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引人深思的幾個比較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三日】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的爆發已有半年。到6月初全球確診人數超過700萬,分布於180餘個國家。瘟疫的傳播是有跡可循還是隨機散播?科學家們並未給出確切的結論,因為疫情看起來無規律可循:西方國家與中國相隔千萬里之遙,而且醫療、公共衛生力量首屈一指,但是美、英、法、德卻是疫情重災區;台灣、香港與中國大陸緊緊相連,但是疫情只不過是其他國家的零頭。

然而,當我們用解剖麻雀的方式來觀察這半年來的疫情時,卻有了意外的發現。


一、 美國各州疫情與中共關係的比較

至6月初,疫情數字最高(中共數字未能確認)的是美國200餘萬,但如果仔細看各個州不同的情況,卻有一個顯著的現象。

設立在美國的全球統計網站Worldometer.com對美國50個州按照中共病毒感染人數進行了排序。紐約州、加州、新澤西等都是重災區。

就在這時,有人無意中看到了2019年6月,與清華大學有合作關係的中共智庫「民智研究院」曾發表了一份題名為「美國各州對華態度全景──州長篇」的重磅報告,報告中對美國50個州的州長對中共的態度進行分類,就各州的貿易總量、GDP進行排名,並且按對華貿易額排列出前10名和後10名。而將這個排序與各州疫情排名對照時,令人驚訝的是兩個排行榜有著高度的吻合性:Worldometer.com的數據顯示,受中共病毒感染最嚴重的15個州中,9個來自中共智庫報告中對華貿易前10名。

也就是說,武漢肺炎(中共病毒)在美國的重災區都是和中共貿易密切的那些州;反之,與中共關係疏遠的,在當下疫災中都比較幸運。

表一:中共2016年智庫報告中對華貿易總量排名前10位的美國州。

(網絡截圖)
(網絡截圖)


表二:截至2020年4月22日,Worldometer.com網站美國染疫程度最嚴重的前15個州(不包括地區)。

Worldometer.com的數據顯示出,受中共病毒感染最嚴重的15個州中,9個(表二中9紅圈)來自中共智庫報告中對華貿易前10名;在感染最嚴重的前6個州中,有5個州入圍對華貿易前10名。

感染嚴重程度排第3位的馬薩諸塞,雖然貿易量不及排在前10位的州,但州長查理﹒貝克(Charlie Baker)卻是對中共最友好的州長之一,被中共智庫報告稱為是既親共又反對川普加征中國關稅的州長。

而染疫程度排在第7位的密西根,雖現任州長與中共貿易未進入十甲,但2018年退位的前任州長裏克﹒斯奈德(Rick Snyder)卻是所有州長中訪問中國最頻繁的,甚至歌頌中共對恢復密西根經濟的貢獻。

表三:截至2020年4月22日,Worldometer.com網站上美國染疫程度排名最後的15個州中有8個(紅圈)是對華貿易排最後10位的州。



表四:中共智庫報告中對華貿易總量排名最後10位的美國州。

(網路截圖)
(網路截圖)

中共出台「美國各州對華態度全景──州長篇」報告的目的,本來是要繞開美國聯邦政府,中共對各個州分別公關、利益開路,然而無意中卻成為瘟疫降臨的一個分布圖。

在美國東西兩岸左派州如紐約、加州等疫情最重。紐約變成美國的「武漢」不是無緣無故的。紐約是世界第一大都會,全球金融、商業、文化和媒體中心,也是聯合國總部的所在地。中共在紐約的滲透體現在方方面面。華爾街和美國金融市場向中共大量輸血;聯合國的信譽被中共綁架,世衛等組織被操控;紐約政要、權貴階層為中共站台、發聲;中共媒體在紐約幾乎已經如同在北京、上海一樣無所顧忌。

加州來自中國的直接投資全美第一,到2017年夏天,加州累計吸引了近260億美元的中國投資,它容納了近600家中資企業,比其它任何一個州都要多,幾乎成了中共「社會主義企業」的樂園。


二、 巴西與澳大利亞的比較

巴西、澳大利亞是世界工廠的兩個重要原材料基地,中共大興土木要使用大量鋼材,鐵礦石等原材料就是從這兩個國家進口的。

公開數據顯示,澳洲每年向中國出口的鐵礦石價值近800億澳元,約佔全國總產量的30%。2019年,中國進口的鐵礦石有62%來自澳洲,是巴西的兩倍多,巴西鐵礦石佔比只有21%。這兩個國家的重要性對於中共而言,不言自喻。多年來,中共在澳洲、巴西的政商界都下了不少功夫,利益的滲透是方方面面的。

然而面對中共隱瞞疫情、危及世界,澳洲外長佩恩(Marise Payne)4月19日呼籲國際調查病毒來源,敦促北京配合。

4月21日,澳洲總理莫裏森公開表示,國際社會應獨立調查中共病毒禍延全球的真相。中共公開、私下威脅澳洲,停止牛肉出口等等。

澳洲內務部長達頓(Peter Dutton)說,澳洲不會被中共的關稅威脅嚇倒。「我們有自己堅守的信念和價值觀,我們認為中國(共)的這些關稅是沒有理由的。」

上至總理、內閣,下至普通民眾,澳洲朝野對中共的態度都非常明顯,就是拒絕中共,包括不允許華為5G進入澳洲。

5月13日,中共官媒曾威脅說,如果兩國關係繼續惡化,澳洲對中國來說並不是唯一選擇,巴西也可以向中國提供大量鐵礦石、煤炭或液化天然氣。

面對中共的經濟脅迫,澳洲總理莫裏森表示:「我們永遠不會出賣我們的價值觀。澳洲正大力遊說各國支持對疫情源頭進行獨立調查,並促成了疫情獨立調查決議案在世界衛生大會(WHA)獲得通過。

澳大利亞新州首席衛生官查安特博士(Dr Kerry Chant)3月12日曾預計,按照當時的爆發趨勢,他估計全澳將有340萬人感染。然而,澳洲的疫情卻神奇地回轉了,截止5月中旬,在醫院護理病房躺著的不足10人。6月初,澳洲衛生部長亨特(Greg Hunt)宣布,澳洲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單日病例增長已經連續40天低於0.5%,這意味著澳洲已經成功壓平感染曲線,控制住了疫情,目前確診人數為7千宗。

就在澳洲準備調查中共隱瞞疫情的同時。4月6日,由中共與巴西正在舉辦「上海─聖保羅抗擊新冠肺炎經驗交流視頻會」。

對於礦資源等生意,巴西鐵礦石出口商一直在推動使用人民幣結算,以獲得更多來自中國的合同,中共媒體稱:「這或導致澳大利亞出口商失去部份合作訂單。」

在巴西政商界,中共用利益手段多年來構造了龐大的「利益鏈」。中共利用華為5G網絡滲透國際社會,在去年巴西副總統莫裏奧宣布,巴西正在建設的5G網絡不會封禁華為。同時還強調不會與中共「降級」關係,巴西應該選擇「靈活和務實」的立場。

對於巴西疫情的蔓延,現任參議員、總統博索納羅之子愛德華多(Eduardo Bolsonaro)在社交媒體上直接稱呼「中國(共)病毒」。中共外交部駐巴西大使對此的回應幾乎是罕見的謾罵,可見中共在巴西打下的「基礎」是多麼的「深厚」,連巴西民眾也奇怪,一個外國使節怎樣可以這樣侮辱我們的總統。

然而,巴西的政要人物卻紛紛為中共站台:據巴西「大都市(metropoles)」網站報導,因受彈劾而下台的前巴西總統迪爾瑪﹒羅塞夫(Dilma Rousseff)批評愛德華多為「不公平、荒謬和屈從於沮喪的駐美大使候選人」。巴西眾議長羅德裏戈﹒馬亞(Rodrigo Maia)也為愛德華多的「輕率言論」向中共道歉。參議院議長奧爾科倫布勒(Davi Alcolumbre)不僅因為愛德華多的推文向中共道歉,還稱讚中共抗疫起到了「樣板作用」。不幸的是,奧爾科倫布勒本人在18日已經被確診感染了中共病毒。

巴西至6月初,巴西確診人數超過70萬例,死亡病例3.7萬人,成為疫情第二嚴重的國家。然而,不到三個月前,3月4日,全國只有4宗確診。

一個要調查中共隱瞞疫情真相,在威脅與利誘面前堅守正義;一個卻是為了獲得更大的利益,而紛紛為中共站台。幾個月前兩者的疫情都屬輕微,而現在一個確診人數70萬,一個7千。這樣的變化引人深思……


三、武漢、東北與港台的比較

紐約和香港同是世界金融中心,在人口方面,紐約是850萬人,香港少100萬,即750萬人;遊客量,兩個地方的數字幾乎一樣,不過,當中從大陸來的遊客,紐約每年接待110萬人次,而香港則是5,100萬人次,是紐約的46倍;紐約與香港距離武漢分別是1萬2,033公里和919公里。

從客觀數字來看,相比紐約,香港屬於高危地方,無論從確診人數及死亡案例都應該比紐約高。然而紐約的確診數字超過10萬宗,而香港只有一千餘宗,香港感染個案僅為紐約個案的1%;紐約死亡個案為7千餘宗,而香港只有4宗。也就是說紐約的染疫死亡率7.16%,而香港為0.39%。

而距離中國大陸僅81海裏的台灣,到6月初,台灣累計443例確診,抗疫成就引發世界各國矚目。

在疫情爆發於中國新年兩岸居民來往最頻繁的期間,能夠成功地將來勢洶洶的中共病毒擋在邊境,抗疫經驗值得各國學習。

台灣、香港何以抗疫成功,簡言之,一、不信中共;二、不信世衛;三、及早封關。

在過去的一年中,香港自從去年6月開始至12月底瘟疫爆發,「反送中」運動持續大半年,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遊行人數最多達到200萬。抗爭的主流從未提出過「港獨」的主張,而是越來越聚焦中共,喊出「驅逐共黨」,「與神同行」的口號。

正是從香港的「反送中」變局,台灣從對中共的經濟依賴與幻想中警醒,「反共」成為台灣上上下下共同的心聲與選擇。

與港台取得的抗疫佳績相比,中國大陸疫情的關注點已經從武漢轉移至東北。


四、為甚麼疫情首先爆發在武漢?

沒有甚麼事情是偶然的,天大的罪業首先使武漢在劫難逃。武漢電視台台長趙致真編造電視片栽贓嫁禍法輪功,為中共迫害做輿論鋪墊,貽害全國民眾;武漢的眾多醫院如同濟醫院是「這個星球上最大的邪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發源地;武漢的勞教所、看守所、洗腦班、監獄成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魔窟。可以說,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對於中共而言最棘手、最難辦、最不好搞定的事情,在武漢都能「解決」,這裏辦法多。

中共用難以想像的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用利益與考核指令公檢法動用種種手段讓學員放棄「真、善、忍」修煉。比起酷刑肉體折磨,更為殘酷的是摧殘人的心靈,而「洗腦班」不僅武漢是最早的「發明」者之一,更是政法委點名到全國推廣經驗的「轉化榜樣」,連東北的監獄都要去武漢學習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經驗。

據2019年3月19日明慧網刊發的報導《強制「轉化」好人 中共洗腦班知多少》,在明慧網上搜索「洗腦班」,一共有64,911篇文章(約6萬5千篇)。「洗腦班」在這些文章中一共出現了211,939次(21萬多次)。就單一城市而言,洗腦班數量最多、出現頻率最高的就是湖北省武漢市:

1、湖北省武漢市4277次(武漢市楊園洗腦班896次、武漢市湯遜湖洗腦班894次、武漢市板橋洗腦班767次、武漢市額頭灣洗腦班669次、武漢市諶家磯洗腦班570次、武漢市二道棚洗腦班481次)
2、四川省成都市的新津洗腦班4093次
3、甘肅省蘭州市的龔家灣洗腦班3128次
4、黑龍江省農墾總局的青龍山(農場)洗腦班 2237次
5、遼寧省撫順市的羅台山莊洗腦班 1430次
(下略)

誅心之罪,天地不容。武漢洗腦班將註定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病毒在罪業深重的武漢爆發、蔓延後,瘟神又瞄準了黑龍江。黑龍江正是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在全國首屈一指。黑龍江哈爾濱市疫情一度陷於緊急。6月8日,黑龍江牡丹江情況緊急,發展勢頭迅速。很多小區都不讓車輛入內,住戶沒有本小區健康碼也不讓進入。

牡丹江肛腸醫院發生群聚感染,有患者感染後傳染給護士,肛腸醫院現已被封。

在2013年,明慧網曾對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整體狀況,予以匯總統計,並發表《中共酷刑虐殺法輪功學員調查報告》,調查顯示,1999年至2013年的14年中,黑龍江、河北、遼寧、吉林、山東、四川、湖北、湖南、河南、北京是省級/直轄市610迫害法輪功學員最猖獗的十個地區,其中被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人數,黑龍江省最多排第一,河北省排第二,遼寧排第三。

截至2020年4月30日,從1999年「7﹒20」以來,透過民間途徑能夠傳出的、能夠核實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最少4,408人,黑龍江省迫害致死582人,佔全國被迫害致死總數的百分之13.2%,處於所有省份佔比第一位。

遼寧、吉林的疫情,在黑龍江之後也非常緊張。2020年5月22日吉林省內部的防疫文件《吉林市人員排查表》顯示,有2048人可能感染病毒,要求對這些人的密切接觸者進行排查。防疫文件還顯示,吉林延邊的排查數據高達4167人。就是說,延邊可能已經有大量人群接觸了確診感染者。

疫情仍在進行中,中共內部規定:誰上報的數量超過中共的警戒線,誰就撤職。那麼哪一個官員還會把真實的數據報上去?有良知的人會把真實的消息傳到海外,然而國內的人卻對真實消息一無所知。目前,黑龍江、吉林、遼寧的疫情在國內嚴密封鎖,其他省市已從封城、封戶狀態中恢復,人們的警惕正在放鬆。

疫情到底會怎麼樣發展呢?上海醫生張文宏稱,第二波疫情將在秋冬時來臨。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任何一個人做了甚麼事情,最終都要為這個事情負責,這個道理並不會因為無神論者說「信則有不信則無」而改變,做了虧心事閉著眼就可以沒事?

五千年的中華文明,天理公道,自在人心,所謂事實勝於雄辯,在歷史即將發生劇變之機,每一個人應當做出怎樣的選擇,已經刻不容緩。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