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省高級檢察院檢察員任劍煒罪惡簿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現任甘肅省高級檢察院正廳級檢察員任劍煒曾任隴南市漳縣縣長、慶陽市中級檢察院檢察長、黨組書記、慶陽市政法委員等職,執行中共江澤民邪惡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殘酷滅絕政策,濫用職權,執法犯法,非法批捕濫訴善良民眾。現在被舉報。

制裁迫害人權的惡棍,目前已是各民主國家的高度共識。繼美國2016年通過《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之後,加拿大、英國以及歐盟27國現在都有類似法律可循,澳大利亞和日本也在積極準備立法。法輪功學員每年整理幾批惡人名單,送交民主國家的政府,要求對其實施制裁,包括禁止入境和凍結財產。所有計入明慧網《惡人榜》的人,都會隨時或已經列入提交名單。

任劍煒,男,漢族,一九六三年七月出生,甘肅省定西市會寧縣人。二零零零年五月至二零零五年二月任隴南市漳縣縣長、書記,二零零五年二月至二零一二年二月任慶陽市中級檢察院檢察長、黨組書記、慶陽市政法委員等職。二零一二年三月至二零一七年四月任蘭州市鐵路運輸檢察分院檢察長、黨組書記。二零一七年四月任甘肅省高級檢察院正廳級檢察員至今。

在任劍煒任職慶陽市七年間,該市有二十一名學員被無辜起訴冤判。其中:曹愛雲二年、田潤海四年、爨(Cuan)天祥四年、曹東四年、郭惠芳五年、曹名利七年、郝旋京三年(還被搶去現金六萬元)、蔣良榮二年、姚立書四年、朱創新四年、史喜琴三年半、金彥萍四年、李朝陽八年、李彩雲八年、劉玉琴三年、馬玉玲四年、張植傑三年半、寇創金三年、寇平四年、魏歲春三年、楊眉一年半緩三年。

由於高壓恐怖迫害,這期間有十名學員被迫害離世:苟秀英、楊小晶、曹桂芳、方百琴、尚玲、梁永萍、王丕敬、鄭玉堂、陳彩蓮、王玉蘭。

下面是一些迫害嚴重案例:

一、慶陽市法輪功學員徐峰、金彥萍一家被迫害

甘肅慶陽市法輪功學員徐峰、金彥萍夫婦,因信仰真、善、忍,堅持修煉法輪功,遭中共多次殘酷迫害。徐峰因插播真相被非法判刑十四年半,被非法關押在天水監獄。妻子金彥萍先後遭多次綁架、關押,曾於二零零九年慘遭酷刑逼供,被非法關押在甘肅省女子監獄,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五日到期。

二零零二年八月份,金彥萍丈夫徐峰因電視插播法輪功真相,被甘肅省慶陽市西峰區公安分局綁架關押,後在非法審訊時正念出走,當地六一零辦公室及相關部門氣急敗壞的下通緝令,並以一萬元人民幣作為懸賞,同時將金彥萍及五名親戚綁架並非法關押,一直關押到十月份。家裏七十多歲老人帶上孩子找相關部門哭訴,說自己年紀大了生活都不能自理,孩子更無人照顧,親戚朋友不敢上門,要求放人。迫於社會壓力,十月二日金彥萍被放了出來。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西峰區法庭開庭,對徐峰非法判刑十四年半,非法判金彥萍三年緩四年的刑期;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三日金彥萍被西峰區法院以「窩藏」藉口非法判處管制一年。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日,金彥萍剛準備駕車去上班,以李金虎為首的惡警張弘、張海英、高強、詹懷亮突然從各個角落竄出來,蜂擁而上,抓著衣領拉下車,欲將行兇,因大街上來來往往的人群,愕然止步觀看,左鄰右舍竊竊私語,追問何故,知情者說:「把人家煉法輪功的害成那樣了還……連一個女人都不放過,真缺德!」警察將金彥萍綁架回公安局秘密逼供,後以罰款兩千元作為釋放條件。

丈夫被判刑關押在監獄受迫害,金彥萍帶著兩個孩子辛苦度日,還要照顧公婆,其間的艱辛只有她自己咬牙苦撐。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五日中午,金彥萍和兩個孩子正在家中吃飯,慶陽市西峰區公安分局惡警張宏(時任國保大隊隊長)、朱長鎖(時任國保大隊副隊長)、楊和平、王興道、左積平等十多名惡警用手堵住門上的貓眼,使勁敲門。當金彥萍剛一開門鎖,幾個警察便野蠻的將門拽開,並用力往外拉扯金彥萍,試圖綁架她;這時家中兩個未成年的女兒跑了出來,一看是警察,便趕緊抱住金彥萍,硬是將媽媽拉了回來。十幾個警察一擁而進,開始野蠻抄家。

不法警察們將金彥萍女士壓在沙發上,對她的兩個女兒進行呵斥及威脅;大女兒倩倩與警察據理力爭,惡警竟喝令她蹲在牆角不讓動,直到下午兩點上學時間到時,才讓倩倩站起來去上學。張宏等人派幾個警察一路跟蹤監視她去學校,到學校後將徐鋒及金彥萍的事都告知了學校老師,命令學校老師和同學幫助警察對倩倩進行監視,不允許她去除學校及家裏以外的任何地方,這使倩倩的身心受到嚴重的傷害。在金彥萍家中惡警非法搶走法輪功書籍、MP3、MP4、裁紙刀、白紙及空白光盤等私有財物,並且強行拆卸了電視天線鍋。有警察甚至在抄家時,將看到的手機裝進自己的褲兜裏,家中被翻得一片狼藉。金彥萍被銬上手銬後強行帶走。

金彥萍被綁架至西峰區南街派出所,後又轉至西峰區公安分局刑警隊關押。惡警李建勛、孟翔、張小寧、王政委四人對金彥萍展開了輪換式逼供、誘供等審訊手段。第一輪審訊時,他們不滿金彥萍所講的關於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的事實,不斷誘騙金彥萍按照他們編造的供詞交代,遭金彥萍拒絕,惡警隨後對金彥萍實施毒打和酷刑折磨,毒打和酷刑折磨整整持續了三天兩夜六十餘小時。期間金彥萍幾度被折磨的昏暈過去。

惡警們把金彥萍女士固定在刑椅上,雙手套在一個鐵槓子內,惡警用手擰動卡在金彥萍手腕上的鐵槓螺絲,猶如腕骨斷裂般的疼痛,致使金彥萍發出慘烈的哭叫聲;稍停幾秒鐘後,又連續不斷的擰螺絲;與此同時惡警李建勛還一隻手拿著手電筒打、撥金彥萍的手,另一隻手不停的搖、擰金彥萍的手腕以及胳膊,直到金彥萍痛苦難耐到極點時,又用同樣的手段折磨金彥萍的另一隻胳膊;還用巴掌和捲起的書,不停的抽打金彥萍的頭、臉、下巴等。

惡警不停的這樣酷刑折磨,金彥萍疼痛難忍,慘叫聲穿透了整個公安局樓層,昏死過去。又被惡警用水激醒,繼續逼供。後被西峰區檢察院非法起訴,冤判四年,被劫持到甘肅省女子監獄迫害。

二、馬玉玲被迫害,老人孩子受驚嚇

馬玉玲於二零零七年底才結束六年的冤獄迫害,回到家中。時過一年多,馬玉玲再次被綁架,對飽受驚嚇的七十高齡母親和無依靠的兒子都是沉重的打擊。高齡母親的精神再也承受不住,加上過去不法人員多次上老人家中騷擾恐嚇,老人於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住院,現老人半身不遂,臥床不起。馬玉玲的兒子馬源處境也很窘迫,正在上大學,經濟上只能靠親友相助,寒假回家,卻連媽媽都未能見上一面。通過核實,目前,遠在北京的馬源手機被非法監聽,孩子時刻生活在紅色恐怖之中。

三、郭惠芳被迫害癱瘓

郭惠芳,二零零六年一月某日,惡警張宏等強行侵入慶陽市法輪功學員郭惠芳家中,搶劫其私有錢物達一萬多元,經多次摧要至今未歸還。後來被非法判刑五年,關進甘肅省女子監獄,右眼被迫害致殘,身體很虛,但惡警和壞人還迫害她。郭惠芳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出監時,被迫害癱瘓,是家人抬著回去的。

四、曹桂芳在被迫害中離世

曹桂芳,女,五十七歲,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二零一零年三月三日在中共長期迫害中離世。曹桂芳生前多次遭中共警察綁架關押,她曾被劫持在甘肅省第二(安寧區)勞教所,遭體罰、毒打和奴役,被惡警指令段林、波琴等四個吸毒犯用背銬吊在空中打。

在整個受迫害過程中,被派出所關五次,看守所關三次,勞教一次,戒毒所一次,店裏翻了三次,抄家二次,搜去身上錢物一次,共計罰款1200多元,惡人威逼和利用親情轉化等手段,還引起了她家庭矛盾和親戚間的敵意等,這種迫害對她傷害更大,更難以忍受,身心承受到極限,最終被迫害離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