撥打北京專案電話講真相的體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七日】我於今年四月份加入到全球電話營救平台講真相。剛到電話平台時,看到許多同修能夠將真相材料熟記於心,向世人講真相條理清晰、慈悲平和,長期講真相修煉出的堅實的心性狀態,使我很受觸動,也看到了差距。在這裏我得到了很多同修的關心和幫助,讓我逐漸適應電話平台講真相的要求,並逐漸初步形成了自己講真相的思路。

很多同修在交流中都說:在這個講真相的項目中提高很快,收穫很多,我也深有體會。從一開始打電話時的忐忑緊張到逐漸的平和。最初向國內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人打電話時,我的心裏直打鼓,有種無法抑制的緊張,我也知道這都不是自己的思想,一種「怕」的物質控制著我。這也只有在實修中才能不斷的去掉。

經過多次打電話講真相中,我逐漸修去了那種緊張的心態,遇到出言不遜的人也能做到心不為其所動。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我也時刻能感受到師父在鼓勵和看護著我。當我第一次給一個派出所的警察打電話時,就按照自己的思路給他講,當我說到很多人紛紛退黨時,他竟然問:「怎麼退黨?」我都不敢相信這是他問的,這讓我備受鼓舞。而後的講真相過程中,就遇到了各種人的辱罵、恐嚇等,在這過程中我不斷的修去各種執著。同時,也向內找,為何遇到了這種人和這種狀況?

有一次,我在給一個公安分局的政治處副主任講真相的時候,他靜靜的聽著,等我講了五分多鐘後,講了有關大法的很多真相後,我說:「我真的為你著急啊!」我忍不住哽咽了。他靜靜的聽著,甚麼也沒說,十幾秒後掛斷了電話。

之後我再打,他開始罵人了。我知道他也許是在掩蓋內心真實的想法,也許怕被竊聽,也許真的沒聽進去。但我不執著於結果,只做我自己要做的事情。

當我打完這個電話,在電腦裏錄入撥打情況時,我不自覺的打出了兩次「穩一點」「穩一點」。這是師父的點化和鼓勵啊!是啊,不能總是這樣的表現,影響救人。我相信很多同修在助師正法修煉中,都會生出對眾生的慈悲之心。在平台撥打電話的初期,我經常打著打著,就忍不住難過,也許裏面帶著一些情的東西,但更多的可能是對未得救眾生的著急。在師父這次點化後,打電話時,我幾乎沒有再出現這個情況了。盡力保持慈悲、理性、平和的心態。

我參加了六月二十二日開始為期三天的向北京講真相專案的活動。第一天我看到這批電話號碼時,非常震驚:竟然是中共公安部、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中央政法委的高官的電話。我感覺到這是師父的慈悲,也非常感謝收集到這些號碼的同修們。我也覺的正法進程真的走到了最後的最後了。這些人是特殊的群體,平時可能很難有機會和他們接觸,給他們講真相。所以我感覺到此次打電話講真相很重要。領完電話號碼後,我調整心態,告訴自己給這些人打電話要和給普通民眾打電話一樣的心態,保持內心平和。

我領的電話號碼中有最高檢察院和中央政法委人員的電話。在第一天的撥打過程中,接通率非常高,而且很多人非常有涵養和禮貌,我也有禮貌的問他們是否方便接聽。有的聽到我講真相的內容後,急迫的說:「我正在開會,不方便。」為了不引起他的反感,我就說:「抱歉,過後我再打。」但後來再打就不接了。所以現在講真相也真的是很難啊!

那幾天打電話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女士,我和她有三次通話,共計二十多分鐘。這也是我自從在電話平台打電話以來最長的一次通話。我給她講了幾乎所有的真相,包括天安門自焚、藏字石、瘟疫發生的原因等。但她也在勸我不要如何如何。第一次接聽了十分鐘後,掛斷了。

第二次給她打電話,她又接聽了,繼續和我討論問題。問我:「打電話是甚麼目地?」我說:「希望在不久的將來大災難來前您和家人能夠平安。中共迫害法輪功,全世界都知道。」問她是否了解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她說不了解。還說她也看過《轉法輪》,我說我都已經看了二十幾年了。她問我:「是否還相信法輪大法好?」我說:「這是肯定的啊!」

她又問了我家人的情況。我說都挺好的。她以為我隻身在國外,和家人分離了,竟然說:「你看被迫害的與家人離散。」她也承認是中共在迫害法輪功了。我順勢說:「那不是因為中共迫害的嗎,中共連活摘器官這種毫無人性的事都能做得出來啊!」

在交談過程中,我了解到其實她與大法也有很深的緣份,她看過《轉法輪》,她身邊朋友的父母也有煉法輪功的。也許是被中共洗腦的原因,還是因為掩藏自己真實的想法自保,她也在勸我相信中共,中共使社會很富足。我就以李克強說的現在中國有六億人月均收入只有一千元,而又有多少貪官擁有上萬億的財產,最近被曝光的韓正有三十一億美元的海外資產。她可能看說不過我了,就掛了電話。

我平靜了一下心態,過了幾分鐘,我想再給她打電話,把動態網址告訴她,於是又撥打了第三次電話,她又接了。我說:「大姐,還有個事情忘記和您說了。」她態度很友好的說:「甚麼事?你說吧。」我告訴了她動態網址,並推薦她看看《九評共產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等書,讓她了解共產黨的真實面目。

我跟她說:「為甚麼國內設防火牆?老百姓應該有知情權。您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她挺高興的說:「你怎麼知道我的電話號碼的?」我說:「您看現在國內事態的發展,我覺的很多人都在為自己找後路啊!」她沉默了幾秒鐘,沒有說話,也許在思考。我繼續和她講:「今年災難特別多,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關鍵時刻能保命。」

回顧這次撥打過程,我感覺還是有一些真相沒有講到位,比如活摘器官、追查國際等真相內容,雖然提及,但沒能深入去講,這都需要我在後續的講真相過程中進一步完善的地方。

對無人接聽電話的思考

第三天打專案電話,我領到的兩包電話號碼是北京某區派出所的。通過上午和晚上兩個時間段多次撥打,竟然一個電話都沒有打通。一開始,我是用人的想法想這個事情。我看到這些號碼前幾位號碼相同,認為可能是有總機控制,阻止接聽海外電話。後來,我向內找,發現這是表面原因,主要是因為自己沒有調整好,感覺到心裏很累。

打電話本身就是正邪大戰,自己應該調整好心態,用正念除去干擾和眾生背後的邪靈,而不要讓人心泛起。同時,當天學法狀態不好,所以才打不好電話。我的體會是:修煉是嚴肅的,來不得半點敷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