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遂寧市一些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四川遂寧市中共政法委多年來操控公檢法、國安大隊、派出所等機構的不法之徒迫害法輪功學員。他們的部份暴行已被曝光,以下是收集到的一些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情況的補充。

陳開科,攔江鎮糧站職工,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得法前病魔纏身的她,修煉後病症全無,身體健康。二零零一年一月七日下午鎮「六一零」、派出所和遂寧國安大隊等機構不法惡徒共一車人闖入她的家中,非法抄家遍屋搜查,找出煉功磁帶一盤和師父講法書一本。在搜查時一個大個子的惡女人耀武揚威,惡狠狠地指手畫腳亂罵一通,還叫一個叫楊超的人打陳的耳光,於是楊超拳打腳踢邊打邊罵。過後,強行綁架陳開科到派出所。在所裏,警察將陳開科強行銬在鐵管子上,四天四夜不給吃飯,不讓睡覺,勒索所謂「保證金」5000元後才放回。從二零零一年以來,陳開科一直受到當地政府派出所村支部騷擾、監視,人身限制,每逢節假日來看人是否在家,追查詢問去過何處,新年前後要陳到鎮去報到,逼交學習費200元。

楊廷忠,男,家住柏村九村,修煉大法前,他疾病纏身,修煉後身體非常健康。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三日下午,楊廷忠在地裏幹活,鎮派出所惡警去他家非法抄家,當村長張波把楊廷忠叫到家時,惡警手裏拿著楊家供奉的師父法像,還有香和大法書,幾本週刊和部份經文後,立即綁架楊廷忠到鎮派出所。在所裏非法審訊,逼供大法物品來源,強行照像和錄像,強迫填保證書和按手印,其態度和行為非常惡毒霸道。

劉春強,男,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大法。修煉前,他心臟不好,得法後兩個月痊癒。二零零零年三月份,劉春強到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惡警綁架,關押了四天。在這四天中,他被惡警嚴刑拷打,後被送回遂寧吳家灣看守所刑拘15天,罰款2000元,後由分水派出所所長稅朝建、張學益等人到分水6村2社綁架劉順與陳余前。

陳余前,男,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前,他患有嚴重失眠、胃病,修煉後一個月康復。二零零零年三月,陳余前到北京上訪為大法說公道話。後來,分水派出所稅朝建、張學益等人到分水6村2社綁架陳余前到分水派出所毒打,非法關押六十小時後罰款300元。

袁樹林,攔江鎮糧站退休職工,一九九六年六月開始修煉大法,得法前疾病纏身,修大法後,身體健康,所有疾病一掃而光。二零零一年一月七日,以鎮幹部劉用軍、鐘文福為首,帶領派出所惡警多人到袁家非法抄走大法書和經文,強行綁架到派出所關一夜,第二天逼迫學習誣蔑大法的文件,強迫每天交學費80元、生活費40元,整夜不准睡覺,騙取所謂保證金5000元,當時說一年後退還,可袁到期去領,劉卻說上面沒指示,就不給了。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三日,分水、攔江兩鎮派出所合伙巡邏約近五十人來袁家非法抄家,搶走現金718元,搶走大法書12本,「九評」20本、光盤數張、磁帶多盤、MP3一個,DVD一台,全部屋子一片狼藉,翻了個底朝天,之後強行綁架到遂寧洗腦班迫害四天後,劫持到遂寧看守所,在看守所受盡非人折磨。

李貴明,上寧五村五社人。二零零一年去觀音場發大法資料救人,在十七公樁被橫山派出所惡警發現,當場毒打一頓,綁架到橫山派出所,被所長鄒武軍、惡警李群珍等毒打,打得肝臟都破裂了,聽說心臟都要掉了。

肖正繁,男,家住白馬九村,一九九八年上半年得法。修煉大法後他以前患的絕症病好了。他是村支部書記,煉功後是白馬輔導站負責人,所以迫害後鎮綜治辦的蘇學龍、當時派出所所長楊××經常到肖家干擾、訓話、威脅、嚇唬。肖在蘇學龍、楊××的干擾下,沒有學法,沒有煉功,於二零零零年下年舊病復發,含冤離世了。

張明成,男,分水鎮下街人,一九九七年喜得法輪大法,修煉不到三個月一身疾病全無。一九九九年臘月二十六,張到北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在天安門廣場被惡警綁架到昌平縣監獄非法關押兩天,不給飯吃,後在遂寧駐京辦關五天,再由分水鎮主要負責人張廷安、李平、龔良玉、張毅四人到北京劫持到分水鎮關兩天,當天晚上被派出所所長稅朝建毒打,抓頭撞牆壁,脫去衣服鞋子、只留一件內衣,冷了一晚上,滴水不沾,後送遂寧吳家灣拘留十五天,罰款五千元。二零零四年六月被惡人構陷,當地派出所、政府無任何手續強行抄家。劫持遂寧洗腦班十五天,提審四天,每天一碗稀飯泡菜,每天收30元生活費。二零零九年七月,因同修被迫害太嚴重,用16#鋼管打腰,說出了是在他家拿的週刊,被連續抄家兩次,被抓到派出所關兩天,又逼迫他兒子交了兩千元保證金才放人。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