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疫情令專家費解 日本到底做對了甚麼?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十日】據日本廣播協會(NHK)電視台4月9日發布的新冠疫情統計數據,截至9日10時30分(北京時間9時30分),日本累計確診病例達4979例,累計死亡105例。(其中包括鑽石公主號郵輪的感染者712人、死亡11人。)

自從中共病毒造成武漢肺炎爆發,全球感染人數已超過154萬人(除去中共國、伊朗、北朝鮮等獨裁國家隱瞞不報的),死亡人數逾9萬人。

近期,有日本政治人物和國外媒體質疑,認為日本政府為了保住東京奧運會而隱瞞了疫情的真實情況,很多人也跟著在網上喧囂。筆者在日本居住已過20年,想在此介紹一下日本的真實情況,和這次日本疫情的幾個不可思議的現象,從中就很容易理解:如果日本真的是大流行或者疫情爆發,日本政府是無法掩蓋真實情況的。

先說日本疫情的三個費解現象:

費解之一:司機和導遊確診,旅遊團無人感染

日本在1月28日確診了兩名患者,一位是開大巴的男性司機,一位是女性導遊。他們因為接待來自武漢的旅遊團被感染。這個旅遊團的行程是1月8日~11日從大阪前往東京,1月12日~1月16日從東京返回大阪。

令人不可思議的是,在司機和導遊都被確診的情況下,這個來自武漢的旅遊團在日本觀光旅遊的所到之處,竟然沒有一個人被感染。

當司機和導遊被確認的消息在媒體上無數次被報導出來後,在這期間接待過和接觸過這個旅遊團的日本人一定會去做檢測。

日本人沒有為了不打破「偉大領袖」的「零增長」或是為了不給黨和國家領導人抹黑,即使感染上中共病毒也不說,就在家裏默默死去的「高」覺悟;更不會以此方式來表明自己愛黨愛國。同樣,日本的媒體也不是吃閒飯的,他們不是黨的喉舌、聽黨的話統一口徑。如果真的有被感染者,各大媒體立刻就會跟進。

費解現象之二:人口稠公交密,沒有大面積感染

日本政府公布了三條避免感染中共病毒的注意事項:

1、不要去人口密集的地方。
2、不要長時間待在密閉的公共空間裏。
3、不要近距離的接觸。

儘管日本人在維護公共秩序方面相當自律,可是上述三條在大城市幾乎沒有條件做到。

在日本生活的人都知道,日本的公共交通非常發達,大部份的人外出和上下班都是乘坐電車。而日本的上下班高峰期間電車是非常擁擠的。上車的人用兩隻手頂住門框背對車內用力往裏頂都擠不進車廂,需要外面站台上的工作人員幫忙使勁推才能關上車門。站在車內感覺自己好像是被鑲嵌在那裏一樣嚴絲合縫、密不透風,一動都動不了。過去我上學的時候,包裏面放的書本都很重,但是每次被擠在電車裏時,書包完全撒手都不會掉落,因為被擠住了。

還有的電車始終是擁擠狀態,例如每週從東京大組學法回家乘坐電車時已經是晚上9、10點鐘了,車內仍然非常擁擠。在多年前日本媒體曾報導有人因為車內擁擠肋骨骨折,因為「通勤」和「痛勤」在日語裏的發音一樣,所以從那以後,很多日本人稱通勤為痛勤。雖然這樣的事情是個別現象,但是在超級擁擠的車廂內乘坐個把小時是大多數上班族的常態。

那麼對照避免感染中共病毒的那三條,這不是太可怕了嗎?而且很多人乘坐電車都是要倒車的,這車換那車、這條線路換乘那條線路,一輛電車有多少節車廂?每個車廂裏有多少人啊?如果真的彼此傳染起來,那就不是倍增可以形容的,真的就是崩塌式的,後果不堪設想。加上這一中共病毒感染後,5、6天的速度就會有嚴重的症狀。所以,如果日本真的出現大量感染病例是無法隱瞞的。

費解現象之三:老人多華人多,病毒沒有大爆發

在這次疫情中,意大利被稱為歐洲的武漢,國際專家認為意大利的防疫不嚴謹、人口老化和醫療資源不足造成了疫情嚴重泛濫。如果說人口老齡化、免疫力差,意大利65歲以上的老人佔23%,而日本則是28.4%。

對比意大利,日本根本沒有採取任何防疫措施,甚至連檢測都不做。目前為止只是學校延長假期一個月,3月28日和29日,週末政府建議避免外出之外,東京都內的人晚上也要避免外出,僅此而已。

也有消息說是因為在意大利居住的溫州人太多,造成疫情嚴重。對比日本,橫濱中華街是日本三大中華街中規模最大的,大量的中國人聚居此地。同時這裏因為接鄰橫濱港和山下公園,也是著名的旅遊觀光景點,來自中國的旅遊大巴常年不斷。這次停靠橫濱港的鑽石公主號郵輪就是停在那裏,可是中共病毒也沒有大面積爆發。

如果爆發疫情 日本無法隱瞞

從上文講的三個費解現象,我們可以非常清楚的知道:如果日本疫情爆發的話,是根本無法隱瞞的;單是每天的通勤造成的感染人數就無法統計。如果真是大量感染的話,也根本無法查出誰傳染了誰。

在疫情爆發初期,日本確診的感染者有在武漢居住過的日本人、在武漢居住的中國留學生,和武漢旅遊團近距離接觸的導遊和司機。他們都分別居住在日本的各地。3月1日,日本官方媒體還報導說鑽石公主號郵輪上的乘客全都各回各家了,並且是自己搭乘交通工具回去的。

疫情爆發還有一個因素就是,武漢肺炎爆發初期,各大媒體都報導過日本給中國捐贈了大量的口罩、醫療防護衣和各種醫療物資,甚至日本各地還有為武漢募捐、為武漢加油的消息。日本對中共的討好,造成日本從關東到關西都出現感染者,甚至連最南邊的沖繩都發現確診病例。

日本是一個高度城市化的國家,總面積37.8萬平方公里,總人口約1.26億(2019年6月確定值),人口密度是348.3人/平方公里。在這樣一個人口密集、高度依賴公共交通的國家,上述這所有的一切都讓很多人覺得:日本的疫情馬上就要大爆發了,覺得日本政府這樣的做法後果非常可怕。網絡上各國媒體也都在說日本馬上就要淪陷了。

但是直到今天,因中共病毒感染的日本人感染者和死亡人數都很少。即便把這94名死亡的患者都算在3月1日至4月9日,平均每天死亡人數為2.35,遠遠低於2019年日本每天自殺人數54.68(日本厚生勞動省公布的初步數據顯示,2019年全年日本自殺人數為19,959人)。這到底是因為甚麼?

如果暴發疫情 日本不會隱瞞

2月3日鑽石公主號郵輪的一位發言人說,該公司於收到香港方面對感染情況的「正式確認」,並在當晚向船上乘客宣布了這一消息。2月5日早上船長再次使用通話系統講話告知全體乘客,日本厚生勞動省已經確認船上有10名冠狀病毒感染者;乘客們需要即刻返回房間,在接下來的14天,他們不得不進行單獨隔離。

2月14日,日本厚生勞動省宣布,日本一名80多歲的女性在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後於2月13日週四死亡,這是該國首起新冠死亡病例。

當日本出現因感染中共病毒而死亡的病例後,日本民間的民怨爆發了。

2月中旬,網絡上有視頻報導,日本人引用安倍的名字,在自己的背包上寫上「不安 倍增」。在日本推特上,讓安倍內閣全體辭職的呼籲登上了熱搜榜,這也出乎各大媒體的預料,因為安倍是日本在位時間最久的內閣總理。

隨後曾有媒體分析認為,如果疫情在日本繼續惡化,安倍很可能因此而引發民憤被趕下台。所以如果日本政府真的想掩蓋疫情,來自民間的網絡也早就踢爆了。

也就是說,從日本社會真實的生活環境和社會現狀,日本是不會隱瞞疫情的。

到底為甚麼最可能成為災區的日本,卻沒有想像中的嚴重呢?

流行病學家不解

日本的情況也一直令流行病學家們不解。《紐約時報》也報導說:「雖然學校已經停課一個月,政府要求取消或推遲大型體育和文化活動,但生活的其它方面仍正常運行。人們一直乘坐擁擠的地鐵,聚集在公園裏賞櫻、購物,去酒吧和餐館。」

《紐約時報》早些時候報導:「日本確診的中共病毒病例和死亡人數相對較低,在世界其它地方陷入感染人數猛增、醫院人滿為患、死亡人數越來越多的惡性循環的時候,日本這個有近1.27億人口的國家卻只報告了1300例病例和45例死亡,儘管日本人口老齡化嚴重,但仍是世界上新冠病毒病死率最低的國家之一。」

流行病學家們認為這是個不解之謎。

華盛頓大學流行病防備和全球衛生中心的聯席主任彼得﹒拉比諾維茨說:「要麼是他們(日本)做對了甚麼,要麼是沒有,我們只是還不知道而已。」

疫情爆發前 日本的神韻演出順利完成

李洪志先生在他的詩歌集《洪吟》〈魔變〉中曾寫道:「世人怎知何故 修道者可知迷」。

對於流行病學家或者世人來講,日本現在的疫情狀況是不解之謎。作為一名大法修煉者,我來解一解「日本防疫做對了甚麼」這個謎底:

這是因為神韻藝術團在日本的巡迴演出福澤了這個國家的眾生。神韻在日本的巡迴演出場場爆滿,演出場次每年都在倍增,從最初的每年七場,後來的十五場,今年更是增加到三十四場。特別是2019年12月25日到2020年2月2日,神韻藝術團恰巧在中共病毒登陸日本之前,完成了在日本的東京、橫濱、京都等九大城市的巡迴演出。

世界上沒有巧合,任何事情的發生都是有原因的;除了表面原因,還有深層的原因。宇宙這麼大,無神論解釋不了的事太多了。只有神的惠顧才能幫人類超越在世間的劫難。

日本在對待神韻演出問題上做對了,這成了日本民眾日後的福份!

日本觀眾的神韻觀感

2019年12月,疫情已經在武漢爆發。此時,來自美國的神韻藝術團正在日本巡迴演出,幾乎場場爆滿,盛況空前。日本沒有像韓國和美國紐約一樣,取消神韻藝術團預定的演出場次。在日本,和每年一樣,今年的神韻演出,日本觀眾好評如潮。幾乎每位受訪者都談到從神韻演出中感受到巨大的能量,神韻所展現的中國傳統文化才是他們熱愛的中國,他們為神韻不能在中國上演而遺憾。

作為每年都參與全程跟蹤採訪報導的記者,筆者知道日本觀眾對神韻的讚美和感恩。數不清的觀眾流下了感恩的淚水,我自己也常常被觀眾們的反饋感動落淚。

採訪中有一位日本觀眾給我的印象很深。因為日本人都是含蓄而內斂的,但是這位觀眾看完演出後,知道了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的真相,他在受訪中因為克制自己的憤怒而漲紅了臉。他說,一定要讓習近平下台,希望中國早日走向民主。

公司社長松下豪:「今天能看到神韻太感動了,現在仍淚痕未幹。」

牙科醫院副院長齊籐瑞穗:「人與上天的聯繫,以及在這人世間,自己應該做些甚麼,我邊看演出,邊考慮到這些。我經常感到人在世間是為了修行,看了演出我想更加努力,現在努力,一定會迎來美好的未來。」

大野市議會委員長田嶋榮一感慨:「傳統文化的力量無人可阻,會一直流傳於後世。」

運輸公司董事田島智惠表示:「我強烈感受到來自神的力量,層次高不可及。節目歌詞表述著人與神的關係,在喚醒人來自神、最後回歸神的記憶。」

結語

李洪志師父在《大法弟子必須學法》這篇給弟子們的講法中揭示:「一個很好的演出效果,加上神助,那是人做不到的,出來的能量全是「真善忍」。無論他們在舞動中、唱出的歌、音樂發出的聲音,裏面全都帶有這個正的能量,甚至於舞台上的色彩都在發著正面的能量。(鼓掌)甚麼都是物質的,這樣的一個正面的整體效果就會使人受益,所以有的人看秀的時候病好了;一出門接了一個電話,哎呀,來了好消息,本來生活上遇到一個大難關,一下子解決了,不知道為甚麼;反正看完這個秀之後就是高興了,很多事情都改變了。」

近幾天,雖然日本開始出現感染者增加的情況,但仍然遠遠低於專家的預料。日本和意大利的反差令流行病的專家和學者費解,日本的情況在發生疫情的國家中簡直就是一個奇蹟。

教訓不是沒有。作為修煉人,在日本每一位大法弟子的心裏都有著同樣一段刻骨銘心的記憶,那就是2011年那一年,因為沒有按照師父要求的時間邀請神韻到日本來演出,導致日本眾生錯過了那一年能得聞真相的機會,結果當年發生3﹒11大地震和大海嘯時,上萬人失去了生命,我們留下的是無比的悔恨和遺憾!但今年不同了,在大家的努力下,神韻完成了在日本的全程演出。

自2008年神韻開始在日本巡迴演出至今,我親身見證了日本觀眾通過觀賞神韻明白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人來到世間的使命。明白真相的眾生,得到了神的眷顧,帶來的巨大的正信、正念之場,才是創造此次日本不可思議的真正原因。

以上是現階段我個人對日本疫情狀況的一些理解和分享,謹供希望有效應對疫情的各國各界參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