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救度疫情中的北京公檢法的眾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三日】近期,北京疫情大爆發,本次電話平台主要針對北京公檢法的眾生講真相,救度有緣人。我也和往日一樣做好了準備,提前上線學法,用正念撥打,用慈悲向眾生講真相。下面,就與同修們交流一下此次撥打電話中的體會。

其實修煉是不會一帆風順的。最近,在撥打工具上干擾也很大,我的撥打工具A被封了,我找技術同修解封。技術同修說,不能用了。技術同修推薦我裝「某工具」我就裝了,一是,多一個撥打工具備用,再一個是使用方便,比手機好使。

在開始使用時,一撥通電話,我說:你好!我是從澳洲給你打電話,有件要事我想告訴你。而對方說,聽不清楚,你是誰?過去我也遇到,有的公檢法人員故意說聽不清楚,掛電話,就不接了。於是,我說,我回放給你。我掛了電話,回放過去,對方還是說,聽不清。我又換了個號碼撥通後,還是同樣問題。這時,我覺的不對勁,可能真的聽不清,我接著就給國內的朋友撥了電話測試,朋友告訴我說,我說話斷斷續續、聽不清,這時,我找出耳機,插到計算機上,和朋友說話,他說,聽的非常清楚。

最近,平台上同修交流時,同修經常講,接聽率不高,過去打電話時,也有接通好、接通不好的時候,可是我最近拿到的電話也是接通率低,還有一包電話,用不同時段撥打,也沒人接。開始時,我還沒太注意,可是連續幾天都這樣,嘴上說正念撥打,心裏總是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問題出在哪呢?

在早上學法時,我的腦子裏打出兩個字:觀念!是啊,我自己的觀念障礙了我。在撥打工具上,這個好使,那個不好使,好用的我就願意用,不好用的就不願意用。女兒同修為了我打電話,幫我辦了一個電話卡,無限撥打、無限網絡,這樣斷網時,我還可以使用手機網絡,就是因為手機撥打需要一個一個輸入號碼,嫌麻煩,放在那,空交了兩個月的話費,我也沒使用。

我靜心學法、發正念,清除自己不好的思想念頭,不好的觀念,清除另外空間干擾眾生得救的一切邪惡因素,共產邪靈,讓所有有緣人都拿起電話接聽,我開始用手機撥打電話。觀念轉變了,師父就給我顯現出奇蹟。

我領了一包電話,9個號碼,8個接聽,因為用手機撥打是實號,接通率也高,每一通電話,都接聽10分鐘以上,每一通電話,我都能把基本真相講清楚,還告訴對方追查國際的電話和翻牆網址。

這件事讓我體會到修煉是嚴肅的,我們只有用心修煉,才能去掉各種不好的人心、不好的觀念,師父給我們安排都是最好的。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的修煉是第一位的,因為如果你修不好,你完成不了你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修不好,那救人的力度也就沒有那麼大。如果修的再差一點,那看問題想問題的方式都是用常人的思想、常人的想法,那就更糟了。所以大家千萬不能夠放鬆、不能掉以輕心。千萬年億萬年的機緣、等待,我們在歷史上所承受的那一切,都是為了今天。不能在關鍵時候把自己要做的事沒做好,將來明白了,對你來講,對你的生命來講,簡直是太痛苦的一件事情,所以大家千萬不能夠掉以輕心。」[1]學了師父講的法,我更加清楚了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救更多的眾生。

第一天撥打的人,都是直接或間接參與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如果在最後這歷史關鍵時刻,不明白真相,就非常危險了,第一包電話,8個號碼全部接通,都有互動,除第一個接聽21秒外,全都接聽幾分鐘、10分鐘以上有三通 ,基本上都能把大法真相、三退保平安、九字真言告訴對方,有一通電話只接聽了3分多鐘,一撥通,我說,您好,我是從澳大利亞給您打電話,我姓李,有件重要事想和您說,北京出現二次疫情,現在最重要的是如何在這二次大瘟疫中怎樣保護自己和家人。您說是吧?

他打斷我說,「你是怎麼知道我的電話號碼,我剛從澳大利亞回國,在澳時,我用的是當地的號碼,你怎麼知道國內的號碼?」我告訴他,他的號碼已經被曝光,如果您能破網,就能查到,我給您一個翻牆網址,您記下來。告訴了他網址,我說能夠接到我的電話就是緣份,重要的是您要看清形勢。他又問我,「你住在澳洲哪裏?」我說悉尼,我接著說,時刻存善念,越走路越寬。您來澳洲,您知道澳洲政府因為拒絕中共、要求對「中共病毒」,進行獨立調查,除維省外,其它地方疫情控制的很好。維省因和中共簽了一帶一路的協議,所以疫情嚴重。北京出現二次疫情、我知道對疫情出現,您比我清楚,武漢肺炎,無藥可解,只有自救!我告訴您一個好辦法:記住佛家的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您能真心的念動這九字,就會逢凶化吉,遇難呈祥。請您告訴您的家人和朋友。實際上,這場大瘟疫是對著中共暴政來的,它的組織內的成員都要跟著遭殃。所以選擇退出中共,用實際行動和邪惡中共切割,這就是為甚麼有3億5千多萬的中國人已經選擇了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從而不為中共的無邊罪惡買單。也叫三退保平安!對方趕緊說謝謝你!掛了電話,再撥未接。

這通電話,我感受到眾生還是想聽真相,但是在中共惡黨的統治下,眾生又怕聽真相。

還有一通電話講到大法洪傳世界時,對方告訴我:「你知道嗎?我們的電話是被監聽的。」我說,沒關係,我給您打電話,我說您聽,對方真的不說話了,我把基本真相、劉伯溫的預言講給對方、疫情為何發生、避難的九字真言、三退能保命、保平安,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選擇美好和未來。只要我們用心做,師父就給我們顯示奇蹟來。

第三天早上,因為同修出門時,不能輕輕的關門,而是經常銧銧的關門,我先生因為身體原因,對這種聲音特別敏感,當時在屋裏就喊了起來,我勸他說,別這麼大聲,她不是故意的。因為是在早上4點多鐘,這樣會影響到鄰居。我不勸還好,我一勸,他反而大喊起來,還說粗話,還對我說,你今天不告訴她,你今天就別上平台打電話。我知道這是我有漏,我不再說話了,我開始發正念,清除我自己的空間場和先生空間場的一切邪惡因素、共產邪靈、黑手爛鬼的干擾。我心靜下來了,先生也不說話了。

早上學《轉法輪》,讀到能量場時,師父說:「那麼這場起甚麼作用呢?大家知道,我們正法修煉的人會有這麼一種感覺:因為是正法修煉過來的,它是講慈悲的,它是和宇宙真、善、忍特性同化的,所以我們學員坐在這個場裏都有感受,思想裏沒有壞念頭,而且我們許多學員坐在這裏連抽煙也想不起來,感覺到一種非常祥和的氣氛,非常舒服,這就是正法修煉者所攜帶的這種能量,在這個場的範圍之內所起的作用。」「有壞思想的人,想不正確的東西的時候,在你場的強烈作用下,也能改變他的思想,他可能當時不想壞事了。可能有人想罵人,突然間改變思想,不想罵了。只有正法修煉的能量場,才能起到這樣一種作用。所以在過去佛教中有這樣一句話,叫作「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就是這個意思。」[2]

讀到這裏時,我全身一震、知道自己修的離師父的要求還差遠去了。只有認真向內找,修好自己,才能達到師父的要求。學完法,發完正念,開始領案打電話,考驗又來了,我領到的是座機號,四種撥打工具只有手機和某工具能用,一撥號碼,手機只顯示通話中,沒有聲音,某工具撥是空號,再撥如此,第二個號碼還是那樣,我想是不是找值班同修換一組手機號,念頭一閃我知道了,這是考驗。

我靜下心來發正念,再撥、手機通了,未接,某工具還是空號,到第五次撥過去,對方接聽了,是副庭長,他告訴我,說話要注意的,電話是錄音的。我知道他害怕,1分16秒、他掛機了。再撥過去,我先給了他網址、三退電話,講天滅中共、三退、九字真言、大法真相等講了5分44秒。我的心性提高上來一點、某工具、手機都撥通了。家裏的環境也變好了。

這次撥打電話講真相的過程中,我明白了師父為我們大法弟子安排的一定是最好的,只要我們用心修,就會有提高。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