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救眾生 精進步不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三日】我是一名年逾八十的大法弟子,在修煉路上,緊隨師父走到今天,期間既有艱辛又有神奇,這裏,我講述自己修煉中的幾個小故事與大家交流。

誤印的資料歸正了

二零一九年五月,我從一位老同修資料點上拿了一些「五一三」大陸版《明慧週報》,在摺疊過程中,發現其中有五份正反兩面都打印了同樣的奇數頁,於是就將這五份真相資料單獨存放,夾在一份完好的週報裏(作為底稿),想利用做資料過程中留下的只有單面可用的A4紙補上偶數頁後,兩張粘貼成一份完整的資料,分發出去,之前,也多次這樣處理過。

過了幾天,我的打印機出現故障,打出來的是白紙,修好打印機之後,就把這事給忘了。到了六月下旬,我突然想起那五份需彌補的資料,找出來想要補印,令我又驚又喜的是發現這五份資料的奇數和偶數頁都正常啦!激動之餘我心裏明白,是師父幫我糾正了錯誤!

這等奇妙的事絕非出自錯覺,因我的習慣是每當有新來的週報我第一時間就會疊好,而這五份是沒有摺疊痕跡的,因為想日後補上偶數頁。平日我更正資料的錯誤時,由於是兩張合併,粘貼痕跡一目了然,而這五份都是完美的單張。我悟到,只要弟子有一顆純正救人的心,師父甚麼都能為我們做!

電腦網絡 「已連接」

二零二零年三月十八日,我請同修重裝電腦,網絡密碼不好使,上不了網,我對此一竅不通,找人幫忙也不巧,心裏著急,怎麼擺弄也無濟於事。我就想請師父幫忙,我點了三炷香,跪地虔誠的求師父給我開智,點悟我。

香才燒了一半,我就去嘗試了,結果發現電腦網絡「已連接」!我樂啊,不停的感謝師父!我急忙通知同修不必來我家了,同修說本想等會兒來的;我又打電話告訴女兒事情已解決,她說本想早點回家的卻一直沒空。

疫情期間,大家相互間走動都不方便,小區門口都有人守著。感謝師父不僅讓我開竅,還讓我去掉了依賴心,同時更加體悟到師父時刻都在身邊,弟子無限感恩師父!

疫情中救人不懈

今年正月伊始,由於受疫情影響,大街上冷冷清清,公交車極少,偶爾來部車,車上人也寥寥無幾,甚至是空車。

走著走著,路遇一男士,我欲給他一份資料,他說不要,我說武漢肺炎(新冠病毒)你了解嗎?你看今天街上行人稀少,可見這次疫情來勢兇猛,令人談虎色變,我送你一個逃生秘訣,你怎麼不看看?他走出十幾步又折回來,向我要資料。我拿了一本真相冊子給他,又給了他一個真相護身符,他說我不要這本冊子,要剛才那一本,我笑了,開玩笑的說「剛才那本人家拿走了。」他說沒拿走,我在這看著呢,於是我就把那本《天賜洪福》給了他,他笑了,我也笑了。勸他三退,他說他甚麼也沒入。我說你看完真相資料,請轉送給別人看,傳真相有福報,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佛法,能保祐你平安。

繼續前行,碰到一位老太太站在餐館門口,她在看著我發真相冊子,我迎上前問:「送你一本法輪功真相冊子好嗎?」她高興的說要,我送了她一本台曆和逃生秘訣的資料,她高興的直說謝謝,勸她三退,也說甚麼都沒入過,我想可能是真相沒講透吧。

寫到這,我想起師父說過:「人家跟我說,將來正法這件事情結束以後還有法正人間,將來會甚麼樣?我說,人見人親。他們都覺的:「人見人親」,哦,這道德回升了,這挺好。是,他只能這麼理解。道德再回升,人見人也用不著那麼親,是不是?也許方圓幾十里看不到一個人,才會人見人親。我告訴大家,許多預言,不管是各個宗教,大家知道佛教、基督教,不管是甚麼,都在講現在世間是甚麼樣。有人覺的:那還很遙遠吧。也許,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好了,但是大法弟子在兌現著自己的承諾,就是要把人叫醒。」[1]

這「遙遠」的事實已經擺在眼前了,今天我走了那麼遠的路才見到兩、三個人,還有多少眾生不明真相,心中感到悲涼。在大瘟疫中,雖有舊勢力阻擋著眾生出門了解大法真相,但我謹記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帶有使命來的,要緊跟正法進程,救人是我們的歷史使命,救一個人就是救了無量眾生,不敢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街上行人少了,我就跑商場(有的要身份證才能進去,需要注意安全)、跑大醫院,常人有病了還得去看,醫院人流量大。有一天,我一到大醫院門口,見好多人排隊,有幾個醫護人員在測體溫,還有好幾個保安,這種情況是不適合進去的。我就想人多電動車也多,很多電動車都有護手套,我盡可能都給它們一份真相,放在手套裏,既不顯眼,又便於車主發現,特殊時期有特殊辦法應對。

菜市場也是發資料的好去處,可以當面發,人們大都喜歡要。有次,我剛要把資料放在車的口袋裏,主人突然發現,我順手就把資料抽出,在他面前晃了晃,他明白了,點頭示意我再放進去。

福音傳家鄉 支持大法得福報

修煉二十餘載,心繫家鄉父老鄉親,年年盼望家鄉人得福祉。二零一七年,我約上一位女同修與我一起回老家講真相、發真相資料救人。

我與同修帶上很多資料,足有一箱,肩上背、手上提,都快走不動。為此我準備了較長時間,精選了各種資料,包括真相冊子、九評、單張資料、真相光盤、破網小光盤和掛曆等等。

我的娘家和婆家相隔一條大沙溪,過去未建大橋要乘渡船,我們就兩頭輪著住,這樣既安全又利於廣發資料。為減少安全隱患,我們抓緊時間鋪真相,用了三天三夜。到城裏做真相,到華燈初上才回鄉下。

第二天在鄉下邊走邊做,偶爾也坐公交,一直做到城裏,在城裏,我們走遍了大街小巷、大商場等,腳都起泡了。

年輕女同修很堅強,善於講真相,邊發邊講,光我娘家婆家人就勸退了十幾人,這次她共計講退五十人。我發現城裏人較易接受真相資料,因此每次回老家都帶上很多真相資料在城裏散發,也奠定了世人明真相的基礎。鄉下人對陌生人更警惕、防範,還需加大力度突破。

老家離我住地二百多公里,據我了解沒有人煉法輪功(住外地的不詳),心裏深感遺憾,這麼好的功法卻因受邪黨謊言毒害無緣走近。因此每次回老家都是大包小包資料,下車後都提不動。我打了個電話給一明真相的親友到車站接我,幫我提東西,帶路發資料,不久後,她兒女都考上大學,自己經營的生意也紅紅火火,賺了不少錢,買下幾處樓房,這都是支持大法給她帶來的頻頻福報。

救人不畏艱險

每次回老家都是帶著使命,不做完真相不敢休息,家人常說,每次一回來就急著做你的事,是這樣的,講真相救人急啊,過程中也有不少干擾。

二零一八年六月的一天,我帶著真相資料回老家,過動車安檢時被查問(以前未曾有過)。先是問我有沒帶刀具,我說我一個老太帶刀幹甚麼呀,隨後被搜身。因之前多是乘坐大巴,沒遇到盤查。我覺的她們的行為不對勁,果然我剛坐上位置,一小伙警察就來找我,問我多大歲數了,我說八十出頭,他柔聲問老奶奶有人陪嗎?我說沒。他就說年紀大出門,要有家人陪伴,我邊回答謝謝,邊環顧周邊,發現只有我一人如此待遇,我立即警覺了,但我馬上又冷靜下來,心想不能留在這耽誤我做真相。我想既然資料帶來了就得做,不多想,沒想他們一路跟蹤不放。

回到住地後,老家姪兒打電話給我,聲音透著驚慌:公安局找他了,叫他明天到公安局去一趟。我暗示他,你不用怕,你甚麼也沒做,甚麼也不知道,你是怕我熱著,開車送我到城裏而已。第二天,姪子被叫到公安局訊問了四個小時,還威脅我家人說要把我弄到外地去,家人嚇壞了,一家老小為此事受驚不小。中共用株連政策破壞家庭與社會和諧,搞得人心惶惶,唯恐天下不亂,好人都不好當,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

接到姪兒電話後,我立即整理、轉移、收藏好大法書籍,讀完《轉法輪》順手收起,兩天後我放鬆了警惕,書未及時收起。結果三天後,我與老伴買菜回來,一警察守在傳達室門口,把我攔住,只讓老伴回家,兩個警察將我帶到一個警務室。

段長新換了個人,我開始講真相,這個段長較為接受真相,兩個警察也都認真的聽我講真相,最後他們問我五套功法怎麼煉?我當場就演示給他們看。此時本地警察帶著老家三個警察一共六人上樓到我家,我問道:「不會是冒充的警察吧?」老家警察立即拿出警察證給我看並說你很善良。

他們開始抄家,桌上有兩本週刊、週報和「五一三」特刊一本。我特意送給老家來的所長一本《絕處逢生》囑咐他帶回去好好看。他拿起《轉法輪》,我告訴他這本是佛法,現在很多人都在學這本書。書裏都是教人重德修心,做好人才能祛病健身的理。我說共產黨對法輪功的抄家迫害是大惡行為,他就說沒抄你的家,與過去相比只是走過場。

抄家後他們把我帶到派出所,在訊問中他們拿出老家帶來的七本小冊子,擺桌子上問:「這些是你發的?」我說是,其中有一本《從噩夢中醒來》講述的是一個一等殘疾軍人的心聲。他為保衛祖國,受到八次嘉獎,身負重傷重病,生命已到了盡頭,最後煉法輪功身體好了,師父救了他一家。只要有良知的人,看了他的故事都會震撼的,都會發自內心的感謝法輪功,可惡的「六一零」人員還三番五次對他下毒手。法輪功是佛法,是部高德大法,能使浪子回頭,對祛病健身有奇效,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對人類有極大的貢獻。共產黨與江澤民流氓集團相互勾結,迫害法輪功令人髮指,我們要把真相揭露,讓世人評評理。你們千萬不要助紂為虐,你們看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他們迫害法輪功的最後結局。希望警察先生們了解一下柏林牆倒下之前,東德警察為執行命令射殺一位最後攀爬柏林牆企圖逃往西德的民眾而被判刑的實例。作為一個警察不執行上級命令是有罪的,但是開槍打不准是無罪的。對待法輪功學員,你們也效仿效仿,把槍口抬高一釐米。這個世界的法律和良知衝突時,良知是最高的行為準則。我希望警察先生選擇美好的未來,不要跟著江澤民邪惡集團跑,共產黨歷來都是卸磨殺驢,不要做它的殉葬品。

一警察說:「要是文化大革命這些法輪功學員要拿去槍斃。」我說你大約五十歲左右,文化大革命你還不懂事,我親身經歷過,不要說全國各地,就拿廈門來說,滿街淒涼景象,沙包堆在各商店門前,槍洞打得密密麻麻,兩派紅衛兵對打,被打死的紅衛兵用板車推上街遊屍,交界處的大樓玻璃窗戶被槍擊的千瘡百孔。法輪功是好的,法輪功學員是一群真正的好人,希望多了解一些法輪功真相,轉變觀念,退出中共才有美好的未來。我從上午十點多被關在派出所直到下午三點多才送我回家。

為了讓世人有更多渠道了解法輪功,我也大量使用真相幣。有兩次我到商場買禮物,我用了一千多元的真相幣,售貨員不敢收,拿著真相幣去請示領導,領導同意收下,我順利過了一關。

為了洪法,弟子冒著被抓被迫害的危險,承受著不明真相世人的冷言冷語,在驕陽烈日下,在寒冬臘月冰天凍地中講真相救人。路遇電閃雷鳴,暫避街頭,風停雨過,走遍大街小巷、大小商場、商店超市,很多真相都是面對面派發的。

我發出真念要喚醒世人,真法難得,大法是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必有福報,誰念誰受益。

證實大法的路上感謝恩師的保護!也感謝同修、親友們的鼎力相助,弟子無以為報,唯有精進多救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