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北京市平谷區公安局國保大隊長王曉華罪惡簿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三日】王曉華,女, 2001年4月至2009年4月任北京市平谷公安局國保大隊長,在任期間幾乎參與了所有當地被綁架、非法關押、洗腦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包括綁架、抄家、搜羅證據等,比男人還兇,常用背銬形式施行綁架。

制裁迫害人權的惡棍,目前已是各民主國家的高度共識。繼美國2016年通過《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之後,加拿大、英國以及歐盟多國現在都有類似法律可循,澳大利亞和日本也在積極準備立法。法輪功學員每年整理幾批惡人名單,送交民主國家的政府,要求對其實施制裁,包括禁止入境和凍結財產。所有計入明慧網《惡人榜》的人,都會隨時或已經列入提交名單。

一、個人信息

中文姓名:王曉華
中文姓名拼音:Wang, Xiaohua
性別:女
出生日期:1961年 6月1日
出生地:北京平谷區平谷鎮
工作單位名稱:原北京市平谷區公安局國保大隊(2001年4月至2009年4月)
職務:原大隊長,2009年退休
中國大陸的家庭住址(省、市、縣):北京市平谷盈谷中心3號樓4單元502

更多信息:王曉華,女, 1987年9月12日入邪黨,身份證號110226196106010045,手機號碼:13801014880,據悉她的弟弟王曉東也是警察。她父親叫王仲軍

二、迫害事實簡述

1、迫害法輪功學員張東升、張桂金夫妻

張東升,北京平谷區峪口鄉興隆村人。二零零一年,被綁架到韓莊洗腦轉化班迫害十個月,遭受強制洗腦。張東升從洗腦班回來後一個月,又被送入平谷區韓莊精神病醫院迫害,出來後反應遲鈍,雙腿不聽使喚。之後警察又多次上門騷擾,致張東升病情加重住院,後呈現偏癱症狀。在巨大的精神壓力和病情折磨下,張東升於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八日含冤去世,年僅四十九歲。

張桂金,張東升的妻子,二零零一年,與丈夫張東升一起被綁架到韓莊洗腦轉化班迫害十個月,遭受強制洗腦。張桂金由於不願放棄信仰,寫了嚴正聲明,聲明在被迫害的高壓下,強制洗腦時所說、所寫不是發自內心的,全部作廢。因此於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三日再次被行惡者綁架,非法勞教一年半,關押在女子勞教所迫害。

2、迫害法輪功學員馬海春夫妻

馬海春,殘疾退伍軍人,住平谷區金海湖鎮水峪村,修煉大法後身體狀況好轉。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八日,馬海春被警察綁架,當時家中有八十多歲的殘疾父母和兩個女兒,大女兒工作,小女兒念大學一年級,一家人生活非常困難;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三日,平谷區國保大隊頭目張大明帶領幾個警察強行闖入馬海春家中,搶走大法資料並進行綁架,將馬海春送進洗腦班迫害,致使本人及親人遭受很大痛苦。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六日,警察再次強行進家以有大法資料為名,將馬海春勞教兩年(監外執行),強迫他每三個月向當地派出所「彙報思想」進行精神摧殘。

馬海春的妻子(姓名不詳)也是法輪功學員,堅信大法,因邪惡的高壓迫害,二零零六年離世。

3、迫害法輪功學員馬佔全、田淑榮夫婦

二零零一年,平谷鎮法輪功學員馬佔全被非法抓捕到看守所,遭到毒打,喘不上氣,胸部劇痛,上廁所需由兩人攙扶,幾天後警察帶他去找「所謂的犯罪證據」,途中逃脫。二零零一至二零零二年的一年多時間夫婦二人再次被迫流離失所。期間被平谷國保非法抄家、跟蹤、追捕乃至通緝;當年他們八歲的兒子和姥姥、姥爺常遭警察的半夜砸門、訊問、威脅、恐嚇和騷擾。由於沒有任何經濟來源,老小三口靠好人接濟和借債度日。

馬佔全,曾於二零零二年和二零零五年兩次被平谷區國保警察王曉華、張大明、王衛東等綁架、毒打,在北京平谷看守所遭惡警牛河村與獄醫王進田野蠻灌食。在調遣處遭惡警指使犯人折磨。二零零二年他遭非法勞教兩年半,回家一年之後又被非法判刑三年,飽受肉體和精神上的痛苦。

二零零二年八月,他們一家三口被六一零警察王曉華等從北京租住地綁架回平谷,王曉華堅持施以背銬,致使田淑榮手腕中毒腫脹,幼小的孩子痛哭了一路,租住房及家裏被非法查抄洗劫。隨後夫妻二人被非法勞教兩年,直到二零零四年才先後回家。馬佔全的妻子也被非法判刑三年。

4、綁架法輪功學員崔如義、張春紅、劉桂芬、陳友文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日,平谷區六一零辦公室張大明、王曉華夥同峪口鄉派出所所長張佩華綁架了峪口鄉法輪功學員崔如義、張春紅、劉桂芬、陳友文(已離世)四名法輪功學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