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錯法用於社會是災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三日】5月8日,《紐約時報》發表題為《全球走向重新開放,生活在「試錯」中繼續》的文章,指出「世界正進入一個高風險的實驗期,城市和國家成了露天實驗室,研究如何在新冠病毒肆虐下最安全有效地重新開放。」

文章援引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衛生安全中心主任湯姆•英格斯伯裏的話說:「我們正處在一個全球反複試驗的時期,努力在一個非常困難的情況下找到最佳解決方案」,並說:「這方面沒有路線圖。」

科學也許真的無法提供路線圖,甚麼原因造成的呢?是科學的侷限性?還是人對科學以外的路線不敏感?視而不見?不屑一顧?


一、共產主義制度是人類災難性的試錯法實踐

目前科學界對武漢肺炎病毒的掌握還非常有限,稱其疫苗比艾滋病疫苗更難研製成功。面對經濟回歸需求,人們基於對病毒具有聚集性烈性傳染特徵的經驗,認為只能選擇有效測試開放,在經濟復甦和病毒肆虐之間找平衡點。

所謂的試錯理論指的是,在人們追求目標的過程中通過不斷試驗和消除誤差,探索具有黑箱性質的系統方法。試錯法有兩個特徵,一是目標是明確的,二就是實現目標的方法卻是未知的。理論上說,人們通過嘗試一個錯誤後而排除掉這個錯誤方法,以此來不斷接近正確的解決問題的方案。

從自然科學角度,尤其是科學發明與發現角度,試錯法是一條可行的系統方法,我們熟知的愛迪生發明的電燈就是經過成百上千次的試錯而成功的。

但把試錯法拿到社會學中去實踐,就非常的尷尬,甚至是災難性的。最大的一個案例就是人類在十九世紀末開始至今都在試驗著的共產主義制度,事實證明它只能給人類帶來飢荒、戰爭、災難,與道德和法制的無底線敗壞。僅死亡人數,共產主義制度給人類帶來的劫難就非常的可怕:前蘇聯肅反死亡二千多萬人,由烏克蘭大飢荒所導致的蘇聯境內死亡三千多萬人,中共竊政後中國境內非正常死亡八千萬人,越南和柬埔寨七百萬人死亡,北朝鮮死亡二百萬。人類歷史上正常政黨是為了建政而殺人,共產黨是為殺人而建政。


二、瘟疫是人類的剋星

疾病史學家邁克爾﹒比迪斯在其《疾病改變歷史》一書的導言中說:「人類有三個規模不斷擴張的大敵──瘟疫、飢荒和戰爭。」該論斷來自於《聖經﹒啟示錄》第六章第七節中一段表述:「我就觀看,有一匹灰色的馬,騎在馬上的,名字叫做死,冥府也聽命於他,他掌握這被賜予的權柄,可以用刀劍、飢荒、瘟疫、野獸,殺死地上四分之一的人。」

瘟疫從人類的病毒學、細胞分子學角度看,屬於自然科學範疇,但是從給人類社會帶來的死亡和重創這一層面來說,瘟疫屬於戰爭。修煉界有人更明確的表示,瘟疫是神對特定人群發起的懲罰,註定了這群人沒有招架之力,要想劫後餘生,只有改變自己的屬性、讓自己不再是神靈清理的目標。例如,中共病毒的目標是奪走被「中共感染」的人的性命;被中共這個「世界上最惡的病毒」感染了的人,只有用真相(特別是法輪功真相)給自己消了毒,才不再是中共病毒(COVID-19)的射殺目標。

歷史上,如同生老病死是人類無法跨越的大限,世界性瘟疫無論是在古希臘羅馬、中世紀歐洲、工業革命時代的英國、還是21世紀全球化的今天,總是以超越人類認知與抵禦能力的方式出現。人類的科技和醫療,總是宣稱攻克了前一個課題;自19世紀末至今,近代病毒學和傳染病學的發展與隔離檢測手段的強化,看起來似乎是「趕跑」了每次大流行的瘟疫,但迎來的下一個瘟疫卻更加迅猛。今天,正在發生著的、大規模帶走生命的武漢肺炎瘟疫,和歷史上每一場大比例致人類死亡的瘟疫一樣,同樣是用科技和醫療解不開的課題。

既然如此,人類在過分依賴隔離、檢測、消毒、疫苗等傳染病學的現代化防控手段卻得不到解答的時刻,是把「試錯法」繼續用於人類社會、眼看著更多人死去呢?還是應該更深入的從人類終極問題的角度、向宇宙中的更高智慧尋求解答呢?普通的流感和武漢肺炎有何區別?普通傳染病和能奪走90%人口的瘟疫有何本質區別?普通傳染病和瘟疫是否應該被同等對待?

對身披鎧甲的瘟疫來說,口罩也罷,在家隔離也罷,人類一切外在手段的有效性是一廂情願的措辭呢?還是確有嚴謹的證據?

面對人類內心道德的不斷下滑,對上天和神靈的無知,對迫害真善忍正信的中共的迎合,面對眼前這場瘟疫中已發生的巨大損失,面對科技和醫藥效果甚微、力不從心,真的到了該深入探究的時候了!

在眼前這場瘟疫中,精神和物質究竟是如何相連的呢?


三、中共病毒只傳給被中共毒害的人

瘟疫是定向的,中共病毒只找被中共毒害的人作為攻擊目標,無論他們屬於甚麼組織、身在中國還是海外,無論其居家隔離還是在外工作、戴著口罩還是沒帶口罩。

在修煉界,人們早已發現,這次武漢肺炎疫情的爆發路線圖有著較為明確的軌跡。世界各地,凡疫情嚴重的國家和地區,當地政、商、演藝界等社會各界都和中共有著巨大的利益關係。伊朗、意大利、西班牙、英國、法國、美國無一例外。美國由於沒能夠清晰地認清中共的邪惡而放任了中共,幾十年來被中共嚴重滲透,特別是在法輪功問題上,美國沒能承擔自己該起的作用。

美國白宮前首席戰略家班農近期在公開的視頻節目中揭露,過去50年來以基辛格為首的政壇菁英和華爾街財團,為了利益而屈從中共。班農直截了當地說:「基辛格先生,我再也不想聽你說甚麼自由世界秩序了。你是有罪的。……你一開始就是中共的代言人,不止如此,你還從中共那裏獲取沾滿鮮血的錢。中共幾十年來都在給你錢。這一切都將會被揭露。」

「你們知道中共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你們也知道中共迫害維吾爾人、迫害達賴喇嘛和藏傳佛教,還有天主教、基督教,你們也知道(六四)天安門事件。」班農說,這些人很清楚知道每一個在中共暴政下為自由而戰的人遭遇的苦難,但是他們卻為了利益而屈從於中共獨裁政權。

同時,班農強調,「我一直都在說,中共才是我們的敵人。中國人民不是(敵人),中國也不是(敵人),而是中國共產黨!」班農並提議,應該凍結中共領導人在美國的數百億資產。


四、從紐約、台灣、大陸,看隔離和禁足是否與感染有關

一看紐約。5月初,疫情嚴重的紐約州公布了一項關於新入院武漢肺炎患者的調查結果,數據顯示,中共病毒感染者中,37%的人退休,46%的人失業,這兩部份人基本是宅在家中;只有17%的人有工作。在紐約市,只有3%的人曾經乘坐過公共交通工具。這一調查結果,幾乎可以證明:隔離和禁足,只是一個在人們的想像中管用的方法,一種在恐懼面前出於本能的自我保護(和犧牲其它)。

二看台灣。由於世衛組織被中共「收編」,在中國大陸,輿論上根本見不到台灣抗疫成功的事實報導。其實,台灣和香港都沒有效仿大陸封城,也沒有像歐美一樣禁足,但確診人數和死亡人數卻是全球最低。這是否與台灣民眾在疫情爆發前夕彰顯其反共、驅共的強大民意直接相關呢?修煉界認為,這次中共病毒來襲,台灣人民發自內心的反共,使他們具備了不受中共病毒感染的體質和體制。

三看中國大陸。在大陸網民發布的一份對陸媒「抗疫典型」報導的死亡名單不完全統計數據中,中共黨員佔66.5%。中共民政部在3月9日的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上透露,截至3月8日,全國城鄉社區工作者死亡者中,黨員佔92.5%。為甚麼中共黨員染疫死亡的比例這麼高呢?如果對全體中共黨員檢測,他們感染病毒的比例究竟會有多高呢?

結語

目前中國的疫情的確有所減緩,但不久之後還會回來。修煉界已經普遍看到,緩解並非中共封城和其它極端措施的效果,而是上天慈悲於人,給人留了最後一個思考的機會。如能抓緊聽真相,清洗自己被中共污染的思想,聲明三退,從此拒絕中共謊言,就不會辜負上天的好生之德。而且,最後的機會畢竟是有限的,時間不會無休止的寬限下去,天滅中共的時間指針即將到點,二波疫情指向的對像,仍然是把自己看得與中共密不可分、「被中共感染」的那些人,無論其身在中國還是海外,在公司上班還是在家隔離,無論其戴口罩還是不戴口罩。

海外疫情也在緩解,但是,同樣不久之後還會回來。人類走到今天,已經無法再錯下去了。試錯法對人類社會來說是災難,認錯才有未來。請世人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與中共絕緣,以此逃過即將到來的最後那場大劫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