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學業無求自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九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二零一四年有幸走入大法修煉中。修大法以前我是個矯情、任性、被身邊人包容和照顧的人,在大法的熔煉中,我逐漸變的理性、大度、懂得為別人考慮,越來越被朋友們需要和喜歡,大法改變了我的性格,重塑了我的人生觀和價值觀,讓我明白人生的真正意義。

從小到大我一直是老師家長口中的好學生,在學習上比較刻苦努力,之所以走進大法,也有一個原因──看到好朋友由於修煉大法成績突飛猛進而心動。

可能是為了維護別人眼中好學生的形像,也可能是自己天生要強的性格,導致我一直把學習成績看得很重,上了大學也沒有把這顆心放淡,為了保送研究生而苦苦執著於學分成績,每到期末考試就一門心思放在複習上,把學法擺在第二位,分高了就沾沾自喜,分低了就垂頭喪氣,心完全被分數帶動著。

直到大三結束的那年夏天,還未從本科最後一次期末考試的疲憊中緩過來,就又開始為保研面試做準備,保研被我列為大學中的頭等大事,所以那段時間修煉上很懈怠,以一個常人中勤奮學生的狀態在拼命努力,高強度複習搞得我吃不好、睡不好,再加上過度緊張,身體也吃不消,累得每天都哭,強撐到面試,但面試結果卻很不好,排名從比較穩妥下降到了一個很懸的位置。

屋漏偏逢連夜雨。很多以往多少年都既定的政策和要求接二連三的發生了對我不利的改變,每一個變化都攪得我心煩意亂,但由於這一系列改變都過於巧合,我也慢慢意識到這都不是偶然的,都是針對我的執著來的。

師父講過:「你不去想大學的事,你就努力學習好就行了。你把學習搞好了不就有了大學嗎?有了研究生嗎?」[1]「老是去想,去追求,那就是執著。」[1]可儘管意識到了問題所在,我還是陷於常人之中,放不下那顆追求的心。

還不悟的我把最後一點指望寄託在還未確定的保研名額上,每天都在焦慮中度過,連做夢都是這件事,就執著到這種程度。這樣過了好一陣子,終於名額定下來了,正巧就截止在我的前面一名,這個結果對我的打擊很大,那種崩潰來的前所未有,彷彿保不上研就沒有前途了一樣。心裏還想:大法弟子不都是有福份的嗎?怎麼會在我身上發生這種事情?我還是不死心,跑去學院找老師,問他能不能再爭取到一個多餘的名額,但老師說他也無能為力,建議我儘早準備其它規劃。這下是真的徹底沒有希望了,我就像丟了魂兒似的不願意接受現實,並且那時除了執著於讀研的心和求名心受到衝擊以外,面子心也起來了,總覺的在同學面前很丟人,那幾天見到熟人都不好意思抬頭跟人家打招呼,總覺的同學在看我的笑話或是同情我。可畢竟塵埃落定了,用學校的說法就是這個結果經過公示後已經最終上報了,所以我也只能強忍不甘,每天都很消沉。

直到又過了幾天的一個晚上,我覺的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生活總要繼續,這時候想起法了,因為我知道在法中歸正自己是我此時唯一的出路,緊接著腦海中突然升起一念:把心徹底放下吧,師父怎麼安排我就怎麼走,我聽師父的!念一出,壓在我心裏的巨石一下就被搬走了,整個人頓時就輕鬆起來了。

第二天,我到自習室學習,心態非常平靜,開始著手做其它準備,可剛坐下沒多大一會兒,學院老師就來電話了,說又增加了一個保研名額,順延到我。那時已經距離截止日期過去好多天了。那一刻我驚醒,是因為昨天晚上那一念擺正了,是師父一直在等我放下這顆心吶!明白了這些後我的心情並沒有像曾經無數次預想的為可以讀上夢寐以求的研究生而高興的想要手舞足蹈,而是回想這過程中自己迷的那麼深,師父都沒有放棄我的無以言表的感激,以及因為突破了這一關而發自內心深處的踏實與喜悅。

我把這個消息告訴媽媽,媽媽在電話那邊哭了,她跟我一樣,已不再是為了讀研這件事本身,她激動的說:「師父真的在管你!」

經歷過這一關之後,後面的專業面試和選導師我都把心放下,順其自然,結果都異常的順利,真可謂是「無求而自得」[2],以最後一名的成績進入了最好的專業、選到了心儀的導師。同學都說:這整個過程我是無比幸運,命可真好。但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給予我的,我深刻感受到了信師信法的力量,也讓我在以後的修煉中更加堅定。

感謝師尊對我的悉心安排和慈悲救度。願世人都能早日了解法輪功真相,沐浴大法的佛光。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