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喚醒我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六日】

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住在瑞士日內瓦。當我在二零一八年二月得到大法時,我整個的世界觀發生了巨變。我再也不想浪費時間去和朋友外出聚會,喝酒,購物,在網上看視頻等。是師父喚醒了我,讓我意識到我以前所過的生活是荒唐的。每當想到大法為我所做的一切時,人類的語言無法描述我內心的感激之情。

師父在所有的經文中都告訴弟子,時間是有限的,要抓緊時間做好該做的,救度眾生。這些話深深打動了我,經過幾個月的修煉,我深刻感受到了認真學好法和幫助世人了解真相的緊迫性。但是,我的理解在很多方面都受到我的執著心的影響,這導致我犯了一些錯誤。

放棄觀念 不再給眾生貼標籤歸類

在我修煉的兩年中,我內心有時有種不公平和急躁的感覺,以至於我在向周圍人講真相的時候,會產生不恰當的行為。比如用諷刺的口吻,語氣輕視不友好的態度等。這些做法在對話中也許看不出來有甚麼不妥,但卻可能使這人永遠失去被救助的機會。如果我內心不平靜,感覺自己受到不公平對待,那麼我的能量怎麼可以破除謊言和邪惡呢?如果我用舊勢力的方式去表達,那麼人們怎麼能理解真相呢?

從小時候起,在我的腦中經常就會把別人貼標籤分門別類。例如很酷的人和不酷的人,聰明的人和不聰明的人。根據相處的人的不同,我將自己歸在這個或那個類型中。當我感覺自己屬於「不酷」或「不聰明」的人時,我想找個地縫鑽進去。當我覺的自己比別人更酷或更聰明時,我就會變的很專橫和居高臨下,漠視面對我的人的需求。無論哪種狀態,我的心都感到很壓抑,喘不過氣。

我開始在大法中修煉之後,我不再給人分類,我尊重周圍所有的人,並善待他們,無論他們是否很酷,是否聰明。我自己也不再把自己歸為任何一類了,因為我明白了真正的聰明是智慧,要修成圓滿是不需要積累常人的知識或在常人中獲得成就的。我不再為自己的未來制定計劃,而是選擇聽從師父的安排。

用大法衡量自己 不去對照常人

儘管我知道這些在我十幾歲時就形成的分類只是在我的頭腦中,然而,在我的內心深處卻存有一些擔憂,這又形成了新的錯誤觀念。我對自己產生懷疑,不知道我能修大法嗎。我覺的我不夠格,不配當大法弟子。我覺的自己開始修煉太晚了,沒有足夠的時間去掉那些執著心。

我走向了另一個極端。就和往常一樣,我眼中的世界不是黑就是白,我無法取中的看待問題。我開始把自己和常人做區別,我非常擔心常人無法理解和尊重我的信仰,當他們知道我是修大法的時候,會給我貼上甚麼標籤。我意識到,法輪功被一些不明真相的年輕人視為×教。我發覺在我大學裏的學生都宣稱是社會主義,在閱讀《九評共產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以及師父的其他講法之後,我看到了我周圍的人被這個邪惡的共產主義魔鬼所欺騙。但是我周圍的人卻不理解,他們不明白我所明白的。我因此感到很孤單。

因為我感覺自己是不被理解的那一類,所以我意識到,我努力去講真相並沒有讓人覺醒,反而被他們當成了另類。在我很小的時候,我試圖和我這個年齡的孩子融洽相處,溫柔簡單;但我媽媽那時告訴我說必須要有個性,要強勢,這樣人們才能欣賞你。她希望我積極發表見解,像其他孩子一樣「酷」。這讓我變的狡猾,並渴望成名。我的想法變的複雜,於是我開始鄙視每個善良、簡單且謙虛謹慎的人。我十分清楚該說些甚麼,該怎麼說,這樣人們才能覺的我「酷」。

然而師父在講法中說:「在神的眼裏,人的思想簡單乾淨,神認為這個人是好人;人的思想複雜,神認為這個人不好,因為神認為複雜的原因不就是人世間的執著造成的嗎?複雜不是執著人世間的因素嗎?所以在修煉中是有這樣一個道理。」[1]

認識我的執著

最近,我明白了為甚麼周圍的人不理解大法。我本人也在我的童年和青少年時期,在大學與我的同齡人接觸時形成了很多觀念。我們學會「批判性思維」,將一切正義的和公正的事情都視為邪的和危險的。我非常在乎面子,並總想成為別人眼中那個很「酷」的人,以至於我都沒有意識到實際上我認為自己選擇的正道會被人看不起。我曾羞於說大法是超常的。我曾為自己放棄了從小到大一直被別人誇讚的那些東西而傷心過,比如愛大聲說話,喜歡嘲諷、取笑別人,喜歡批評別人,喜歡聚會派對,抽煙等。我甚至對自己是一個善良的人而感到不自在。

為了自我保護並避免受到評判,我就用剛剛學來的大法評判我周圍的人。我在心裏用法來評價他們的行為,又創建了新的類別:放縱情慾的,宣稱自己是共產主義者的,吸毒的。當別人犯錯的時候我指責別人,而不是溫和、善意的告訴別人,我內心充滿了怨,害怕丟面子,不想被批評,因為我選擇的道路是大法。我又走到了另一個極端:我批評常人媒體,對政治人物或社會現象發表負面評論。

不忘救人是根本

現在我明白了,我必須要符合常人社會的狀態,而不是講一些人們還無法接受的事情。我有保持簡單和善良的權利,但我不能強迫他人必須理解我或必須認同我做的是正確的。無論別人給我貼上甚麼標籤,我都不在乎。因為我知道大法是正法,沒有任何批評可以阻止我成為一個同化「真、善、忍」特性的人。我不需要為自己辯解或向人們解釋為甚麼世界是不公正的。我唯一要做的就是救度眾生。慈悲的力量可以破除所有的錯誤觀念,包括我自己的和其他人的。我再也不想因為別人認為我好不好而影響了我的正行。

師父在講法中說:「你有那個心哪,你的心才會動;你沒有那個心哪,像風吹過一樣,你根本就沒感覺。有人說你要殺人放火,你聽了之後太有意思了,(師笑)這怎麼可能?一笑了之。根本就不當回事,因為你沒有那心,這話動不了你。」[2]

我再也不想給邪惡藉口,我再也不想被那些不講實話的主流社會媒體所影響。當我聽到別人說謊時,也不再想強烈堅持自己的想法。這些都是在考驗我是否心不動。無論我有多好的口才,無論我如何清楚地知道中共或馬克思主義的底細,如果我的心不純淨,如果我不能成為一個真正的好人並且從我生命的深處希望救度世人,那我根本沒有必要修大法了。我拋棄了自己作為大法弟子被不公正對待的想法。世人才是真正受到迫害的人,如果我被自己的執著心所矇蔽,我將無法做好我應該做的事。

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感謝給我做出表率和善意幫我糾正錯誤的同修!我會修出更多的慈悲,早日去掉所有不好的觀念。

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法國網上法會交流稿)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6/2/185335.html
网址转载: