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遭迫害 四川廖邦貴獄中狀況堪憂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七日,四川省遂寧市法輪功學員廖邦貴先生被遂寧市船山區法院秘密非法判刑三年零十個月,於二零二零年七月十日被劫入四川省樂山市嘉州監獄迫害。這是廖邦貴第二次被劫入嘉州監獄,監獄對他實施強迫「轉化」迫害,廖邦貴獄中絕食抗議,目前狀況令人擔憂。

廖邦貴,七十二歲,原是遂寧市川中石油礦區退休職工,在中共邪黨瘋狂迫害法輪功的二十一年中,廖邦貴多次被綁架、非法關押、非法判刑,曾在看守所、洗腦班、勞教所、監獄遭受迫害,僅在綿陽市新華勞教所就被非法勞教三次。

以下是廖邦貴被迫害的部份事實:

一、綁架、群毆、洗腦、暴力灌食

二零一一年四月六日,廖邦貴到街上向人講真相,被富源路派出所警察綁架、群毆,四月七日早上被劫持到遂寧北門洗腦班迫害。四月二十七日又被劫持到遂寧永興看守所繼續迫害。四月二十八日,廖邦貴開始絕食絕水,抵制迫害,被暴力灌食,達兩個多月之久。

'酷刑演示圖: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圖:野蠻灌食

二、電擊、聞臭、約束帶捆綁

在永興看守所,遂寧市法院秘密開庭,廖邦貴被枉判三年。二零一一年八月四日被劫持到四川省樂山市五馬坪監獄。

入獄當天,廖邦貴被幾個犯人強制穿上囚服,晚上收監排隊時沒報數,被強行脫掉鞋子,獄警李照雷用電棍電腳心。電完後又說:「這是監獄,上廁所、進監舍都必須打報告,否則就不准睡覺和上廁所。」廖邦貴不服從,又被電。

'酷刑演示圖: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圖:電棍電擊

負責嚴管組的獄警劉兵叫犯人把廖邦貴按在地上強迫盤腿,盤腿時還把他拖到便桶邊,雙手抱住便桶,把頭使勁扳向桶邊聞臭。

有一天,廖邦貴煉功,被拖進一間陰暗潮濕的小屋,用頭盔蒙住頭,然後用催淚瓦斯對著眼睛和鼻子噴藥,頓時痛的睜不開雙眼,眼淚和鼻涕直流,第二天臉上起泡、流水。劉兵又拿來電棍電他腳心,電完就下班走了。接班的獄警殷毅也把電棍拿來電廖邦貴,從左耳開始電,再電胳膊、大腿和左腳心,一直電上來到右耳,電全身,共電了兩次。

還有一天,李照雷還叫監室犯人用約束帶(專門迫害身體的一種繩子)捆住廖邦貴的雙手再背在身後,又用一條繩子把雙腳並排捆綁在一起,動彈不得,疼痛難忍。

'酷刑演示圖:捆綁'
酷刑演示圖:捆綁

三、擰耳朵、澆涼水、捆綁電擊、超期關押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底,四川五馬坪監獄解體,所有在押人員包括法輪功學員全部轉到新建的嘉州監獄。一天廖邦貴煉功,被用約束帶捆牢四肢,面向牆壁。犯人腳踢、擰雙耳,把頭扳向牆壁,耳朵被擰出血。

冬至那天早上,廖邦貴又煉功,被拖到衛生間澆涼水。把廖邦貴按坐在窗邊,打開門窗,讓刺骨的寒風吹了整個上午,廖邦貴被凍的嘴唇發紫,全身瑟瑟發抖。

一次,廖邦貴又在監室煉功,又被約束帶捆綁手腳,幾個犯人把他從三樓抬到一樓。身子坐正,扭動一下,就被電腳心。廖邦貴還被一個外號叫耗子的警察電了兩次膝蓋,左小腿肚子上還留有四個清晰的傷疤。

二零一四年四月六日,廖邦貴冤獄期滿,監獄超期關押繼續迫害,直到四月二十七日才被放回家。

四、藥物迫害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七日上午,廖邦貴到南津路派出所索要被搶去的大法書和師父法像,遭到派出所警察的驅趕。一個警察拿出一瓶藥物對著他就噴,藥噴到了他的右耳根上,頓時鮮血直流,灼痛無比。廖邦貴忙用紙巾一擦,鮮血直往外流。

五、強制採血、銬樓梯、銬床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六日上午,廖邦貴在乘坐公交車上給一男青年講真相,被綁架到北固鄉派出所。警察把他弄到後面一個小屋裏,強迫採血。廖邦貴拒絕不讓採,上來四個警察,前面兩個警察用力按住右手,後面兩個警察將他左手反拉到後面的椅子背上,用一個小鐵片刺左手掌上,強行採血。晚上十點多,廖邦貴被劫持到了永興拘留所非法關押。七月十日,兩個警察又把廖邦貴拖到對面的樓梯間,雙手高高銬在樓梯的鐵條上,銬了一個多小時。

'酷刑演示圖:吊銬'
酷刑演示圖:吊銬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一日上午,廖邦貴乘坐公交車講真相,被嘉禾派出所警察綁架到永興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後,又轉押到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十五天。在看守所,廖邦貴手腳被銬到床上,又將鏈子鎖到床的鐵樁上,兩天兩夜不下銬子,解便都只有靠在押人員幫忙。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9/1/186589.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