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報湖北咸寧市政法委副書記兼綜合治理辦主任馮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網發布《通告》,美國政府將嚴格審核赴美簽證,對迫害人權及宗教的人、迫害法輪功的人,包括其家屬和子女,拒發簽證,拒絕入境。知情的正義之士舉報湖北省咸寧市政法委副書記兼綜合治理辦主任馮權迫害法輪功的罪惡。

一、個人信息

馮權(Feng,Guan),男,1972年8月生,咸寧人。二零一七年十二月至今任咸寧市市委政法委副書記,綜合治理辦主任。曾任公共信息網絡安全監察支隊副支隊長、支隊長、赤壁市政法委書記、赤壁市公安局黨委書記、赤壁市紀委書記、赤壁市委副書記。

二、迫害事實簡述

馮權迫害法輪功的部份事實。

1、積極配合湖北省省委邪黨書記李鴻忠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八日,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竄到湖北武漢。時任湖北省省委邪黨書記李鴻忠為了討好周永康,積極配合周永康,並要挾赤壁市公安局黨委書記馮權,安排到赤壁市「龍佑山莊」召開全省「國保大隊長」會議,布置對湖北省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之後,全省各地辦起了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升級。咸寧市也非法組建了咸寧市天照生態農莊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

2、迫害富豪商人李玄剛

李玄剛,男,五十多歲,湖南長沙市人,商人,家產過億。一九九六年,李玄剛開始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五年,湖北省咸寧赤壁市陸水河樞紐開發公司公開招標價值二億多的工程合作商,李玄剛被選中,成為該工程的幾個老總之一,他自己也投入資金八百多萬元。

二零一二年年初,李玄剛開了一輛一百多萬的寶馬車去工地,赤壁市「六一零」、國安、派出所找到工地破門而入,先是去打聽他的寶馬車,再去工地找李玄剛,好在工地明真相的人很多,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在員工的抵制下,惡人未達目的。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九日,赤壁市車埠鎮節堤村村長配合赤壁市「六一零」及政法委對李玄剛實施秘密綁架,把李玄剛秘密非法關進赤壁市看守所。一個月後,又把李玄剛劫持到咸寧市天照生態農莊洗腦班迫害。「六一零」及政法委向李玄剛的家人威逼利誘,家人被勒索四十五萬元(其中二十萬元連白條子都沒有)後,李玄剛被放回。

赤壁市「六一零」一姚姓人員毫不掩飾的說:「我們就是要抓像你們這樣年輕又有錢的,我們赤壁窮呀!」

3、大搞網絡監控

馮權任公共信息網絡安全監察支隊副支隊長、支隊長期間,大搞網絡封鎖和監控,侵犯公民人權,參與迫害法輪功。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三日下午,法輪功學員張為卿在溫泉谷酒店上班時,七個穿便衣的警察突然闖入他的辦公室,在裏面強行翻搶私人物品。下午五點左右,這幾個人強行將張為卿綁架,並將張為卿的私人物品非法扣押,其中還有一台他辦公用的電腦。據有關人士透露,這七個人有咸寧市的警察,也有咸安的警察。張為卿被直接劫持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漢板橋洗腦班)迫害。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被劫持到咸寧市咸安區看守所非法關押。咸安區檢察院以「利用網絡向海外宣傳法輪功」對張為卿下非法逮捕證。張為卿被非法關押在咸安區看守所裏。被綁架的理由是網絡警察監控發現他的電腦有海外網站的信息,而網絡監控跟馮權支隊長有關。

4、二零一二年迫害事實

據明慧網報導所做的不完全統計,二零一二年咸寧市法輪功學員有1人(劉社紅)被非法判刑;15人(張青文、張虎、陳海水、王金燕、楊彩雲、陶席珍、楊小華、武毅、徐長新、王小梅、何桂紅、陳建平、胡偉、章建、章紅萍)被綁架;13人(張青文、王金燕、楊彩雲、陶席珍、楊小華、武毅、徐長新、王小梅、何桂紅、陳建平、胡偉、章建、章紅萍)被劫持到洗腦班;4人(小萬、陳金秀、楊小華、章紅萍)被騷擾;1人(鄭杏華)被迫流離失所;2人(張青文、陳海水)被非法抄家。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八日上午,嘉魚縣六一零陳名保、王芙蓉、國安孫宗文等四名惡警和嘉魚公路段兩個領導,闖到咸寧市嘉魚縣公路段法輪功學員王金燕家滿屋查尋,聲稱不許王金燕外出講法輪功真相。這幫人賴在王金燕家不想走,樓下的群眾大聲說:這麼多人來幹嘛?是不是打麻將啊?他們才走。

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一日,嘉魚公路段殷明明、劉德斌段長和嘉魚縣國安陳克平、孫宗文等八人闖入王金燕家將其綁架。當時王金燕穿著睡衣、拖鞋,八個惡人用銬子銬王金燕,王金燕的丈夫極力阻擋,鄰居當時都無人在家。王金燕的丈夫一人阻擋不住,在阻擋時,王金燕的丈夫肚子被劃了很長的口子,血往外直滴,惡人還是強行將王金燕銬著,綁架到外地洗腦班。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八日,嘉魚縣公安局與渡普鎮派出所破門將法輪功學員張青文(家住渡普口鎮)私有財產電腦打印機非法搶走,並將張青文綁架到當地派出所,然後帶到嘉魚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非法關押,過後又綁架到板橋洗腦班。

二零一二年三月三十一日上午,嘉魚縣「六一零」人員王芙蓉(女)、陳名保、國保大隊孫宗文、高鐵鎮政府劉主任等一幫惡人闖入嘉魚縣高鐵鎮新莊村法輪功學員陳海水家進行搶劫。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九日,在鄉里民眾的眾目睽睽之下,縣「六一零」陳名保和王芙蓉、新街鎮肖碼村書記張天賜、縣國保大隊及新街鎮派出所大批惡警惡人砸門入室,將住在嘉魚縣新街鎮肖碼村九組的法輪功學員徐長新綁架。徐長新家中的所有與法輪大法有關的資料全被搶走,門、桌、烤火爐等家用器具也悉數被這幫人破壞。徐長新被綁架到拘留所之後,其家人要求見人,惡人勒索家屬所謂「管理費」四百八十元,否則就不准見人。嘉魚縣「六一零」叫囂,是省「六一零」的指示,並狂言將徐長新拘留十五日之後,送到省洗腦班進一步迫害。在陳名保、王芙蓉的直接干預下,徐長新被非法送湖北省板橋洗腦班迫害。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四日,嘉魚縣「六一零辦公室」主任陳名保和王芙蓉指揮綁架了王小梅,並非法抄了她家。將王小梅非法送省洗腦班進行洗腦迫害,要王小梅丈夫單位派二人陪同前往,二人工資由王小梅丈夫單位出,其領導說從王小梅丈夫工資中扣。

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鄒譽、王平、孫奇等五人,在1+8超市將正在上班的何桂紅雙手反銬,綁架到咸寧市嘉魚縣全友賓館。七月一日下午三點鐘左右,陳克平、孫奇、孫宗文三人將何桂紅按在賓館床上,陳克平用拳頭連打她的臉三拳,強行搶走她的鑰匙,當時何桂紅的臉部全部腫起,眼睛腫的看不見。他們還在1+8超市的職工物品存放櫃裏盜走了何桂紅的手機。何桂紅在全友賓館被非法關押一天一夜。

七月二日早上八點多鐘,嘉魚縣政法委書記兼「六一零辦公室」主任陳名保,副主任王芙蓉,嘉魚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陳克平和牌洲灣鎮派出所所長龍基學等人,又通知牌洲灣維穩中心主任葉坤山和兩名陪教人員,綁架何桂紅到洗腦班(所謂「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在洗腦班,何桂紅遭受了四十多天長時間的罰站,其中有二十多天每天站二十多個小時,不許上廁所,站得雙腳腫得不能走路;惡徒還將風油精抹入她的眼睛內;野蠻灌食:用布條將她的雙腳捆綁在椅子腿上,雙手捆綁在扶手上,身子綁在椅子的靠背上,然後連續三天每天兩次的野蠻灌食,用一根塑料管插到口或鼻子裏,插進去又拔出來,一個女護士故意來回插拔幾次,插的鼻子鮮血直流,眼睛出血,吐出來流食中也是血;還用電棍電擊。何桂紅在洗腦班被非法關押了九十天,身心受到嚴重摧殘。特別是食道和胃部受到嚴重損傷。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九日,湖北省嘉魚縣邪黨六一零、縣政府、公安局、國保大隊、鎮政府、派出所、村委會等惡徒,闖到在縣新街鎮法輪功學員陳金秀家非法抄家,陳金秀不在家,惡徒企圖綁架其妹未得逞。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日,湖北省咸寧市國保支隊以鄒譽和岔路口派出所張會龍為首的惡警,非法闖入咸寧市煤化局法輪功學員陳建平的家,到處翻箱倒櫃,進行騷擾和威脅。

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以國保支隊鄒譽、劉寧為首的惡警非法闖入咸寧市煙廠法輪功學員胡偉的家,到處翻箱倒櫃,還在當天把胡偉綁架到湖北省板橋洗腦班迫害。

二零一二年十月九日,湖北省咸寧市咸安區法輪功學員武毅被惡人從咸寧市看守所綁架到武漢板橋洗腦班繼續迫害。

馮權還支持組建「天照生態農莊」洗腦班。咸寧天照生態農莊於二零一二年四月為秘密綁架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地址在咸寧市市政府和咸寧市雙鶴橋派出所後院漁塘邊。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有雷勝利(通城縣)、李玄剛(赤壁市)、章建(咸安區)、章紅萍(溫泉區)、楊小華(溫泉區)、張青文(嘉魚縣)、李豔紅(通城縣)、楊彩雲(咸安區)。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人惡警有鄒譽、王甫香、姚雄、劉寧、劉穎、程樂斌、李志華、徐孟良。

馮權還積極配合龔道安指使政法委製作宣傳欄誣蔑、誹謗法輪功,向居民徵簽「家庭拒絕邪教承諾卡」,毀世人。中共公安部副部長龔道安(原湖北咸寧市公安局長兼政法委書記,二零一一年上調到北京任公安部副部長)到咸寧部署社區居民簽「拒絕×教家庭承諾卡」。

馮權還積極與湖北省所謂的「反邪教協會」互相勾結,在咸寧社區展出誣陷法輪功的宣傳展板,毒害世人。

馮權還與廣電局勾結下發禁令,禁止安裝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的衛星接收器,緊跟中共邪黨,繼續用謊言毒害世人,阻止新唐人電視台傳播真相。

5、二零一三年迫害事實

據明慧網報導所做的不完全統計,二零一四年,咸寧市法輪功學員有1人(雷勝利)被非法判刑;7人(周堅、章建、吳忠倫、雷東元、湯明家、程德永、李衛國)被綁架;1人(陳金秀)被非法勞教;8人(吳漢香、胡東員、戴仙鳳、黃秋珍、李學忠、徐長新、黎冬元、吳忠論)被劫持到洗腦班;4人(李衛國、徐抻全、胡桂香、任雪純)被騷擾;1人(雷勝平)被當眾毆打;3人(何紹珍、蔡建君、駱傳花)被非法抄家。

儘管直接指揮者是劉紅洲,但丁小強、馮權和「六一零」主任塗斌也負有責任。

6、二零一四年迫害事實

據明慧網報導所做的不完全統計,二零一四年咸寧市法輪功學員有12人被綁架(吳家川、鄭自祥、方四鳳、歐陽華英、陶席珍、柯菊秀、陳金蓮、黃層秀、萬小萍、陳望秋、葛先鳳、劉文忠);13人被劫持到洗腦班(程細慶、楊振麗、黃君良、蔡建軍、李敏才、陳芳、雷勝平、陳建平、蘇小蓮、徐長虹、任惠芳、王能英、吳美娥);21人被騷擾(張連秋、劉文藝、鮑娟娟、姓女法輪功學員、徐長新、陳建平、徐長虹、蘇小蓮、任惠芳、陳芳、李敏才、陶席珍、陳芳、李金橋、楊小華、余勁光、劉雲霞、楊振麗、蔡建軍、駱傳花、珍珍);1人被懸榜誣陷(何桂紅);1人被當眾毆打(魏月秀);2人被迫流離失所(李慧萍、陳金秀)。

儘管直接指揮者是劉紅洲,但丁小強、馮權和六一零主任塗斌也負有責任。

參見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七月六日發表的文章《湖北咸寧市法輪功學員上半年遭迫害概述》。

參見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五日發表的文章《七至九月湖北省咸寧市迫害情況概述》。

參見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五日發表的文章《湖北咸寧市2014年10-12月迫害案例》。

7、二零一五年迫害事實

據明慧網報導所做的不完全統計,二零一五年咸寧市法輪功學員有八人被非法庭審,其中五名在湖南省岳陽市被非法判刑(何國熬、方世鳳、胡寶日、胡關霞、李豔和、王細美、艾蓮芳);有二人被非法起訴;(徐長虹、何桂紅)十八人被綁架到洗腦班(余勁光、陳新華、何桂紅、徐長虹、李四保、李衛軍、付五國、楊彩雲、張為卿、駱名枝、雷天榮、劉文忠、魯有部、駱名枝、孔盛詞、邱姓法輪功學員);十六人被騷擾(左青娥、陳金秀、黎平甫、付五國、劉純申、熊群蘭、劉安正、郭建英、朱翠娥、陳細榮、雷天雲)被非法關押,十人(黃君良、任會芳、雷勝利、魏月秀、陳芳、余勁光、鄒注嬌、羅翠紅、王金燕);四人被迫流離失所(李慧萍、徐秀蘭、鄭自祥、郝玉芳);四十二人被非法抄家;十六人因依法控告江澤民而被迫害(徐長虹、付五國 、黎平甫、鄒注嬌、張為卿、熊群蘭、尹鳳英、劉安正、何耀平、王金燕、羅翠紅 、熊秋蘭、劉文忠、駱名枝、王邦基、張菊環)。

儘管直接指揮者是劉紅洲,但丁小強、馮權和六一零主任塗斌也負有責任。

參見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二月十七日發表的文章《湖北咸寧市法輪功學員2015年遭迫害情況》。

8、二零一六年迫害事實

據明慧網報導所做的不完全統計,二零一六年,湖北省咸寧市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非法組織繼續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造成當地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庭審5人陳金秀(嘉魚縣,被非法判刑三年)、鄭自祥(通城縣,被非法開庭,未見結果)、王邦基(通山縣,被非法判刑三年)、陶席珍(溫泉區,被判四年)、徐長虹(溫泉區,被判三年);13人被綁架到洗腦班(孔盛祠、何桂紅、陳鳳玉、羅又珍、羅雪英、李大蘭、楊振寰、阮芳、程愛平、黃愛華、李美如、鮑娟、程望秋);27人被非法關押(張為卿、張京友、呂許雲、馬祥菊、楊彩雲、蘇曉蓮、羅瑛、李玉華、何平、汪芹、倪細心、章焦桃、程衛平、王能英、吳漢香、楊振寰、雷勝平、吳小池、小付、阮意年、陳定珍、黃軍良、肖玉燕、老盧、老陳、唐春芳);7人被騷擾(黃秋珍、鄭杏華、任會芳、汪光元、老吳、湯秀金、鄭杏華); 2人被迫流離失所(郝玉芳、王小梅)。

同時,「六一零」還利用廣播、電視、展板、宣傳冊、宣傳欄誣蔑誹謗法輪功,欺騙民眾。

參見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三日發表的文章《2016年湖北省咸寧市610對法輪功迫害概述》。

9、二零一七年迫害事實

據明慧網報導所做的不完全統計,二零一七年,湖北省咸寧市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非法組織繼續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造成當地5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庭審後劫持入監獄(陳金秀嘉魚縣,被冤判三年,被投入武漢女子監獄)、鄭自祥(通城縣,被非法開庭冤判三年,被非法投入范家台監獄)、王邦基(通山縣,被冤判三年,范家台監獄)、陶席珍(溫泉區,被冤判四年,武漢女子監獄)、徐長虹(溫泉區,被冤判三年,武漢洪山監獄分配站);二人被非法判刑(張為卿、郭建英);六人仍在監獄被非法關押(鄭自祥、陳金秀、王邦基、胡關霞、胡寶日、李豔和);六人遭非法起訴(通城縣的王會元、通城縣的王國清、通城縣的汪雲霞、通城縣的吳志敏、咸安區的王良浩、張紅夫婦);七人被綁架到洗腦班(咸安區的向德斌、嘉魚縣的陳海水、赤壁市的鄧麗鳴、嘉魚縣的王金燕、嘉魚縣的劉安珍、咸安區的周靚婧、通城縣的吳志敏、溫泉區的夏紫雲);三十六人被非法關押(溫泉的陳爽、通城縣的金豪華、通山縣的郭慶校、咸安區的馮小英和馮小米、咸安區的汪信全、赤壁市的李冬梅、咸安區的程衛平、咸安區的佘慶華和丁曉蘭、赤壁市的鐘小明、通山縣的程德永、通山縣的魏姓法輪功學員、通城縣的何國熬、通城縣的李豔紅吳美娥黎雄武兄弟倆、咸安區的羅桃英及程細慶和另一個法輪功學員、通城縣的雷佛來、咸安區的張為卿);八十二人被騷擾(通城縣的魏月秀、溫泉的蘇曉蓮、溫泉的楊小華、溫泉的任惠芳、溫泉的李敏才、溫泉的方錦蓮、溫泉的汪禮迪、溫泉的章琪、溫泉的鄭雙華、溫泉的李素琴、溫泉的李雲、溫泉的黃芬芳、溫泉的張惠蘭、溫泉的楊玉娥、溫泉的邱曉春、溫泉的劉雲霞、溫泉的余勁光和陳芳夫婦、嘉魚縣的吳姓老婆婆、嘉魚縣的楊振莉、嘉魚縣的王小梅、嘉魚縣的劉安珍、溫泉的龍忠良、溫泉的陳臘榮、溫泉的余昌川、溫泉的張軍、溫泉的吳嫻意、溫泉的陳姓婆婆、溫泉的章紅萍、溫泉的梁瀅、溫泉的劉明娟、溫泉的高志及妻子小董夫婦、咸安區的魏秀蘭、咸安區的楊彩雲、咸安區的王能英、咸安區的王立新、咸安區的倪麗華、咸安區的程衛平、咸安區的倪細心、咸安區的羅桃英、嘉魚縣的陳鳳玉、嘉魚縣的羅雪英、嘉魚縣的劉玉娥、通城縣的戴玉鳳、通城縣的周爹、通城縣的夏世龍、通城縣的汪信清和華桃鳳夫婦、通城縣的何國熬、咸安區的楊強先、咸安區的皮和先、咸安區的資四蘭、咸安區的余貴英、咸安區的羅瑛、咸安區的孔盛林、咸安區的商秀英、咸安區的金蘭英、咸安區的施紅英、咸安區的章建、咸安區的馮小米、咸安區的馮小英、咸安區的徐生、咸安區的艾啟元、咸安區的劉冬芝、咸安區的婁振林、咸安區的王桃榮、咸安區的張媽、咸安區的商雲先、溫泉的陳建平、通城縣的吳美娥、溫泉的鄭榮珍、溫泉的邵春榮、溫泉的徐全坤、溫泉的黃秋珍、溫泉的張婆婆、溫泉的龔金枝、溫泉的龐新明、溫泉的李金橋黃春華夫婦、溫泉的易丹、溫泉的朱望生、溫泉的王昌菊、溫泉的曾愛雲);四人被迫流離失所(通城縣的楊平、通城縣的姜四華、嘉魚縣的向蘭姣、嘉魚縣的湯金秀)。

同時,六一零還利用展板、宣傳冊、宣傳欄誣蔑誹謗法輪功,欺騙民眾,尤其是無辜學生。

參見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四日發表的文章《2017年湖北省咸寧市610迫害法輪功概述》。

10、二零一八年迫害事實

據法輪大法明慧網報導的不完全統計,二零一八年湖北省咸寧市的法輪功學員39人(42人次)遭到迫害,其中6人被非法判刑(通城縣汪國清、通城縣汪雲霞、咸安區王良皓、咸安區張紅、溫泉區陳爽、溫泉區郭建英);5人被非法庭審(通城縣王會元、通城縣吳志敏、通城縣洪海華、咸安區向德斌、赤壁市梅樹清);4人遭冤獄期滿回家(通城縣鄭自祥、通山縣王邦基、溫泉區陶席珍、溫泉區徐長虹);3人仍在監獄遭迫害(通城縣的胡關霞、通城縣的胡寶日、通城縣的李豔和);16人被綁架(咸安區孔盛林二次、咸安區楊彩雲、咸安區劉桂英、咸安區孔盛林、咸安區劉明宏、咸安區魏玉仙、嘉魚縣王姓學員、赤壁市周國強、赤壁市郝玉芳、赤壁市羅榮碧、溫泉區柯菊秀、溫泉區劉純申、溫泉區黃秋珍、溫泉區劉冬枝、溫泉區吳嫻意);1人下落不明(周國強);8人被騷擾(咸安區的王能英、咸安區的佘慶華、咸安區的丁曉蘭、咸安區的章建、咸安區的劉桂英、咸安區的魏玉仙、咸安區的張為卿、咸安區的陳姓女法輪功學員的丈夫);1人被敲詐勒索(陳爽);2人被迫流離失所(赤壁的郝玉芳,咸安的章焦桃);其中赤壁市4人(其中1人目前下落不明),嘉魚縣1人,溫泉區7人(其中有一人綁架後被敲詐勒索500元),咸安區17人(其中1人被綁架兩次),通城縣8人(包括在湖南省被誣判的至今還未回家的3名法輪功學員),崇陽縣1人,通山縣1人。年齡最大的76歲,最小的23歲。

同時,「六一零」(江澤民一夥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還利用海報、講座、會議、傳單、圍裙等方式誣蔑誹謗法輪功,欺騙民眾,尤其是無辜大學生。

參見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一日發表的文章《2018年湖北省咸寧市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概述》。

11、二零一九年迫害事實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二零一九年湖北省咸寧市法輪功學員遭各種形式的迫害58人次,其中被迫害致死3人(通山縣王邦基、通城縣黎鳳保、通城縣熊淡月);被非法判刑2人(溫泉陳爽、溫泉區黃秋珍);被非法庭審2人(通城縣汪信清、赤壁市祝雪英);被非法關押18人(赤壁市梅樹清、通城縣汪雲霞、通城縣王會元、赤壁周國強、赤壁的陳望秋、咸安區的向德斌、通城縣洪海華、嘉魚縣張京友、咸安區劉社紅、通城縣胡如意、通城縣黎彩華、咸安區王能英等六名法輪功學員集體讀書學法被綁架、通城縣華桃鳳、赤壁市李四寶);被騷擾29人次(嘉魚縣曾憲娥、嘉魚縣羅雪英、嘉魚縣孫茴香、咸安區張墨香、咸安區汪信元、咸安區汪芹、嘉魚縣老何、嘉魚縣吳婆婆、嘉魚縣楊振莉、嘉魚縣王小梅、溫泉楊小華、溫泉龔景枝、溫泉李金橋黃春華夫婦、溫泉張桂蘭二次、溫泉蔡慧蘭、溫泉任惠芳二次、嘉魚縣孔婆婆、溫泉陳建平二次、赤壁市郝玉芳、赤壁市蘇亞明、溫泉龔爹、溫泉陳芳、溫泉楊小華、溫泉陳臘榮、溫泉陶席珍、溫泉汪禮迪、溫泉章琪);冤獄期滿回家6人(咸安區張紅、通城縣吳志敏、通城縣胡關霞、通城縣胡寶日、通城縣李豔和、嘉魚縣陳金秀);其中赤壁7人,溫泉區18人次,咸安區10人,嘉魚縣10人,通城縣12人,通山縣1人,崇陽縣0人。由於中共迫害封鎖消息,有些迫害事實無法及時報導出來,這些統計只是迫害的一部份。

參見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二日發表的文章《2019年湖北省咸寧市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概述》。

目前,看守所和監獄裏還被非法關押著十名法輪功學員,向德斌(咸安區)、黃秋珍(溫泉區)、王會元(通城)、洪海華(通城)、汪雲霞(通城)、汪信清(通城)、祝雪英(女,六十多歲,赤壁)、劉社紅(咸安區)、趙秀娟(咸安區)、陳爽(溫泉區)。

三、毒害世人的事實

馮權配合「六一零」主任塗斌所做的另一件大惡事是,把罪惡的手伸向無辜的世人,他調動一切可以調動的力量,採用多種形式,如製作宣傳冊、展板、宣傳欄、公開信、承諾書、小喇叭、圍裙、演講進校園、電視、報紙等形式,誣蔑、誹謗法輪功,毒害無數的世人。

1、支持通山縣「方昌喜工作室」,在網絡誣蔑誹謗法輪功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一日,方昌喜工作室啟動儀式在通山縣司法局舉行,長期支持方昌喜工作的文藝界、知識界、慈善人士等四十餘人參加了啟動儀式,工作室啟動儀式由通山縣原人大主任,縣安置幫教協會、縣反×教(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協會會長成忠坤主持。

方昌喜,男,六十四歲,中共邪黨黨員,通山縣財政局退休幹部。二零零五創建縣反邪教(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協會,任副會長兼秘書長,把法輪功作為他反對的主要目標,害過很多法輪功學員。他是「方昌喜工作室」的帶頭人。他在當地的影響非常惡劣,誹謗法輪功及其創始人,「轉化」法輪功學員,對大法犯罪,罪惡很大。

2、支持通山縣「反×教協會」誣蔑誹謗法輪功

通山縣「反×教協會」二零零五年非法成立。作為咸寧市「六一零」主任的塗斌多次親自到通山縣參見這個協會的大型會議,並做發言,大力支持這個協會,還送大量資金,這明顯是助紂為虐,欺騙世人,毒害世人。

3、編發文件,層層逼壓,捆綁很多人參與迫害法輪功

在咸寧市「六一零」主任塗斌的督促下,精心制定了《2010─2012年教育轉化攻堅與鞏固整體仗工作方案》;在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二日由咸寧市「六一零辦公室」組織編寫的「教育轉化攻堅與鞏固整體仗工作責任書」,將責任層層落實到單位和責任人,並將年終的獎懲與之掛鉤,逼壓迫害法輪功。

4、支持教育局編寫教材誣蔑誹謗法輪功,毒害師生

咸寧市「六一零」非常支持教育局編寫教材誣蔑誹謗法輪功,毒害師生。如:咸寧市教育局副局長黃解放是《生命教育》專家指導委員會成員,曾經參與學生教材,在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九年義務教育小學實驗教科書生命教育四年級》(下冊)中,編造了誣陷法輪功的謊言,抹黑法輪大法,毒害廣大的無辜學生。

還有,在《金蘋果作文閱讀──小學生500作文》中有一篇來自福建的作者郭明寫的污衊法輪大法的文章。該書由湖北省咸寧市咸安區中南科擇印務有限責任公司印刷,用文字方式參與迫害法輪功,毒害廣大的全中國小學生。

5、支持教育局誣蔑誹謗法輪功,毒害師生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四日上午,永安中學積極參與反「×教」簽名活動(中共是真正的邪教),誹謗誣蔑大法師父和大法,毒害眾生,很多學生簽了名。此次惡事是由咸寧市「六一零」部署,由咸安區「六一零」和南大街居委會操縱幹的。丁小強和「六一零」主任塗斌負有罪責。

6、支持製作微電影等文藝作品誣蔑誹謗法輪功

二零一五年一月,該協會搞「通山縣第二屆反×教有獎徵文大賽動員大會」,縣文藝界「原野詩社」也參加,湖北省有關領導、咸寧市防範辦、縣防範辦、國保等單位參加。咸寧市「六一零」主任塗斌、副主任陳軍和姚雄也參加了會議。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五日,參加徵文的有一千多人,作品一千多篇,獲獎作品三十七篇,有多種形式。嘉魚縣「六一零」製作的微電影《回家》就是這樣產生的,毒害了無數世人。

7、支持網絡監控和封鎖

自二零一九年九月份以來,湖北省咸寧市多名法輪功學員遭到溫泉分局、轄區派出所戶籍警、社區人員及單位領導的騷擾,要求照相、簽字、談話,實質是為日後的「人臉識別」和「姿態識別」收集所謂的數據資料。這是咸寧市政法委的統一部署。目前,市區正在耗費二億資金安裝700個高清攝像頭和人臉識別儀,侵犯百姓人權,迫害百姓。其中,丁小強負主要責任。

8、僅列舉二零一八年為例,馮權和「六一零」主任塗斌用很多方式迫害法輪功和世人:

通山縣反×教(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協會,在秘書長方昌喜的帶領下,大搞誣蔑誹謗法輪功的大惡事,建立了一套迫害法輪功的系統,還有網絡在線的「方昌喜工作室」,反對法輪功,歌頌共產黨。塗斌非常支持,還給予大量經費。

八月的一天,有人看到嘉魚縣雙喬公園裏出現誣蔑法輪功的邪惡展板。雙喬公園是許多人遊玩、鍛煉身體的場所,每天都有許多人到公園裏玩。邪惡的展板出現在這樣的場所,會毒害無數的無辜的世人。

九月八日,溫泉國保大隊長李宏俊在咸寧市職業技術學院以法律講座的名義,當著上千名師生員工的面,公開誣蔑誹謗法輪大法,毒害世人,欺騙廣大的教師和大學生。

九月二十日,咸安區某醫院領導叫法輪功學員佘慶華去開會,叫單位的另一個法輪功學員丁曉蘭也去開會。在會上,公開誣蔑法輪功,毒害世人。參與會議的,有單位、社區、派出所警察、「六一零」人員,當時咸安區「六一零」主任程勝利沒去。但是這個會議是在程勝利威脅利誘下安排出來的。佘慶華就藉此講真相。最後那些人還逼迫引誘佘慶華和丁曉蘭簽字。

十月十九日,有人看到咸安區社區人員、警察開著車,每到一處,就下車給世人派發傳單和圍裙。傳單正面寫著×教的內容,沒提法輪功;反面寫著法輪功,還寫了九條;圍裙上明顯直接寫著誣蔑法輪功的大字,免費送給世人。還在基督教堂內外張貼誣蔑法輪功的標語;社區、鄉下農村也有。

十一月,湖北科技學院的廣大師生員工被叫填寫反×教(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的「承諾書」,含沙射影的誣蔑誹謗法輪功,毒害世人。

近幾年來,咸寧市成立「網絡指揮中心」,從城市的大街小巷到農村的村、灣道口,尤其是人口密集的旅遊區、商業區布滿了攝像頭,交通岔口一條電線桿上掛上四、五個攝像頭。他們充份利用攝像頭監控講真相、發資料救人的法輪功學員,警察調用攝像頭內容並實施綁架,非法抄家,迫害法輪功學員,製造恐怖氣氛,欺騙矇蔽世人。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七日下午三點多,溫泉鐵療法輪功學員吳嫻意在自己家中被市政法委、「六一零」和一號橋派出所一夥人綁架,強行從5樓拖下樓,硬塞入警車內,說是在錄像內見到吳嫻意在交叉路口張貼真相不乾膠「法輪大法好」。一號橋派出所副所長王亞輝負責迫害法輪功。

近年來,咸寧市大搞特務流氓手段,跟蹤、監視、蹲坑、綁架法輪功學員。有的還在法輪功學員中臥底,刺探情報,加劇了當地的恐怖氣氛,阻礙世人得救。

這些惡事,除馮權和「六一零」主任塗斌外,咸寧市國安辦主任張方勝、副主任戴躍光和陳軍、維穩辦主任艾東輝、維穩辦副主任周天勤、政法委辦主任王玉梅、綜治辦主任鎮衛軍、反恐(註﹕中共是真正的恐怖組織)專員宋吉海、防範辦副主任姚雄、市政法委書記吳暉(已調往天津任職,現在的政法委書記是蔣星華),都與此事密切相關,都有逃不脫的罪責。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