去救人,這是大法的要求,我要按這個標準去做,我坦坦蕩蕩的出去,這是大法弟子的標準,我心裏裝的是眾生。奇蹟發生了,從我出去這一天,我們小區才不再檢查身份證、出門證了,而別的小區有的還封的很嚴。

以前,遇到干擾,首先想到否定舊勢力,其實是對舊勢力的一種認可。有時竟一味的否定,而不修自己,在幫助魔難中的同修也是一樣,就是否定舊勢力,不承認迫害,都以有漏也不允許迫害為由,而忽略了修自己。

新宇宙大覺者的慈悲,完全是為他的,完全都是為了眾生的,我們只有按正法的法理修煉,才能同化新宇,否則是不夠標準的。

現在遇到問題時,我首先想到師父怎麼說的,就直接沿著這條大道走。當我想出去救人時,想到的是這是師父要的,我一定以最慈悲的心態去救人,而不再想出去會不會被舉報呢,會不會被綁架呀,當有邪惡的思想上來,馬上清除掉。那些習慣的被迫害的思維很少來干擾我了,另外空間的邪惡解體了,我心胸寬闊無比。我再發正念,不再為自己不被迫害而發,我完全為了眾生得救而發正念,同時注意清除那些思想中的不符合法的所有強加的人心、觀念及背後的因素。

師父明示:「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衛者,他將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5]我知道了,自己做好了,符合法,才能真正救了表面的人,更能救度了舊宇宙中按照舊宇宙的理行事的層層高層生命,他們按舊理給大法弟子設難,我們不能為了自己不被迫害,而希望師父銷毀那層層高層生命,我們只有做的正,才能讓眾生滿意,才能救了無量眾生。

我再面對眾生時,我會發自內心為這個眾生得救而做,珍惜眾生。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懇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國首都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