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昌何天勤全家人所受迫害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八日】我是甘肅省金昌市大法弟子何天勤,今年六十九歲,妻子曹芳六十六歲,兒子何世昌四十一歲,兒媳徐靜三十二歲,女兒何淑慧三十九歲。現就近期全家人遭受綁架迫害的真相公布於眾,以揭露和曝光邪惡。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五點,我是去幼兒園接孫子的途中被便衣警察和一名社區人員跟蹤綁架的。隨後由警察和其他便衣人員(姓名不詳)共約十三人把我劫持到我家,這些人先拍照、攝像,屋裏屋外全照到了。我和老伴制止時他們根本不在乎,這時其中一個人掏出證件,說他是政法委的還是甚麼部門的(當時我沒聽清楚),說要對我家依法進行搜查。當即對沙發、床鋪、衣櫃、床頭櫃等整個都搜遍了,抄走大法書籍三十多本、師父講法錄像片《廣州講法》、《對澳洲學員講法》,師父法像也被搶走,還抄走十幾張舊碟片。屋裏抄完後又到地下室去抄,抄走幾瓶激光墨粉、銅板光面紙十包。之後,我和老伴還有兩個孫子(一個上幼兒園,一個上小學)被劫到新華路派出所,對我老倆口分別進行問話和電腦筆錄。讓簽字時,我們都拒絕簽字。因為我們不是罪犯,沒有觸犯國家的任何法律。對我們大法弟子的綁架、抄家、審問、拘押,都是決策者和執行者超越現行法律的違法行為。

兒子何世昌於二十二日晚十點左右,新華路派出所叫他到該所來接孩子。我兒子去了,他們卻用警車將我兒子和兩個孫子送回家,孫子下車後,他們又把我兒子劫回派出所(連工作服都沒讓換)審問他。之後要求簽字時我兒子拒簽。

那天我們三人被他們拘押在新華路派出所臨時拘押室,煎熬了一夜。他們不給飯吃。七月二十三日上午九點多,給我兒子戴上手銬,又去抄他家,抄走電腦一台,舊激光打印機一台,大法書籍二十本左右。隨後又將我兒媳劫到派出所,也遭到非法審問。一直被關押到下午五點多,因要到幼兒園去接孩子,才將她放出。我兒子在派出所被審問三次,兒媳婦被審問兩次。

我女兒於七月二十三日上午十一點左右被叫到新華路派出所(在這之前先後到女兒家裏和工作單位去找她),女兒剛到派出所就被扣押了。中午十二點四十分左右去女兒家抄家,以吳姓警察為首一共五人。在女兒家抄走兩台電腦,刻錄機一台,三本真相書籍。

我和老伴、兒子、女兒四人,曾在派出所遭到個人信息採集:十指手印,抽血等等,又被劫到刑警大隊核酸檢驗。我們四人被戴手銬後劫到八冶醫院檢查身體,七月二十三日晚十一點,我家四人被劫到拘留所,老伴曹芳被送看守所。在拘留所我們父子、父女均被非法提審(我本人一次,兒子兩次,女兒一次),簽字時我們均拒簽。我們三人都被拘留十五天,於八月七日中午回家。

我們一家人的四部手機到現在還被扣在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由此導致我兒子不能正常工作)。索要時他們一再推托,說正在調查過程中。

八月七日,我和兒子、女兒三人回家後的當日下午三點,突然新華路派出所的警察去我兒子家叫他去看守所接他媽回家,因兒子不在家,警察拉著我兒媳去找我女兒,找到後警察讓她們自己找車去接人。對於這樣的「主動」,她倆覺得很蹊蹺,說我們找不上車,讓他們用警車一起去接。吳姓警察請示他的領導後還是讓她們找出租車去接,她們不同意,沒辦法只好一起去看守所。到看守所,吳、亢二警進去接人。一會兒出來告訴她倆說:你們的母親不坐警車(事實情況是她本人甚麼都不知道)。他們叫來一輛出租車,我女兒、兒媳扶持著突然變得瘦如柴的母親坐上出租車,警察讓她們先回家,說他們隨後去。但時至今日(八月二十二日)末見他們的人影。由此可見,他們一個堂堂國家執法部門,不能正常講述事情原委,總是繞來繞去的,他們在躲避著甚麼?

為甚麼他們突然叫我家去接人,只因我老伴曹芳的身體已經處於極其危重狀態。據吳、亢二警說:已經去醫院三次了,靠輸液維持生命,在關押十五天當中,幾乎沒吃甚麼東西,連喝水也困難,上廁所都靠人扶著,自己根本無法自理。我老伴被接出時已皮包骨頭,吃不下飯、喝不了水,身體各個部位都是疼痛難忍。腹部、內臟簡直難受至極,喝稀飯、喝水都吐。口中全是藥味,不知醫院給打的甚麼針、吃的甚麼藥?至今新華路派出所、金川公安分局國保都沒人做出解釋,也不告訴她本人的病情原因,曹芳到目前仍是臥床不起。儘管這樣,他們仍不住手。於八月十三日下午又將我家兒媳劫進拘留所,關押十五天。現在我兒子帶著兩個孩子生活。他們夫妻輪流被關押,在這之前提審兒媳時揚言要將兩個孩子送到孤兒院去,將其與全家人一起關押,但還是沒逃過邪惡之毒手。

截至目前:我老伴身體狀況極差,不能自理。兒子帶著兩個孩子,上不了班打不了工,媳婦還在拘留所裏面,一家人的生活也無著落。女兒也是打不了工上不了班,原來的工作因遭受綁架的當天被單位辭退。

以上是我們全家人所處的實際情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